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于诸宸沈封小说《太子殿下,将军对你图谋不轨》免费阅读

小说:太子殿下,将军对你图谋不轨

作者:一只独角怪

简介:自幼相识,年少心动。他是除了长子身份别无庇护的太子。他是愿意为他赴汤蹈火的将门之后。一朝巨变,他为了保住太子之位,弃他不顾,任由他被放逐。五年之后,朝堂诡辩,京中莫测,他以最强势的姿态再踏京城。而今身份对掉,一个是地位岌岌可危的太子,一个是平定六部的骁勇将军。是报当年舍弃之仇,将他连根拔起,还是遵从当初承诺,为他赴汤蹈火。面对昔日心动之人,爱恨交织。相爱之人可相杀,相杀之人曾相爱

最新章节:第27章 凭空消失

太子殿下,将军对你图谋不轨免费阅读

《太子殿下,将军对你图谋不轨》第1章 被召回京

六份降书齐齐被送入京城,半个月后,皇帝下旨,召于诸宸回京。

天黑之前,于诸宸率着三千将士终于到达了立县。

城门口,立县的父母官已然携着众人迎在门口,一副战战兢兢,望眼欲穿的模样。

于诸宸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盯着城门口的一群人,然后转头看向了身后不远处另一匹马上的温途让,温途让的目光也正盯着他,两个人极及默契的四目相对着。

于诸宸勾着嘴角佻了佻眉,然后潇洒的跳下了马背。

“于将军,一路辛苦了……”

站在城门口的父母官微弯着腰赶紧迎了上来,满脸都是恭维的模样。

眼看着那人要行礼的模样,于诸宸勾着嘴角及时的制止了,然后垂眸瞟着眼前的人,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开口道。

“张大人,不可行礼,不妥啊……于某可是戴罪之身啊。”

“啊……于将军说笑了,圣上已经恩准于将军入京,于将军如今是功臣,大大的功臣。”

张大人恭维的姿态依旧持续着,于诸宸也懒得再理会,只是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三千将士,然后轻笑着朝张大人道。

“今日我等要在立县过夜,怕是要麻烦张大人了……”

“不不不,于将军不必客气,是庆县的荣幸才是。”

张大人连忙摆手,然后把于诸宸给请进了城里。

很快的,于诸宸手下的将士们就被安排妥当了,连日的赶路让他们已显疲惫,所以很早就在驿站里歇息下了,而于诸宸却被张大人单独在酒楼设宴款待,于诸宸身边只带着温途让。

“一路辛苦了,下官给于将军略备了薄酒。”

张大人笑眯眯的把于诸宸引到了上位座上。

于诸宸只是微眯着眼环顾了一下四周,便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温途让在他旁边坐下。

三个人刚坐定,客间的门又再次被敲开了,好几个小二手中端着各式菜肴和酒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白衣男子,小二们把酒菜摆好后一一又退了出去,那两个男子却依旧站在原地。

于诸宸几不可察的蹙了蹙眉,很快又恢复了原本不羁的模样,倒是一旁的温途让脸色有些难看,他寻思着,这个张大人也太大胆了,他既然知道给于诸宸找来这样的男子,知道于诸宸喜爱男色,那就没理由不知道于诸宸当初是为何被放逐到漠北的,这究竟是奉承还是嘲讽?

张大人抬眸看了那两个男子一眼,然后轻咳了两声,说话之前,还微微偷瞟了于诸宸一眼以确定他此刻的心情,于诸宸看上去并没多大异样的情绪,还是那样似笑非笑的神情。

“于将军这几年辛苦了……小小心意,还请将军笑纳。”

张大人说着话的同时,抬眸用眼神微微示意那两个人坐下,那两个人脚步轻缓又顺从的走到了于诸宸的身边,坐下之前还微微看了于诸宸一眼,看于诸宸脸上还是带着笑意的,这才敢真正的一左一右的坐到了他身边。

于诸宸轻笑了一声,然后微眯着目光望向了张大人。

“张大人的一番好意,于某定然是不能辜负的,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于诸宸张开双臂,然后把左右的人都拥进了怀里,抱得美人之后,于诸宸又低笑着开了口。

“惭愧啊,看来全天下都知道我这点破事了……”

于诸宸笑得有些自嘲。

“呵呵,人各有志,这不是坏事……”

张大人赶紧笑嘻嘻的回应着他,不敢得罪。

于诸宸的事,他倒是有所耳闻,但这不是他该管和该问的,他只是照上面的意思,在于诸宸经过他地界的时候表达表达他的心意就行。

酒足饭饱之后,那两个男子自然也就被送进了于诸宸的房里。

于诸宸在房里有人伺候着捏背沐浴的时候,温途让却不得清闲,他偷偷摸摸的翻遍了立县县衙,张大人的来头大概也给摸了个透。

不得不谨慎,他们这个时候被召回京,恐怕并不那么简单。

温途让将县衙摸了一遍,然后又在立县街上到处走走看看,顺便了解一下这边的状况。

第二日一大早,温途让就已经整顿好了人马,就等于诸宸出现便可继续赶路了。

于诸宸出现的时候,身后还跟着那两个男子,毫不避讳,而且当着所有将士的面,他还笑盈盈的侧身问他们会不会骑马?

张大人自然是懂于诸宸这话里的意思,赶紧着特意又给于诸宸送来了马车,最后那两个人上了马车,跟着他们一起出发。

出发之后,温途让还微微踢了踢马腹,骑着马跟到了于诸宸的马边。

“有话说?”

于诸宸没有转头,却了然的开了口,他们之间经过无数生死,已经默契至极。

温途让没说话,只是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马车,低声道。

“将军,这样好吗?”

于诸宸在漠北呆了五年,好不容易熬到了今天,他成了漠北的战神,这前脚刚离开漠北,后脚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带着小情人回京,这传出去怕是不好听。

“没事,回京之后,这样的事只多不少。”

于诸宸轻笑着,轻描淡写,似乎并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我昨天晚上去摸了摸底,这姓张的是三皇子的人。”

温途让微微更凑近了于诸宸一些,低声开口,说这话的时候,余光环顾四周。

“是吗?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于诸宸轻笑了一声,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刚从漠北回来,哪会知道朝中如今的形势,他不过是接受了人家的一番心意而已,他若是过多推脱,反而更让人多想了。

“我明白了。”

温途让点了点头,既然于诸宸选择了装疯卖傻,那么他跟着装傻就是了。

“无妨的,不用太担心,还是想想回京之后,想去哪喝酒吧?”

于诸宸反倒安慰起了温途让,让他放松一点。

温途让点了点,然后放慢了速度,就安静的骑马跟在于诸宸的身后。

于诸宸的目光一直盯着前方,再有两日,他们就能到达京城了。

五年了,他终于回来了,连于诸宸自己都不敢想,有一天,他居然还能再回来。

傍晚时候,他们没有赶到下一处驿站,干脆就近在林子里扎了营,营帐扎好之后,于诸宸就让人备了水,快到京城了,他得好好洗个澡,赶走这一路的劳顿。

于诸宸泡在热水里,手里还转着酒壶,他将下巴抵在桶沿,看起来舒服又慵懒。

”将军,将军……”外来传来温途让的声音,声音里有些急切。

“有事进来说啊。”

于诸宸叹了口气,手臂撑在桶边,这温途让平时一点礼数没有,这回倒是客气起来了。

温途让推开帐帘,他走向于诸宸的时候脸色微妙,甚至有些为难。

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一起酒楼吃喝,一下河洗澡,一起手刃敌人,已经太熟悉了。

”什么事?”

于诸宸看着温途让此刻的脸色竟莫名觉得好笑,温途让在战场上很勇猛,生生死死都经历过无数次了,这下却是一脸惊慌和不安。

“将军,有人想见你。”

温途让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灼灼的看着于诸宸,关注着他的脸色。

于诸宸哈哈笑了两声,甚至抬手朝他泼了一把水。

“谁啊?看你这模样,别告诉我皇帝老儿亲自来接我了?”

温途让咬了咬牙,还是开了口。

“将军,殿下来了,太子殿下。”

于诸宸的脸像是被静止了似的,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才勾着嘴角笑了笑。

“京城的荣华富贵不享,偷偷跑这来了?这里离京城得有两天路程吧?”

于诸宸说这话的时候满是漫不经心的无所谓,又带着讽刺的笑意跟高傲。

”将军,他在帐外,我让他进来还是……你洗好了出去?”

于诸宸悠悠将胳膊肘靠在桶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温途让,眼里的情绪不算太明朗。

“我说了我要见他吗?你让他打哪来的回哪去吧。”

温途让有些为难,“将军,这,不好吧?”

于诸宸蹙眉倒是认同的点了点头,“那倒也是,人家大老远来了,让人家就这么灰溜溜回去,也确实说不过去,这样吧,他要是愿意进来给我搓搓背,我就给他一柱香的时间。”

“昨天那两个,也给我叫过来”,于诸宸突然又加了这么一句。

温途让有些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了。

看着温途让的身影离开,于诸宸的脸沉了沉,眼底也迸出了些许狠戾的火花,他将酒仰天咕噜咕噜喝完,然后随手酒壶砸向帐帘门处,刚好那道帐帘又一次被推开了,那酒壶就被砸碎在沈封的脚边。

四目相对,气氛似乎在一瞬间凝固了。

最后还是于诸宸先开了口,桀骜不驯的语气,“哟,太子殿下这大半夜到我这,有事?”

沈封看着不远处五年未见的人,一时之间心口有些憋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封深吸一口气,抬脚越过酒壶的碎片,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了于诸宸的面前。

于诸宸倒是很大方,光着上半身就那样扬着下巴高傲又无动于衷的看着站到面前的人。

“我想……让你帮我”,沈封看着于诸宸久违的眼睛开口。

于诸宸看着沈封,突然笑了笑,他指尖轻敲着桶沿,却并没有回答这个话。

“殿下会搓背吗?”于诸宸抬眸看着沈封,笑眯眯的,笑容里的不屑很明显。

看着垂眸沉默的沈封,于诸宸又笑了笑,“不会是不是?没关系,我让人教你。”

于诸宸抬眸望向帐帘门的方向,帐帘很适时的被推开了,昨天的那两名男子站在了门口,看见里面还有其他人的时候,微微有些诧异,却又很快的带上笑容往里走。

于诸宸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两个人过来按按。

看见那两个人一左一右蹲在桶边的时候,沈封不自觉的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自他决定来找于诸宸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准备,他知道于诸宸对他的态度不会好,不好归不好,可是看到于诸宸跟别人这样亲密的在一起,他心里还是觉得压抑痛闷。

于诸宸却似乎挺享受的,他微眯着眼睛看着沈封,为什么不享受,已经破碎不堪了,不在乎他们之间更难堪一些,沈封居然还有脸来找他,沈封有求于他,这事想想就痛快。

“殿下,想给我按按吗?还是准备打道回府?”于诸宸笑眯眯的侧头看着沈封。

沈封咬咬唇,还是动了脚步,他走到桶边,桶边的人倒是很自觉的给他让了位置。

沈封伸出手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手无比沉重,他的手刚要触碰到于诸宸的肩膀,于诸宸突然转身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力度十足。

“沈封,我不会帮你。”

于诸宸看着沈封,有些恶劣的笑了笑,“不管你做什么,哪怕你跪下求我,我也不会帮你。”

沈封看着于诸宸的眼睛,只觉得眼角酸涩,不知道是心里疼还是手腕疼。

看见沈封眼角的红时,于诸宸有些烦躁的又甩开了他的手。

“殿下不是为了权势什么都能牺牲吗?你这大半夜的来我这,我还以为你已经做好了豁出一切和献身的准备呢,这才哪到哪,这就委屈了?”

“回吧,我要是你啊,我就最好躲着,你可够傻的,还自己跑我眼前晃悠,是担心我忘了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吗?既然殿下来提醒了,那殿下大可放心,回京之后,我第一个扳倒你。”

”滚……我念你是太子,不想让人把你丢出去难看,自己滚。”

于诸宸背过了身,没有继续跟他纠缠的打算了。

沈封看着于诸宸的后背,他能隐隐约约看见背上那些曾经不应该属于于诸宸的伤痕累累。

沈封没再说话,沉默了一会,还是抬脚一步一步离开了。

沈封离开之后,温途让很快就进来了,看到这里面还有另外两个人的时候多少还是不自在,尽量别开目光不去看,他只是看着于诸宸。

于诸宸的胸膛有些起伏,他沉着脸,好一会才又抬眸看温途让,语气很轻很淡。

“派人……护他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