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商原小说《我在赛博世界记录异常》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赛博世界记录异常

作者:自动巡游

简介:常年阴雨的未来世界。当生存境遇面临挑战,每个人都想得到,却总是与付出不成正比。精神污染,义体改装,超凡药剂,灵能装备,大公司垄断……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疯狂改造身边的一切!商原刚刚入职碧莲公司,目标是做一个朋克。

最新章节:第18章 纠结

我在赛博世界记录异常免费阅读

《我在赛博世界记录异常》第1章 冰雕

游人如织的冰雪世界,一座至尊宝形象的冰雕伫立在广场。

冰雕本身制作得非常精细,甚至在面部粘贴上了毛发,酒红色的大圣装头上一顶金箍,脸上稀疏的毛发丝毫没有掩盖冰雕师的手艺,一眼看上去有点像是电影《前任3》里面的韩庚,冰雕本身的整体作用也非常明显:吸引游客。

因为本身的形象大体上就是一个猴子,一个小女孩甚至试图投喂一根香蕉,但无论小女孩怎么变换角度地投喂,那座冰雕就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晚上10点20分,早就从各种渠道塞进人们脑海的月蚀开始了,这无疑再次给人们的这趟出行带来了特殊的意义。

闪光灯、望远镜、欢呼、情侣之间的搂抱亲吻,齐齐送给了这难得遇见的天文景观。

之后那座冰雕很快被人们遗忘在了角落。

然而冰雕的寿命本来就很短。

渐渐地,冰雕被人搬到了废弃的处理仓库。

没有了人声鼎沸,有的只是等待静静融化的死亡。

…………

暗红色的月光透过窗帘空隙洒进狭小的房间,脱离睡眠状态的商原猛然睁开眼睛。

好奇怪的梦!

“咣当咣当。”

耳边响起的铁路轨道声将商原重新拉回现实,但梦里的一些画面仍然一帧一帧地在脑海中不规律地闪现着。

为什么在那个梦里,所有人都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

那仙境一样的场景布置……最关键的是,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是义体改装?

不义体改装?他们靠什么生存?难道他们全部和自己一样,立志做一个朋克?那些人脸上的那些笑容又是从何而来?

天空中的月亮又是怎么回事?竟然是乳白色的?

还有那座冰雕……奇怪啊!?梦里的自己在哪里?

商原看向房间里那组满是各种书籍的书柜,一直以来,习惯依靠大量阅读各种书籍了解世界的他有些茫然,就仿佛是见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场景。

就这么想了一会儿,直到那些梦里的画面自行消散,如同燃尽的毛线团,最终只剩下一个个记忆疙瘩。

商原走到厨房,给自己煮了一碗泡面。

商原,20岁,孤儿。

孤儿院小学毕业,红月亮中学毕业,碧莲公司下属学院职业速成班毕业学员,现在的职业是一名普通的公司实习员工。

做过很多工作,也是在那些寂寂无名的过程中,确定了自己的某些人生目标。

商原是主动加入的碧莲公司,目标是进入新闻类的分公司,一边赚钱养活自己,一边尽可能顺从内心地活下去。

……三个月后。

“商原,你拍好了没有,快走吧,那怪物刚刚好像发现我们了。”

总之计划赶不上变化,那晚之后,商原发现自己意外觉醒成为了一名冰系超凡者,碧莲公司得知以后动作很快,直接把商原调到总公司直属的异常事物处理局,简称异事局,职务是情报组的D级员工,目前正在和一个同事一起执行任务。

反正这是商原即使没有觉醒也想要去做的事情,有了特殊的能力,只能说是更方便快捷一些,那晚的梦境想了很多次都没有头绪,索性放在一边。

幸福小区5号楼602室正对面的天台上,两个人都穿着制式的黑色雨衣,商原手持便携式远程摄影机,正在透过窗口拍摄影像,同事则是负责记录。

这是一栋老式的建筑居民楼,贫穷,老年人口聚集……与商原目前居住的地方有很多相同的特质。

起因是根据居民举报,其中一对青年夫妻居住的房间里,半夜总是伴随着剧烈的打砸响动。

原本是属于地方安保部的工作,因为上门的几名保安都出现的剧烈精神波动所以转为异常事件,而商原和同事的此次任务是调查情报,确认危险等级,之后转给行动组的同事处理。

那款属于严重管制品的远程摄影机,搭配的是四个可以近距离遥控飞行的小型蜂鸟摄像头,画面会即时地传送到摄像机的图像终端上。

此时的商原可以清楚地看到屋内散落的桌椅杂物,房间里已经不能用乱来形容,根本就是蓄意破坏的结果。

更为引人注意的是,这原本是正经人家居住的住宅,里面竟然悬挂了一条秋千——用女人的各种衣服绑成的秋千!

反正商原是第一次见。

秋千上面一个青年男子面露笑容,正在玩着一台便携脑,商原放大对方的表情,短暂的“羡慕”情绪在商原眼中酝酿,但片刻之后就被商原所压制,他只是冷静地看着画面里的一切。

入职培训里面说过,精神异变者们都具有一定的传染性,而防止被传染的可行方法有两个:一是不去主动跟随精神异变者的情绪,二是个人的体质,觉醒成为超凡者的人普遍抗性较高。

另外一张画面是一个女人,此时正躺在一张摆放得横七竖八的沙发上睡觉,神情中透露着疲惫,妆容花了七七八八,眼线是黑的,有明显的泪渍。

这些如果放在三个月以前,商原也许还要惊讶,但是现在,在亲眼目睹了这个世界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的更多疯狂之后,有些见怪不怪了。

碧莲公司控制了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为了更好的利用日益稀缺的人力资源,很是尽心尽力地保护着普通人的精神状态,但是商原不一样,他现在是一线的工作人员,不在保护范围之内。或者换一种说法,觉醒成为超凡者以后,就意味着自己在其他正常人眼中也已经是个疯子,只不过相较于对公司利益产生直接危害的那些,他们是可以控制和利用的而已。

同事一边跟着看摄影机里的画面,他也一样感受到了影像里面的情绪,紧张得他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也遭到了精神污染。一边看着商原的表情,出来执行任务,自然也要好好观察这个初次合作的同事,目前对方看起来一切正常。

屋内的情景已经说明一切,疑似一般性质的精神污染,这种情况每天每刻都要发生,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转交行动组,定点收容!

“素材有点不够啊,要不然我们进去看看?”

商原看着摄像机里的画面,思索了一会儿,自顾自地开口说话。

“你在说什么?我们只是要调查情报,里面的人一看就不对劲,你也想被精神污染么?”

对于精神异变者,远程观察和近距离接触完全是两回事,前者更像是一个冷眼旁观的局外人,可以把各种潜在的危险隔离,后者就像是两个人面对面地即时交流,只要同是人类,就很难不产生一定的情绪共鸣。

同事听到商原的话眼中不免有些惊讶,早就听说商原这个人有时候精神不太正常,所以会合以来他一直都是暗中观察,为了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始终保持着小心翼翼的态度。

这是要开始了?

商原:“你看啊,明明房间里的响动那么大,女人却能睡着,是什么原因?”

“什、什么?”

“明显是累的,累坏了。”商原看着同事不解的目光,也没等对方回应,继续说道:

“喊得累了。”

“男人最不正常,应该是正主了,同时出现两个人精神异常的突发状况并不多见。”

“起因是女人对男人的严格要求,嗯具体你懂的。”

“导致了男人的精神爆发,开始肆意破坏家里的东西,同时去做他自己内心真正想要去做的事情。”

“这个时候女人的第一反应是大声喝止,但是发现并没有效果,并且发现男人已经疯了之后,发现男人竟然是她唯一拥有的东西了。”

“女人不愿意放弃,所以祈求男人能够回归正常。”

“甚至不断地主动打扫房间。”

“男人则是不断地破坏房间。”

“精神突变的男人精力明显比女人强很多,所以女人不停地打扫,累得睡着了。”

同事一脸呆滞地看着商原,最终吐出一句:

“好家伙,你不去写小说可惜了,第二空间小说畅销榜没有你我不看,这些结论你是从哪里得出来的?正常人不是根据眼睛里看到的事实推理出……”

“女人想要继续获取利益,可韭菜已经疯狂。”商原没有理会同事的劝导,眼睛盯着同事,继续自己的理论:

“你在入职培训上没有认真听讲么?大多数的精神污染源,都是心理上长期压迫的结果。”

同事:“可我们只是两个D级员工啊!负责调查情报而已!真正需要正面对线的是行动组那些疯子!”

同事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听完商原的话,又忍不住去看摄影机里的画面。

里面的女人已经苏醒,正在朝着秋千上的男人大声喊叫,而男人始终无动于衷地玩着便携脑。

仔细看那男人,皮包骨的身材,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上面肉眼可见的各种孔洞,边缘是黑色的,就像是身体里曾经喷出过火焰,把破损的那一部分衣服都烧成了灰烬一样。

这是已经突变过的迹象,毕竟正常人除了去刻意地扮演,无论做了什么也不会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就是不知道突变系数是多少,如果能够合理地引导,将来会成为同事也说不定。

按照长得越凶就越强的普遍认知,面对此时的男人,同事完全想象不到,女人此时为什么还敢对男人大呼小叫的。

还别说,同事竟然开始有些认同商原所说的猜测,虽然打扫房间累得睡着了的结论听起来有点脱线。

两个人本来是夫妻,男人明显怕这个女人,所以即使把房子里的东西都打砸遍了,也没有伤害女人。

而女人,就像商原所说的那样,她需要这个男人,所以即使男人忽然之间变成她不认识的模样,她也不愿意离开。

同事还想再多看几眼商原手中的摄影机,后者却啪地一声合上了终端,大步就往住宅楼的入口闯进。

“哎商原你干嘛去?”

“调查情报,就要调查得彻彻底底!”

房间的门本来就是开着的,与旁边几家紧紧闭合铁门的邻居显得格格不入。

商原一边走进,一边从裤兜里掏出证件。

“异事局的,请这位男士从秋千上下来,手举到头顶,我们接下来会有一段私人专访,呸,是询问,请配合我们的行……”

商原话还没有说完,同事只觉一阵热浪飞来,他那头飘逸的长发直接被吹得向后飞起。

男人在见到他们的那一刻,就直接从秋千上弹射过来,直奔开口说话的商原。

下一秒,同事真切地看到一股水蒸气在男人的胸膛和商原的脚底板之间冒出,热气的感觉消失,转而是冰凉凉的,就很舒服~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男人怎么来的,又怎么坐回去了。

商原打了个响指,圆柱形的空心冰体直接将男人包围,此时的男人就像是一只蟑螂,被扣在了透明的玻璃杯里。

“他还能正常交流么?”

商原看向房间里的女人,开口问道。

女人一脸惊恐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两个陌生人,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交给你了,伟大的入梦师高材生。”商原看向身旁一脸懵逼的同事,随机补充道:

“他应该还没有认识到你们这类人的存在,没有建立起足够的防御机制。”

同事有些畏缩地看了看仍在冰牢里四处乱撞的男人,又看了看当下所处的环境,他点点头,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商原以为同事想说责任的问题,看了一眼透明冰体里破碎一地的桌椅碎片,用肯定地语气说了一句:

“他刚刚是主动袭击了我们,我这算正当防卫。”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虽然是在案件现场,但也不要这么擅作主张啊。”

最终确定危险情况的解除,同事忍不住捂脸,他发现商原已经把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安排得明明白白,明明是拍档的关系,自己却因为对方思路走得太快显得有点像个龙套。

商原直直地看着同事,几秒过后,目光看向了房间里的女人:

“这位女士,我有几个问题想跟你深入探讨一下,请把手举过头顶,跟我到卧室里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