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金哆哆小说《重生后,我家殿下又撩又狠又有钱》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家殿下又撩又狠又有钱

作者:金哆哆

简介:大周废后云锦汐,再忍受了数年折磨后,惨死在心爱之人的面前。一睁眼,竟重回十五岁!意外唤醒了玉中魂魄,得先祖庇佑,金手指大开。一路拳打渣男,脚踹庶姐!云锦汐素手一挥:“前世欺我辱我之人,尽管组团来,少弄死一个算我输!”杀伐果决的战神殿下拿着手帕:“夫人快来,让为夫给你擦擦血,别弄脏了手!”

最新章节:第65章 再遇刺客

重生后,我家殿下又撩又狠又有钱免费阅读

《重生后,我家殿下又撩又狠又有钱》第1章 为她造反逼宫

成元七年,大周皇城内

一道惊雷落下,惊醒了榻上昏睡的云锦汐。

她有些惊恐的瞪大了眼眸,透过破旧的窗棂望向乌云蔽日的天空,心中有些莫名的不安。

这几日,宫内的气氛似乎有些反常。就连她这样关在冷宫中的废后,都察觉到了不对劲。往日里的这个时辰,早该有人来拖她去院里干活了。这两日,却是不见半个人影。

也不知道外面是发生了何事,云锦汐颤巍巍的抬起枯瘦的手掌抚上心口,心悸的有些厉害。

沙哑的咳嗽声响起,在阴雨天里,浑身作痛的骨头提醒了她,她不过是个被打入冷宫的无用之人,父母族人早就死在了那人手中,她能苟且偷生的活着已是不易,外头发生何事,与她又有何干系。

屋外的雨势渐大,云锦汐的咳嗽声也越来越大,她捂着胸口咳得整个人都微微发颤,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去一般。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她颤抖着身子下了床,坐到了屋内唯一的木凳上,几乎是喘息着端起桌上破了口的瓷杯,喝下没有温度的凉水。

她神情麻木的瞧着自己布满疤痕,形如枯骨一般的手臂和不过走了几步,就开始发颤的双腿。谁能想到昔日最负盛名的第一美人,曾经的大周皇后,会是如今这副残破模样。

“砰”的一声,陈旧的宫门被人狠狠推开,云锦汐被这突然的动静惊得手一颤,屋子里唯一的瓷杯应声而碎。

有些惋惜的盯着脚边的碎片,云锦汐抬头,对上了来人怨毒的目光。

“云锦汐,你这贱人!”伴随着这声怒骂,云馨儿带着数名宫人,径直闯了进来。不等她吩咐,身后的宫人便走上前来,一左一右架起了云锦汐,将她逼着站在了云馨儿的面前。

望着面前一身华丽宫服的云馨儿,云锦汐眸中麻木的神色,终于褪去。染上了怨恨的色彩。

五年前,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姐云馨儿,为了爬上皇后之位,伙同外人,助那狗皇帝陷害云家,让云家背上通敌卖国这等诛九族的重罪。而她却因检举有功,换了个身份坐上了皇后之位。

云馨儿阴毒的目光,在云锦汐身上一扫而过,冷冷开口道:“本宫真是小瞧你了!你当真是惯会勾引男人的,都成了这副模样,竟还有人肯为你做到这等地步!”说着,她上前一步,指尖掐上云锦汐的脸,力道之大,竟直接掐破了她脸上的皮肉。

可云锦汐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脑中满是她方才说的话。什么叫还有人肯为她做到这等地步?她心中隐隐冒出一个清隽的身影,却又死死咬住下唇,不愿相信。

“云馨儿,你有种就杀了我!送我去和大哥团聚…我只等着你死的那天,亲眼看着你如何被送下十八层地狱,被云家那数十个冤魂给碎尸万段!”嘶哑又含糊的声音,自她一张一合的口中传来。布满血丝的双瞳,几乎盛不下她滔天的恨意。

自她几年前,被人用刑灌下毒药后,就烧毁了喉咙。原本轻灵悦耳的声音,成了这粗糙难听又含糊不清的模样,能说出话来已是万幸。

听她提起云家,云馨儿眸中慌乱一闪而过,随即面上狠毒更甚。她一把拽住云锦汐披散的长发,强迫她抬头望着自己,阴冷的声音缓缓传来:“你倒真是提醒我了!为了防着你去阎王老爷那儿告我的状,我今天就割了你的舌头!”

宫人捧着托盘走上前来,泛着寒光的勾舌刀静静的躺在托盘上。云馨儿后退几步,环抱着双臂,欣赏美景一般,悠闲的望着一名小太监拿起勾舌刀,走到云锦汐的面前,一手捏着她的脸颊,强迫她张开双唇。

云锦汐无力挣脱,只瞪圆了一双猩红的大眼,半刻都不曾从云馨儿面上挪开。

眼看着利刃已经伸进了她的口中,下一刻,就该血溅当场了。“还不给朕住手!”一声怒喝突然传来,屋内的人都吓得一颤,瞬间跪倒一片。

宁城昊赤红着双眼大步踏入屋内,瞧着屋内几人的动作,气的一脚踹在云馨儿的肚子上。

云馨儿惨叫一声,狠狠摔倒在地上,头磕到了身后的木榻,精致华丽的珠钗瞬间散落一地。素来仗着得皇帝宠爱,横行霸道的她,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霎时便红了眼眶,捂着疼痛不已的肚子,颤声轻唤:“皇上…”

“你这蠢妇!如今那个野种为了她都杀进宫了!你这个时候杀了她,是想让朕给你做下的蠢事陪葬吗!”盛怒之下,宁城昊眼底半点曾经的怜爱也无,只余无尽的杀意。

听到“野种”二字,云锦汐突然失了力气,猛地跌坐在地。呼吸困难一般,突然捂住了心口。她终于明白了,宫中近日来的反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皇宫在暴雨的冲刷之下,红墙似乎都失了几分颜色。

宁城昊不顾云锦汐微弱的反抗,钳着她的右肩,几乎是半提半拽着,在大雨中将她一路拖到了成武殿外的长阶之上。

狂风骤雨迷了她的视线,眼前几乎是模糊一片。又一声惊雷落下,一抹银色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

即便只能远远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她依旧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人。心悸又发作了,可她已经顾不上身体的难受,近乎贪婪的望着那一抹银色。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着,轻唤出声:“弈之…”

宁弈之手持银枪,不断挥舞,长阶之下杀成一片。如同受到了她的感应一般,他犹如恶鬼,踏着无数人的鲜血,正朝着她的方向,大步走来。

那是宁弈之啊…

曾经陪伴着她的明朗少年,终究独自成长为如今,眉眼含煞的战神殿下!

宁城昊似乎也没想到他会来的如此之快,宫内的禁卫军竟全然不是他银龙军的对手。

眼看着他已经手握银枪踏上了长阶,离自己越来越近!慌乱之间,宁城昊大喊着:“你别过来!”一把拔出腰间的长剑,架在了云锦汐的脖颈之上。

宁弈之霎时便止住了前进的脚步。

此时的宁城昊,看着那人身后,暴雨都冲洗不尽的红色,几乎已经有些疯魔了,他双目赤红突然疯狂大笑。

从云锦汐出现的那一刻起,宁弈之的目光,就再也无法从她身上挪开。

此刻,眼看着宁城昊手中的长剑,因为他的笑声而在云锦汐苍白的脖颈上颤抖着,宁弈之心都揪到了一处,泛白的指尖几乎要捏断手中的银枪。只恨不得将这宫中伤她之人全都五马分尸。

他强自忍耐着,咬牙出声道:“宁城昊,你现在放了她,本王可以留你一具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