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离弦箭小说《陨石传说》免费阅读

小说:陨石传说

作者:离弦箭

简介:三颗陨石降落在凡间,带来离奇身世的三位婴儿,他们究竟是谁,为何引起玄门争战?天下兴亡,九州烽火狼烟,谁来代表正义,谁来代表邪恶,在乱世之中决战?

最新章节:第18章 叛徒

陨石传说免费阅读

《陨石传说》第1章 紫气东来

苍穹如墨,繁星满天,夜色深沉而幽静,北斗山脉在夜色中延伸开去,绵延无尽仿佛勾连天地,愈发显得广袤雄奇。

北斗山之名,全凭天地造化神奇,其山山势起伏逶迤,七大主峰的布局恰好似北斗七星斗勺之状,可谓鬼斧神工,人间奇景。

七峰之中摇光峰最低,高一千八百丈,依次递增,天枢峰最高,达四千二百丈,为北斗山脉之巅,天枢宫就耸峙在天枢峰之上,飞檐拱顶直入云天,碧宇琼阁虎踞峰峦,气象恢弘无比。

此时宫内华灯通彻,三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望着大厅内一方巨大的碧玉方台,神色十分凝重。

那三个老者都逾古稀之年,俱都身着一身宽大道袍,整洁而质朴,难掩清癯高雅之气,他们便是天下玄门八派之一北斗派的耆老,掌门人无尘道长和他的两位师弟无忧道长和无情道长。

他们瞧着的那方碧玉石台长宽皆有数丈,其间镶嵌无数颗大小不同,或明或黯的各色宝石,形态圆润通透,宝石的排列疏密相间,星罗棋布,懂星象之道的人一望便知,这是一幅结构精巧的星图。

星图上光影浮动,一颗颗宝石拟作的星辰变幻运行,竟与斗转星移的天象一般无二,三位老者的目光同时聚集在北极星上方区域,只见一道星光骤明骤暗,光芒闪烁不止。

无尘道长的眉头在不经意间皱起,低喝道:“走,出去看看!”

他道袍拂动,当先向外走去,其余二老一言不发,也跟着走了出去。

宫殿外,四面皆是广场,巨石铺就地面,雕栏围拢四周,广场临渊而建,地势颇为险峻,三位老者站在广场东面,凭栏眺望深邃的夜空,一时无语,只是人人神色凝重,似乎在等待什么。

良久,无尘道长悠悠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如若祖师预言的不错,天星降世便在今日,传言天星降世斗转星移,天下恐有事变,也不知是好是坏?”

无忧道长凝注远空,缓缓说道:“福兮祸兮,皆是天意,我等修道之人唯有顺其自然而已。”

他忽然掐了掐手指,口中默默吟哦,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有了异样的光芒,凝然道:“时辰已经到了!”

三位道长的目光一同射向东方的夜空,任凭夜风凛凛,身体却如同雕塑般凝然不动,仿佛要将这无尽的虚空参破。

夜空中此时已经出现了奇幻的景象,东方的星空,漫天星辰忽然活动起来,一颗颗星辰变得间排列有序,在墨色的苍穹之上组合成奇怪的几何图案,结构极为精妙,显示出令人震撼的诡秘。

三位道长相顾愕然。

玉腰带老者奇道:“这是什么图案?”

无尘道长摇了摇头,喟然道:“不是人间规矩所制,实在是高深莫测!”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是一副麦田圈图案。

“快看!”无情道长指着天空呼喝一声。

三人同时打起精神,只见东方天际划过三道光芒,三颗彗星拖着三道长长的尾巴出现在夜空,瞬间点照亮了漆黑如墨的苍穹。

三颗彗星越飞越近,光芒逐渐炽烈,少顷,其中两道光芒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光芒终于渐渐弱了下去。

“坠落了!”

无情道长惊呼一声,目光随着那两道逐渐微弱的光芒远去,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中州方向!”无尘道长的目光变得异常凝重起来。

余下的一颗彗星愈行愈近,光芒也更加清晰耀眼,长长的尾迹中隐约泛着荧荧紫气。

“紫气东来!”

三人几乎同时叫出声来,声音竟不觉有些发颤,流露出不可自抑的惊奇和喜悦。

修道之人都知道,紫气是圣人之气,故紫气出现昭示着人间祥瑞。

三人的目光更加专注,随着唯一还未陨落的彗星在移动,他们的瞳孔里也闪耀紫色的光芒。

“这里,这里,飞到这里了!”

无情道长不由得惊呼了起来,突兀而亢奋,也不知是惊喜还是恐惧。

那拖着紫色尾芒的彗星果然向这边飞来,已掠过一片山脉,掠过三人的头顶,他们感受到一股热浪袭来,又须叟远去。

只听得“轰隆”一声,附近的山川几乎也颤动起来,那颗彗星坠落在北斗山西麓的山谷。

北斗山西麓。

这里是一处低洼山谷,山谷原本草木葱郁,中央有一处碧水深潭,现在潭水已经枯竭,露出潭底沙石峥嵘的面貌,四周树木变得焦灼枯萎,土地也因为高温的炙烤而龟裂。

天石正好坠落在水潭中间,虽然已经过了数个时辰,可通体依然猎猎燃烧着绚烂的五色火焰,火焰中隐隐浮动紫色的光芒。

火焰灼热异常,炎热的气流笼罩山谷,似乎没有遏止之势,三位老者站在陨石数丈开外,目视五彩斑斓的火焰,纷纷沉浸在思绪之中。

“嗷——”

一声奇怪的叫声打破沉闷,那声音即似鸟鸣,又似野兽的嚎叫。

三人举目望去,只见一只奇怪形状的巨鸟飞了过来,那鸟体形巨大,长着四只蹄子,腹背之上有鳞片,形相看起来像麒麟,背脊上却有生长着一双巨翅,赤羽金翎就像凤凰的羽翼一般。

那怪鸟飞至头顶之际,无尘道长向它挥了挥手,巨鸟通灵便飞了下来,俯在他身前。

无尘道长左手二指结印,口中喃喃念了几句咒语,问道:“麒麟鸟,带来什么消息了?”

原来此鸟叫麒麟鸟,是北斗派豢养的神兽,可吞云吐雾、日行千里。

北斗派僻处深山,平素与外界少有往来,常年只派少数几弟子驻外,处理世俗事务,此鸟便是内外沟通的信使,外驻弟子若有情报回传,便由麒麟鸟送达本部。

北斗派有秘传咒语,用以操控麒麟鸟,无尘道长念完咒语,麒麟鸟便自口中吐出了一方精巧玲玲的木匣。

无尘道长伸手接过木匣打开,里头藏着张纸条,取出来看过之后,立即皱起了眉头。

他一挥手,说道:“去吧!”

麒麟兽便扑展双翅,转眼又向云深处飞去。

两位师弟见无尘道长神色有异,问道:“掌门师兄,信上说了什么?”

无尘道长仰望苍穹,悠悠长叹一声,默然将纸笺递与二人。

无情道长将纸笺铺在眼前,只见笔墨清瘦,密密写着几行字:

七月十三,帝坚崩,太子广即位。

无情道长读罢,一时微怔,片刻才说道:“杨坚爱民,勤俭仁政,今日驾崩,实乃民之殇也!”

无尘道长微微摇摇头,喃喃说道:“杨广继位,国之祸也!”

无忧道长心有疑惑,说道:“素闻杨广虽博学聪慧,师兄何故有此断语?”

无尘道长说道:“去岁杨广来此求药,我观其人言行,虽然谈吐不凡,心中大有抱负,然而性情自负,行事急功近利,此人日后必穷兵黩武,致生灵于涂炭。”

无尘道长言罢,注目着陨石,神色变得极为复杂。

无忧道长也望向那燃烧着奇怪火焰的天外陨石,只见紫气氤氲,不禁眉梢跃动,说道:“诚如师兄所言,生灵即将涂炭,然而此石携紫气东来,是否预示着乱世自有济世之人?”

无尘道长说道:“祖师百载之前,即预言今日之事,遗言曾道:‘星空异象,紫气东来,石中之子,救世之人。’”

无忧道长说道:“星空异象昨夜已然显现,紫气东来便是这一颗天降巨石了,莫非这石头还能产子?”

无尘不答,只是说道:“我们守住此地!”

两位师弟面面相觑,却见无尘道长已盘膝入定,只好如法炮制纷纷运起本门玄功,三人返照空明浑然忘我,日出日落,转眼便过七日。

第七日清晨,天空渐露曙光,三位道长盘坐在一片空地上默然不语,他们闭阖的眼睑已经张开,静静地凝注不远处的陨石。

那块陨石颜色已变得漆黑如墨,隐隐然透着奇妙光泽,表面坑坑洼洼,连日的火焰已经消失不见,似乎终于沉寂了下来。

三位道长心头诧异,神色间既惊奇也有几分掩饰不住的落寞。

七日,火焰燃烧了整整的七日,却终究化为一块面貌斑驳的顽石,竟无奇迹会发生吗?

无尘道长徐徐起身,说道:“我们去看看那块石头!”

三人道袍浮动,飘然间已来到陨石之前。

无尘道长伸手触摸,修长苍劲的五指刚触到陨石的表面,神色间就有了一丝奇异的表情,他的手指循着陨石表面坑洼的轮廓滑动,脸上奇异的表情也就更明显。

“怎么了?”无忧长老问道,然后也伸手抚向陨石,然后脸上也有了异样的光彩。

无忧道长“噫”了一声,奇道:“怪哉,怪哉!”

这时,无情道长也伸手抚在陨石之上,露出古怪而惊喜的表情。

三人俱都潜运神识,指间传来的异动直冲灵府,只觉这陨石之中似乎有种力量在不断充盈,仿佛即将破壳出。

这种感觉愈发强烈,无尘道长蓦地缩回手指,急道:“避开去!”

三人身形如仙鹤起舞,又飘然退至数丈之外,抬头望向东方,只见晨霞聚敛,东方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长形霞幕,如同一扇雄伟的朱门。

“相传天门开启,必有谪仙下凡!”

无尘道望着眼前的异象,喃喃自语,神色变得虔诚。

漫天霞光须臾又变暗了,越来越暗,不多时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

这须臾的变幻,不免令三位道长的目光中闪动惊奇的光芒,但这光芒转眼又被漫天的黑暗所淹没。

日月无光,清晨又变成了黑夜,甚至比黑夜更黑暗。

“天狗食日?”黑暗中无情道长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有些怀疑。

无尘道人回答:“不是。”

这句话很快消散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轰隆!轰隆!轰隆!

漫天划过无数道银白的电光,惊雷如同猛兽在咆哮,黑暗中仿佛徘徊着一股凶悍的力量,要将一切生灵粉碎。

大地在轰隆隆的雷声中颤动,世界仿佛即将末日。

这一幕持续了许久,黑暗中终于亮起了一团紫色的光,光芒将整个山谷照亮,那天外陨石似乎蠢蠢欲动,紫色的光芒不断自陨石内部向外喷薄而出。

三位道长情不自禁情的欢呼。

他们瞳孔中映出一副景象,紫色的光芒如同龟裂一般绽开,碎成一块块的光斑,然后渐渐地暗淡下去。

黑暗中传来一阵婴孩的啼哭声,清亮悦耳,声音直透苍穹。

随着这一声啼哭,天地重见光明,日出东方,映红了半壁天空,山谷中微风徐徐吹过,本已焦枯的草木,仿佛渐渐恢复了生机。

陨石已经碎成数瓣,那些碎开的石块内壁生长着白绒绒软绵绵的物质,看起来就像一朵巨大的开了壳的棉花,里头藏着一个白胖胖的婴儿,眼睛尚未睁开,只是哭个不停。

无尘道长身形飘过,已将小孩抱了起来,搂在怀中注视良久,嘴角渐渐流露出欣然的笑意。

无忧道长露出笑容,伸手轻拂稚嫩的脸庞,那小孩努努小嘴,居然停止了哭泣,安详地睡着了。

无情道长似乎有些忧虑,看着婴儿熟睡的面庞,神色极为沉默,良久才叹息一声,说道:“此子于本派而言,岂知是福是祸!”

无尘道长闻言肃然,缓缓说道:“‘此子命格非凡,但愿将来能为人间带来福祉 ,他既投生于此,便是天意令北斗派照拂,我北斗派祸也好福也罢,须得护他长大成人!”

无情道长点点头,说道:“师兄所言极是!”

就在此时,一名十一二岁的道童跑了过来,向三人揖首,启禀道:“三位师祖,天枢宫有客求见!”

“什么人求见?”无尘道长问道。

那道童挠挠头,想了想:“一位老先生,说是从中州来,好像……好像姓于。”

无尘道长沉吟道:“莫不是天龙山的于野?”

道童顾不上答话,目光早已被无尘道长怀中的婴儿吸引,眼珠滴溜溜乱转,好奇道:“掌门师祖,这小人儿是谁?”

无尘道长微笑道:“今后他就是你的小师弟了,你可得好好照顾他!”

道童的眼中放出了惊喜的亮光,高兴得连连点头,伸手轻轻按了按婴儿的鼻子,忽然说道:“那位于先生也抱着一位小娃娃!”

无尘道长闻言微微一怔,对两位师弟说道:“我们回去!”

——

作者有话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