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林风齐玉儿小说《桃园小神医》免费阅读

小说:桃园小神医

作者:北山的狼

简介:五年前,他被人陷害而入狱。  五年后,他带着一身逆天玄门手段,回到桃花山村,只因看破尘嚣,想过与世无争的平凡生活。  种种桃,摸摸鱼,浇浇花,给村民看看病,教小孩练练武,百般惬意生活,万金难求。  直到有一天,一群女人带着一群小孩闯入他的生活……

最新章节:第15章 买车

桃园小神医免费阅读

《桃园小神医》第1章 一个漂亮的女贼

“入狱五年,风爷我终于回来了。”

“还是家乡的味道好, 连空气都这样子甜……”

站在山崖边上,望着青龙湖对面的桃花村,林风耸了耸鼻子,狠狠的抽了几口凉嗖嗖的山风。

暮色正浓,西天边残霞如血,青龙山灰蒙蒙一片,青龙湖畔烟纱轻绕,将整个桃花村缠住,宛如仙境。

林风嘴角浮现出一丝久违的微笑,大步朝桃花村走去。

为了避嫌,林风趁着夜色,专走小路,来到村尾靠大山脚下的一间熟悉而破旧的老宅院。

三间用泥砖木材茅草搭建的老房子,破旧、荒芜、凌乱,在黑暗中就像一位苟延残喘的老人。

见院门紧闭,林风用手一推。

院门不动,且里面还传来一阵响亮的淋水声。

林风甚感奇怪,这又破又旧的老房子怎么还有人住?

并且好象还有人在院中洗澡。

他知道父母因他入狱的原因,早就带他姐姐去南方打工。

所以这座老宅院是空的。

可现在屋里面有人。

而且黑乎乎的没开灯。

不会是住了个贼而不敢开灯吧?

不然,这么破旧的房子,村民是不会住的。

想到这里,林风怒火中烧。

特么的,老子不在家,你们这些贼就把我家当作贼窝了是吧!

真的胆大包天。

一气之下,单掌用力,木门应声而开。

整个人如一头豹子,猛地冲了进去。

但见幽暗中,一条浪里白条的人影,正俏立院中,不停用瓢在水缸里舀水洗澡。

女子披着长发,面容姣好,蜂腰蜜臀,玲珑曲美,欺霜盖雪的胴体散发着一股令男人呼吸急促的熟韵气息。

林风惊呆了。

想不到还是一个漂亮而性感的女贼。

齐玉儿见一个陌生男人撞门冲进,也不惊慌,低叱一声,“死流氓,给老娘死去。”

抬起右腿,一招绝户撩阴腿,朝林风下面狠狠踢去。

虎虎生风,动作老练毒辣。

齐玉儿才住进这茅草屋几天,今天刚要用电烧水,哪晓得电路出了故障,只好摸黑在小院子里面洗澡。

这地方偏僻,只有一个何寡妇住在不远处,又是晚上,根本没有男人来这里。

因此她就放飞了自已,尽情享受这种沐浴于天地之间的愉悦。

哪知一个不知死活的男人闯进来要非礼她。

她是一个黑带二段高手,身手了得,胆大如虎,自然不怕臭男人的侵犯。

再说她现在全身赤裸,万一叫喊引得人来,丢丑的还是她自已。

因此就想一招制敌,迫使对方就范。

就算将对方踢废了,也是活该。

林风乐了。

好家伙,这漂亮性感的女孩还是个练家子。

也不躲闪,直接伸手一抄,轻而易举将那条又嫩又滑的大长腿抄在手中,快速朝怀中一带。

齐玉儿根本来不及躲闪,顿时失去重心,眼看就要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林风立即上前,伸手一兜,把女子的小蛮腰紧紧搂在怀中,咧嘴一笑,“女贼,你竟然敢对我下毒手,真是欠揍!”

腾出另一只手,重重的拍在对方雪臀上,只觉得Q弹挺翘,弹性极好。

并且,眼光也不由自主落在对方那对伟岸当中。

顿时鼻子一热,好象有什么流出来了。

没办法,彼此的距离太近了,想不看都不行啊。

这下齐玉儿慌了神。

没想到这条色狼竟然是一个高手。

完全压制她这个黑带二段的高手。

哪怕她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无法挣脱这个男人的手。

潜意识她感觉这个男人的身体好象钢铁一样坚硬,这更让她恐惧了。

情急之下,张嘴就要呼救。

没办法,丢丑事小, 若被这头色狼玷污了清白,那就亏大了。

林风马上捂紧对方的小嘴,低声怒道:“你叫什么叫,你这么一叫,我的名声就被你毁了。”

自已刚刚出狱回家,想重新做人,难道又要因这个女人的原因而再次进狱,那就太不划算了。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女人发出声音。

齐玉儿美眸一瞪,险些气晕了。

尼麻德,毁了你的名声?

亏你说得出口。

现在老娘是受害者好吧。

要毁也是毁了老娘的名声好吧。

你无故闯进来调戏老娘,看光摸光老娘的身体,还要怪老娘毁了你的名声。

这世上怎么有你这种无耻的臭男人。

要知道,老娘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黄花大闺女啊。

看到林风并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又想到一旦真引来人,丢丑的还是她自已。

齐玉儿就不挣扎,只是拼命的摇头,嘴里呜呜的想说话。

见齐玉儿终于老实下来,林风就伸开手掌,免得闷死她了。

而女子身上的幽香与那水嫩细腻的肌肤,又让他心中那份久抑的欲望一下子躁动起来。

他暗中屏息,努力使自已情绪平静下来。

“你这个女贼,为什么要强占我的房子?”

“你这个淫贼,为什么要闯进来调戏我?”

“这是我的房子,我为什么不能进来?”

“什么,这是你的房子?你姓什么?”

“我姓林,就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怎么,你强占我的房子,还有理?”

林风神色不善。

“啊,你原来就是那个五年前因强暴罪而关进监狱的林风。你这头色狼,快松开我……”

齐玉儿大惊失色,又是一阵剧烈挣扎。

我的天啊,原来这家伙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强暴犯。

难怪剃了个光头。

他竟然出狱回来了。

今晚落在他手中,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了,妈哟,老娘的清白之躯只怕保不住了。

躲过家族的联姻,却逃不过色狼的魔掌。

齐玉儿,你的命,为何这般苦!

不过, 这个强暴犯貌似也长得有点帅,身子骨也跟水牛一样强壮有力。

见齐玉儿反应这么大,林风眼中闪过一抹黯淡,随即松开了她,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现在就走。”

也不顾后者的反应,转身进了茅草屋。

林风有点沮丧了。

万万没想不到,自已五年前的臭名连一个陌生的女贼都知道,还反应这么大。

这要是村里其他人见他回来,还不知道有多大的反应。

齐玉儿一愣,旋即什么话也不说,光溜着身子跑进房间穿上衣服,连行李也不收拾,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她怕这个强暴犯反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