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言绵时锦年小说《穿成萌宝文里的三岁小团宠》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萌宝文里的三岁小团宠

作者:江锦棉

简介:穿进萌宝文里的言绵很忙。既要救爹地,还要帮爹地找妈咪,帮妈咪解决极品亲戚,打脸各种妖艳贱货,让她在娱乐圈里混得风生水起。不过作为一只千年吸血鬼,言绵表示,这都不算事。后来,各路哥哥姐姐、粑粑麻麻粉争相来献血:绵绵,我的血甜!医学泰斗、超级赌王、影帝、战神等各界大佬纷纷来认亲:师父!还有个偏执满级大反派,妹妹不在,阴戾凶狠:什么东西也敢碰绵绵?妹妹在时,柔弱小白花:我可怜没人爱,求抱抱。

最新章节:第268章 小家伙,你从哪儿来呀?

穿成萌宝文里的三岁小团宠免费阅读

《穿成萌宝文里的三岁小团宠》第1章 到底谁打谁?

【叮!恭喜宿主成功绑定《一胎二宝》小说系统。

您的身份:萌宝之一言绵;

您的任务:助攻男女主角,让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每成功走完一段剧情,您将获得相应的奖励,完成任务方可回到原来的世界。

注:剧情期间随时会有突发状况,请宿主谨慎对待。

目前进度:0;

初始奖励:疼痛转移。】

脑子里刚接收到这段信息,言绵就听跟前一个小男生用稚嫩的声音趾高气扬道:“小三森的野孩几,不嫩和偶们一起丸!”

他身边两个小伙伴附和着朝言绵做鬼脸:“野孩几,野孩几……”

言绵顶着一张粉嘟嘟的小包子脸,沉默了。

书里的小孩子都这么社会的吗?

话都讲不清楚,就会骂人野孩子?

还有她,堂堂一只千年吸血鬼,转眼就成了三岁小奶娃,真的没问题?

想着,言绵下意识想舔一舔自己的尖牙,舔到的却是一嘴的乳牙。

她更郁闷了,只想用京腔高唱一句——

我本是老祖宗,又不是小屁孩儿!

“野孩几,奏凯!”

言绵没能付诸行动,就被重重一推,摔了个屁股墩儿。

但奇怪的,明明是室外坚硬的水泥地,她却像坐倒在棉花团里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

反倒是推她的小男生蒙了一下,而后捂着屁屁哇的一声嚎哭起来:“哇呜呜——”

这一哭哭得惊天动地,把他两个小伙伴都给哭蒙了。

言绵更是一头雾水。

她还没哭呢,怎么这小混蛋先哭起来了?

正纳闷着,就见年轻漂亮的女老师闻声赶来。

看清哭的人是谁,老师满脸紧张,连忙蹲下身柔声哄道:“壮壮,怎么了,为什么哭呀?告诉老师好不好?”

这可是某上市公司老总的独生子,金贵得很。

一会儿老总的太太就要来接他,要不赶紧把人哄好,让人看到自家宝贝儿子在哭,她作为老师肯定得遭殃。

“呜呜……她……她打偶……”壮壮边哭边把锅甩给了言绵。

还在地上坐着的言绵:“……”

到底谁打谁?

闻言,老师立刻变了副表情,皱眉厉声道:“言绵,你小小年纪,还是个女孩子,怎么就学会打人了?”

果然是小三生的野种,就是没教养。

这么想着,她眼中露出一丝鄙夷,连带着语气也不耐烦起来:“还不赶紧过来给壮壮同学道歉?”

从上幼儿园开始,原主就一直由保姆负责接送。

保姆对她很不好,因此和老师基本零交流。

老师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京城言家的孩子,对她父母的身份更是一无所知。

之后,不知谁一口咬定她肯定是被包养的情人或小三生的私生子,是见不得光的孩子,才这么不受待见,连亲生父母都不想管。

一群家长、老师凑在一起,那语气认真的仿佛亲眼所见。

渐渐的,没有小朋友愿意跟她玩。老师也对她不冷不热,必要的时候还会区别对待。

比如现在。

明明坐在地上的人是她,只因为哭的人是老总的儿子,所以老师连问都不问,就断定她才是欺负人的那一个。

暗暗嗤笑着,言绵想一个鲤鱼打挺利落地站起来,却……就地滚了一圈。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肉乎乎的小胖胳膊小胖腿儿,有点无语。

原主到底吃什么长大的?

都胖成个球了!

“言绵,你连老师的话都不听了吗?我再说一遍,快过来给壮壮同学道歉!”

老师把哭得一抽一抽的壮壮抱在怀里温柔安抚,对上言绵时,态度又格外严厉而强硬。

言绵撇了撇嘴,慢吞吞地爬起来,边爬边小声咕哝:“果然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

但她自觉是个活了上千年的老祖宗,可以讲道理的自然不会和小朋友一样哭哭啼啼。

于是她走到壮壮跟前,操着一口小奶音一本正经道:“你说我打你,那你就再打回来吧。打重一点,多重都没关系。”

说着,朝他伸出了一只嫩藕般的小胖胳膊。

壮壮立马不哭了,瞪着眼睛道:“你真的浪偶打?”

言绵小脑袋重重一点:“嗯,让你打。”

自己讨打的小孩子老师还是第一次见,愣了一瞬后无所谓道:“那就打吧,没事。”

反正言绵背后只有个保姆,打了也没人给她撑腰。

有了老师的“鼓励”,壮壮再不犹豫,卯足了劲照着言绵的小胖胳膊重重来了一巴掌。

小孩子不懂收敛手劲,真用力打起人来比大人还疼。

只见打完的壮壮浑身一抖,捂着自己的胳膊哭得更加撕心裂肺:“哇呜呜——”

“……”

老师蒙了。

言绵淡定地收回像被微风拂过的小胳膊,无辜地眨眨眼:“老师你看,是他打我,他自己却哭了。”

“呃……”饶是老师存心想找茬,一时半会儿也不知该说什么。

言绵在心里得意地哼了一声。

看来系统给的奖励也不算太鸡肋嘛。

正这时,一个女人的呼喊由远及近地传来:“壮壮……”

壮壮泪眼婆娑的,转头就冲过去扑进来人怀里:“麻麻,有人……有人打偶!”

他边说边打哭嗝,胖胖的女人心疼坏了,抱着他安慰几句,然后怒声问:“谁?是谁敢打我儿子?!”

“梁太太您先消消气,这事……”

老师着急想解释,却被梁太太一把打断:“消气?消什么气?!我儿子被人打了,我能消气吗?我把儿子送来你们幼儿园,可不是让他挨打受欺负的。今天你要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冷汗冒头的老师一咬牙,把言绵推了出去:“梁太太,是这小丫头不懂事,打了壮壮,我这就让她给您道歉。”

“言绵,听老师话,快道歉!”

“什么?竟然是你这个野丫头?”见是言绵,梁太太更气了,“有娘生没爹养的野种,也敢打我儿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着,也不管言绵一个小孩子受不受得住,一巴掌朝她脸上呼去。

言绵却在这时扬起小脑袋,直直盯住了梁太太的眼睛。

那双圆溜溜的乌黑眼眸中,泛起一丝妖异的红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