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厉凯杨蓓月小说《豪门团宠:重生小撩精马甲又掉了》免费阅读

小说:豪门团宠:重生小撩精马甲又掉了

作者:十面埋福

简介:(双强,团宠,爽文,马甲,萌宝)沧澜国女帝携带驭兽诀等强大功法,重生在惨死的现代同名少女身上。土包子?不学无术?多领域科研大佬走一波。丑八怪没气质没容貌?她进军娱乐圈就红透整片天,大奖拿到手软!靠男人养,没钱?富豪榜首次露脸,她是女首富!没人疼爱?各领域大佬们赶着认亲团宠。月黑风高晚上,他将她逼到墙角:“我觉得我们可能认识?”“不,我们不认识!”“四个萌宝站出来:“妈咪,我们要爸爸。”

最新章节:第69章 我永远不会嫌弃你的

豪门团宠:重生小撩精马甲又掉了免费阅读

《豪门团宠:重生小撩精马甲又掉了》第1章 重生了

沧澜大陆,万米雪山之巅。

寒风刺骨,三眼乌鸦凄厉惨叫。

空气里是浓郁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地上的白雪已经被鲜血染红,被砍掉的脑袋,肢体,僵死的尸体随处可见。

一袭金色羽衣的女子,美的令人惊心动魄。

她手中的圆月弯刀在呼啸的冷风中,发出“铮铮”渗人的响声。

仿佛死神的镰刀,随时出鞘收割鲜活的生命。

“杨蓓月,你已经是强弩之末。就别再垂死挣扎了。”

对面百万大军前,高坐在铁甲兽身上,身穿黑色羽衣的女子露出残忍嗜血的冷笑。

“我答应你,只要你死,我就放过你的万兽军团,和你心爱的大将军,还有……那些你最在乎的沧澜国子民。不然的话,我会让他们都死在你面前!”

“你身中十种世上的奇毒,已经无药可救。你的双龙玉佩还在我的手里。你还能用什么跟我争?哈哈哈哈!”

“你的大将军现在可是被悬吊在硫酸池上。你真的希望他尸骨无存?”

“你说话可算数?”

杨蓓月气势凛然。

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她随时会倒下,再也不会醒过来,可是她依然威风凛凛,女帝上位者的气势骇人。

黑羽衣女子心里一颤,但随即恼羞成怒。

这个杨蓓月都要死了,她还怕她做什么?!

她双眉倒立,双瞳闪现奸诈意味:“我愿发誓!”

“好,我答应你!”

杨蓓月忍不住喷出一口血,直立的身躯忽然控制不住的往下倒。

她急忙将手中圆月弯刀插到地上,支撑着她勉强站住不倒。

“哈哈哈哈哈!杨蓓月,你快点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杨蓓月虽然知道,她的话未必可信,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罢了,也许这就是我的末路。”

她挥刀砍向自己的脖颈。

……

时空流转,转瞬沧海桑田。

现代社会,华夏大陆。

“死丫头,赶紧起来,喂猪去。”

恶毒的声音非常刺耳。

杨蓓月皱眉。

谁在大呼小叫?

真是找死!

她睁眼一看,瞬间懵了。

不对啊。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是哪里?

杨蓓月头部突然剧痛,很多不属于她的信息挤了进去。

原来她重生了。

还是重生在了一个同名同姓的 女孩身上。

不过,这个女孩的境遇非常惨。

女孩的父母都是军人。

临行前托这个打她的杨大娘照顾她,开始对她还不错。

可是,半年后得知她父母可能去世了,对她就不好了。

为了霸占她家的房子,还把她给卖了。

被卖后的杨蓓月路上被喝醉酒的人贩子凌辱致死。

现在的时间线是她被卖前一个月。

“还装蒜?再不起来,我就打死你!一天不打你都不老实!”

杨大娘拿起鸡毛掸子就打,可却打不着了。

杨蓓月“嗖”的跳起来,然后灵活的跳到地上,落地后对着杨大娘屁股就来了一脚。

这具身板太瘦小了,实际年龄十八岁,看身板也就十岁出头。看着风一吹就倒。

杨蓓月本想使用上一世的功夫,可是根本使用不出来,只好改踹的了。即使如此,也够这毒妇受的了。

杨大娘没防备,“噗通”趴在炕上,门牙直接摔掉了,血滴答滴答流出来。

杨大娘看到血双眼翻白就晕过去了。

重获新生,杨蓓月心情倍爽。

她活动活动肢体,在院子里转了一圈。

这里本就是原主杨蓓月的家,可是父母执行任务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被杨大娘一家给霸占了。

既然重生了,她是绝不会再让杨大娘这毒妇在霸占原主的房子!

杨蓓月准备去找杨村长。

刚出院子,就碰到拿着肉包子进来的杨蓓蕾。

她吃的满嘴是油,看到杨蓓月就赶紧举起手中的包子炫耀:“死丫头,看,我今天还有肉包子吃!馋死你!”

“你很快就没有肉包子吃了!”

杨蓓月没像往常一样被气哭了,杨蓓蕾觉得挺纳闷。

听她说今后没肉包子吃了,心里生气,把肉包子塞进嘴里,一口吃完,抡起拳头对着杨蓓月脑袋就打,嘴里还骂着:“死丫头,你说啥?你个黑心的,居然咒我!要不是我爹我娘照顾你,你早就饿死了。”

杨蓓月勾唇冷笑,闪身避开。

杨蓓蕾一个站立不稳,直接摔趴下了。

她这几年吃得好喝的好,胖成球了。行动不灵活,趴下的位置还有一坨新鲜狗屎……

“呜呜,哇哇,娘,娘!死丫头欺负我!”

杨蓓蕾又疼又恶心又气又恼,哭哭咧咧喊杨大娘。

可是压根没人答应她。

这功夫,杨蓓月哼着小曲,欢快的往村长家去了。

高老庄村是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

全村都姓杨,家家户户都带点亲戚关系。

祖祖辈辈靠种地为生。

收成了,翻山越岭的把粮食蔬菜草药运到城里去卖,换点钱,再买油盐纸张等日用品。

杨蓓月爸爸和妈妈都是军人,有固定收入,在村里算是富人了。

他们两口子不执行任务的时候,在家没少帮助村里人。

村长的老寒腿就是他们两口子花钱给治好的。

老村长是孤寡老人,一辈子无儿无女,为人正直,对杨蓓月是真心好。

当初本想帮着照顾杨蓓月,可是杨大娘杨翠花说她是杨忠诚的亲表姐,责无旁贷。

他也不好争夺,在争夺就好像他要惦记人家财产似的了。

过去这些年,杨蓓月受气挨打挨饿也不敢说,原主是个懦弱的性子,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

村长都不知道她过的是猪狗不如的日子。

“杨爷爷,您喂猪呐?”

杨蓓月进门看到杨村长在猪圈喂猪,赶紧打招呼:“我帮您吧?”

“不用。你咋想过来看爷爷了?”

村长笑呵呵的说着,觉得今天的杨蓓月似乎和往常不大一样,眼睛都有神彩多了。

“杨爷爷,我十八岁了。不想让杨大娘他们照顾我了。他们对我不好,还虐待我。”

杨蓓月撸起袖子,她的胳膊上都是是青紫伤痕。还有好几道瘢。

“丫头,你这咋弄的?”

杨村长震惊了。他还不敢往杨翠花他们身上想。

那夫妻俩平时出去对人还挺有礼貌的。

对杨蓓月态度也蛮好的。

“杨爷爷,还有这,这,”

杨蓓月掀开衣服,挽起裤腿,身上的一道道伤痕全都露出来了。

新旧伤痕,纵横交错看着很恐怖,其中还有烟袋锅子烫伤的痕迹。

“这……这……”

杨村长声音发颤,人都哆嗦了。

他惊呆了!

这不管是怎么弄的,他都觉得对不起杨蓓月的爹娘。

他们抛家舍业保家卫国,孩子却受这罪。

“造孽啊!造孽啊!这是哪个畜生干的?!丫头,你跟我说,我给你收拾那畜生去!”

“杨爷爷,以前杨大娘他们总是威胁我,说我要是告诉别人就掐死我。”

“现在我再不说,不是饿死就是得被打死,我只能说了。”

“我爹娘开始走的时候,他们对我还行。可是没几天,就让我去柴房住,让杨蓓蕾住我的房间。”

“一个多月的时候,就不让我跟他们一起吃饭了,得等他们吃完了我在吃剩的。我还得刷碗扫地喂猪喂鸡喂狗。”

“杨大娘还总让我给她洗脚揉背。水凉了热了都打我拧我,揉背的力道不合适也打我。”

“有一天夜里杨大爷还摸我屁股,把我吓坏了……”

杨蓓月越说越伤心,一边说一边哭,看着那叫一个凄切,把杨村长给心疼坏了。

杨蓓月说完了,满脸都是泪痕。

杨村长又气又心疼,胡子都气的飞起来了。

“丫头,走!跟我去敲钟!召开全村大会!这对猪狗不如的畜生!我决不能让他们这么欺负你!”

高老庄村通讯落后,没电话没网络。

有事召集全村人开会不是挨家挨户通知,就是去祠堂里的钟楼上敲钟。

钟楼距离开会的谷场还挺远的,一个村东头,一个村西头。

杨村长的老寒腿虽然好了,可是一个月前中风了。

当时口斜眼歪说话不利落,走路一瘸一拐的,(西医称为脑梗塞)。

他舍不得花钱,手里也没多少钱,托人带他去镇上看了个老中医,吃了几幅中药算是好了。

但是落下个后遗症,走路一瘸一拐。

此时,没走多远,还开始喘了。毕竟也是七十岁的人了。

“杨爷爷,我自己去钟楼吧?您去谷场等。”

杨蓓月说完就跑了。

“你这丫头,咋敲得动呢?”

杨村长很着急。越看杨蓓月越心疼。

这么懂事的孩子咋就糟了那份罪呢?

不行!今天一定要给她讨个公道!

“没事,杨爷爷,我让守祠堂的哥哥帮忙!”

杨蓓月跑的还挺快,很快就没影了。

杨村长只能由着她去了。

祠堂已经很旧了,上百年的建筑,年久失修,墙都塌了三分之二了。

不过,钟楼还挺坚固的。高达一百米,上面有个钟。

平时由村里的男丁轮流守着祠堂。主要是怕有野猪什么都闯进来破坏祠堂里的祖宗牌位。

杨蓓月到的时候,没人看守。

现在是农忙季节各家各户都着急下地种地。

祠堂这边就疏忽了。

轮到谁家出人看着也都不来。

石头砌的台阶一节节往上,很陡。

这难度,就算杨村长来了,杨蓓月都觉得他上不去。毕竟腿脚不利落了。

不过,对现在的她来说是小菜一碟。

虽然上一世霸道的功夫暂时无法使用,但是她刚试了下,轻功貌似还能用。

后退、提气,跑……

杨蓓月嗖的就飞起来了。

然后眨眼的功夫就飞到了钟楼楼顶。

杨蓓月飞到大钟旁边,手指一弹,钟锤就把大钟敲响了。

声震千里。

可下一秒,杨蓓月就觉得犯困,眼皮都睁不开了,人还在半空就睡着了。

不仅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

她整个人直线坠落……

地面上,一辆北京吉普停下。

司机刚要打开车门,就听:“砰!”有什么砸到了车顶棚!

副座上的厉凯皱起眉,五官精致的男人眼中浮现一抹冷厉。

两人下车后看清楚砸到车顶上的“东西”惊呆了。

居然是一个少女!

这是在闹自杀?

死了还是没死呢?

少女瓜子脸,长睫毛,皮肤很白,很瘦,看着也就十岁出头。

呼呼呼的呼噜声响起,看起来睡得很香,不知道是不是做美梦了,嘴角还在流口水,脸上带着笑。

“没死?还睡着了?可这是从哪儿掉下来的?”

司机老王狠狠地咽了口吐沫。

头顶没树,更没吊床,只有那高的看不见顶的钟楼。

一个女孩子,从高处摔下来不死也得重伤。可她却毫发无伤,睡得还挺好。

这不科学!

难道闹鬼了?

这里可是祠堂!

老王左右看看,觉得周围温度都降低了。

心里发慌。

“……”厉凯看清楚杨蓓月长相后,眼中发亮。

这不就是他要找的人吗?

“少总,我去看看她到底有没有事?”

老王要爬到车顶看看杨蓓月情况,厉凯忽然说:“不用,我来。”

他把她抱起来,动作小心翼翼,他抱着她去了后排座。

他摸着她的手腕,又摸摸她颈动脉和额头,发现她脉搏有力,呼吸平稳。也没发烧,还真就是睡着了。

老王看着厉凯这一通很自然的动作,受到的惊吓丝毫不压抑刚看到车顶的上的杨蓓月。

他家少总不仅冷酷无情,不近女色,还有重度洁癖。

外出随时带着消毒剂和酒精。

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了,就会扔了。绝不会洗洗再要。

他那些女同学,表姐妹什么的都不能靠近他十米范围之内,不然他就会大发脾气。

伺候他的佣人清一色都是男的。

可就在刚才,他亲自抱着那女孩下来,还亲自摸了她,给她做简单的检查。

老王怀疑他出现幻觉了。

他使劲揉揉眼睛,画面没消失。看来是真的!

“少总,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姑娘?老夫人说的祠堂就是这里。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已经确定奶奶说的祠堂就是这里。我们去村里吧?看看奶奶要找的人还健在不健在?这丫头我看着。村子里也许认识。”

厉凯坐在后排座,伸出手护着杨蓓月,以防她在车子启动后滚下去摔着。

“是,少总。”

钟声一响,村里人就都听到了。

不管是种地的,还是割草,放羊的,采蘑菇的全都急忙往谷场去。

人都聚齐了,杨村长没看到杨蓓月回来,却看到人群里的杨木鱼。

“木鱼,你不是今个祠堂看着吗?忠诚家的丫头呢?”

“我没去祠堂啊。您也知道,我得种玉米。俺家就我一个劳动力。俺娘老喘,干不得力气活。”

杨村长惊了。

那大钟咋响的呢?

不会真是那丫头给敲响的吧?

他正琢磨着,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北京吉普开了过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