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宋尔厝沐颜/宋颜小说《逆光说爱》免费阅读

小说:逆光说爱

作者:汐晓月

简介:宋尔厝幼时自闭症,父亲送给他一个妹妹当做陪伴,她带他走过人生的黑白,他被迫害被折磨,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但是她却被他的肮脏吓跑了,他以哥哥的名义留在她身边,守着她长大,看着她因其他男孩而展颜,即使伤痕累累也要护她走出黑暗,可是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说:从头到尾,我爱着的只有你!一见宋尔厝误终生,她温柔而强大的神,陪着她守着她,即使他不爱她,她也会笑着说我们只是兄妹啊!如兄如父,这份感情超越生死!

最新章节:第21章 诡异的敲门声

逆光说爱免费阅读

《逆光说爱》第1章 楔子

窗外下着雪,雪花冰冷的旋转着,坠落到地面凝结成厚厚的白色地毯,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空气中都是冰冷的孤寒。

路边一座独栋别墅,窗户里透出隐隐的灯光,小洋房被冰雪包裹着,静静的矗立。

这附近很少有人经过,门前路面积雪上没有人的足迹也没有车轮驶过的痕迹,一切都静谧着。沐颜坐在窗边的书桌前,黑色齐耳短发,还留着整齐的刘海,看起来有点乖。她低着头安静的写着白天老师预留的作业,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工整娟秀的字展示着主人的辛勤成果。

屋外的世界寒冷、安静,屋内温暖但却是同样的安静,沐颜停下笔,感受着这一份常年的寂静氛围,有时候,她觉得她自己似乎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书桌上的加湿器在无声地吐着雾气。

沐颜放下手上的笔,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针指向了10,她揉揉发酸的胳膊,探头望了一眼窗外,苍茫的雪中,依旧望不到一个人影,她合上桌面的课本。她有点渴,起身去客厅倒了一杯热水。

别墅里开着中央空调,走到哪里都很温暖。别墅一楼的客厅算不上很大,但是一个人在其中难免显得过于空旷,屋内的设计看的出来非常用心,也许屋子的主人是想把房子装饰的很温馨,然而太过冷清的氛围似乎让一切显得过于沉闷。

客厅里唯一看起来让人觉得透露着些许人气的就属在客厅正中间的墙壁上的合照,照片上一个11岁的男孩牵着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男孩面容清秀表情平静,女孩羞怯的面上带着浅浅的笑容,一只手紧紧的攥着男孩的白衬衫衣角。

热水有点烫,沐颜轻轻吹凉喝上一小口。

门口的风铃在此刻发出沉闷的声响,风铃被寒冷包裹,无可奈何的摇晃着冰冷的身体。

门外走进一个男人,周身清冷的气质如谪仙般。

他有着微卷的发,一双清冷狭长的眼,茶色的眼瞳,白皙到透明的肤色,微微抿着唇,身材颀长而挺拔,略显单薄的身体包裹在一件棕色高领毛衣下,下半身是一条深色长裤,米白色的休闲鞋上沾着一层雪。

“沐颜,我回来了。”好听纯净的声音里,带着一如既往的淡淡慵懒,刚刚微抿的双唇此刻似乎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眼神里的清冷散去,浮上若有似无的温和。

沐颜并不意外男子的到来,她抬起眼,看了男子一眼,嗯了一声转身往书房走去。

男子拉住沐颜,阻止她地离去,沐颜皱起眉头,略带恼意地望着面前的男子。

“宋尔厝,放开我!”

宋尔厝听出沐颜的恼意,松开手,拿出左手上拧着的袋子,丝毫不受沐颜不耐烦语气的影响,扶开沐颜因生气而甩到脸颊的发。

“给你带的,理芝家你最爱吃的蛋糕。”边说边用修长白净的手打开刚放在桌面的小蛋糕盒,粉色的草莓芝士蛋糕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沐颜看了一眼蛋糕,别过头,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宋尔厝不在意的样子,道:“王妈说你今晚吃很少。”

“我想先去写作业。”沐颜直接拒绝。

宋尔厝点点头,脸上还是带着那抹极浅的笑意,微微颔首,“好。”

书房门“咚”的一声合上,隔开了两个人的世界。

时钟在安静的房间滴答的响着,宋尔厝笔直地站立在客厅,半晌没有动弹。

“少爷,你回来了!”王妈披着一件棉衣,走到宋尔厝身旁,她看了蛋糕一眼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低低叹了口气,把蛋糕收好。

看到王妈过来,宋尔厝冲王妈颔首,低声吩咐:“王妈,把蛋糕送进小姐房间。”

听到宋尔厝的交代,王妈脸上浮起笑容,点点头,拿着蛋糕去忙了。

宋尔厝走进家中的大书房,他的书房和沐颜的小书房只有一墙之隔,相邻的两个书房里,是同样的落地大窗户,有着同样的风景,却隔开两个世界。

进入书房,宋尔厝脱下身上的外套,刚刚在客厅太着急,他都来不及换衣服。

几片雪花滚落,其他雪花融化成水在外套上流动着一会就消失掉,宋尔厝随手把外套挂在衣架上。

他缓步走到窗边,阖上深邃的眼睛,他的嘴唇带着一丝苍白,浓密的睫毛似乎微不可闻的抖动了一下。待他睁眼低头看着手上的文件,好看的唇边露出一丝嘲讽。

就在这时,安静的房中,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宋尔厝走到桌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按了接听键。

“喂,爸。”

“嗯,看了,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一小时后我会到。”

宋尔厝一手轻轻拨弄着桌面的笔筒,一边平静无波地回答着电话另一端他的父亲-宋凛的电话。

平静的面容看不出他情绪的波动,只有眸中闪过一丝晦暗的神色,转瞬又被掩盖。

另一个房间里,沐颜放下手上的作业本,把明天所需要的课本胡乱地塞进书包里,莫名的烦躁感充斥着她。

该死的周一,他又回来了!

宋尔厝每周都会回来三天,周一、周三、周五,他非常准时,无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三个日子他从来不会缺席。沐颜恨他这么守时,因为他这三天就成了她最想逃避的日子。

放下书包,沐颜看向窗外,本来被大雪带来的平静心情就这样荡然无存。

书桌上放着一张被主人反扣着的相框,一盏暖黄色的台灯,一个粉蓝色的沙漏,一对可爱的摇头娃娃一直在咧着嘴巴笑着,沐颜按了按女娃娃的头,女娃娃的头晃地更起劲了。

作业其实早就写好了,沐颜只是不愿意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里,这种不愿意似乎不受她自己控制,是一种本能的生理反应,只要和他靠近,她就觉得要窒息,这让她基于求生的本能选择逃开。

掀开反扣的相框,它是一张全家福,算是全家福吧,只是那到底算不算是她的家,她自己也不知道。

照片里宋尔厝和沐颜站在后排,前面的是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子和一个容貌艳丽的女人,那是宋尔厝的爸爸和妈妈。

沐颜一直觉得这张全家福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因为全世界的全家福都不会这么让人觉得没有“全家”,也没有“福”,照片中也竟然没有一个人是在笑。

中年男子宋凛严肃地蹙着眉头,艳丽的女人美貌惊人,艳丽而妩媚,照片中的她一脸娇媚地挨着男子!如果不说,沐颜觉得应该没人看的出这张照片里的人物关系。。

照片里的宋尔厝比现在年少很多,那是他18岁的样子,眉眼间比现在青涩,却比现在看来朝气很多,不变的是他的俊美,说一句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也不为过。那时的他穿着白色西装,一只手插着口袋,另一只手扶在沐颜的肩头。而沐颜表情带着很明显不自在,她的嘴巴被她抿成一条线,她像是想要摆出微笑表情,然而很显然地她做的很失败。

这样一张可笑的全家福,却是摄影师挑出来那天拍的合照里面最好的一张了,貌合神离都很勉强了。

“啪”的一声相框再次被扣上,沐颜站起身拿着一本英语书离开书房,睡前她想再背几遍单词。

刚打开房门,发现隔壁书房的门竟然在同一时间也打开了。

宋尔厝也看到沐颜,他走向沐颜,伸手想帮沐颜整理有些凌乱的头发,但在看到她因为这个举动而全身紧绷的反应后,调整了手的方向。他伸手拿过她手上的英文书,翻了几页,书页上密密麻麻都是笔记。宋尔厝指尖轻抚她的课本,翻到了最新的那页,从口袋里抽出签字笔,把这篇英语课文里需要她掌握的语法给她划了出来,并做了拓展。

看到宋尔厝熟练的动作,沐颜不禁有些出神。宋尔厝的速度很快,一篇文章上的重点很快被他梳理了出来,然后他把课本递回愣在原地发呆的沐颜,浅笑道:“沐颜,哥哥要出去一下,今天不能在家里陪你了。”

回过神,沐颜看到他把笔放回口袋。

宋尔厝等不到沐颜的回应,似乎是习惯她如此的反应,转身欲离开。

“你算什么哥哥?”身后传来沐颜冷冷的声音。

宋尔厝被这一句话定住了身,下意识地,他回过头想看沐颜的表情,却只看到背对着他的瘦小身影。

“我才不稀罕你这个哥哥,更不稀罕这个家!”

沐颜说完,转身就跑上二楼。

她一口气跑到二楼快速地关上门,她倚靠在门板上,心脏在胸膛放肆地跳动着。他一定会觉得她很神经质吧,好好地突然发起脾气。

沐颜望向她枕头下压着的文件,一个档案袋的角露了出来。

负气地转过头,看到房间桌面上放着那块蛋糕,粉粉的小蛋糕散发着香甜的气息。

虽然沐颜非常不喜欢粉色,她的所有衣服都是素色,白色、灰色、黑色,沉闷的不似少女,房间里也是不同于同龄女生们喜欢的梦幻,几乎不见任何暖色调,但是对于理芝家的蛋糕的粉她是无法拒绝的。

像是想到了什么,沐颜光着脚快速走到窗边,在厚重的窗帘缝隙间,悄悄望向外面。

窗外的雪还在不知疲倦地下着,沐颜看到了宋尔厝缓步走过青石板小路,司机殷勤地上前帮他撑伞送他上车。

沐颜觉得自己的视力真好,竟依稀还看到车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

车子渐行渐远,沐颜盯着地面的车轮印发了好久的呆,渐渐地,地上的轮胎驶过的印记被雪覆盖上了,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

今天真的好冷啊,沐颜觉得室内开了这么强的暖气也无济于事,拢了拢身上的小外套,缓慢地坐在桌边,小口的吃起了那块放置了很久的蛋糕,蛋糕入口松软,她却吃不出什么味道。只记得记忆中她最早吃到这个蛋糕的时候,她刚来到这个家,那年她5岁,他1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