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陆云泽薛瑾言小说《腹黑七王妃他总想以下犯上》免费阅读

小说:腹黑七王妃他总想以下犯上

作者:柒柒不在

简介:【双男主,1V1,软萌七王爷×心眼焉坏七王妃】当今皇上忌讳陆家势力,为陆家嫡系唯一子嗣赐婚,这桩婚事荒唐至极,全京城的人都等着看笑话。外界传言七王爷嚣张跋扈,任性妄为,但在陆云泽面前却懵懂无知,还好脸红。这桩婚事,倒也不是难以接受……薛瑾言:你是钦封的王妃,定不能以下犯上陆云泽坏笑:事已成舟,这些都不是问题HE,甜宠,双视角

最新章节:第19章 二王爷恭亲王来了

腹黑七王妃他总想以下犯上免费阅读

《腹黑七王妃他总想以下犯上》第1章 迎亲

天豫二十年,二月中旬的今日,京城内可谓是热闹非凡。

春风拂过冬日的寒冷,枝头系满了红色绸带,迎亲前排的两队士兵提着红灯笼开路,七王爷身骑高马,手握缰绳,走在队伍之中。

薛瑾言不过十八,正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头戴金冠,发丝高高束起,随着骑马的动作,在背后肆意飘扬,一身红衣喜袍,金丝银边点缀,为了图个喜庆,眉间点缀一滴朱砂,将英俊的面孔衬托的不可方物。

街边探头探脑的百姓见状窃窃私语。

“这七王爷长得真的不错。”

“可惜了娶了个男人……”

陆远侯府。

陆远侯次子陆毅矗立在正厅之内,望着家中张灯结彩的布置,脸上洋溢着抑制不住的笑容。

陆远侯长子已逝,这侯爵之位本应由嫡孙陆云泽继承,如今却被皇帝赐婚嫁与七王爷,怎能不叫他开心?

“二叔。”本该在房中等待七王爷上门迎亲的陆云泽走了出来。

他立即收复好自己的情绪,故作惋惜道:“云泽,你怎么出来了?”

陆云泽年二十,加上家世与样貌,在京城也是有名的人物。

如此杰出的人,却被一道荒唐的圣旨断送了他的前途,从此绝了这官场梦。

他看着虚情假意的二叔,心里一阵厌恶,撇过头,“出来透透气。”

陆毅一脸愧疚地看着陆云泽:“你祖父还在赶来的路上,千万别因此记恨二叔,二叔这么做可都是为了陆家好……”

呵,陆云泽心里满是不屑,他的二叔可巴不得他出嫁。

“……唉。”见陆云泽不答,陆毅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府外响起一阵阵炮竹声,迎亲的队伍竟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些。

陆毅看向陆云泽,为了体面并没有穿女人的喜裙,穿的是七王爷派人送来绯红金丝织棉礼服。

只是出嫁的人要戴上红盖头,这不能违背,他问:“红盖头呢?该戴上了。”

陆云泽正想差人去取,背后却有人叫住了他。

“陆郎如此俊美,何须红盖头遮面?”

薛瑾言一路纵马奔驰,早早就到了尚书府,没有让人通报,自己走了进来。

陆云泽转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喜袍的少年郎正言笑晏晏地看着他。

“王爷怎不让下人通报?”见到薛瑾言,陆毅瞬间喜笑连开,上前谄媚道:“也好让臣去迎接王爷。”

“陆尚书不必多礼。”薛瑾言没与陆毅多话,只是转头将视线放在真正的主人身上。

有人曾言陆尚书嫡子乃京城第一美男,薛瑾言知道他绝非浪得虚名,论身姿气度,在整个梁国,他还不曾见过哪位比得上陆云泽。

见到薛瑾言盯着自己看,陆云泽面色不改,只是规规矩矩行了个礼,“见过王爷。”

薛瑾言回过神,上前将陆云泽扶起,“今后起本王与云泽就是一家人,还望陆远侯府的人不要见外。”

薛瑾言态度颇好,陆云泽也没板着臭脸,只道一句好。

陆云泽起身,暗自打量着眼前的薛瑾言,虽说年纪轻轻,可毕竟是在皇宫内摸爬滚打出来的人,做事不形于色,光是这气度就强出别人不少。

少年的眼珠像似比别人还要黑上一重,乌黑透亮的杏眼,看着单纯无知。

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看来是迎亲队伍停到了侯府门前,随着队伍的到来,陆府的亲朋好友也陆续进府。

府门处的小厮高喊:“七王爷到──”

众人寻了半天才发现七王爷竟从陆府内出来,不过七王爷向来任性,没有悔婚王府的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因为这只是一道圣旨上的联姻,荒唐又可笑,除了亲朋好友前来走个虚礼,虚情假意的几句恭喜,陆府内除了陆毅,旁人几乎连个笑容都施展不了,让本该是热闹的亲事变得尴尬又寂静。

陆云泽的双亲离世,祖父也不在,只让人搬来二位的牌位,摆在高堂之上,对二位行跪拜礼,薛瑾言是王爷,只让他在一旁侯着。

拜别父母后,薛瑾言拉着陆云泽一同出门,盖红盖头这种事陆云泽本就不喜欢,如今薛瑾言不让他戴正合他意。

薛瑾言伸出手牵住陆云泽放在一侧的手掌,虽有些突然,但陆云泽并没有甩开,少年的手指纤细柔软,虎口处有老茧,附在他手背上,有些瘙痒。

被薛瑾言牵着出府,看见府外迎亲队伍的壮观景象,放眼望去,尽是喜庆的红色,红灯笼开路,士兵高举红牌,身后一众侍从跟着,井然有序地排列。

要说红妆十里也并不为过。

陆云泽观察了半天,竟没看见他想要的,“……花轿呢?”

薛瑾言见状一笑,挥了挥手,排在后面的队伍里拉了匹马出来,“喏,云泽又不是女子,与本王一同策马奔跑,岂不为快?”

看着任性的薛瑾言,陆云泽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他道:“我只是个文官,不会骑马。”

薛瑾言摸了摸手中细长的那双手,根骨分明,指尖戴茧,只有终日执笔才能有的手,是他大意了,没料到竟然还有人不会骑马。

“没事,本王带你。”没等陆云泽反应,薛瑾言就率先跳上了马,伸出一双手来。

“我……”陆云泽刚想说再找辆轿子,薛瑾言就扯着陆云泽起身,力气之大,竟直接将他悬在半空中,陆云泽无奈之下,只能借着薛瑾言的力气,跳到他的身后。

察觉到背后的人坐稳,薛瑾言侧耳低语:“可要扶好了…”

“驾!”少年一句高喝,骏马应声而驰。

身后队伍中的媒婆只能着急地叫喊一声“起轿!”然后紧追着薛瑾言他们。

春日的日光最为温柔,高头直射的日光竟没有丝毫刺眼。

陆云泽侧目而视,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清秀的眉骨下一双杏眼炯炯有神,眉间的那点猩红更是添上了色彩,让本该烈日当空的少年骄阳似火。

因为薛瑾言的任性,导致脚程比计划的快了些,离黄昏还有许久,所幸七王府与陆府距离并不远,薛瑾言就带着陆云泽绕着街道又转了一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