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蓝昱穆衍青小说《重生后成为摄政王第一宠妃》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成为摄政王第一宠妃

作者:寒七

简介:上一世的短短二十几年,让她看尽人性,最后一次不挣扎了,死就死吧。没想到睁开眼却是新的世界。天玺二十年,重生的蓝昱在世代将才的安国公府受尽祖父母宠爱,不想嫁人的她偷偷习武防身,是想有朝一日可以寻个地方做个自由人,没想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太子“谋反”牵连安国公府,为着祖父收养的恩情,蓝昱撑起风雨飘摇的家,深知散财聚人的重要性,蓝昱开食府设书斋,披甲上马,就是没想到有一天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会问她,嫁我好吗

最新章节:第57章 蓝昱不知道的往事

重生后成为摄政王第一宠妃免费阅读

《重生后成为摄政王第一宠妃》第1章 一幅男子画像

傍晚时分,虽有微风吹来,却依旧带着粘粘的潮气,闷热闷热的,像是在憋着场大雨,七月的伏天,总是热的让人心烦。

蓝昱没什么食欲,这种天气大家吃的都不多。

紫襟看小姐本来就瘦弱,连着几日也没好好吃饭了,有些心疼,就做了桂花凉糕和小姐最喜欢的酸梅汤端了过来,酸梅汤是按小姐的配方做的,总会让她开胃的。

紫襟的步子虽然着急,但还是很稳当的,毕竟在安国公府里,不能乱了规矩。

推了门进去,蓝昱还在案前专注的画着什么。

或是听到了开门声,又或是闻到了桂花清香的味道,蓝昱抬起头看了眼,这时候纯正的原料做出来的食物都透着原生态醇香的味道,毕竟再多的工序,再高科技的手段都无法复刻自然。

紫襟把几块精致的桂花凉糕和一小壶酸梅汤放到了案上,又拿出帕子擦了擦小姐额头上微微冒出的小汗珠。

这两天的天气确实太闷了,不过他们自小生活在这里,也是习惯了的,不过习惯是习惯,还是不大能适应,每到这个时候总是让人烦躁。

桂花的清香沁人心脾,“还真有点饿了。”蓝昱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入口即化的凉糕味道真是好极了。

他们小姐做事总是那么专注,读书的时候是,研究吃食的时候是,偷偷练武的时候是,就连画画的时候都是。

画画,等会,紫襟低头仔细的看向了自家小姐画的,那竟然是一幅人像,还是个男子。

自己天天跟在小姐的身边却从来没有见过画像上的那个人,虽说画的还不错,可哪有未出阁的姑娘在家画男子的。

这要是让外人知道还得了,他们小姐可能一辈子再难嫁人了,或者就只能嫁给画像上的那个人了。“小姐,快收起来吧。”

蓝昱看着自己的小丫鬟慌张的样子,刚要准备说话,外面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就走近了,听着好像走的还挺着急,生怕她跑了一样。

果然是踩着点来的,这个时辰父亲应该是刚下朝不久。

蓝昱放下手中的狼毫准备出去迎一迎,还没走到门口,“父亲,你看蓝昱平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都干了什么?”长房嫡女蓝琴拉着父亲蓝正廷已经走了进来。

蓝琴那语气就像是蓝昱终于有把柄落在了自己手上的得意,丝毫没有想到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就像蓝昱在家画男子画像如果传了出去,她依旧可以高嫁一般的高兴。

蓝琴甩开父亲的衣袖就往案子上的画像那急急的走去,要不是碍着自己的身份恐怕都能冲过去。蓝正廷顺着蓝琴走过去的方向也看到了案上的男子画像,眉头皱了下,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变的严肃。

证据不就得放在自己手里才安心吗,一会儿把这个拿到祖父那,看祖父还能护着她。

明明自己才是蓝家的长房嫡女,安国公府的掌上明珠,怎么能把宠爱都给了这个不如自己,还是庶出的三姑娘,一个没娘的丫头,偏偏让祖父祖母把她当个宝贝,凭什么?

紫襟看大姑娘两步都快并成一步的往这边走了,脑子里已经想不了太多了,只知道这东西要是被大姑娘拿走,自己家小姐就没有名声了,还会被责罚。

此时也顾不得规矩了,毕竟规矩是死的,大不了被撵出府,也不能让他们伤害了自己家小姐。顺势拿起旁边的画揉了揉就往自己的嘴里放,一瞬间混合着赭石的墨汁味充斥到了整个嘴里。

“死丫鬟,你,你给我吐出来。”蓝琴揪着紫襟的衣领,力气极大的准备把她扔到父亲面前,但到底是姑娘家,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会有那么大的力气,一用力自己反而差点跌个跟头。

气的蓝琴脸都憋的红了,只好把气再撒在紫襟的身上,谁让她害自己差点摔倒,伸出手就给了紫襟脸上一个巴掌。

还要再打第二下的时候被蓝昱拦下来了“你干什么?”,蓝昱一瞬间不似平常温柔却有些凶狠的眼神给蓝琴吓了一跳,再用力一推,蓝琴差点坐在了地上,幸好被她旁边眼疾手快的丫鬟扶了下来,场面才没有那么尴尬。

蓝昱伸手摸了下紫襟被打的右脸,用只能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吐出来。”云淡风轻的,所以就连盯着他们的蓝琴也没有注意到主仆二人间说了话。

紫襟很诧异的看着自己家小姐,看到小姐肯定的眼神后,她庆幸的觉得幸好刚才还没来得及咽下去,要不岂不就耽误了小姐的安排,小姐遇事从来都是有主意的那个人。

然后她就装的是刚才一推一搡间没有咽下去,然后猛烈的咳嗽起来,纸团就从她嘴里掉到了地上,虽然心中还是比较疑惑,但是无论怎样,她都相信他们小姐,那个护短又聪明的小姐。

蓝琴还晃着神呢,她身边的一个下人就好像自己正在立功一样赶紧去把纸团捡了起来。

可是蓝正廷今日上朝回来本就心情不顺,当朝太子和皇帝政见不一样,做臣子的怎么选择都不太对。

回到家喝口茶的功夫就被琴儿拉了过来,平时两个姐妹不和也就拌拌口舌,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后宅的事也不适合管太多。

但今天昱儿竟然在家画男子画像,这要是传了出去,安国公府在京城的脸面要放在哪里?家里未出嫁的姑娘只怕是只能低嫁了才会有人要了。

就算父亲护着昱儿,他今天也得让她去跪祠堂好好反省,想想她怎么对得起安国公府护她的周全。

想到这里竟然有些气短,一把就拍掉了下人手上捧着的纸团,“不许再捡。”一声呵斥吓的刚才捡纸团的下人跪着后退了几步。“都退出去,今天的事要让我听到有人说出去一个字,杖责五十,赶出安国公府。”

虽然蓝正廷在朝堂上显的有些怯懦,让人觉得他就是沾着老爷子和百年公爵府的光才做到兵部侍郎的位置,但刚才不容任何人置喙的语气,也让屋里的人吓了一跳,毕竟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下人们齐齐的低下头跪在地上不敢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