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张中老牛小说《阴阳生死官》免费阅读

小说:阴阳生死官

作者:铁胆侯爷

简介:主角大白老牛,行走阴阳两界,给活人看命,给死人安息,让鬼魂入地府,三生尸,红衣女鬼,山精野鬼皆是过客,且看一段刺激搞笑的抓鬼旅途。

最新章节:第50章 人生三恨

阴阳生死官免费阅读

《阴阳生死官》第1章 水鬼

我叫张中,村里人都叫我大白,因为小时候屁股很白,每每想起这小名,内心都有淡淡的忧伤。

可我发现,等我长大了,一切就能改变,在我十六岁那年,我力争让别人不要叫我大白,唉,还是徒劳无功。

从小,我就跟着奶奶住,不知爹妈在哪,我也无所谓,比上不足,咱比下有余,家里的二亩地,一年也能有个四五百的收入,家里虽然条件一般般,但我肯定迷恋自己的长相,每每照镜子,我都暗暗窃喜,这么帅的小伙,定能找个小富婆,咳咳,扯远了,其实我了,长相一般般,放人群里找不出的那种。

初中上完,我就不念书了,没事在家帮奶奶种种地,跟一起初中毕业的玩伴没事下河游泳,水性不错的我,胆子也忒大,就那件事情发生以后,让我的胆子变得如黄豆大一样。

九七年七月,香江回归,举国同庆,然而,跟我没半毛钱关系,这年的七月,夏天特别热,热到什么程度,连狗都懒的动,辛亏家里有台骆驼牌小风扇。

下午没事,奶奶睡觉,我偷偷的溜了出来,和一起要好的毛蛋,从小一起长大的,去村东头小河里洗澡。

一起的还有邻村的两个,几个人水性那是没的说,杠杠的。

小河旁有一排柳树,在准备下河的时候,大家都脱的精光光的,我这人了,是有原则的,任由毛蛋怎么说,我就是不脱光,留一个小裤衩,为啥了,因为我去年洗澡的时候,被村东头的王寡妇看光了,在我尴尬的时候,王寡妇一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我,就这么小的破玩意,对我来说四处不沾边,谁稀罕了。

我小?可能吗,那是被吓的,至此以后,去河里游泳,再也不敢脱光了,这事我谁都没说,就一起穿开裆裤的毛蛋,我都没说。

小河不算大,但是不浅,一头下去,我两个都打不到底,我矮?不是,我个子有近一米七了,好吧,我承认,我加了六厘米。

听村里人说,这河原来是没有的,这里是低洼地方,谁家盖房子,都是从这里挖的土,自从布知那位好心人在河的一旁,种了一行柳树,下了三天的暴雨,嫩是成了一条小河,老一辈人说,这河不干净,但是我在这洗了四五年的澡,也没有遇所谓的不干净,俗话说不听老人言,那啥,下一句是什么,当某天毛蛋在洗澡的时候,头顶上的一坨便便验证了老人的话,这TM的河里是真不干净。

小河最右边有一条三米宽的河道,这小河道也不知是谁挖的,我和毛蛋最喜欢拿着竹竿,在这小河道撑来撑去,很好玩。

而邻村的两个小伙伴,觉得好玩,也跟着来回跳。

这跳着就跳吧,你非玩什么花样,你当你是特技演员了。

邻村的两个人一起撑着竹竿条,竹竿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在撑到一半的时候,咔嚓一声,断了,两人在半空中一声嚎叫,噗通一声,应声落水。

我也没担心,因为两人水性都很好,可是我等了两分钟,两人还是没上来,我和毛蛋有点不淡定了,一头扎进水里,摸了半天,没找到两人。

毛蛋水性没我好,找了一会就上去了,我又找了一会儿,力气快没了的时候,正准备上岸,就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拽着我的脚,任我怎么挣扎都上不去。

岸上的毛蛋急了,在准备跳下来的时候,我大声叫道:“别下来。”

当我叫完,就感觉,脖子里奶奶送我的贴身玉观音挂坠,在胸口一热,腿上拽的东西好像没了,人在生死关头,那潜力我是深有体会,我拼了命的往岸上游去。

到了岸上,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等缓过来的时候,毛蛋扶着我一起赶紧的去村里叫人。

这事惊动了村长,带领全村的壮丁来寻人,邻村的也来了不少人,整个小河都找遍了,愣是没找到两人。

溺亡两人的父母,哭的死去活来,没用,人都找不到还能有什么办法。

回到家,奶奶把我一顿狠K,我这次没反抗,十六七岁的小孩,叛逆的青春期,这次的错误犯的很大。

我跟奶奶说了这玉坠的事情,奶奶一开始还不信,当奶奶看到玉坠已经暗淡无光,中间有一丝裂痕的时候,奶奶才信。

奶奶表情很是严肃,我从来都没看到奶奶有过这么严肃的表情,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的简单。

在我从河里爬上来的时候,也看了看脚腕,并没什么,可当奶奶要看的时候,怪事来了,我的脚腕处有一道勒痕,奶奶当时就慌了,一个劲的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当天晚上,我就发高烧,而且烧的迷迷糊糊,依稀看到奶奶拿着柳树枝在我的房间里乱打,嘴中不停的在咒骂:“叫你来害我孙子,我打死你,我孙子怎么惹到你了,缺德带冒烟的,已经害了两娃,还想在来害人,我打死你。”

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什么事都没有,我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脚腕,勒痕越来越明显了,奶奶也看到了,急的奶奶团团转。

上午约八点多,奶奶叫叫同村的老李叔开车带她去寻人,在九几年的时候,能开车的肯定是有钱人了,但不是轿车,是农用车,俗称拖拉机。

我在家里就这样的等着,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奶奶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人,跟奶奶差不多大的一个老头?对没错,就是老头,我疑惑,奶奶带个老头来干什么,莫非老了想开了,想找个老伴?

后来我才知道,这老头不简单啊,是个道士,年轻的时候追过奶奶,奶奶没同意,就跟我爷爷成婚,没想到我爷爷命不好,四十不到就走了,奶奶守了二十多年的寡,也没告诉老道,要是老道知道了,肯定激动的不行,然而这都是我猜的。

这次奶奶没办法,才去找这老道的,老道一听是奶奶请他的,顿时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把胸脯拍的砰砰响,扬言一定会帮奶奶的忙。

可当老道看到我脚腕上的勒痕,原本红光满面的的表情顿时变绿了,再由绿色转为青色。

我还纳闷,这老头是变色龙吗,这脸色还可以这样变换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