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林荫闵崇璋小说《封神之主》免费阅读

小说:封神之主

作者:雪泓

简介:其实世上并没有神仙,人与神不过是同族分化,但自北帝分割天地,占星称王,天地再不相连,人神才被区分。  但世间成神仙话众多,无不使人心生向往。  纵使凡人困苦,百般挣扎,而神,却从不现身。  顺朝至正八年,祝炎山降世,民不聊生,群雄并起。  自此,妖的纪元开启,无人从仙,人人皆妖。  要向天道,讨要一个公道!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血腥奖赏

封神之主免费阅读

《封神之主》第一章 难民劫车

序章

人之初,天地通,旦夕上天,人神共处。

自北方天帝派下重、黎二人断绝天地通路,史称绝地天通。下意不传,天意不受。从此天地断绝,再不联系。

天神虽仍受凡人供奉,但却不再理会民间疾苦。而凡人无不贪生怕死,渴求长生之道。便有各种成仙佳话,嫦娥奔月,八仙过海。

然求仙者众,得道寥寥。

时日愈久,信者愈少,古之神帝或化历史,或消弭于世。

仅留下几篇传说,相互印证,上古时代,或有神威大能,可补缺天地,创造规则,化身万物。

顺,至正年中,天降大山,是名祝炎,山不知几许高也,举泰山不能至其根,踩云霄不能触其尘。火之大,日不能与其争辉,月不可与其同出。

山坠之时,荡荡四海欲崩,惶惶九州将裂,百里之地不见活物,火终日不灭,现一妖光,贯通天地。自此,天地大乱。

————————————-

顺朝,至明八年。

淮州郊外。

花残柳败,阴云遍天。雨落湿衣鞋,黏腻的衣服粘在身上极为难受。

吴卫骑在战马之上,看着脚下泥泞路面,前面的马车留下两条长而深的车辙印,从马车中,不时传来淫秽言语。

心中暗骂一声,也不知这宰相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自大妄为的儿子,仅仅带上数十个护卫就在外乱跑,还偏喜欢劫掠良家妇女。

嘭!猛地一声肉泥交击的沉默声响,打破吴卫心中小念头。

摔入泥地的女子,此时衣衫不整,粉色衣裙半褪,露出大片雪白肌肤,只是肌肤上,已经满是泥泞,除了眼眸,已经再无净土。但那唯一干净的眼眸,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生气。

吴卫身旁一位副将突然道:“吴大哥,这个人,您要吗?要是您需要,我找人帮她洗洗,兴许还能用。”

眼神淡淡扫过,某种淡淡微光闪过,吴卫道:“不必,让给后面的兄弟们吧。”

“是!那就让后面的兄弟们自取吧。”这副将,神色如常,似乎所说并不是什么有违人伦之事,而是说着东家让米与西家一样,稀疏平常。

塔塔塔!一连串马蹄声响,从女子身旁路过。

女子形同枯槁的脸,自始至终没有变过一分颜色。

猛地,一声喝止声,马匹扬起健硕的前蹄,复又重重落下,溅起一滩烂泥。

女子侧脸陷在泥泞中,眼球微微转动,斜着眼睛向上看去,只见到一位顺朝野蛮打扮的士兵,脸上充满着野兽欲望。

一滩烂泥猛地被溅起,冲向女子脸颊,她闭上眼,任由那烂泥附着在自己眼眸之上。

马背上的士兵大骂一声:“妈的,这下又脏了,要好一阵洗才能用。要不是好几天没发泄,老子才不用你。”

林荫将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悲戚。旁边的老者拉一把林荫的微微破旧的麻布衣衫,道:“别看了,这不是你该看的。万一被他们发现,可少不了…”话说到一半,老者连忙捂住嘴,不再言语。

林荫皱了皱眉,握紧拳头,脸上显露出不忿,这是少年尚未看清这个世界时,经常流露的愤世嫉俗神色。

虽然心中怒火中烧,但林荫并没有丝毫表现,在逃难之前,他早就领教过顺元人的嚣张跋扈,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些南方汉人,不过是五等公民。完全不值得一提,或许压死一只路边的蚂蚁,他们还会心疼,但是压死汉人,不会!

驾!驾!驾!马匹从身旁飞奔,丝毫不管马匹之前有没有逃难的难民,直接冲撞而过。

避之不及的老弱,被冲倒在地,发出哀鸣,便是年轻力壮的壮年男子,也要在地上匍匐半天,才能缓过气来。

而倒在地面上的人,则被后面的马匹,车轮,一点,一点压过,慢慢地,慢慢地陷入泥泞中。

林荫几乎不能控制自己,怒火直冲头顶,但是这怒火之中,又带有多少恐惧之意呢?而四周的难民,难道都是死去的鱼肉,没有任何火气?

突然,一双柔嫩的玉手轻轻抓住林荫的手臂,感受到这股温热,林荫冷静下来。

轻柔的声音在耳边:“等我们到了濠州,一切就会好起来。我一定要在家门口种几棵紫薇树。等它开花,坐在树下,看着那紫色的,成簇的花朵,这一定是一种美好的生活。这个给你拿着,不要生气,也不能把它弄脏了!”清丽女子抽出一条紫色丝带绑在林荫手腕之上。

林荫听着,看了一眼近在眼前的小雅,素雅的脸颊,清丽脱俗,颇显秀丽。尽管才认识不久,但小雅对他却照顾有加,就像照顾自己的弟弟一般。

知道小雅这样,就是不希望自己冲动,望了那长长的武装车队,长叹口气,躲到路旁,尽量让自己不挡住顺朝的大人物。

林荫看着那些士兵,个个脸露凶光,颇有威势,不似普通人能对付。

而这凶光,林荫心中清楚,这是妖力的证明。

妖力——自从八年前那一座从天而降燃烧着红色火焰的山峰,一来就改变这个世界的面貌。

原本崇尚灵力的修炼者发现妖力的修炼之简单,获得之方便,即便是一个普通人,只要得到妖石,就能够从什么也不懂的人,跨越阶层,成为能够媲美修士的存在。

有利则有弊,妖力吸取简单,但是会对修炼者的心智造成极大的影响,心智不坚者,轻则自废修为,重则沦为只知杀戮的野兽。

饶是有如此弊端,仍减少不了民众的热情,与其被他人说杀,倒不如死在自己手上,或者这些看不见而又摸不着的妖力手上。

原本灵力修行便有一套体系,由玄入道,就划分为众玄、玉玄、上玄、天玄、太玄、众妙。一境九重。但是如今修道崩落,众多境界已是可听而不可求。那般境界,几乎没再听说有人能够达到。

妖力出来后,倒是有正道修士另推一套对照等级,便是以妖大小为分,是为小妖,大妖,妖将,妖王,妖皇,妖帝。本是修道者讽刺吸取妖力之人所创,哪知最后倒是被妖修欣然接纳。

林荫还未逃难之时,尚在武宁府中,资质低下,但倒是颇喜欢看书,各色都有涉猎。但书籍却没多大的作用,还不是让林荫沦落至此,被门派逐出师门,沦为难民。

谁让林荫八岁修行,至今已经十六,却还只有中玄一重,这样的天赋,实在太差。

反观那些马匹之上的士兵,各个都有二重,更有甚者,甚至有三重的修为。

便只一人,已是百人敌。

愤怒归愤怒,但还未到丧失理智的地步。

驾!一马夫把玩套索,挥舞马鞭一挥,抽到林荫身旁老者身上,大力之下,竟将他抽到大路之上,只抽得他痛呼不已,脸上表情狰狞。半个身子陷入泥泞之中。

眼见车轮就要在他身上碾过。

小雅大喊一声:“爷爷!”

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容不得林荫思考,这老者对自己有恩,岂能见死不救。

嘭!一掌打在马车之上,竟将马车打翻在地,上面的粮食倾倒下来。洒满一地。

不知从何处大喊一声:“吃的!”一枯瘦男子竟不要性命一般冲上,抓起生米就吃。

所有的难民再没有理智,纷纷冲上来抢,有包裹的用包裹,有碗的用碗,实在没东西装的,则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下,来包裹自己抢到的食物。

非是他们不重视礼乐,而是在饥饿面前,礼又能算得上什么?

“住手!别抢了!再抢就杀了你们。”说着,挥舞巨大的马鞭,不停地抽打,在难民那可见体骨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红痕。

但即便如此,马车附近仍然被围的水泄不通,丝毫没有散开的迹象。

小雅扶起老者,脸上有泪痕,而嘴角则微笑着,她的爷爷并没有出事。

林荫刚刚一掌推开马车,却没想到会翻倒在地,来到老者身旁,林荫关切的看着老者。

“许老,你没事吧?”

“你啊!太鲁莽了!这下被顺元人见到,你该如何收场啊!快去给他们道歉,或许官老爷能放你一命。”许老一点不在乎自己,而是对林荫教训起来。

林荫也不反驳,自己此番作为,恐怕难逃一死,身为下等人的汉人,竟敢推翻顺元人的马车,这是何等的罪行,汉人就是靠近顺元人三尺之内,都要被打板子,何况劫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