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钱晓云朝小说《快穿:炮灰稳拿HE剧本》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炮灰稳拿HE剧本

作者:枣花糕

简介:钱晓找到一份好兼职,只要溜达溜达,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月收入过亿!第一个剧本后:钱晓抹了把脸,一言难尽。第二个剧本(小剧场):笑笑:【主人,分手吧。】“好的,我今天就分。”钱晓信誓旦旦地说。后来,钱晓内心很惶恐,“笑笑,我有宝宝了。”笑笑:【······】卒!好家伙,让你分个手,结果宝宝都出来了!宝宝都有了,还分什么手。稳定更新中~ 立意:珍惜每一段经历,尊重每一份感情。

最新章节:第17章 毒酒,喝不喝?(17)

快穿:炮灰稳拿HE剧本免费阅读

《快穿:炮灰稳拿HE剧本》第1章 毒酒,喝不喝?(1)

“笑笑,我们要去出任务了呢。”钱晓看着面前的浅蓝色虚拟屏幕,轻声说出口。

这个屏幕只有钱晓才能看得到,这是她的智脑,是存在于她脑海中的芯片。每一个溪星球的人都会拥有一个智脑。

钱晓躺在安全椅上,闭着眼睛,她的身子处于最佳放松状态。

过了几分钟后,钱晓睁开了眼睛,不过,她周围的场景却变了。

她现在正在一匹马上,还被一个男子搂着。

”抱紧阿爹,很快就到了。”

那位搂着钱晓的男子发现钱晓醒了,就开口和她说话,马匹也加快了速度。

钱晓不说话,默默地抓紧了男子的衣服。

现在的钱晓只有八岁,正是剧情开启的时间点。

钱晓的父亲是安国的护国将军,名钱焕,常年在边疆守卫家国。钱晓八岁前都是在边疆和父母长大,而钱晓母亲在一个月前因急病而去世了。

钱焕担心自己一人在边疆难以照料她,而且边疆又都是一帮莽夫。之前钱晓她娘在的时候,把人照顾得很好,还会教导钱晓认一下字。

如今,钱焕带钱晓回京,实在是无奈之举。

凌安侯府能够提出帮忙看护教导钱晓,这让钱焕至少不用担心钱晓的教育,内心多少有点安慰,而且凌安侯府作为钱晓的外家至少不会亏待了她。

“吁!”马停了下来,钱晓把头微微探出,手依旧紧紧抓着钱焕的衣服,看着大门上方的凌安侯府四个字,微微出神。

钱晓感觉到自己的头被拍了拍,回过神来,仰着小脑袋看着钱焕。

“晓晓,外公外婆家到了,开不开心。”钱焕不等钱晓出声,就抱着她下马了,还爽朗地发出了笑声。

钱晓内心的猜测被证实,又被笑声所感染,嘴角弯了弯,眼底藏着笑意。

进入凌安侯府后,钱晓父亲和林老侯爷去书房谈论要事了,而钱晓被林老夫人拉着在客厅投喂。

“晓晓,外婆给你剥咸蛋,要不要?”

“要!”

钱晓眼睛亮了亮,舔了一下嘴唇,立即开口道。

林老夫人笑盈盈地,手下动作却不慢,三下除五地就把蛋剥好了,递给钱晓。

“这咸蛋啊,很好吃的,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钱晓接过蛋,就猛的大咬一口。

结果,钱晓被刺激到了,咸得嘴巴发苦,想吐又不想吐的,眉头皱巴巴的。

不过,很快,她手里就被递过来一杯水,立刻就咕噜咕噜地给喝光了。

钱晓委屈巴巴地看着林老夫人,而林老夫人早就笑着合不拢嘴了,眼睛都眯了起来。

林老夫人感受到钱晓的怨念,伸手拍了拍钱晓的脑瓜袋,笑容可掬,嘴里却念叨着,“傻孩子,傻孩子。”

钱晓:“······”

林老夫人身边的嬷嬷听见了,眉头一皱,用力地咳嗽了几声。林老夫人听到了,笑容不变,不慌不忙地换掉一个字,“好孩子,好孩子。”

“你和你母亲小时候一模一样。”

“一样的傻兮兮。”

钱晓:“······”

嬷嬷:“······”

钱晓心中无奈, ’怎么感觉这个外婆比我还要有活力呢。’

钱晓表示,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笑笑在钱晓脑海中嗤笑了一声,也不说话。

钱晓听到了,不以为然。

钱晓嘴巴一撇,想要嚎叫出声,却被林老夫人手快地塞了一块糕点进去。钱晓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眼神放在了老夫人面前的糕点上。

钱晓嘴巴嚼着糕点,打算吃完了再嚎。结果,被投喂了一块又一块,钱晓都没有机会嚎叫出口,后来,摸摸肚子,觉得吃饱了,就开始往外跑。

钱晓一边跑,一边叫喊着,“阿爹,阿爹!”

林老夫人和嬷嬷看着钱晓一蹦一跳地跑了出去,颇有用完就丢的既视感。她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

“这孩子吃饱了,比刚才那副恹恹地,顺眼多了。”林老夫人轻笑出声。

“小小姐,是个机灵的,随您。”嬷嬷附和着。

林老夫人一听这话,更笑不拢嘴了,笑骂道:“惯会贫嘴。”

“我儿芸儿啊,终究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林老夫人笑着笑着,就想起了钱晓他娘,眼睛不知不觉就含有了泪花。

嬷嬷不禁目露哀伤,陷入回忆中,嘴唇动了动,终究因为悲恸而无法发声。

钱晓跑着跑着,感觉转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人,才反应过来自己其实不太认得路,应该是走错了方向。钱晓的嘴巴无意识地撇了撇,表情很是懊恼。

‘笑笑,你怎么不提醒我呢,我都跑了这么久。’钱晓很是气恼,跺着脚。

【晓晓,是这样的呢。】

【介于你刚才的妄自菲薄,觉得自己的活力比不过你外婆,我这不是让你证明自己嘛。】

笑笑的语气听起来贱贱的,让人觉得它很欠揍。

钱晓听着很是气愤,不想让它开口了,直接将它的声音给关了。

笑笑:“······”

说不过我,就屏蔽,哼!

‘敢捉弄我,我就让你闭嘴!’钱晓很是熟练的打开导航系统,没再管笑笑。

钱晓走了几分钟,终于看到了钱焕。此时,钱焕和林老侯爷正从书房里走出来,钱晓冲过去,距离他们堪堪一米就停了下来。

钱晓看着他们,不等他们出声,就朝着林老侯爷大喊:“外公好!”

钱晓喊完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扑向钱焕,抱着他的大腿,开始鬼哭狼嚎。

“呜呜,阿爹,你去哪了,我都找不到你。”

笑笑:【······】呵呵。

真没想到,遇到我之前,你竟然是这样的晓晓。

不过,主人真的只有八岁了,任务还完成得了嘛。

愁。

钱焕被钱晓这操作弄得一愣后,很快就反应过来,拍了拍钱晓的小脑袋。钱晓由刚才的气愤转换成了委屈,由一开始的狼嚎到小声的抽泣。

而后,钱晓抹了抹眼泪,将手里一直拽着的半个咸蛋递给钱焕,也不说话。

钱晓虽然表面表情绷得紧紧的,但是内心却哼了哼,‘你看,就算你不理我,我也会对你好。今天又是棒棒的一天呢。’

笑笑:“······”不是很想听到宿主内心的傻逼吐槽,怎么破?

林老侯爷蹲下来,拍了拍钱晓的小肩膀,语气调侃,“晓晓,外公也要的。你把咸蛋给外公吧。”

钱晓瞪大了眼睛,将自己的半个咸蛋往背后挪了挪,‘你怎么能倚老卖老呢。’

“外公带你去吃饭,把这个咸蛋给我,好不好啊?”林老侯爷看到钱晓的小动作,笑眯眯地再加一把火。

钱晓:“······”。幼不幼稚,我八岁,又不是三岁小孩。

钱晓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忽然脑海灵光一闪,自己就把那半个咸蛋塞进嘴里,一眨眼就吃完了,然后两手一摊,看着林老侯爷,表情很是无辜。

钱晓担心表情不到位,双手转为虚握着,扭捏地摇了摇身子,还眨了眨眼,“外公看着我做啥,晓晓会害羞的喔。”

林老侯爷:“······”

钱焕:“······” 说好了给我的蛋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