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颜言钟亦燃小说《回到八十年代做时尚顶流》免费阅读

小说:回到八十年代做时尚顶流

作者:狸猫九变

简介:美妆穿搭博主颜言,一觉醒来变成了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可怕的是,她重生后这个家。一家子的人都又穷又倔又傻。幸好上天为了补偿她,给了她一个富可敌国的系统。在这个护肤品还卖着散装雪花膏,衣服穿搭只有蓝绿黑,普通人完全不会化妆的年代。这时机简直不要太好!而且这个结婚都没有婚纱可买,更没有人拍过汉服写真,户外婚纱照的时期。她能白白放过?这一干她就干出了个时尚顶流。

最新章节:第70章 新娘妆婚纱照档期排满

回到八十年代做时尚顶流免费阅读

《回到八十年代做时尚顶流》第1章 一家人都叫缺心眼子

睡梦中的颜言,被远处的一声巨响惊醒,她睁开眼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她有些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入睡时,身上穿的是夏季的吊带睡衣,为什么醒来后,穿的却是一件厚厚的老式棉袄?

作为一个擅长时尚穿搭的博主,她怎么能忍受自己穿成这样。

此时的院子里,一个老太太正跳着脚的吆喝:“你说什么?谁挨打了?”。

“恁家颜谨!”来告知消息的人吵嚷着:“快去看看吧,恁家大谨都快让人给开了瓢啦?”

张秀真一蹦三丈高,她拉起前来通知的人就往外窜,完全看不出她已经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

一边跑一边追问:“人在哪儿呢?”

“一中门口。”

看此情景,颜言不由自主从屋里走了出来,走到了屋子的门口。

而这时,又有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匆忙从厨房跑了出来,看见颜言后劝了她一句:“好言言,你咋起来了?你这还发着烧呢,快回去躺着休息去。”

说罢她也火急火燎地跑走了。

颜言手扶着门框,一句“妈”冲口而出,说完又有些诧异,她为什么要叫这人妈?

随即,记忆一点点浮现,而这些记忆,颜言都还没有来的及梳理。

她身下的那两条腿,已经不受控制,追着那跑远的中年妇女跟了过去。

“我揍死你,让你诬陷我!”颜谨手拿一块板砖,抬手就向对方脑袋上招呼。

关彦军手持一根树杈,舞的虎虎生风,一棍打在颜谨胳膊上,要把他手上的板砖拍掉。

身边几个看热闹的同学都躲的远远的,只有一两个人围在关彦军周围,暗地里给他助拳。

颜谨不顾打在身上的树枝,一砖头砸向关彦军脑袋,大有不砸死他,绝不罢休之势。

“别打了!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轻没重的。”

中年妇女梅爱红,尖叫一声拦住他们。

“妈,你别拦着我。”颜谨推开挡在他面前的梅爱红:“今天我要不揍死他,我就不姓颜。”

正在路上狂奔的颜言,已经完全接收了原身的记忆,也知道了,她这是穿越到了八十年代。

重生后的这个女孩也叫颜言,只有十一岁,和原来的她同名同姓。

颜言迅速把记忆捋清楚,发现这个身体的原主,不仅拥有十一岁之前的记忆,脑海里还有着一段,很不寻常似梦非梦的记忆碎片。

这里面,有着一些不好的画面。让颜言感觉,这次便宜哥哥颜谨打架的事,也许就是她们家走霉运的开端。

颜言来到打架地点时,战局已经接近尾声。

两个人都灰头土脸,全身滚满了黄泥,脸上更是五彩斑斓,红的黑的黄的混成了一片。

两人的褂子上,一排的六个扣子全部光荣牺牲,大敞着怀,露出了里面娇俏的花棉袄。

颜言被两人的模样逗得,几乎笑破肚皮,身为平面设计师的她,立刻就想把这两人的服装特点,画出一张让人捧腹的设计图来。

笑完她转念一想,却又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他是关彦军,父亲是这里的副县长。换句话说,他就是这个小县城里,高高在上的官二代。

如果颜谨刚刚要是把他砸出个好歹,可想而知,她们家以后会遭遇什么样的暴风骤雨。

即便今天被打的不是关彦军,就颜谨这不管不顾的狠劲,打伤了谁,这事都不能善了!

姥姥张秀真最先开跑,却最晚赶到,她一看颜谨的惨状,心疼地冲上前要去扇关彦军的耳光。

颜言一把拦住张秀真:“姥姥,别管他们,一群熊孩子。现在打的你死我活的,说不定今天下午,就能搂着膀子一块出去玩去。”

虽然她并不知道颜谨为何打架,但是把这件事暂且归结为小孩子打架,是个明智之举。

张秀真不服气:“不行,这都动起手了,这还得了?不告诉老师,也得告诉他们家长去。”

关彦军自从梅爱红她们跑来后,就立刻扔了棍子,乖巧的像个鹌鹑。

如今看张秀真不肯罢休,马上开始嚎啕大哭。

他一边哭,一边哽咽道歉,希望他们一家原谅他的冒失,还恳求梅爱红她们千万别去告诉他家家长!

上辈子在职场上看尽勾心斗角,练就一身应对危机招数的颜言,还没开始出招。

这场危机竟然就自动解除了?

关彦军偷眼看了看颜言,不明白她为何一脸遗憾,还眼神揶揄地看着自己。

他一低头,看见自己身上,慌忙提起已经褪到了腿弯的裤子,羞愤欲绝地跑了。

只过了十分种,梅爱红只是把颜谨带到路边的卫生所,用药水把身上的伤口消了消毒后。

就决定要带着颜谨去关彦军家里,去跟他妈说,今天打架的事去。

颜言觉得便宜妈此举有些幼稚,况且他们都没弄清楚两人为什么打架,不知道谁是谁非,就要跑过去告状?

关彦军要是个报复心强的人呢,颜谨梅爱红以后能有什么好处?

对此梅爱红给出的理由是,打架这么严重的事,必须告诉他的父母知道。

她就不信,关彦军他妈要是知道了他在学校这么捣蛋,不好好上学,还不得狠狠批评他!

“哥,你们班关彦军怎么你了,让你把他堵在学校门口和他打架?”

颜言问起事情原因。

“他诬赖我。”颜谨气愤的控诉:“上课的时候,明明是他把常志远推倒了,摔得鼻子都流了血。可他非要说是我把人给打伤的,就连常志远也这么说。

为了这事,老师当众批评了我,还要处分我,要让咱爸妈去学校解决这事去。”

听到原因后,颜言不禁同情的看了她哥一眼。

傻孩子,那常志远要是敢得罪关彦军,还会把罪名诬赖到你身上吗?

别人都不敢得罪的人,她哥哥颜谨却敢这样正面去刚。

这真让颜言佩服,那么她们家又是个什么了不起的来历呢?

很不幸,她们家只是普通的双职工家庭。而且记忆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事,梅爱红很早就下岗失去了工作!

颜言重生之前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可是没办法,谁让她重生到了,这样一个糟心的家庭了呢。

她不愿眼看着梅爱红把事情办砸:“妈,你先别忙着去关彦军家,你先带着我哥,去找老师。说明事实,让老师撤销处分,主持公道,批评教育那个关彦军常志远不就行了。”

颜言认为,眼下最要紧是解决颜谨背了处分的事,还要赶快处理好,在学校门口打架的事。

万一关彦军或者老师因此事较起真来,说不定又要给颜谨处分。

甚至弄不好,他都可能被学校开除。

谁料想梅爱红不但不听,还把头摆的像得了帕金森。说这是小事,不要闹到学校让大家都不得安宁。

孩子都要挨处分了,还算是小事?颜言不理解梅爱红的思维方式。

颜谨更是天不怕地不怕:“开除就开除,谁怕谁。”

这一家子,脑子里全都有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