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元蓁楚巽元理韫顾凯渊小说《大将军的小娇娘》免费阅读

小说:大将军的小娇娘

作者:坤仪

简介:【古言1v1、甜宠无虐、 男女主本土人士】楚大将军生得冷峻,家世好,文武兼备,将近及冠还未娶妻,胜仗归京后亲事紧跟着就被提上了日程,恰在此时,某小姑娘出现在了他身边,察觉到自己的心意,果决的楚大将军瞬间便拿定主意:就是她了。奉恩辅国公府元三姑娘开朗善良,理家、照顾幼弟都能安排得妥当,她自认自己只是普通的闺阁女子,偏生遇到了那个直来直去,说话也直白,却默默对她好的男子。她本平凡,是他给了灼华。

最新章节:第260章 小别

大将军的小娇娘免费阅读

《大将军的小娇娘》第1章 回京

北风呼啸,黄沙漫舞,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列车马队伍正缓缓前行。

领头的是个穿着貂毛斗篷的俊美男人,几个随从和侍卫跟随在身边,随从陈鸣眼看着前方不远处就要到驿站,与俊美的男人禀道:“公爷,驿站就在前方了。”

元勊点头,示意陈鸣去马车边禀告车内的妻儿。

陈鸣应声忙退到马车边轻声告知马车里的夫人。

“可要到驿站了,一会到了驿站都好好泡个热澡祛祛寒。”顾氏爱怜摸着怀里已经睡着的小儿子,朝对面的女儿道。

随丈夫在外六年,如今终于要回京了,越靠近京城内心不禁越发感慨万千。

元蓁随母亲带着两个弟弟坐在铺着厚厚绒毯的马车内,怀里搂着跟个小火炉似的弟弟,窝在绒毯里,暖和得懒得动弹。

“娘,好冷啊,记忆中似是没觉得有这么冷过。”元蓁说着,忍不住又蹭了蹭怀里白胖弟弟热乎乎的小脸蛋。

实则并不是没这么冷过,只是在温暖的南方待习惯了,初回北方的京都,难免就不适应。

从江南一路走来,骁哥儿已经习惯了不时就要被姐姐当了暖炉来蹭脸蛋,只肃着张小脸乖巧地坐在姐姐怀里,其实他有点热,只是姐姐冷,要抱着他取暖,就也乖乖坐着不吭声。

元蓁余光瞧见骁哥儿老成严肃的小样儿,乐得不行,才五岁的小豆丁,正是活泼爱闹的年纪,却整日里跟个不苟言笑的老学究一样,她这个弟弟当真是太可爱了,又忍不住轻柔一口亲了下骁哥儿白胖的小脸蛋儿。

骁哥儿小脸一如往常红了起来,不论多少次,总还是不自在地抿了抿小嘴,可小身子却是没动分毫,仍任元蓁抱着。

顾氏没好气地嗔了女儿一眼,道:“你也就知道欺负弟弟。”

“谁让我弟弟这么可爱。”元蓁冲顾氏讨好地俏皮笑,一点也不怕,因为很清楚顾氏并没有怪她的意思,反而很高兴他们姐弟这样亲近的相处。

她的两个双生弟弟,一个活泼爱笑,一个却整日肃着张小脸,明明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南辕北辙,有趣得紧。自两个弟弟出生后,她每日里最喜欢的就是逗两个弟弟玩。

“还有大哥,好久没见大哥了,也不知道还有几日才能到京城?”元蓁说着,见顾氏准备唤醒睡得如小猪崽般的另一个弟弟学哥儿,以防睡太多晚上睡不着要闹,便拿手指想戳下学哥儿睡得红扑扑的小脸蛋,只还未靠近,就被顾氏无情一掌拍开,道:“你大哥先前来信说是会一路过来迎咱们,如今路程已过半,应是这两天也就能遇到了。”

离京时,身为公府世子的长子元理韫已十二岁,便没有跟着元勊和顾氏前往江南任职,而是留在了京中念书,虽然时常通信,顾氏对长子也想念得紧。

元蓁闻言,高兴地欢呼起来。

“太好了!好想大哥啊!对了,我们骁哥儿和学哥儿还没有见过大哥呢。”

学哥儿和骁哥儿是在江南出生,和嫡亲的大哥元理韫从未见过面,而元蓁离京时已七岁,记事了,她如今都还记得幼时大哥经常从外面偷偷带吃食回来给馋嘴的她解馋,原本可以好好瞒着元勊和顾氏的,却有一次也不知是何原因,她突然上吐下泻起来,这事便就瞒不住了,元勊气得重重抽了元理韫好几下手板心,最后还是祖母元老夫人赶来,才免了元理韫的罚跪。

马车缓缓在驿站外停下,元勊来到马车前先挨个抱了儿女下车,最后才扶了顾氏下来,趁着众人不注意时悄悄捏了下自家夫人柔软的素手,顾氏脸颊不可抑制浮上嫣红,暗自瞪了丈夫一眼,俩人都已是将近二十年的老夫老妻了,私下里还是这么的不正经,可心里却是受用的,紧紧握住了元勊宽厚的大掌下了马车。

夫妻二人正‘眉来眼去’着,那边乖乖牵着姐姐手的学哥儿却是不安分地东扭扭西扭扭,突地“啊”的叫了声。

“姐姐,好多大马在跑!”

一行人也听到了动静,扭头望向他们适才经过的道上,一行十几骑的快马正驰骋而来,卷起黄沙滚滚,转瞬就奔到了他们跟前。

健壮骏马上竟皆是铠甲加身的将士!

元蓁紧了紧手,牵牢了两个弟弟,悄悄退到了元勊和顾氏身后。

元勊想到回京前得到的消息,认出这应该就是西北关刚打了胜仗回京献俘的将士,心内惊了下,没想到竟在这遇上。

驿站的驿丞早已在先前元勊遣人前来安排时得了消息,正巧这时跨了出来,愣了愣,却是没想到突然又多了这么多的将士,顿时有些为难,但想到元勊的身份,便先朝元勊走了过去,恭敬弯身行礼道:“见过公爷!院子皆已收拾了出来,房间内也皆已烧上了上好的银霜炭,热水也已准备妥当,只待公爷和夫人住下便可。”

京城贵族,奉恩辅国公元勊,他怎么敢怠慢得罪。

元勊却没那么多讲究,只道是让驿丞派人引了顾氏和儿女先行进院子安顿,而他则领了驿丞走向了将士们,看是否有什么能搭把手。

他虽然是文官,但奉恩辅国公府元家祖上亦是跟着太祖皇帝打天下的武将,他内心里实则对这些用自身肉躯保家卫国的将士满怀衷心的敬佩。

元蓁牵着俩弟弟跟在顾氏身后回了安排好的院子,顾氏吩咐丫鬟婆子只将常用的物件拿出来,元蓁便先领着俩弟弟回房盯着他们乖乖泡了热水澡梳洗更衣,又嘱咐自己的丫鬟葡觅和庄柚先照看好俩小的,这才回房梳洗。

“一会儿厨房端了姜糖水过来,记得给小陈嬷嬷也端去一碗。”元蓁突然想起这事,不忘叮嘱身后的良穗。

小陈嬷嬷是元蓁的奶嬷嬷,也是顾氏身边陈嬷嬷的亲妹子,是以为了区分二人,便唤元蓁身边的叫小陈嬷嬷。因越往北走气候越冷,小陈嬷嬷年轻时受过苦,途中不小心便着了凉,故而元蓁有此一说。

良穗紧走两步掖了掖元蓁的兜帽,笑道:“姑娘就别操心了,麦望是最细心不过的,有她在照顾小陈嬷嬷,您可以放心。”

良穗说得没错,元蓁点点头就没再去管,自回了房洗漱。

因此次回京后便不再回江南,大部分奴仆家根却皆在江南,顾氏索性遣散了大半奴仆,北上带的人不多,骁哥儿和学哥儿身边伺候的都被顾氏遣散,倒是元蓁当初买丫鬟时比较注意的是几人的身世,此次身边的四个丫鬟都选择跟随她回京,这才不至于让俩弟弟身边无人照看。

待元蓁洗漱毕,来到正房,正见顾氏仍在吩咐着事情,不由疑惑,见骁哥儿乖巧地坐在靠背椅上看画册,便拉过正在一边自个玩耍的学哥儿一把抱住,才问道:“陈嬷嬷,娘怎地还在忙着呢?”

而且也不见爹爹回来。

陈嬷嬷给元蓁倒了杯热茶,这才回道:“陈鸣过来说是老爷正跟前头遇到的一个少将军聊得投契,要在前厅招待那位少将军。”

陈鸣是陈嬷嬷的儿子,在元勊身边当了随从。

原来是这么回事。

元蓁想了想,她们也等着用膳呢,便转头说了几个菜色,让良穗去厨房吩咐一声。

学哥儿就是个停不下来的,在元蓁怀里咯咯笑着扭来扭去地想逃掉,奈何人小力微,拗不过存心逗他的姐姐。

顾氏安排好事情回头,就见俩姐弟在那玩得没个正形,瞧着自家闺女那乐呵的小模样,倒衬得一旁两耳不闻窗外事般在看画册的骁哥儿更像哥哥,无奈一笑,走过去把小儿子解救出来,没好气道:“等回京了可不能再这么没规没矩的,出门做客没得让人笑话,届时看谁敢上门提亲。”

“不提亲好呀,女儿一辈子陪在娘身边。”学哥儿被顾氏解救走了,元蓁就改而逗一旁的骁哥儿。

见女儿说起亲事脸都不红,没心没肺的样子,顾氏暗叹口气,心想这事也急不得,便转而叮嘱道:“驿站门口碰上的原是西北关的将士们,此次是押送俘虏进京。蓁儿,你爹千叮咛万嘱咐,务必约束好身边的人,不能随意出了这院子。”

西北关打了胜仗,生擒了蛮夷皇族一位王子是举国上下都知道的盛事。元蓁自然也知道,没想到他们遇上的竟是押送俘虏的边关军士,当下正了面色,郑重应了下来。

这场战事打了几年,期间牺牲了多少士兵和百姓,才换来了胜利,如今在押送进京这一步当然不能有丝毫差错。

是夜,元勊过了亥时才回了房,顾氏原以为会看到微醺的夫君,连解酒汤都备好了,却竟是连一丝酒味儿都没有闻到。

“押送俘虏兹事体大,便没有喝酒。”元勊喝下顾氏递来的茶,解释后先关心儿女,“蓁儿和两个小子睡下了?”

“都累着了,蓁儿还想等你,让我给劝回去了。”见元勊喝完了,顾氏适时地递过拧干的热帕子,看着妻子绕着他忙活,元勊眼里皆是柔情,这么多年,只要回到房里,他们的相处一直如此,她从来都不假手于人,“孩子都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是该睡下。”

顾氏笑着与他叙话道:“瞧着那少将军年纪不大,老爷竟能与之聊了这般久。”夫妻俩都习惯在睡前说说一天内遇到的人事。

进驿站前她瞧着领头的那位少将军年纪似乎也就只十七八岁的样子。

元勊想到那少年将军,眼里满满都是赞赏,直感叹,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顾氏对自家夫君还是很了解的,从来都是严谨克己,对人对己一向都是高要求,可难得听到夸奖过谁,就连长子元理韫也是少有夸赞,不由好奇地边伺候着元勊宽衣边笑问道:“老爷这话从何讲起?那少将军是哪家的少爷可知道?”

元勊笑着自己动手系上腰带,拉了顾氏坐在腿上环住妻子仍细致的腰身,才附到顾氏耳边轻声说了几个字,顾氏惊得瞪大了双眸,道:“那位怎么就舍得?”

元勊哈哈大笑,直笑得顾氏将要恼了,才轻声说道:“那是个有主意的少年郎。”

“说起来,那少年与我们府上也有些渊源。”元勊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又笑道,惹得顾氏满脸不解。

“你忘了,你二妹妹可不就是那府上的四夫人吗?”

顾氏恍然!

“还真是,说起来二妹和二妹夫这时候也该在回京的路上才是。”

顾氏出身镇安侯府,不算庶出的兄弟姐妹,嫡亲的兄弟有两人,姐妹也有三人,她的二妹嫁予的便是大周朝唯一一位拥有丹书铁券的铁帽子公爵楚国公府上的嫡出四老爷,前年楚四老爷外放到了西南那边,如今到了年底,也该是回京述职的时候。

顾氏一时没想起,是因为这位少年将军身份太过特殊,他虽是姓楚,却并不住在楚国公府,而是住在长公主府。

“还有一事,我与贤侄已说好,既是遇到了,明日起我们便与贤侄一行一同回京。”

顾氏好笑,这就叫上贤侄了。却又忍不住担心顾虑着,道:“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毕竟将士们还押着俘虏,而且咱们还带着蓁儿……”

他们带的仆从不多,若是只有两个小儿子,同将士们一道上路会安全很多,可女儿年纪也大了,将士们都是些大男人,该避避嫌才是。

元勊早就考虑过这方面,安抚地拍拍妻子纤细的脊背,抱了妻子进床里面,掀起锦被盖上,才轻声道:“俘虏方面可以放心,押送俘虏的主要是另两位资历较老的将军,明日一早便会先行出发。实则这还是贤侄提出的,我想咱们带的随从侍卫不多,年底了盗贼亦猖獗许多,与将士们在一起安危就不必太过担心,再则,我也想让韫哥儿与贤侄结交。”

他们奉恩公府以武起家,为人不能忘本,百多年来,虽子弟们入仕多为文官,但他向来是不赞同只一味地读四书五经,如今难得有这机会,自是要抓住。

“至于蓁儿,跟着贤侄的都是他的亲卫,有他的吩咐,倒是无碍。”

既是元勊都考虑过,顾氏自然不反对,柔声笑道:“老爷都已考虑周全,妾身都听老爷的就是了。”

夫妻俩说了会话,夜色已晚,便都歇下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