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狄心月凌战小说《战爷太野,把持不住》免费阅读

小说:战爷太野,把持不住

作者:彤峭

简介:【狼系边缘男主vs丧偶男科女医生】她被老公嫌弃,意外丧偶,获得巨额保险,从此深陷舆论旋涡他来自地狱,路子太野,天天讹她,也替她扛下所有她以为这个弟弟只想和她搞搞爱昧可他说爱昧和她,都…一个遭人嫌弃的丧偶男科女医生,却被年下小狼狗宠上了天!全程高甜!!欢迎入坑~

最新章节:第137章 你是卧底吗?

战爷太野,把持不住免费阅读

《战爷太野,把持不住》第1章 被她夹伤了

“裤子脱了,去后面床上等我。”

男科诊室里,主治医狄心月例行公事的对男患者说。

男人站在原地没动,垂着狭长的眸子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看我干什么?去后面小屋里脱好裤子等我。”她又重复了一遍,在电脑上输入患者信息。

凌战,21岁……

半分钟过去了,他还是没动地方。

狄心月无可奈何的起身,“凌战是吧?你跟我过来,别耽误后面患者看诊的时间。”

说着,她站起身,亲自带他到小黑屋去做检查。

凌战身材瘦高,长着一双狭长的凤瑞眸,一身黑色冲锋衣难掩他身上恣意的锋芒。

诊室外的候诊区座无虚席。

凌战把目光转向前面腰条婀娜的女医生,没想到她还挺受欢迎……

啧~

下一秒,大脑上突然高速了!

狄心月带他进了检查室,转身站定,示意他坐在床上,“裤子脱掉,我帮你检查一下。”

凌战喉结微动,他本来就不是来看病的。

刚才他在天台上和人接头,为了掩人耳目才下来开点药的。

他狭眸半敛,态度慵懒,“我说大夫,我是替朋友来开药的。”

狄心月面无表情,这类患者她见多了,怕难为情都说是帮别人来开药的。

她挑挑眉毛,“那就让患者自己过来,看不到人,我没办法开药。”

不想耽误时间,她果断转身要走。

凌战的眼神一暗,野性的瞳线延长出妖冶的妆感,眼尾一颗妖痣浅浅点在内双里,又狂又傲。

见狄心月一点面子不给,他一把按住了她面前的门板,沉声要挟,“你很拽啊?今天我开不到药,你别想走!”

狄心月眉心跳了一下,心也跟着突突了两下!

从刚才他一进诊室,狄心月就觉得有点……怕他。

男人身上有种气场过于强大,让她只想敬而远之。

此时,她面上保持着淡定,但心里慌的一批。

狄心月脚底抹油,想快点离开这里!

她用蛮力开门,凌战没想到她能硬闯,手被夹了一下。

他迅速收回手,闷哼一声。

狄心月连忙去看他,一脸抱歉,“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很紧……”

!!!!

狄心月脸色一变,见他手没大事,说话又不大正经,也不敢再多费口舌,留了张名片给他,“有事可以联系我,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去拍个手部的骨片检查一下。”

说完,她转身开门出去。

……

出了一天的门诊,狄心月有些疲惫。

临下班之前,手机上收到了一条莫名的视频。

点开一看,她僵在了原地。

视频中,一男一女正在床上进行着激烈的运动,粗喘声和淫浪的声音不绝于耳,画面污秽不堪入目。

狄心月一眼就认出,视频中的男人是她老公黄安宇!

他竟然又背着她,找女人去酒店开房了!

狄心月咽下一口浊气,默默的把视频叉掉,对于黄安宇出去乱搞的事情,她已经麻木了。

他们的婚姻其实早已经名存实亡了,刚认识的时候,所有人都提醒过她,黄安宇就是一个海王富二代,可是她没听劝,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结果黄安宇只在两人结婚的前夜和她有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碰过她……

手机铃声将她纷乱的思绪打断。

狄心月看到一串陌生号码,“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黄安宇的家属吗?”

“我是……”狄心月心里顿时涌起不好的预感来。

“我是祥阳路派出所民警,黄安宇在希尔酒店3501号房间发生意外,现在昏过去了,请您过来处理一下。”

“!!……好,我马上过去。”

狄心月放下电话,连白服都没换,就慌张的跑出去医院。

她差不多要把车飙到超速了,大脑一片空白,狂奔到出事酒店楼下的时候,看到殡仪馆的车刚刚把人带走!

狄心月眼前一黑,差点没站住。

“你是黄安宇家属吗?”一位刚要上警车的民警走过来,看着狄心月问。

狄心月点点头,整个人傻了一样。

“我们在酒店房间里发现了这个。”说着,民警把一包白色的药片交给狄心月。

“初步判断是猝死,现场应该还有另一个人的痕迹,我说的是……一个女人。”民警芥蒂的看着狄心月的脸色,怕她情绪过激似的,又说:“具体死因,家属可以提出尸检,人已经被殡仪馆的车拉走了,你可以直接去殡仪馆见他最后一面。”

说完,民警给了她一张名片,“有任何的问题,都可以和我取得联系。”

狄心月面色如水,心里万念俱灰。

她像具行尸走肉一样挪着脚步,朝自己的车走去。

身后一声急刹车之后,有人叫她的名字,“心月!”

狄心月转身看到一辆劳斯莱斯商务停在不远处,几个保镖护送着她的公公黄志忠,朝她走过来。

黄志忠还是一副大佬气派,表情严肃,眼底微红,身上笔挺的西装一丝不苟。

他示意保镖停在原地,然后独自走到儿媳面前,声音悲恸,“安宇走了,情况我已经知道了。”

随后,他一眼盯住狄心月手里的那包白色药片,目光颤了两下,像是要哭似的,“爸爸想求你,心月啊,让安宇走的体面一点,就说他是心脏病突发,可以吗?”

狄心月抬眸看他,原来他已经知道黄安宇是服用性药过量造成心痹而亡的!

此刻,黄志忠作为父亲想给儿子的死蒙上一层遮羞布。

是人之常情吧,她怎么能忍心不答应他的祈求。

“好,爸。”说话间,她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黄志忠伸手抱了抱狄心月,算是宽慰,“心月,别难过,你还有爸爸,以后的生活不用担心,我把保险公司的人也带过来了,安宇生前那五千万的保险金会全部转投你的名下。”

五千万?!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