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勿墩秦雅小说《无敌枪兵,从送袍泽腰牌那一刻起》免费阅读

小说:无敌枪兵,从送袍泽腰牌那一刻起

作者:一重两重云

简介:妖兽来袭,袍泽尽皆阵亡,独留勿墩一人。勿墩为使阵亡袍泽心安,逐一将袍泽腰牌送至袍泽故里。一路上,勿墩逢妖杀妖,遇魔斩魔,从未有败绩,杀得妖魔两族尽皆胆寒…

最新章节:第18章 棋胜一招

无敌枪兵,从送袍泽腰牌那一刻起免费阅读

《无敌枪兵,从送袍泽腰牌那一刻起》第1章 霄山废人

霄山之战,流血飘橹,血流成河。

楚南国败了,在妖兽和魔族的进攻中败了,作为人族最后一个堡垒的城市,还是没能抵挡得住两族的进攻。

至此,人族全境沦陷,妖魔两族学着管理城市,而人族,再也没有一个势力明面上敢去挑战两族的威严。

……

勿墩从尸山血海中醒来,抬眼四看,哪里还有活着的袍泽。

将军、百夫长,就倒在他的不远处。回想起最后一战,他们十万人组成“军杀阵”,心怀死志,齐齐冲锋,与妖族赤翎妖帝同归于尽。

而如今,活下来的只有他自己。

“还有没有人~”

他不甘心的呼喊着。

没有人回应,只有岩石上的鲜血“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勿墩内心悲切,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

回想着死去的袍泽们,每天朝夕相处的训练,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爽快,聊着战后回村娶个漂亮媳妇的梦想。

可这一切,都随着这一战而烟消云散。

站在袍泽尸体当中的勿墩,犹如行尸走肉,目光呆滞的在尸山血海中晃荡。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枪兵,被征召进军不过半年而已,为守卫身后的楚都,每日与十万袍泽配合熟悉“军杀阵”。

可无数人的生死,也没有换来楚南国的安全。

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的青衫,生死相依的袍泽们的死去,让它脑海中充斥着生无可恋的念想。

无处可去!

天空很快下起了细雨,密密麻麻的水珠滴落在他的脸庞上,他抬起头,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泪水。

“咔嚓!”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映白了整座霄山,勿墩昏昏沉沉的,倒在血泊里。

倒下瞬间,他似乎看见一道亮光冲入到他的脑际。

雨,下了半天后,停歇。

没了雨声,霄山又似乎重新恢复了平静。

霄山,除了十万大军的尸首,再无其他。

就连那喜食腐肉的秃鹫,也在这一刻失去了踪影,不闻其声。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渐渐放晴,血泊逐渐的干涸,显露出漂泊在上方的军士尸首。

“咳咳~”

勿墩从血泊中爬起身,张目四望,依然还是他一人。

他在战场上飘荡着,像一个孤魂野鬼。

“走了,走了,都走了~”

他喃喃自语着:“张叔,你说你要把你侄女介绍给我做婆姨的,瓜子脸、柳叶眉,说话时声音软绵绵的,他们说你是诳我的,其实,我是相信你的。”

他低头,从一个年老的军士尸体上摸出一块腰牌,腰牌上写着:“风月镇,张四喜”。

“李老二,你说宁城勾栏的酒好喝,说要带我去见识见识,我挺想去的,虽然我知道你喝的不是酒。”

“赵大哥,你说你儿子才华横溢,是要高中状元的大才子,我有点不相信呢,你说话恁般粗鲁。”

“姜老爷子,你说你家里只剩你一个人了,我现在也是一个人呀~”

“吴家兄弟,你说你小儿尚在襁褓,妻子无力照顾,天天在村头等着你。”

“杀猪刘,晚上比谁撒尿远,你输了,说要是归家了多吃点猪肉精华补补。”

……

勿烦喋喋不休着,如数家珍,往事一幕幕涌现在他心头。他不断的低着头,一次又一次的收集着袍泽的腰牌。

按照战场惯例,军士战场死后,军士尸体埋在当地,军士腰牌则由活着的袍泽带回故里。

只是霄山战场,活着的袍泽只有一个,勿墩。

可军士尸首足有十万,又要捡,还得送,那得什么时候才能完。

勿墩站在一面军旗旁,军旗上“楚”字飘扬。

军旗下,百夫长李得胜死握旗杆,不动如山。

“得胜哥,我是跟着你来的,你的腰牌我给你送回去。”勿墩泪如雨下,低身上前,从李得胜的腰间扯下他的腰牌。

他跟李得胜虽说不是一个村的,可却同属林漯镇,他人小,李得胜对他也是照顾有加。

两家相处不远,勿墩对他是当以兄长看待的。

腰牌太多,勿墩扯下军旗,把腰牌放在里面包成一个包裹,足足有二百来块的腰牌。

“人都没了,要军旗何用?!”

勿墩看着血迹斑斑的军旗,心思沉重。

也罢!

就这样了,能送多少送多少。

袍泽们,我送你们归家!

勿墩肩扛着包裹,一手拿着长枪,深一步浅一步的走出战场。

……

花旗镇吴家村。

山野间,一个妇人背上背着襁褓的孩童,手上拿着镰刀,挖着葛根。

山腰间,两头苍狼妖出现,瞧着山野间的妇人,不断的流着口水,三步两步赶上去,一前一后的夹击着妇人。

“大哥,这下这个味美多汁的肉食终于轮到我俩了。”一头狼妖口吐人言。

“谁说不是呢!妖族统领们只顾自己快活,哪里会在乎咱们这些小妖的生活,表面上说得好,与人族共存,暗地里还不是躲在府邸吃着血食。”另一头狼妖舔着狼嘴,脸带兴奋之色。

“哟,那还有一个嫩娃娃呢,咱们这次可算是饱了口福了,嗷呜~”

“蠢货,你叫唤什么,想引来其他妖族共食吗?”

“是是是,小弟知错了!”

两头苍狼妖围绕着妇人打转,琢磨着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你们别过来~”

妇人惊慌失措的拿着镰刀指着两头狼妖,一手抱着孩童往后退却。

可是两狼妖步步紧逼。

妇人一个慌张,退却时不小心绊住了一块石头,摔倒在地上。

“哈哈,小娘子,你是绝对跑不了了,乖乖从了我们吧~”一狼妖飞跃上前,利爪按在妇人肩头,戏谑的说道。

狼妖的口水经过锋利的狼牙,滴落在妇人的衣衫上。

妇人惊恐极了,睁大着瞳孔,哆哆嗦嗦的说道:“奴家~丈夫~是军杀阵军~士,小心~他回来~饶不了你们!”

“哈哈哈哈~”两狼妖大笑道:“是霄山军杀阵吗?早就死绝了,要不然我们怎么过得来。”

妇人一听,竟是晕厥了过去。

两狼正欲下嘴,一杆长枪“咻”的一声极速而来,两狼警觉,快速跳开,长枪插在妇人身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