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莫凡小说《这个背棺人太稳健了》免费阅读

小说:这个背棺人太稳健了

作者:南冥小秃

简介:玄天北陆修仙的世界中,弱肉强食,危机四伏,莫凡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灵根天赋不佳。因为从小怕鬼,不愿成为背棺人,一直低调修炼一种无上功法。为了能证得道果,不愿涉世沾过多的因果,他在宗门一百六十八年下山的次数不超过三次。直到他的师妹带着重伤归来,阴阳两隔时,他才背起那口十三岁时强行认自己为主的黑棺。以自己两生修来的道果,将自己的师妹化成己尸。向来谨慎稳健的他,走上背棺十万年之路……

最新章节:第65章 剑来

这个背棺人太稳健了免费阅读

《这个背棺人太稳健了》第1章 黑棺,出来吧

“师兄,对不起,真后悔当初没听你的。”

“远离一切生命危险。”

当!

悠扬的钟声在山云之间来回飘荡,初阳东升,万星隐匿于苍穹。

玄天北陆在玄天界的北域,穷乡僻远,资源匮乏。当然,这只是相对于其他界域来说而已。

玄天北陆有两州,北州与芦州,凡人间有国家王朝,有修真家族,山头上多是门派为主。

在芦州万里长的长白山脉中,有一个名声远扬在外的宗门,血魃宗。

一个以尸为友的宗门,亦正亦邪,受尽名门正派的白眼,唾弃。

即便是魔道的许多宗门都不喜欢他们修炼的方式,觉得有点恶寒人。

此山峦处,阴气缭绕,寒意如冰,很少会有仙禽灵兽的踪迹,偶有几道人的身形惊鸿一现。

多数人是盘腿坐在一个古朴图案的光圈内,背后漂浮着一副阴沉木棺材,怨气缓慢地流入体内。

这是一副非常诡异阴森的画面!

而在宗门一座小矮山峰的木屋中,便听到一个样貌二十来岁的青年慨声而念:

本想苟活于世以证道果,奈何因果饶过谁;

我以黑棺起灵,将你锁于五行界。

你笑我尚未得道,我笑你却已成痴;

对与错谁人判,大梦三生得永存;

奈何桥忘川河, 缱绻执手紧相牵。

这个看似清秀只有二十岁的年轻人,实则他已经活了一百六十八岁,在血魃宗内算是一个非常老的弟子了。

以凡人一生八十年为计,他活了两生。

伏驼峰,曾经在血魃宗也有过璀璨的辉煌,只是在一千多年前便没落,一蹶不振。

一百六十八年前,也就是莫凡刚出世那年便被他师傅捡回了伏驼峰,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那时山峰里只有一老一少。

直至二十年前,老头子又带回来一个十岁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只是传授了她四年的功课,便再次下山远游,至今再没回来过。

小姑娘早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女,叶清竹。

自从老头子离开宗门远游后,一直是莫凡悉心教导着她为人处事,修炼。

莫凡与叶清竹在血魃宗算是异类的存在,犹如鹤立鸡群。莫凡在血魃宗不养尸,从小怕鬼的他不想当一个背棺人。

他喜欢炼丹或者折腾其他法术,却对本宗的《养尸经》一点都不感兴趣。

老头子无奈,只能给他寻来了炼丹的一些古籍与其他的法术,让他自己去琢磨发挥。

叶清竹倒是喜欢当背棺人,不但修仙有天赋,而且在养尸方面确实天赋惊人,只是短短的二十年就是中三境的知命境修为,炼的尸已经是第六阶毛僵。

这样的修炼成果,是大多血魃宗的弟子修炼百年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血魃宗的弟子身为背棺人,几乎都是性格孤僻,沉敛,心中无正邪之分。不会因为见到有人恃强凌弱便拔刀相助。

在他们眼中,只有自己的生命安全与利益才是最重要。

也正是如此,血魃宗也逐渐衰落,宗门的弟子从五千年前的数千人锐减到了三百多。

这是弟子的宗门荣誉与归属感出现了问题,多数人都是为了自己而活,宗门哪有不落败的道理。

当时血魃宗的高层发现这问题时,已经太迟,幸好经过了千年的改善,还是有所转变。

至少现在的弟子们在面对宗门利益受损时都会同仇敌慨,不再会只顾各扫门前雪。

但叶清竹是个嫉恶如仇的女子,凡是遇见不平事都要管上一管,为此也吃过很多亏。

莫凡一直劝她要谨慎行事,以自己生命安全为主,山下危机四伏,不能做滥好人,好人不长命,免得将来会后悔终生。

叶清竹很尊敬自己的师兄,甚至是心里早有爱慕之心。其他事她可以听师兄的,但锄强扶弱一事,她不想违背本心。

莫凡从上山以来,下过山的次数只有三次,而且每次都离宗门百里内,从来不会远行。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安安稳稳地一心修炼,然后有一天可以悄悄地渡劫飞升。可事与愿违,叶清竹莫名其妙的死彻底打破了他的计划。

两天前,叶清竹拖着重伤吃了颗丹药吊着一口气回到宗门,只是为了与自己师兄告别。

她的魂魄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势,五脏六腑俱毁,仅靠元神吊着一口气回到了山上。

莫凡脸上越平静,心中的怒火便越旺,犹如压万年火山,一旦爆发,绝对是惊天动地。

他给叶清竹服下一颗七命玄门丹后,并没有起色,生机依然在流失,元神渐渐在溃散。

莫凡以精纯的灵力修复着她体内的伤势依旧没有作用,给她喝了一碗万年灵芝汤也没效果。

“师兄,不用费神了,我的身体情况自己最清楚。”叶清竹脸色惨白,双目无神,虚弱地说道。

“放心,你不会死的。”莫凡勉强露出笑容宽慰着她。

“师兄,替我对师傅说一声,弟子永远感谢他老人家当年带我上山。”

“嗯,我先替你说,将来你自己跟他讲。”

“将来……师兄是相信有轮回吗?”

“应该会有的……师妹,是谁伤了你?”

“师兄,我不……知道,不用为我复仇,这是我自己应有的死劫。”

“好的,那师兄便不问了,师妹,你还有哪些心愿未了,师兄替你完成。”

“在受重伤逃回来时,我只有一个愿望,便是能死在师兄你的怀里。”

“这个……我能满足你。”

莫凡将她抱在怀里,身上的冰冷刺痛着他的心,压制着心中澎湃的怒火,气息不至于变得狂暴。

“师兄,我不想死……”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死的。”

而在此时,伏驼峰外边出现了喧哗。在叶清竹回来的时候便有弟子看到她受伤归来,急忙向宗门禀报。

不到片刻,李宗主与七位长老便来到了伏驼峰外边,当然,是被阵法挡在了外边。

莫凡在叶清竹回来时便被启动了六十年前便布置好的阵法,随着这些年的修为,阵法知识也越发精练。

他们暗暗心惊,这阵法不俗,透发着诡异,不敢轻易踏进。

“莫师侄,快撤去阵,让我们进去。”萧长老在外喊道。

这些年,也就他与莫凡还打过点交道,偶尔会给莫凡带来药草或者其他修炼的资源。

因为萧长老与他的师傅关系不错,也疼爱叶清竹。

“宗主,各位长老,你们再等等。”莫凡没有放他们进来,没有意义。

最终,她带着一丝遗憾闭上了眼睛,残缺的灵魂出窍,漂浮在她的肉壳上方。

“她”看向莫凡,莫凡也同样在看着“她”。

灵魂的她想离开,但是以她这残缺了的灵魂是无法投胎转生的,只能做孤魂野鬼,然后慢慢消散于天地,成为一粒尘埃。

莫凡抬手朝着那灵魂掐了一个指诀,一道道白芒光丝将她捆绑住。

然后掏出一块冰珠放在她的身上,保住肉身。

他开启阵法让外门的长辈进来,他们看到已经身死的叶清竹,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叶清竹凭着惊人的天赋,在宗门短短修炼二十年,今年三十已经跨入了知命中境。

她天骄之女的名声早已在玄天北陆传开,成了许多男子倾慕的对象,但也成了某些宗门的眼中钉。

这些年她能修为涨得如此迅猛,不单只是她有极品灵根,天赋极佳,更多的是莫凡的悉心指导。

宗门已经将她当成了接班人,高层一致认为这是血魃宗崛起的希望,认为她最可能炼出传说中旱魃的绝世天才弟子。

旱魃之躯万劫不灭,更拥有不死不灭之魂,上可旱天屠龙,下可引瘟渡江!

自此以后,宗门的资源向她一人倾斜,不管什么要求,都尽量答应。

如今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宗主与长老们的心情可想而知,怒火无处可发泄,这便是修仙的残酷。很多人死了都是不明不白,想复仇都不知往哪打。

“莫师侄,是谁害的叶师侄?”李宗主沉声问道。

其他人悲痛地望着莫凡,神情愤恨。

“她没说,我也不知道。”莫凡摇摇头说道。

有人提议将叶清竹的尸身交由门中未有养尸的天才弟子蕴养,但遭到了莫凡的拒绝。

他只说了一句:“明天,我将选择叶师妹化为己尸。”

莫凡要当背棺人这消息一出,全宗震惊!

一百多年都不肯沾染养尸的莫凡竟然要当背棺人了,这可是非常稀奇的事,哪怕是性格孤傲的门中弟子都有不少前来伏驼峰围观。

有人推测他以前不养尸,肯定是胆小,怕鬼物。

若非莫凡的师傅在宗门地位崇高,以他修炼一百多年还是气海上境,又不肯走背棺人这条行径,他早就被人赶下山了。

据说当年因为伏驼峰因为只有莫凡一人,被宗门克扣资源。他的师傅回来后与李宗主大战一场后,李宗主紧接着闭关了十年。

伏驼峰的资源重新按时发放,以前克扣掉的都给补发了。

不少门人推算,伏驼峰王长老的实力很恐怖。

莫凡站在一个闪烁着奇异八卦符文光阵中,念完那段法语,伏驼峰起了阴风。

不,是整个血魃宗在起风,风云变色,所有山峰的怨气都化作滚滚烟云朝着伏驼峰汇聚而来。

这惊人的变化,宗门高层,弟子都震动,在闭关修炼的弟子都纷纷化作一道青光掠向空中,每个人背着一副七尺般长的棺材。

片刻,人群中有位长老朝着众弟子沉声喝道:“你们不要慌,只是有人在化尸。”

化尸,是指背棺人选尸进行炼化建立关系的第一步。一旦与建立关系,便要与尸为伴一生。

背棺人不但要提升己身的修为,还要帮助尸增长等级,付出的修炼时间会是其他修士的两倍。

天道酬勤,也正是如此,背棺人的战力也是惊人的,同境界中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宗主,我看这莫凡根本不像是气海上境的修为,难道他隐藏了修为?不然他活了一百多年,怎么还是二十来岁的样貌。”高长老沉吟道。

“气海上境化尸能引起这轰动,确实不太可能,可无论怎么看,他都是气海上境。”安长老摇摇头说道,目光尽是疑惑之色。

“先不要纠结这些,不能再让他出事,王长老已经失去了一个弟子,不能再陨落,不然王长老回来,我们无法交代。”李宗主目光如炬,盯着符文光阵里的莫凡严肃地说道。

数位长老暗暗点头,确实如此,哪怕莫凡只是个修仙天赋极差的弟子,也不能让他有闪失。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莫凡的天赋资质极差,却为什么深受王长老的宠爱。

几乎全宗上下都在盯着怨气风暴中的莫凡,各怀心思。

莫凡深吸一口气,沉喝道:“黑棺,出来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