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白启周绮韵小说《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免费阅读

小说: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

作者:枫桦

简介:【剧情向、搞笑、假面英雄、奇幻文、非爽文、无后宫】谨慎观看。”为什么要抛弃我呢?“三岁的白启站在冰天雪里里,看着父母消失的背景呢喃道。一个老头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拿出一个戒指告诉他:“如果你想要公平,那就继承天行者的身份吧!它给带给你想要的公平。”白启同意了,他成为了天理的代言人,拥有第九途径,审判之力,誓要审判世间一切不公之事!

最新章节:第60章 60

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免费阅读

《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第1章 天行者的能力

北方的正月总是伴随着大雪一起度过,所谓瑞雪兆丰年大概也有这样一层意思。

天空灰暗,如柳絮般的雪花飘飘落在白启头上。他穿着一件很薄、很宽大,明显不合身的衣服,脚上没有穿鞋子,一双小脚丫冻得通红。

但三岁的白启已经习惯了这样在雪地里行走,走着走着,前面的爸爸妈妈忽然停了下来。

白启抬头,不解的看着父母。

爸爸同样也没有穿鞋,光着脚走在冰天雪地里,只有妈妈手中牵着的另一个,和白启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脚上有一双破洞了旅游鞋。

这是白启的双胞胎弟弟,白然。

爸爸蹲下,将白启拥入怀中,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说道:“对不起,小启!是爸爸妈妈无能!”

说完,爸爸转身拉着妈妈的手就跑,白启跟着跑起来,爸爸却从地上捡起一坨雪砸在白启的脸上,怒吼道:“你站在这里,不准动!”

雪球刚好砸在白启通红的鼻头上,细小的碎雪随着他的呼吸进入鼻腔,白启感觉空气冷得血液都快凝固了。

他才三岁,并不知道爸爸妈妈此时的举动意味着什么,但他不敢违抗爸爸的话。

就站在原地,看着爸爸妈妈带着弟弟消失在一片灰色的天幕下,就连脚印也被越来越大的积雪所掩盖。

他站在原地,仿佛一切都不存在,这个世界本就只有他一人。

天色逐渐变黑,更是刮起了大风,白启冻得手脚僵硬,嘴唇开裂。

附近一个小卖部的老头子见了不忍心,端着一桶泡面来到白启身前,拉起白启的小手放在泡面桶上。

“好温暖!”

这个在雪地里站了五六个小时的小男孩终于露出了笑容,老头子也跟着笑了笑,但他的心情随即又一沉,说道:“不要再等了,你的爸爸妈妈不会再回来了,他们已经抛弃你了!”

“他们为什么要抛弃我,不是弟弟呢?”白启不解的问道。

老头伸手指了指漆黑的夜幕说:“因为这天是圆,不是平的!”

白启顺着老头的手指抬头向上看,漆黑的一片,什么都看见,他努力回想了一下平时所见的天空。

“可在我心里,它就是平的啊!”白启回答。

老头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三岁小孩解释地球是圆的,天空不是平整的!

随后他笑了笑,问道:“你想要公平吗?”

“想!”白启肯定的点头。

老头举起自己的右手,指着手指上的戒指说道:“拥有这枚戒指的人被称作为天行者,整个世界只有一人,天行者能给你想要的公平,你愿意成为天行者吗?”

“我愿意!”白启毫不犹豫点头。

“可能会死哦!”老头说。

“我愿意!”白启坚持的点头。

或许是因为太小,对死亡没有任何概念,白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老头带着白启回到了自己的小卖部,将白启收养为义子。

老头子名叫李浩然,家住南方,来这里是为了执行一个任务,任务结束后白启跟着李浩然回到了南方的家。

李浩然是一家上市企业的实际控股人,家境富裕,白启跟着他的日子比之前好了太多。

曾经因为饥饿导致的营养不良也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李浩然不经常在家,要么在公司开会、处理公司的事,要么就坐飞机跑得老远,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白启问过李浩然是不是去执行天行者的任务,但李浩然说他现在虽然是戒指的持有者,但早已经不是天行者了,他出去只是谈生意上的事。

很奇怪,李浩然已经不是天行者的身份了,但又不让白启继承天行者的身份,也不知道他是为啥!而且从来没和他提过天行者需要做些什么,什么时候开始之类的话题。

李浩然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他曾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但都不幸去世了。

仅留下一个比白启大一岁的孙女,和一个黄脸婆儿媳妇。

因为李浩然经常外出,白启在家就不得不面对他的孙女李倩,和他那抠门儿媳妇素琴。

苏琴从白启进李家大门那一刻起,就对他怀有巨大的敌意。

所有人知道李浩然老头子仅剩他们娘俩了,未来那偌大的上市公司等老头子死后也是她们娘俩的。

可谁知那个老东西居然从外面收养了一个儿子带回来,气的苏琴夜不能眠,还好老头子经常出差,不在家里,给了苏琴打击报复白启的机会。

苏琴没事就使唤白启,把他当家里的牛用,还教育李倩也不要对白启客气。

白启十八岁时,李浩然病重去世了,将天行者的戒指交给了白启,但他仍旧没有告诉白启天行者的使命是什么,只是在临死前拉着白启的手说:

“白启,你来我家这些年虽然不缺吃穿了,但苏琴母女却给了你很多气受,这我都知道。但是我希望你能在家里再呆上一段时间,这是我唯一的遗愿,你虽然是我捡来的孩子,可也是我的家人,我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够和睦相处。如果几年后,你们还是无法和睦相处,那你就自行选择吧!

切记,在那之前不要戴上天行者的戒指!

切记,永远不要探究天理的真相!”

说完,李浩然去世了。白启遵从了他的遗愿,没有佩戴天行者的戒指,继续呆在李家,试图和李倩母女和睦相处。

老头子的想法是美好的,但苏琴母女俩却根本不会管这些,甚至于对白启的欺压还变本加厉了!

原因就在于老爷子死前把公司股权卖了,所得的钱全部办理了信托,受益人是白启、苏琴和李倩三人!

信托这个东西,一旦办理了,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苏琴气的差点刨了李浩然的坟。

以后的日子对白启是又打又骂,甚至强行收缴了白启每个月领取信托收益的银行卡。

三年后,李倩的生日宴会上。

白启捆着围裙,端菜上桌,十几个人围在桌前,白启喊了几次让一让,都没人挪动位置。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个穿西装的青年忽然一挥手打掉了白启手中的盘子,油污溅到了他那名贵的西装上。

“白启!”李倩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她指着白启怒骂道:“你这个废物,怎么端个盘子都不会!你知道赵轩这身西装多少钱吗?你打工一辈子都买不起!”

“老头子真是瞎了眼,居然捡了你这么个废物回来!”苏琴也跟着说道。

“哎,没事,没事!”

赵轩赶紧站出来,其实他就是故意打掉盘子的。作为李倩的追求者,他十分了解李倩的家庭的状况,知道李倩对白启十分不满,无时无刻不想羞辱白启,所以他就给李倩创造了这么一个机会。

但他表面还是装作无所谓的说道:“一件衣服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天是倩倩你的生日,不要让这些事扫了兴致。”

李倩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赵轩,随后趾高气昂的对白启说道:“还不给赵轩鞠躬道谢!”

事实上在李倩母女欺负白启的时候他从不说话,因为白启觉得和他们说话会掉智商。

白启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此时秒针刚好走过凌晨十二点。

李倩的生日才刚开始,也不知道是哪个舔狗想出来的主意,非要在生日当天的第一秒给女神送上祝福。

你要舔也没关系,但你去外面舔啊!跑家里来折腾什么劲?

搞得白启这么晚了还要伺候他们,但这些都无所谓了。

李倩22岁日的同时,也是白启和李老头约定的三年之期。

“傻了啊,你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给人赵公子道歉!”苏琴开口说道。

白启解下围裙扔在地上,一言不发的扭头走上二楼,看得李倩和苏琴楞一会才反应过来骂人。

“臭小子,翅膀硬了你!今天要不把你教育得服服帖帖的,老娘不姓苏了!”

苏琴骂骂咧咧的想要追上二楼,她走到一半的时候白启又出来了。

白启一边下楼梯,一边说道:“我的命是李爷爷救的,我遵从他的遗愿,试着和你们和睦相处,但你们却拿我当下人,当敌人。既然如此,从今以后我们各过各的!

还有,你手里的银行卡我会挂失补办。”

“你敢!”李倩一听慌了,如果白启只是想要独自离开,她还没什么可说的,但他居然想要从她这里抢回自己那一部分遗产,这简直就是要李倩的命。

“好你个白眼狼啊,我李家养你这么多年白养了是吧?没有一点感恩之心,还想抢走我李家的钱!难怪你爹妈要抛弃你这个小畜生,果然是喂不饱的狼啊!”

苏琴穿着拖鞋,噼里啪啦的跑下楼梯,指着白启的鼻子骂道。

白启冷冷的看了一眼苏琴,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我们已经不是家人了,所以我不会再忍受你们了,辱骂我,可以!但是得接受我的铁拳!

救我的是李浩然,养我的也是李浩然,我所用的钱也都是李浩然的钱,和你们母女没有任何关系。不要试图拿李浩然对我的恩情来压我,没用!”

苏琴和李倩都被白启这一巴掌给打懵了,反应过来人早就没了。

白启离开别墅后找了个烧烤摊吃晚饭,他从兜里掏出李浩然给他的戒指。

这个戒指看起来十分普通,甚至有些老旧,指环都是扭曲的,像是用树藤编制而成的。戒指上镶嵌着一块红色的晶石。

白启将戒指戴在食指上,红色的晶石闪烁了一下,血红的晶石内部有墨渗出,很快,漆黑的墨汁便在晶石内部铭刻出一个‘九’字。

与此同时,一股神奇的力量涌入白启体内,不断的改造着他的躯体,而且这个过程是持续不断的。

白启并不感到奇怪,因为本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幻世界。

人类被分成途径者和非途径者两类,非途径者就是普通人。

途径者拥有超乎自然与科学的力量,这种力量无法去解释,是来自永恒天理的恩赐。

途径一共有八条,分别是:知识禁域的门神、自天理溢出的念之恶魔、伴随世界而生的癫狂魔女、人类耀星仕途、以力证道的武夫、我心必我行的圣徒以及坚固守愚的大地。

而天行者的戒指赐予了白启两种能力:

一.增强肉体,具体强度未知。

二.第九途径,永恒天理的审判,能力是通过举证判定消除人的罪恶,或降下天理的神罚。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