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苏云沫傅淮锦小说《偏执大佬的重生小娇妻甜又飒》免费阅读

小说:偏执大佬的重生小娇妻甜又飒

作者:木鸭梨

简介:【马甲+重生+甜宠+双洁】上一世,养父母夺她家产,假千金抢她身份。她因头部受损,变得痴傻,成为帮凶,最终,和被她伤害过的爱人丧生火海。这一世,她携带记忆回归,强势虐渣,顺便补偿那个一心爱她的男人。谁知,男人在感受到她强烈的爱意之后,居然想动手掐死她,连棺材都偷偷准备好了。

最新章节:第89章 能和你在一起,就是最快乐的事

偏执大佬的重生小娇妻甜又飒免费阅读

《偏执大佬的重生小娇妻甜又飒》第1章 假千金,一起死

“苏云沫,你安心去死吧。我会接手你美好的一切,包括你的男人。”

“苏家千金、顶级设计师、古装剧第一美人,都会是我。而你,至死都是又蠢又丑的废物!”

“哈哈哈!哈哈哈!”

假千金苏丽霞抬高下巴笑着,阴险又得意。

父母得到了苏家的财产,她得到了苏云沫隐藏的部分身份,而她的哥哥则得到了……

苏家所奋斗的一切,现在都属于陈家。

没有光的房间,狭窄、阴暗。

苏云沫面色苍白的躺在木板床上,听着她的笑声,头昏脑涨。

可即便如此,一层层墙外传来的淅淅沥沥雨声,依旧透过她的耳膜,传入她的耳中。

雨声伴随着滋滋的电流声,可以让人想到电线上冒出四溅的火花,而后,越演越烈,变成一场令人始料不及的火灾。

烧吧,烧掉违禁的脑神经研究所,烧掉这罪恶的一切,以及恶心的苏丽霞。

在苏丽霞转身之际,苏云沫的眼神逐渐变得冷冰且坚定。

她的嗓音沙哑:“不,傅淮锦他不会喜欢你。”

果然,苏丽霞停住了脚步,转过头轻蔑地看着她。

“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我和他都呆在一起。待会儿啊,我们还要坐飞机回国,去领白兰花影后奖。”

苏云沫没有听清她后面那句话,脑海里想着的都是傅淮锦也在。

不,这个时候,他一定不能留在脑神经研究所!他也会没命的!

想到这里,苏云沫咬咬牙,忙对苏丽霞说道:“可以让我最后见傅淮锦一面吗?”

因为太久没有喝水,她的嗓音又哑又干,难听至极。

“就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还是自个儿慢慢腐烂吧。”苏丽霞抬高了下巴,眼里是毫不掩饰的讥诮。

苏云沫闭了闭眼,要是傅淮锦看到她这个样子,肯定会心痛吧?

被挑断的手筋、脚筋,让她无法再写字、行走,只能躺在病床上,而在她的脖子上,还拴着一条细细的铁锁链,连在铁窗上。

原本雪白的天鹅颈,现在,上面勒出了一条条红痕,让人触目惊心。

这是研究所对她的惩罚,因为她在昨天逃跑了。

可是逃走两个小时后,她就被抓了回来。

她也是昨天才看清,脑神经研究所是建在一座偏僻的小岛。

岛上全是研究所的人。

他们只需要她的脑子。

是的,这个研究所一直在进行脑神经研究,而苏云沫从一出生就成了他们的研究对象。

可是,苏丽霞和研究所有什么关系?她怎么可以自由出入?

见苏丽霞还站在门口,没有去帮她找傅淮锦。

苏云沫眼里泛着泪,紧咬着苍白的下唇。

她想着要不要求苏丽霞,向她服软,好能再见傅淮锦一面,让他赶快离开。

既然苏丽霞夺走了她的身份,害死了她的父亲,现在朝苏丽霞低头,失去自尊,是不是也没什么大不了?

“苏丽霞……”

“碰”的一声响,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因为难以启齿,而感到悲痛、无奈、又绝望。

这一声铁棍敲击头骨的声音,清脆而猛烈,让人得以解放。

胸腔内呼吸到的空气,又得以自由的运转。

是谁?谁对苏丽霞动了手?

苏云沫扯动铁链,转过头看向门边,却见一道高大庄严的身影,逆光站在门口,手中拿着铁棍,犹如神祗。

苏丽霞是被这个熟悉的男人用铁棍给打晕了,直接倒在了冰冷的地面,脑袋上还溢出血珠。

可见,男人没有留情。

傅淮锦扔掉手中的铁棍,跨过地上的苏丽霞,直朝苏云沫奔来。

看着她脖子上锁着的铁链,他咬着牙,眼眶泛红。

嗓音沙哑,似含着一口怒气:“是谁干的!”

听着研究所外的雨声,苏云沫根本来不及回答。

按照她昨天逃跑时的设计,现在的研究所已经被烈火包围。

她连忙嚷着:“傅淮锦,你快走!你别管我,不然就来不及了!”

苏云沫全身颤抖,但什么也做不了,现在的她就是一个累赘。

傅淮锦解着她脖子上的细小铁链,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且富有规律。

苏云沫吞了一口唾沫,连忙说道:“我昨天在逃亡的时候,往电线上切了很多道细小的口子,还把医用酒精泼在了墙边,只要一下雨,电线就会自燃,整个研究所都会被烧掉!”

不知道这些人对她的脑袋做了什么,她现在的五感非常强,哪怕隔着一层层的墙,她都可以听到外面的雨声。

这场雨,是从苏丽霞进房间的时候开始下的。

苏云沫本来以为这是假千金的报应,谁知道,傅淮锦也来了!

当傅淮锦解开铁链,拉起她的手臂时,看着她那软掉的手腕,瞳孔猛缩,一脸震惊的看着她。

而后,他眼里满是心痛与自责。

傅淮锦将她小心翼翼地背到背上,宽阔温暖的背部有些僵硬。

“沫沫,没关系,等出去之后,我找人给你接上。”

“傅淮锦,你怎么比我还蠢!你拖着我是累赘啊!你以为你打晕了苏丽霞他们怎么不管?那肯定是因为研究所出事了!你快走啊!”

苏云沫满脸绝望地看着他,门口已经隐有火光闪现。

线路传出一阵阵“噼啪”声,这场火灾跟苏云沫预料得一样快。

“傅淮锦,我根本不爱你!你快滚啊!滚啊!”

苏云沫根本动不了,只能哑着嗓子干吼。

在她失去记忆,变成傻子的这5年,她对傅淮锦坏透了。

不止打骂,她甚至将锋利的水果刀插到他的胸口。

那把水果刀离他的心脏,只剩一寸的距离。

他差点就因为她死掉了,现在又要陪着她共赴火海。

“把我放下来,我求求你!你背着我,只会死得更快,可是你放下我还有一线生机。”

“沫沫,如果我们能活着走出去,补办一次婚礼好不好?”

傅淮锦坚实有力的臂膀托着她的腿弯,将她颠了颠,让她更舒服的靠在他背上。

紧接着,他又冲进火海里。

浓烟滚滚,耳边是刺耳的“噼啪”声,线路不断的爆炸,再燃烧。

他仅凭着刚才跟踪苏丽霞而来的记忆,靠着右边的白墙一直向前冲,健步如飞。

苏云沫拼命压住心底的悲凉,略带哭腔的答道:“好啊。”

右边路线的火势太大,皮肤上甚至可以感受到一股灼热的气焰。

浓烟下,已经看不清路线,背后也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四面八方都是“噼啪”声,偶尔夹杂着机器爆炸的轰鸣。

碎片从身上擦过,他们明白,已经逃不了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