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冠胜雪沈泽小说《重生后,我和奸臣互换了性别》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和奸臣互换了性别

作者:物华笔记

简介:女扮男装冠胜雪,朝中人称冠小侯爷。上得了战场耍得了帅撩得起姑娘勾得了汉,嚣张起来连那个权倾朝野的沈太师都敢惹。冠小侯爷傲骨铮铮,不惧奸臣权势滔天,发誓要揭露沈泽两面三刀的嘴脸!谁知不知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她和奸臣共同遇难,重生后竟然互换了身体!醒来后太师惶恐:“侯爷非郎,为何如此孟浪?”冠胜雪:“太师不奸,为何小人嘴脸?”沈太师垂了眼皮:“在下……”冠小侯爷两眼一亮:“好的,你在下。”

最新章节:第46章 小钱翻船了

重生后,我和奸臣互换了性别免费阅读

《重生后,我和奸臣互换了性别》第1章 茶里有虫

一把花色椅,椅前方桌一台,桌上折扇一把。

一位说书人清清嗓子,捋捋鄂下山羊白胡,桌上惊堂木一拍!

只见他扫了眼堂下看客,悠然开口:

“上回说到咱们罗榭国心狠手辣、阴柔造作的沈太师,如何在先帝灵位前夺了摄政权,还假仁假义地辅佐幼帝登基,结果与宦臣为伍,祸国殃民,真乃一代奸臣的模本!”

说书人顺了顺自己恼怒的气息,扬起了正气道:“今日,咱们就不说那坏的了,就来说说咱们的护国公侯——冠小侯爷。”

顿了顿,说书人折扇一扬,手指一挑,提高了嗓音肃然道,“一门忠烈战沙场!英勇杀敌镇国威!”

“当年罗榭和途岳的东关战役,冠老侯爷遭贼人算计,重伤身亡。

而途岳国又在不久后,恬不知耻地勾结尤然部族,压境我罗榭!”

“在此危难关头,年方十四的冠小侯爷,临危受命!

仅率领五万兵士,抵御途岳十万大军!让其缴械投降,滚出我国边境,不敢再来造次!”

“经此一役后,冠小侯爷为老侯爷和兄长们守孝,镇守边关八余载,保我罗榭太平盛世。”

说书人缓了语气,笑然说着:“据传闻,这位以面具遮脸,不露形容的冠小侯爷,在战场上可谓是英勇非凡!敌人见之,皆被吓的屁滚尿流。”

“那冠小侯爷的真容,可曾有人见过?”下面看客听得津津有味,扬声问道。

说书人笑着合拢了折扇,轻轻一点:“问的好!只不过他远在边关多年,不曾回京,自然是无人见过。”

遗憾的摇了摇头,说书人端起桌上一个大口茶碗,饮下了一口茶水,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了起来。

下面看客就此话题,议论开来。

“想必也是面容有恙,才以面具掩容。”

“我看未必,或是想以此震慑敌人,效仿高长恭。”

“……”

惊堂木再度一拍,众人安静,纷纷看向说书人。

说书人笑着摇晃着扇柄:“据可靠消息,几日之后,这位护国侯便奉旨回京。我们就可一睹真容了!

不如我们就以此来押注如何?就赌这位护国公侯究竟是青面獠牙,面容有恙?还是翩翩俏容,俊美公子?”

众人一听,俱跃跃欲试。

而此时,位于看客席一隅。

一位身着藕色锻袍的公子,微微勾起了嘴角。

她淡然地看向一拥而上,争相下注的人群,品了一口香茶。

左手有意无意地拨弄起自己右手拇指上的玉扳指,妖冶的眉眼里荡漾起了好奇。

粗略看这位公子,周身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间竟有大名士风范,俊美闲雅。

但仔细看,这人精致的面容上竟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从眉骨蜿蜒到了鼻梁上。

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囊!

“爷,这茶楼的老板可真会做生意。”位于公子旁边的女子笑道,端起了桌上一壶茶,替对方斟满杯中,“而且还打着您的主意。”

冠胜雪轻轻一笑,接过茶杯饮了一口,不以为然:

“一群闲来无事,消遣时间的百姓而已。不过,这家的茶倒是不错。要不,秦姐姐也学学人家这茶是怎么泡的?”

秦洛忍不住翻动了下眼皮:“看来爷,今儿个心情不错。”

冠胜雪低头浅笑,她觉得鼻梁上的那道疤有点痒,抬手挠了挠。

而恰在此刻,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

冠胜雪歪过头,看向凑到她身旁的小厮。

“爷,方才景王和尚书大人亲自来府,听闻您提前回京,纷纷送了礼来。并想请您去他们府上一聚,小的按您之前交代的都给婉拒了。”

冠胜雪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行,做得很好。你先回去吧,我再和秦姐姐转悠转悠,熟悉下京城的环境。”

小厮点了点头,提着步子就走了。

冠胜雪看向那纷纷扰扰,争相下着注的人群,歪了眉眼打起主意:“秦姐姐,你也去多下几注,咱们说不定还能赚的满盆响,侯府翻修的银子就省下了。”

秦洛向这个人伸出了手:“爷的这个主意不错,我赞成。”

“那就去吧。”冠胜雪点了点头,继续端着茶杯喝了起来。

秦洛咳了咳,又将手伸长了些:“那下注的银子呢?”

冠胜雪又挠了挠眉角,不是很情愿地从袖口里,抠抠唆唆地掏出一块碎银,放到了秦洛的手上。

“……”秦洛盯着掌心里的一锭碎银,扯了下眼角道,“爷,这点银子就算咱下注赢了好几个番,还不够翻修侯府一处茅房的。”

冠胜雪诧异地翘起了眉毛:“现在京城的物价,这么高了?

这点银子,在边关都能买好几坛子上乘的酒了!

怎么可能不够翻修茅房的?翻修三个茅房也绰绰有余了。”

“……”秦洛有点嫌弃地看了眼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主子一眼。

她实在不想拆穿对方,边城的酒家那是照顾这位侯爷的功绩,故意要了她那点银子的酒钱。

如今这京城里,哪有他们熟识的店家?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行吧,就拿这些去吧。”摆了摆手,冠胜雪捂住了另一个袖子里的银票。

她就这点私房钱了,俸禄都奉献给到了边城的建设中去了。

哪还有闲钱?

她还得留着买酒喝。

边想着,冠胜雪端起茶杯,正要喝光时,她发现杯子里多了一条长长的东西。

“啊!虫子!”将茶杯一甩,冠胜雪往后退了一步,看向一侧的店小二,“店家!你们的茶里有虫子!”

店小二一听,连忙跑了过去,粗略一瞅,果然有条东西,黑乎乎的连同茶叶在水里摇摇晃晃,边上好像还带点白,怪恶心人的。

“客官,真对不起,小的再给您换一壶。”店小二还有些纳闷,茶里怎么能有虫子呢?

“不用了不用了,你们那不是下注吗,就当我下注了一百两吧,这事就完了。”

店家小二愣了愣,诧异地看向眼前的客官,怎么感觉他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冠胜雪眯着眼,一副讨价还价的神情看着店小二:“你且想想,是砸了招牌合算,还是送我点赌注合算?”

店小二想了想,一咬牙,一跺脚:“成!小的这就和掌柜的说。”

“嗯。”满意地点点头,冠胜雪笑着摸了摸脸。

她脸色一僵,又挠了挠,再摸了两下光滑水嫩的脸蛋儿。

目光下意识地投向了那茶杯里的“虫”,她快速伸手,往那杯中一捞,将“虫子”攥紧在了手心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