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封冥霆夏九小说《重生团宠:闪婚傻妻是全能大佬》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团宠:闪婚傻妻是全能大佬

作者:花花想火

简介:女战神重生在了傻子的身上,还被逼住狗笼吃狗食。“mmp,给爷爬!”夏九虐渣男撕绿茶,赚钱钱搞事业,小日子爽歪歪,闪婚老公忽然找上门,名媛们哭倒在地:“一个傻子怎么配得上七爷?”封七爷:“爷独爱她那份傻劲。”知情者一脸鄙夷:“别装了,医学泰斗、顶级设计师、全能赛车手、顶级黑客……这种满级大佬,谁特么不爱!”众名媛:“草率了,根本抢不过!”【双强+双洁+重生+掉马+团宠+甜宠+扮猪吃老虎+双向奔赴】

最新章节:第44章 给那个蠢货挖坑跳

重生团宠:闪婚傻妻是全能大佬免费阅读

《重生团宠:闪婚傻妻是全能大佬》第1章 这傻子怎么还没死

啪!

“果然是贱命一条,被折腾了这么久还没死!”

夏九耳边传来鞭子响起的声音,瞬间一股皮开肉绽的疼痛从后背传遍四肢百骸。

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眸,这里没有战场的硝烟,没有将士们的怒吼,只有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正颐指气使的站在她面前,女人手里扬起一条带血的皮鞭,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

夏九下意识的想要闪躲,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被困在一座简陋的狗笼,就连脖颈上都拴着一条铁链子,根本无法避开女人的皮鞭。

啪啪啪!

皮鞭落下,夏九的身体传来一阵痛苦的痉挛,她透过血雾,眼眸冰寒的看向女人。

女人被她吓了一跳,但是想到一个傻子除了吃就是睡,怎么可能有多余的情绪,她顿时气急败坏的扬起皮鞭狠狠的甩过去。

“贱人,你竟然还敢瞪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夏九知道自己躲不掉,本能的握住了鞭稍,用力一拉,女人顺着她的力道狠狠的撞击在了狗笼上,瞬间鲜血如注。

“快来人啊,夏九发疯要杀人了!”

片刻后一个仪表堂堂的男人闻声而来,他看向夏九的眼眸中满是鄙夷与厌恶,拳脚如雷雨般的落在夏九的身上。

“我给你吃给你喝,你竟然还敢伤害我的女人,简直是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男人的力道一下比一下重,并且几脚直接踹在了夏九的脸上、头上,瞬间鼻血直飙,她只觉得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整个人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

夏九不知道自己究竟昏睡了多久,脑子里一片混沌。

龙炎大陆上满是硝烟与炮火,她作为龙国的女战神率先突击,却不料被最信任的副将背叛,致使背腹受敌。

“夏九,如果没有你,我才是龙国的女战神,去死吧!”

“夏将军,我帮你拖住副将,你快走啊!”

“老大,不要管我们,一定要活下去!”

霎时间,战场上一片血海尸山,一张张熟悉的脸漫过她的脑海,瞬间化为灰烬。

两行热泪从夏九的眼角流下。

她知道自己已经死在了龙国的战场上,活在了另一个世界。

这具被她占据的身体主人也叫夏九,是夏家的大小姐。

一年前夏九跟青梅竹马的恋人顾北淮顺利订婚,却在典礼上忽然发疯,顾北淮一直坚守婚约,并且订婚后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在外人面前营造着好未婚夫的形象 可他背地里却跟夏九的妹妹夏暖柔勾搭在了一起。

两人时常变着法子的折磨夏九,不仅把她关在狗窝,像对待畜牲一般对待她,还时常把她牵到房中,让她观摩两人的亲昵。

……

或许身体的原主子还残存着一丝微弱的意识,当这些残忍又屈辱的记忆翻涌而来时,夏九只觉得心脏像是被勒紧一般,密密匝匝的疼痛传遍全身。

她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冷汗,抬手捂住心口的位置,低声宣誓道:“你放心,你所承受的欺辱我会加倍奉还!”

那丝疼痛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夏九缓重的喘息着。

她要活下去,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为了龙国的冤魂,也为了这个单纯又冤屈的姑娘。

夏九想要下床,微微一起身就扯动的全身的伤口都疼,她低头扒开自己的病号服一看,身体上满是交错的伤口,新伤交叠着旧伤,鞭痕、烫伤、割伤、抓伤……

顾淮北跟夏暖柔简直连畜生都不如,竟然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下得了手。

她拿起桌子上的镜子看了看,这张小脸饶是瘦得脱了相,也看得出是个极品美人坯子,只不过脸上布满了各种伤疤,再加左脸有个巴掌大的胎记,硬生生的将她的颜值拉低了几分。

夏九的医学造诣在龙国数一数二,她忽然发现脸上这个胎记并非天生,而是被药物干扰所导致的色素沉淀。

她正打算细细研究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夏九立刻躺了下来,佯装昏睡。

来人正是顾北淮与夏暖柔。

顾北淮的眼眸中满是厌恶,似乎多看夏九一眼都觉得恶心。

夏暖柔则抬脚用高跟鞋的鞋跟狠狠的在夏九的腹部戳了戳,确定她没有任何反应后,这才道:“北淮哥,这个傻子怎么还没醒,不会是死了吧?”

“放心,贱人命硬着呢,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倒是鲁老头一会儿要过来,咱们可要谨慎些。”

“哼,要不是这个老头子一直坚持按照合约来办事,咱们早就把夏九名下的股份占为己有了。”

“等她醒来之后就让佣人好吃好喝的待几天,一方面给鲁老头装装样子,一方面不要让她太快死掉,至少也要等到我顺利拿到股份。”

“北淮哥,放心吧,论起演戏我最拿手了,还有……无论多久我都等你。”

“暖柔,等我拿到股份,就送这个傻子下地狱,到时候一定会迎娶你为妻。”

两人情到深处,瞬间吻得难舍难分。

夏九听着口水声,顿时身体里一阵恶寒。

她的心思飞速的翻转着,脑子里更是搜罗着跟‘鲁伯’有关的信息。

鲁伯是母亲生前的蓝颜知己外加合作伙伴,母亲临走前将遗嘱跟公司股权转让书都托付给了他。

可是当时的夏九被顾北淮的花言巧语所蒙骗,竟然疏远鲁伯,甚至一度认为鲁伯之所以不将母亲的财产立刻交给她是为了占为己有。

鲁伯虽然有些伤心,但是这些年来依旧不忘跟母亲的约定,时常去顾家探望夏九,但每次都被顾北淮以她需要静养的理由拒绝了。

如今她住了院惊动了鲁伯,他自然一定会来。

夏九忽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她至少要知道遗嘱的内容是什么,还有那份股份转让书到底有什么附加条件,才让顾北淮一直留她至今。

床边的狗男女已经无法自控,完全把夏九当成了空气,进行着最原始的冲动。

夏九拿起护士遗留在桌子上的手机,悄悄的将这一幕拍下。

此时门外响起了保镖的敲门声:“顾少,鲁老先生来了。”

顾北淮跟夏梦柔这才慌乱的整理好衣衫,顺便将窗户打开,散一散屋内的膻腥味。

“北淮,我们要不要为傻子注射一剂安神剂,省的她一会儿胡言乱语?”

顾北淮从口袋里熟练的掏出针剂:“200ml够她睡上一整晚的。”

夏梦柔戏谑道:“剂量这么大,会不会把人弄废了?”

“呵,本来就是个傻子,废了就废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