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李玉王奕小说《娇宠,女将军又美又飒》免费阅读

小说:娇宠,女将军又美又飒

作者:桂花蜜酿

简介:李玉骤然失去双亲和祖父相依为命,却遭到众多亲戚吃绝户,想吃我的绝户,先看我的拳头答不答应;我天生神力,揍你没商量,打你满脸开花,专治各种不服;这是一个天生神力的姑娘一步步摆脱困境走向自强,收获美满幸福的故事。

最新章节:第27章 威力

娇宠,女将军又美又飒免费阅读

《娇宠,女将军又美又飒》第1章 打架

大雍王朝雍和十年,五月七日,庆安城内李府。

李府各处都挂满了白幡,仆人们脸色灰败难看。

此乃李相爷的老宅,死去的是他唯一的儿子和儿媳,在外放时遭遇一伙盗匪袭击导致双双毙命,可怜儿媳死的时候肚里已经有了身孕,也一尸两命了。

可怜李相爷老伴前几年也走了,原以为儿子也大了,可以颐养天年,退仕回了家乡老宅,谁知道天降横祸,唯一的独子死了。

如今阖府只剩下祖孙两人相依为命了

李玉,相爷的亲孙女,今年五岁,李家仅剩的一根独苗。

李玉一身重孝来到后院自己的兰苑,还没进院门,就听到一个嗓音有些尖利的女声在呵斥怒骂下人。

“你这死丫头怎么半天都不动,我让你炖的燕窝盅呢,连主子都不会伺候,就你这样蠢笨的,我徐家可是不要的,仔细你们的皮,得罪了我没你们好果子吃。”

院子里洒扫的丫头和烧水的婆子都敢怒不敢言。

虽然老太爷突然丧子身体已经不太好了,近日老太爷强撑着将儿子儿媳的丧事办完,人也垮了,如今缠绵病榻身子骨还不太好,也不过是强撑罢了。

偏偏姑娘又年幼,可能很快就要被外祖徐家接走了,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奴才会去哪里呢。

怒骂奴才的是她大舅母马氏,这次一同来的是大舅舅和大舅母还有表姐嫣然,是来接她去徐家生活的。

李玉父母双亲都不在了,她需要女性长辈的教养,否则与她未来大大不利。

只听咣当一声,是茶盏摔在地上的声音。

啪!清脆的耳光声。

“瞎了你的狗眼,这么烫的茶水你递给我,想烫死我么。”

大舅母李马歇斯底里打骂她的大丫鬟牡丹。

李玉捏着拳头,强忍着怒气,正要抬脚踏进院子,就听耳边叮的一声。

叮!系统发布任务:一,拒绝去徐家生活,任务完成可获得极品洗髓丹一枚,解毒丹一瓶,养元丹一瓶,每瓶十二颗丹药。积分一百分。

二,阻止李相爷死亡的命运,任务完成获得解毒丹一瓶,养元丹一瓶,固元丹一瓶。积分二百分。

李玉松口气,看样子跟随自己胎穿过来的系统终于醒过来了。

对身旁的丫头芍药低声吩咐:“你去请大舅舅和我祖父过来,你去见了祖父就往死里哭,说我挨打了,还说我的东西都被偷光了。”

“是。”

芍药二话不说拎起裙子转身就往前院跑。

李玉抬脚迈进院子,就看到大舅母得意洋洋的指着牡丹呵斥怒骂,牡丹捂着脸眼泪婆娑的跪在地上一声不吭。

旁边还站着她表姐徐嫣然,比她大两岁。

不期然她看到表姐手上戴着一个玉镯子,那是母亲送她的,最近办丧事,就摘了下来放在匣子里了,堂堂国公府的嫡出小姐竟然偷东西。

真是奇葩!

“大舅母,可是牡丹伺候的不仔细?既如此就换了别人来伺候吧。”

“你知道就好,你娘可真是没用,连个丫头片子都不会教,怪不得命不好早早就死了。”

大舅母马氏得意的瞥了眼李玉,这个丫头可是李家唯一的传人,李相爷把全部的财产全都过户在死丫头片子名下了,手脚真是快呀。

那又怎样,还不是得落在我手里,今儿我且得压压她的性子,这丫头犟得很呢,去了徐家可不能如此目无尊卑。

“大舅母请你自重,诋毁一个去世的亲人并不能让您变得高贵。这是李府不是你徐府,我李府的下人如何自有我来管教。”

李玉昂首挺胸,目光坦荡无畏的直视马氏。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娘是你的长辈,只有你听训的份。你仔细了,你是要去我徐家讨饭的,得罪了我们母女日后有你好果子吃。

除了我徐家你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你父母已死,你是五不娶的孤儿,得意个什么劲!”

徐嫣然见她竟敢反抗母亲的训话,愤怒的用手指着她的鼻子怒骂,毫不掩饰她的高高在上和颐气指使的嘴脸。

李玉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嘴巴子。

啪!清脆响亮,可比牡丹脸上的巴掌印凶狠多了,要知道她可是天生神力,生下来力气非常大。

“啊!你敢打我,娘,她打我,呜呜呜!”

徐嫣然捂着脸大叫着疼的哭了起来,脸可见的肿了。

“你这个小杂种敢打我女儿,你找死!”

李瑜突然动手,马氏都没反应过来,一看女儿挨打,顿时暴怒,上来抡起胳膊就要扇回去给女儿报仇。

牡丹一个激灵站起来狠狠推了一下马氏,挡在李玉面前。

马氏更愤怒了,对着牡丹一个丫鬟可不会留手,抬手就打。

李玉上前一步推开牡丹,牡丹抵不过她力气大,一个趔趄就被搡开。

牡丹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扭住了徐嫣然的胳膊强行拖拽到一边,不让她们母女练手。

李玉低头弯腰,用力一顶,咣叽一下,马氏只感觉自己被一个石头墩子狠狠撞在怀里,毫无抵抗之力的摔倒在地上。

“哎呦!你个小贱人竟然敢打我,我打死你!”

马氏摔了一跤疼的站不起来,却不忘用脚踢李玉,脸上凶狠的青筋都漏了出来。

李玉可不会被动挨打,不去徐家而已但不能把自己搭上。

一把抓着她的胳膊阻止她打自己,抬脚照着她胸口用足力气狠狠来了一脚。

“咳咳咳!”

马氏被踢的有点狠,虽然李玉只有六岁,但是架不住她天生神力啊,这用足了劲还是疼的钻心,不过年纪还小不至于留下内伤。

徐嫣然看到母亲吃亏了,急着要过来,却被牡丹狠狠一个嘴巴子打的晕头转向,主子都动手了,她还怕什么,我是李家的奴才不是你徐家的。

牡丹一伸腿将捂着脸没防备的徐嫣然给绊倒在地,后脑勺啃地。

咣叽!摔得徐嫣然眼冒金星,躺在地上起不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婆子一看不好,赶紧上来拉偏架。

摁着马氏劈头盖脸一顿扇,李玉撕开自己的衣服,把头发抓乱,脸上还自己用手划了一下,留下了五个指头印。

这才抬头朝婆子使了个眼色,院子外边传来了动静,有人要来了。

“来人呐,没天理了,欺负我家小主子呀,主母啊,你睁开眼看看吧,你闺女让娘家人给欺负了,这是要吃绝户啊,你们徐家丧尽天良啊!”

婆子听到动静离院门越来越近了,立刻松开了马氏,将李玉团团围住,哪能真让小主子挨打呢。

小主子这么小为我们当奴才的出气,说啥也要护着才行。

“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威严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来人正是李相爷,紧跟着进来的是徐国公府的世子徐茂,李玉的大舅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