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上官玥儿燕北辰小说《将女种田:傻王宠上天》免费阅读

小说:将女种田:傻王宠上天

作者:上官左左

简介:这是一段甜蜜的恋情,又是一个田园和宫斗的故事。她们有着同样的仇家,她们有着同样的命运……当他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他的魂就被勾走了;当他在遇到到她的时候想方设法的想留在她身边;当他再次遇到她的时候她就把他收了。她为他倾尽家产助他招兵买马,他却许她一生誓言。小剧场一上官玥儿:“你愿意为我放弃仇杀来爱我一生吗?”燕北辰:“我愿意倾尽一国也要护你周全。”

最新章节:第1章 回北河坡(一)

将女种田:傻王宠上天免费阅读

《将女种田:傻王宠上天》第1章 重生

一声惊呼。

上官玥儿吃力的从地上直起身子,抹去嘴角的血。

“我死了?”

她看着草地上的那团血,想着先前从崖上坠下来的场景。

石斛没有采到却赔上了自己命。

“不对啊,明明是飞机坠落,怎么会是采药坠崖!”

该不会是在鬼门关吧。

上官玥儿拍了拍脸,“疼。”

我没死,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种思绪交融在一起,她自己都整懵了。

她看着眼前的药篮子整理了一下思绪,飞机失事,采药落崖……

头痛欲裂。

一阵眩晕,醒来的时候上官玥儿躺在一张带着草垫的小床上,床穹棚着浅绯色的弥莎,一方褐色的木板墙下靠着一张古黑色的古代桌子,桌上一盏桐油灯微弱的亮着。

从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着青色褂子下身豆色长裙,手里捧着药碗的女人,老远就娇滴滴的叹息道:

“玥儿啊,你说你采药吧什么地方去不好偏要去那个山头,那里是出了名的鬼窝洞。”

上官玥儿现在终于知道,自己从异世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了。

她接过舅母递过来的药碗,看了下在舅母的催促下静静地喝下去。

舅母用手帕轻轻给她擦去嘴角的药渍,“你这两天就好好休息,别再为上官家的事伤心难过了,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别做什么傻事。”

舅母把药碗从他手里接下来,接着说道:“以后啊我们肖家就是你的娘家。”

说罢,舅母转身出去了。

上官玥儿一脸的懵逼,现在终于知道了自己姓上官,名叫玥儿。但是先主的上官家到底发生什么事?

听舅母话中的的意思自己是寄宿在肖家,上官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上官玥儿想弄清楚先主的身世却又不好明着问,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并不严重,起身从床上下来穿上白色的绣花鞋,低头一看自己身上也是古装。

麦青色褂子,下身浅绯色长裙,上面百花齐放刺绣,一看就是名门闺秀的服饰。

走出房门,来到正厅看到肖月明正在前面院子里筛检草药。

悠悠的春风把浓郁的药香味吹散,上官玥儿知道肖家是以药材为生,院子里东西两个方位两排架子上放着五层晒药材的大盘箩。

肖明月见上官玥儿走过来放下了手上的药材,笑着,“表姐,你怎么走出来了?你从那那么高的山上摔下来伤的一定很重,爹说要卧床休息的。”

上官玥儿默然,原来自己和肖明月是表亲。

“表姐,你是不是摔傻了?”肖明月一脸惊异的看着她,“等爹爹回来给你开两副健脑醒脑的药。”

肖明月取笑道。

上官玥儿环视四周并没有其他人,拉过肖明月小声问道:

“你爹爹是我的舅舅?你是我的表妹?那刚才给我服药的是舅母?”

肖明月一怔,伸手摸了摸上官玥儿的额头,“不烧”。再仔细把面前的这个女人审视了一遍,“你说的都对。”

“呃。”上官玥儿沉吟。

“表姐你既然没事了你就帮我一起整理草药吧,药斗里都快空了,今天再不添上爹爹回来我又该受罚了!”

“表妹,帮你可以,但是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

“你叫我表妹?以前你都叫我名字的。”

“明月,对吧。”先主丧失的只是一半的记忆,对于一些琐碎的片段还是可以记得起来。

“好吧,你问吧!”

“现在是什么朝代?”

“表姐,看来你真的摔得不轻。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了!”肖明月摇摇头道:“现在是战乱五国,北边的燕国,南边的楚国,东边的赵国,西边的齐国,中土的魏国。

我们现在在魏国,你家在燕国,但是在你前两天来我家之前你家已经完了。”

“完了?”上官玥儿低喃道。

“是啊,你家满门斩首,要不然你怎么会在我家!看来你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不过你别告诉爹是我告诉你的。爹爹不让我当你面提起你家的事。”

现在上官玥儿终于明白了自己身处一个不知年代的魏国,先主的身世也算了解到了一知半解。现在也不方便问的太多,担心被肖明月察觉,只能以后慢慢再了解其他的细节。

现在上官玥儿开始帮助肖明月整理药材,把晾干的药材用一个小斗装起来,把新鲜的药材切开放进大盘箩里风干。

在整理的时候肖明月还不停的教上官玥儿仔细分辨每种药材不同点。

“柴胡,味辛、苦、性微寒。疏肝解郁,退热截疟。苍术,辛、苦、温。燥湿健脾,祛风散寒。

人参,虽是补药,但是伤风发烧,气喘,湿热症的人就不能服用了。还有你别看这何首乌能益精血,乌须发……但是生的和熟的就不一样了,生的是有毒副作用的,所以我们一般情况下都是用制熟的。”

正在这时候肖乘天回来了,听到肖明月在给上官玥儿教习药理老远就笑着点头,“玥儿啊,你怎么不在屋里好好休息当心在外面着凉,你这身子骨还没有完全康复呢。”

上官玥儿转首看,一位身着长藏蓝色长衫的中年人从开着的院门走进来,一对弯月眉,幽黄的皮肤,留着一缕不长的胡须,看上去极为精神。

“爹爹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肖明月放下药材,双手在衣襟上拍了拍,很随意的走上前。

“今天病人少,就早点回来看看你表姐。看……身体恢复的挺快。”肖承天看着上官玥儿笑着。

“都是爹爹的医术精湛表姐才这么快康复。”肖明月得意地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就像三月盛开的桃花,娇柔美艳。

“你这丫头,开始恭维起爹。告诉你多少回,为人要谦虚,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肖明月撇了一下嘴嘀咕着什么,肖承天没有听到。

“玥儿,你这几天就别上山去采药,舅舅家里添一双筷子一双碗也没有太大压力,每人少吃一口就过去了。你再有个好歹我怎么……。”

肖承天话说到一半又咽了下去,原本想说“我怎么对得你死去的父母。”话到嘴边又考虑到勾起上官玥儿的心思。

“舅舅,让你为难了。”上官玥儿淡淡说道。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好了,你们也别忙活了,一起吃完饭再干活。”

说着肖承天就进屋洗手准备吃饭。

晚饭后上官玥儿出去关院门,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

直接倒在上官玥儿怀里。

上官玥儿冷不防的吓一跳,这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

“救我……。”

那人喘着气,声音低沉,分明就是受了很重的伤。

就在这时候隐约听到院外传来声音,“去那边看看。”

上官玥儿没有多想,拉进来那人随手就拉了门栓,生怕惊动了其他人,小心翼翼的把那人藏进了自己那间不算宽敞的屋里。

随后就听到外面有敲门声,又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是舅母从大厅出去的声音,“敲什么敲,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因为舅舅是大夫,避免不了村里有急诊的病人晚上来打扰,上官玥儿把那人连推带怂的藏进准备沐浴的木桶里,趴在窗户看着外面的情形。

院门一开,只见十几个士兵一拥而进,带头的那个军爷低喝道:“给我搜,仔细地搜。”

“哎……哎,你们都是什么人啊,这里可是魏国,我们是正经人家。”舅母看到那些人装束异样,脸上虽是惊恐,却慌忙吆喝着。

不一会儿舅舅和表妹也出来了。

“差爷,你们燕国要来魏国搜民宅是要经过官府应允才能搜的。”肖承天只当是燕国的人寻到这里来要抓走上官玥儿,慌忙阻挡士兵进屋。

“八成这逃犯就藏在这里。”旁边的一个士兵对领头的人说道。

那位领头士兵把肖承天一把推开,威胁道:“再妨碍老子办事,我砍了你。”

肖承天知道朝廷士兵都说到做到、心狠手辣,一个踉跄跪倒在地窸窣道:“求求官差大爷,你就放过我可怜的侄女吧。你们想要什么随便拿,你看上什么就拿去,只要你们肯放过她。”

领头的士兵根本就没有理会,十几个士兵分成三组进了几处房间,刚刚推开上官玥儿房门就听到一声惊叫:“啊……。”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可以随便闯进来?”上官玥儿随手把胸前的纱布拉起来捂住胸口,一脸惊吓的模样。

领头的士兵看了一眼浴桶里的姑娘,扫视了一眼就能看遍的屋子,转身出去了。

听到外面的人报告道:“没有。”

“没有。”

片刻后,那帮士兵急匆匆离开了院子。

这时,上官玥儿把那人从浴桶里扶了出来。

昏黄的光线下还是能看得清,是个男人。

面容清秀,一头墨发湿漉漉的披在脑后,衣服已经破了几个大洞。

“你怎么会被燕国的人追杀呢?”

男人抬头看着一张粉琢玉雕的面容,一句“谢谢”刚刚说出口就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玥儿,这是……。”舅母在门口一阵惊呼。

肖承天一把捂住她的嘴,担心声音传出去再把刚才的士兵招了回来。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