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黎微煦墨云霄小说《一夜定情:大佬的甜妻太撩人》免费阅读

小说:一夜定情:大佬的甜妻太撩人

作者:绒绒绒绒绒绒

简介:一夜错误过后,黎微煦被迫替姐姐嫁给一个将死之人,她做好了守寡的准备,不想将死之人其实是装死之人。墨云霄以为自己娶错了人,晾着家里的娇妻不管,带着她的姐姐出席各种晚宴,只因为姐姐才是他认定的人。直到她偷走了他的心,从他身边逃走,他才发现自己认定之人一直都是她。他用尽一切办法将人找回来,绑在身边,只为了将她宠上天。

最新章节:第43章 给她一次机会

一夜定情:大佬的甜妻太撩人免费阅读

《一夜定情:大佬的甜妻太撩人》第1章 恩将仇报

宁湘小镇,夜色静谧。

黎微煦骑着自行车穿过小巷狭窄的青石小道。

快满十九岁的少女明眸皓齿,肤如白雪,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活力哼着轻快的小曲,微风徐徐扬起她额前的碎发。

路过一个巷口时,她听到巷子里隐隐传来一声闷哼,随风飘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黎微煦打开手机的手电筒。

借着微弱的光,隐约能看到不深的小巷尽头躺着一个人影,絮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浅色的衬衣染上了一团触目的鲜红。

黎微煦自小跟着外公学医,见到有人受伤,她的本能反应是上前查看。

幽静漆黑的空间让轻微的脚步声变得清晰可闻。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突然一个翻身扑了过来,将来人按在墙上,带着薄茧的大手死死扣住对方纤细的脖颈。

黎微煦被吓得不轻,手机掉落在地上,小巷内唯一的光源消失。

属于男性的强势气息扑面而来,她两只手在男人的大手上用力拍打,想要将扼住自己呼吸的大手掰开。

可是力气的悬殊太大,那只扼住喉咙的大手像是钢铁一样纹丝不动。

呼吸困难,恐惧和委屈充斥在心里,温热的泪珠滚落在男人的手背上,大手的力道微微松了一些。

墨云霄嗓音嘶哑低沉,“你是什么人?”

黎微煦大口的喘着粗气,声音微弱,“我不是坏人,我只是看你受伤了,想······想帮你。”

相隔咫尺,男人粗重的呼吸砸在黎微煦脸上,完全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但是她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锐利似锋刃。

她心惊胆战的说道,“你受伤了,我学过医,我可以帮你,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刚才的动作已经耗尽了墨云霄最后一丝力气,这会儿浑身疼痛得多说一个字都很困难,男人高大挺拔的身体顺着墙壁缓缓滑了下去。

黎微煦如获大赦,手指在地上摸来摸去,好不容易摸到手机,却显示电量不足自动关机。

黎微煦无奈,摸黑从书包里拿出携带的随身小药箱,按照记忆中的画面将一整瓶止血药一股脑的倒在男人的伤口处,而后脱下外套系在男人的腰腹间,减缓伤口的流血速度。

止血药是外公生前研制出来的配方,效果非常好,立竿见影,没一会儿的功夫,男人的伤口就止住了血。

只是人却依旧昏迷不醒,黎微煦伸出两指搭在他手腕上,而后微微拧起柳眉,轻轻呢喃出声,“怎么会这样呢?”

犹豫了一下,她又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小心翼翼的倒出一颗药丸塞进男人口中。

她爱惜的摸着瓶身,只剩下最后五颗了,用一颗少一颗。

不过想到能救人一命,黎微煦也就不再心疼自己的药丸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男人发出了一声闷哼,缓缓转醒。

第一次救了人命的黎微煦很开心,连忙说道:“你醒了,太好啦,伤口我已经帮你止血了。”

说着她伸手去扶男人起来,透过单薄的衬衣衣料,手掌底下的温度高得吓人,黎微煦愣住了,怎么会这样,吃了她的药,不应该会这样啊?

墨云霄咳嗽了一声,声音比刚才还嘶哑,浑身上下变得更加不对劲了。

还不等黎微煦反应过来,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压倒在地上。

只是片刻的功夫,一声衣料撕裂的声音在逼仄的小巷里尤为清晰。

黎微煦从惊慌失措的捶打猛踢,到有气无力的哭泣呜咽,痛入骨髓的撕裂让她渐渐绝望。

头顶的沉暗天空狠狠震颤着。

乌云涌动,直到完全将弯月遮住,就像是她此刻的心,乌云密布。

世界仿佛在剧烈的晃动中崩塌了。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停下动作,手掌向前一探,却摸到了一张满是泪痕的脸,他怔了怔,心里生出内疚感,“我会对你负责的。”

黎微煦在他松懈时狠狠将人推开,男人猝不及防的摔在地上。

黎微煦惊惶的爬起来捡起自己的东西,跄踉着步子跌跌撞撞地向幽暗的巷子外逃。

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等一等,这是我家族的传家玉佩,你带着玉佩来帝都找我,我会对你负责。”

黎微煦狠狠颤了颤,整个人靠在墙壁上微微发抖,那双清澈的凤眸里弥漫上了恨意。

她只想要她的清白。

手掌用力攥紧,她救了他,他却恩将仇报,那么凶狠的毁了她的清白。

似乎是察觉出她的害怕,男人将手中的东西一抛,准确扔到了黎微煦的脚下。

黎微煦弯腰去捡,没有注意到什么东西从身上掉了下来,掌心的玉佩上还带着男人的体温,烫得她一阵心慌意乱,却还是放进了兜里。

有着所谓的传家玉佩在,早晚有一天,她会找到他,向这个毁了她清白的男人报仇。

墨云霄看着少女仓皇离开的背影,这一路经过追杀逃亡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到了极限,再一次陷入昏迷。

黎明之时,耳边再次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墨云霄从地上站了起来,锐利的深眸看向巷口。

程熠南带着几个黑衣保镖匆匆赶了过来,见到男人身上的血渍大惊失色,“宵爷,属下来迟了。”

男人垂眸睨了他一眼,“查到了没?”

程熠南诚惶诚恐,“具体是谁还没有查出来,不过,我们发现了重要的线索。”

男人抬眸,带着势在必得的气势,“继续查,不管用什么代价,这一次,一定要将背后的人揪出来。”

程熠南铿锵有力的道:“是!宵爷!”

“宵爷,您的伤要不要紧?”

墨云霄垂眸,眸底的冷冽一扫而空,将腰间那件蓝白相间的运动服解开,腰腹上的伤口早已止住血结了痂。

想到昨晚,小女人不但帮他止住了伤口的血,就连他体内中的毒药都一并解了。

前所未有的愧疚涌上心头,以及一种想要马上找到她的冲动异常强烈。

耳边又回荡起了小女人小猫呜咽般的声音,他心口紧了紧,手上也不自觉的用力摩挲了一下运动服。

掌心里的触感柔软,带着清新的皂香,让男人不由浑身一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