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祁大林小说《乡村老中医》免费阅读

小说:乡村老中医

作者:虾仁月饼

简介:乡村老中医祁大林病重垂危。遭遇同村毒妇刘艳坑害钱财。万万没想到。老中医偶获神秘传承。不但能窥人心声,还因祸得福重病痊愈。谁说老头不如少年?且看七旬老汉祁大林拳打恶霸,一步步带领山村乡民发家致富!

最新章节:第24章 许倩也是要面子的

乡村老中医免费阅读

《乡村老中医》第1章 刘艳上门求医

龙尧村。

太行山脉中的一座偏远山村。

傍晚时分。

红日西落。

晚霞漫天。

远远看去。

山峦翠绿炊烟飘渺,仿如画中诗卷。

七旬老汉祁大林,头戴草帽,背着一筐草药,身后跟一条老黄狗,慢悠悠的走在田埂中。

村子不大。

却是有山有水。

从山里采药回来。

走到铺在溪水上的石板桥。

祁大林停下脚步,缓缓吐出一口气,蹲下身捧起一汪溪水喝了两口。

一扭头,便看见老黄狗也在勾着脑袋舔着舌头喝水。

“大黄,回家了。”

“汪汪!”

老黄狗叫了两声,便继续跟在祁大林朝着山村走去。

四周是绿油油的玉米地。

清风吹过,翠绿的玉米杆阵阵摇晃。

虽不似风吹麦浪,但也好似一阵碧波荡漾。

看的人心旷神怡。

祁大林掏出旱烟抽了两口。

随即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把捂着嘴的手拿开,便能看到丝丝血迹。

祁大林摇头苦笑。

“得了肺癌,怕是没几天活头了!”

一人一狗走后不久。

玉米地中忽然冒出来两人。

男的叫王三,是净做偷鸡摸狗的地痞混混。

女的叫刘艳,是村里风流事最多的寡妇儿。

“艳子,真让你说对了,祁老头得了病,很快就会死求!”

“那可是肺癌,就算祁老头是老中医也没辙,他无儿无女的,攒了那么多钱,还不如便宜我们自己村的人。”

“艳子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

刘艳眼珠子转了转,当即便有了主意。

“等晚上没人,我假装过去看病,只要他上钩,你就冲进来。祁老头重面子,绝对会乖乖把钱交出来。”

“好办法!不过艳子你得小心,别真被祁老头给那啥了。”

“一把老骨头怕什么,再说了以为都像你似的,壮的跟头牛,天天过来折腾老娘。”

对于两人的密谋,祁大林全然不知。

否则真要是看见他们,绝对会心生警觉。

毕竟他们凑在一起,不是搞破鞋,就是在准备坑人。

龙尧村东北角。

三间破瓦房的农家小院。

便是祁大林家。

推开篱笆门进屋。

祁大林慢慢坐到了躺椅上。

“老了,不中用了!!”

叹了口气,

祁大林便睡着了。

老人嗜睡。

一觉就睡到了晚上。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开门,救命啊!”

祁大林听到动静。

连忙起身开门。

房门刚一打开,只觉得眼前一花。

便看到一个女人跑的太急,被门槛绊了一下,踉踉跄跄的眼看就要摔倒。

祁大林伸手准备抓住她。

总不能让人真摔了!

想法很好。

可惜他年纪太大,动作太慢,手刚刚抬起,还没抓到人。

噗通一声。

女人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趴在地上的刘艳被摔的七荤八素。

整张脸都是苦涩,心里忍不住暗骂。

“这个老东西,真是可恶,连手都不抬一下,就这么看着我摔倒。”

刘艳缓缓站起来,满脸痛苦,眉目之间全是乞求。

“老神医,你可要救救我啊!”

祁大林这才看清楚,来的竟然是村里的寡妇儿刘艳。

这女人是个人物,村里面叫得上号的男人估计都和她有一腿,名声极差。

想到这些,祁大林便警惕的退后两步,“到底怎么了?”

刘艳泪眼婆娑。

“人家生病了,肚子疼的要命,老神医快给我看看!”

“肚子疼?”

祁大林眉头渐渐舒展,这种小病他还是有把握的,“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

刘艳摇摇头,“应该没有,我中午起床吃了点面条,晚上喝了碗大米粥。”

说话间。

刘艳主动凑到了他跟前。

祁大林满脸狐疑的盯着她,这女人不好惹,自己得小心点,别着了她的道。

刘艳也不知道他是这么想的。

错以为是鱼儿上钩。

更加燃起了希望。

心里忍不住暗道:

“男人果然一个德行,只要你上当,你那些钱就都是我的。”

刘艳想趁势再靠近一些。

可刚刚还盯着她,目不转睛的祁大林却忽然转身。

从抽屉里拿出来一副老花眼镜。

“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不戴眼镜啊什么都不看清楚!”

刘艳气急。

合着刚才老娘白费功夫了啊!

“来这边坐,我给你把把脉。”

祁大林坐下后,手指便搭在了她的手腕处,开始静静的感受脉搏。

可刘艳又不是真的来看病。

她可是来弄仙人跳,骗钱的。

便打算故技重施。

只见她扭了扭身,仰着脖子。

一支手不断扇风。

“你屋里好热啊!”

“还行。”

“真的好热啊!”

说着刘艳说话间,扇风的动作越来越矫揉造作。

祁大林目不斜视,开口问道。

“你最近是不是有手脚冰凉、虚汗多梦、大便糖稀的情况?”

正在挠首弄姿的刘艳,一听到这话顿时打了个激灵。

大便糖稀?

什么鬼啊!

难道这老头看不到我的魅力吗?

看不到我肤白貌美的大长腿吗?

刘艳心里愤愤不平。

可为了达成目的,只得顺着他的话继续说。

“好像是有一些,老神医我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啊!你可一定要救救我!”

说完刘艳便起身走了过去。

就这么两步路。

愣是被她走成了T台。

扭的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坐到祁大林身边后,抹着眼泪哭诉了起来。

“我的命好苦!七岁死了爹,八岁死了妈,好不容易嫁出去老公也死了,我这些年一个人又要照顾公婆,又要下地干活,我要是病倒,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祁大林如老僧入定。

表情没有分毫变化。

心里却忍不住说道:

可拉倒吧!谁不知道你刘寡妇天天睡到中午,让公公婆婆伺候,下地干活更是不可能。

所以祁大林很快就察觉这寡妇儿不对劲。

可祁大林又不会读心术,自然不清楚她的目的。

所以就打算随便找个借口,开几服药让她走。

“你就是心焦气躁、外加月经不调!我给你开几服药,你回去吃了很快就能好。”

“药太苦了,我不想让吃药。”

“不吃药怎么治病?”

“不如老神医你给我按摩吧,兴许你给我揉揉肚子就好了。”

说话间。

刘艳便坐在了一旁的躺椅上,拍了拍自己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