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白鹿陆远小说《温暖的风》免费阅读

小说:温暖的风

作者:再达

简介:【有脑爱己的乐观贫穷美人白鹿、奶狼狗人骚高冷建筑设计师陆远VS轻度社恐极度理智高校数学教师蔚然】高二时,陆远为江语隐忍入狱,面对他的隐瞒,白鹿不曾怀疑过他丝毫。三个月后陆远为白鹿留学挪威。时光辗转,陆远留学归来创业,他们再相遇,巧合之下两人短暂甜蜜合租。命运嘲弄,一场意外的惨痛筹码彻底改变事情的走向,白鹿和谁结了婚?浮浮沉沉,是形同陌路是爱人还是合伙人?陆远和蔚然,最终,谁才是白鹿的余生。

最新章节:第54章 chaper 54

温暖的风免费阅读

《温暖的风》第1章 La Boum

我喜欢像一块土地的你,

因为在它星球般的草原,

我别无其他星星。

你复制了不断繁衍的宇宙。

——[智利] 巴勃罗·聂鲁达

工作后,在那些许久未见的老同学们推杯换盏间,陆远起身碰杯一饮而尽,隔着日式长桌,又掠过了几个人,白鹿看的真切,他那握住酒杯的修长手指上,是一枚婚戒。

江对岸的写字楼高低林立,灯火熠熠将夜晚照亮,靛蓝的夜空中偶尔有飞机向西南方向飞去。

已经走了太久,不知如何开口才显得不会很突兀,陆远停下来,他温柔的话语夹杂着温暖的风在耳边响起“你,还好吗?”她听的很清楚,却又有些失真,不知是太多年没听到他熟悉的声音,还是因为刚刚在同学聚会上有些微醺的缘故。

白鹿转身向江岸边的步道缓缓走去,“白鹿!”他喊道:“对不起!”,“高二时入狱的原因,现在还是不可以告诉我吗?”曾经远在世界尽头的他就在白鹿面前,可这问题,白鹿却没有问出口。她并没有停下脚步,他快步追上去,拉住她的胳膊,“我想和你聊聊,好吗,什么都行。”

陆远扯出一个苦涩的微笑,和十七岁的他有一点重叠。那是还在读高二时,六月里普通的一天。

“如果我先提分手,我就站在你们班门口,大喊白鹿对不起,如果你先提分手,你就站在我们班门口,大喊陆远对不起,我这个办法,挺好吧?”陆远很满意自己提出的这个分手惩罚办法,散发着阳光气息的笑容挂在脸上,等她怎么回答,“那我肯定不会提啊,你们理科班在五楼,我可爬不动,你也太鸡贼了吧。”白鹿顺手把面前没有吃完的面推给对面的陆远:“你啊,快吃快吃,这都快上晚自习了。”

第二天刚下了早自习,宋言急匆匆来找白鹿,问她昨晚陆远是不是和她在一起,因为陆远没有回寝室,到现在都联系不到,白鹿给陆远打电话,却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宋言说昨晚陆远心情不好,他们在阁楼一起喝了很多啤酒解愁,深夜才散伙。“我还是和你说了吧,他离开阁楼后去江语的学校了,我拦了几次,拦不住,也管不了。”

江语和陆远从小一起长大,也在一起过,但陆远向白鹿保证过,他们分开后就不会再联系。

两天了,电话一直打不通,发出去的信息就好像是泥牛入海。宋言和陆远住同一个寝室,得到的消息会更多些,下午课间时宋言出现在白鹿班级门口,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胸口上下起伏,应该是刚刚从远处快速跑过来的,在吵闹的课间人群里,他看到了白鹿,将手臂举起,挥了挥手示意她出来。“长话短说,快上课了。他,他叔叔来了,说是,说是要办休学,他出事了,昨晚闯了江语她们学校女生寝室,从,从窗子跳进去的,吓坏了,吓坏了寝室的女生,女生们就喊了老师,报了警,现在他被抓了。”白鹿努力消化着每一个字,却矗在那里。

一时间,校园里流言四起,有人说他强奸未遂,有人说他喝多了走错了路。宋言和同学们写了一封联名信交给警察局,虽然连他们都不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都相信他绝不会做传闻中那样的事,因此祈求着那封鹅毛一般轻的信能有些作用。结果当然是没有用。

结束了同学聚会,白鹿回到家里准备工作。

她窝在书房的单人沙发里发呆,柔软微卷的栗色长发随意的扎起,台灯亮着,教案和参考书摊开在书桌上,iPad屏幕里的备课教案停留在社会学研究方法论专题里,脑海中挥之不去今天聚会时陆远手上戴着戒指的画面。一个月前,听说这次同学聚会陆远也会来,她就毫不犹豫的决定要去。算一算,从大一下学期陆远提出分手后,她大二去法国做交换生到毕业工作一年来,没有见过他,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她心有不甘,还是想得到那个问题的答案,”到底是因为误闯,还是其他原因。”曾经问过多少次,陆远就沉默过多少次,关于那件事他没有吐露过半个字。白鹿不再固执的一问再问,把它打包隐匿在绝口不提的角落,成为了她保护他年少时自尊心的铁盒,她并不在意他是否去找江语,她在意的是他始终闭口不提的秘密。可她理应得到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他欠她一个回答。所以,既然再次遇见,就不会刻意逃避了。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还记得高中时,陆远在她历史书首页空白处写下的这句话。是的,要找到自己的热爱,要在热爱里度过每一天。

“成绩好的男生居然进了监狱”在贫瘠的高中生活里本就是令人咀嚼的爆炸性的大新闻,校园里关于他到底是不是强奸犯的流言蜚语愈演愈烈。在理科班成绩排名名单里,陆远的成绩一直稳居前列,高中入狱事件后,他受到了很大影响。出狱后,他托家人办理了退学,除了白鹿,陆远切断了和所有朋友联系,没有对闲言碎语反驳,没有为自己正身,也没有参加高考,他很快踏上了去挪威留学的旅程。

在罗弗敦岛,每天都有列车来往于斯德哥尔摩、基律纳和纳尔维克之间,在陆远生活的奥斯陆也有火车可以抵达博德。在无数个拥有雪山、湖泊和极光的夜里,那些伤痕被慢慢消蚀。挪威海岸的Manshausen Island 岛上,他划橡皮艇、海底潜水、攀岩。在北极圈小镇的日出时分,看橘色的云朵悬在墨蓝寒冷的海面上,法罗群岛成了凡人遁世的伊甸园,那些瞬间,他会对未来燃起希望。

手机震动的几下,将白鹿从回忆中拉回。手机屏幕上跳出一条讯息”明天是星期六,你有时间吗,出来走一走吧?“消息来自陆远。

”好,在哪里见面?“或许是那天的同学聚会上他戴的婚戒让她如鲠在喉,总之,在那天微醺状况下谈什么都可能会对不起陆远的妻子,这种绿茶,白鹿做不到。现在,大家都很清醒,成年人不会再避讳问题,而是解决问题。

陆远停好车,将西装袖口最下面一颗扣好。

5、11、21、35,电梯停在了47层,从高处望去,整个城市鳞次栉比的生长在璀璨里,夜晚的雾气萦绕在高层建筑间,高架桥横跨在长江上,夜色将它染成无声的黑带,逶迤着将两岸隔开。

Met you by surprise I didn’t realize

That my life would change forever

… …

咖啡厅里轻柔的音乐,一下击中了陆远心底的记忆。大一时白鹿到挪威看他,在万里无云的海洋上,在明亮的船舱里,他们靠在一起看法国电影《La Boum》(初吻),电影里在嘈杂吵闹的人群中当马菲突然把自己的耳机戴在苏菲·玛索耳朵上,耳机里响起甜美而安静的音乐“dreams are my reality”,13岁的苏菲感受到了心跳。也是在电影的那一帧,海风吹过耳边,陆远吻向白鹿,那是彼此的初吻。

VIadimir Cosma的音乐《Reality》在此刻又响起,也许是熟悉的旋律让陆远不知怎么踏出那一步,望着白鹿露出蝴蝶骨的背影,陆远站定在几步远的地方。

他想再看看她的背影,在蓝色跑道上穿着白色校服T恤,有着清爽马尾的背影。

绸缎材质的复古绿长裙裹住直挺秀颀的身材,将白鹿的皮肤映衬的雪白,两根细细的肩带间,修长的脖颈上戴着一根简约的白色珍珠项链,耳中是明月珠,栗色中长微卷的头发披散下来,原本就红润的双唇只是涂了一点颜色,舒展的眉下,是琥珀色的双眸,干净的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像是一副明丽优雅的油画。

陆远有些恍惚,十七岁的白鹿,此时此刻的白鹿,她们在脑海中重叠又割裂。不在彼此生命的日子里,你的头发长了又剪,你站在没有伞的暴雨中,你离开家去法国读书,你一个人将公寓填满布置,你从帆布鞋换成高跟鞋,你在格子间忙碌,你穿起礼服出席晚宴,都是什么时候呢?

“嗯,你都没有变胖一些。”还是那么熟悉的语气,还是那么自信又温柔,白鹿先开了口,让人安心的笑意盛在浅浅的梨涡里。

陆远微微皱了皱眉头,坚定的眼神里,躲不掉的是溢出的想念。

“你也是啊,白老师。”云淡风轻的说出,心里早已翻涌了海啸,能和你这样聊聊天真好,他空泛又心酸,庆幸又难过。

白鹿注意到他的手指上空空如也,并没有戴着那天那枚婚戒。

他刻意将婚戒藏起来了,想到这里,白鹿感到极度失望,那么久不见,白衣少年怎么变成了油腻逼仄的成年人,让自己今天真挚的赴约显得可笑。

“你结婚了吧?”白鹿目光清冷,她直接问向陆远,想让自己的嘲讽得到印证。她不再是年少时会永远将苦楚咽进去的白鹿。

“没有,我一个人。”陆远认真回答她。

果然,是这个答案。白鹿嗤之以鼻,看了看眼前的陆远,清瘦结实,棱角冷俊,考究的西装,精致的皮鞋,宝珀的腕表,人模狗样。

“喔?是吗?那天同学聚会,你手上戴着一枚婚戒。”

面对莫名其妙的盘问,陆远想了好几秒那天哪有戴什么婚戒。他看着白鹿,饶有兴趣的笑了起来,白鹿并不搭腔,冷漠的看着他能编出什么说辞。

他打开手机,翻找出一张照片,轻轻推到白鹿面前。

”那,是这枚吗?“

白鹿撇了一眼,是的,是它。同学聚会那晚她没有再看陆远的脸,那枚戒指的样子却烙在她的脑海里。

”你卖什么关子。“

”这枚戒指是La Boum系列,设计稿出来后,只是出了概念版的样品,目前还没有上线产出,我还需要改进一些设计细节。“

”这个,是你设计的?“白鹿有些惊讶,不免暗骂自己是个傻子,竟为了并不存在的陆远妻子耿耿于怀。

”对啊,聚会那天拿到了样品,开会的时候试戴了一下,忘记摘下来,就戴去了同学会,没想到让你误会了。“陆远坦然道,他捕捉到了白鹿对他是否戴了婚戒的在意。

白鹿一手端起面前的骨碟杯,一手抱住杯子的一侧,将咖啡缓缓递到唇边,不免又暗骂自己是个白痴。

“那你现在是在做设计工作吗?”她转移话题,试图掩饰自己的揣测和质问,当然,还有心底的在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