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楚心悠俞归小说《金主大人,您的替身已就位》免费阅读

小说:金主大人,您的替身已就位

作者:迷途少女

简介:楚心悠也最初的目标是找到那个和她约定十年之后在京都相见的人。可她遇到了俞归,他是她的金主,她是他姐姐的替身兼……情人,主要任务是扮演俞大小姐陪在他精神失常的母亲身边,以及……暖床。可白月光终究是白月光,替身也只能是替身。灰姑娘或许能和王子有交集,但她永远也做不了王妃。于丛林中肆意奔跑的狼会和猎人周旋,但不会甘心被囿于囚笼之中。她是灰姑娘,也是那匹狼。

最新章节:第64章 起码他死后还有个忠义两全的名声

金主大人,您的替身已就位免费阅读

《金主大人,您的替身已就位》第1章 离职

楚心悠抱着纸箱走出办公大楼,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高楼大厦,幽幽的叹了口气。

身后西装革履,手拿公文包,神情复杂的男人用中指推了推镜框。

“楚心悠,接下来自求多福吧,祝你好运。”

楚心悠转过头来,双手合十,一脸谄媚的嘿嘿笑道:“那啥,张特助,咱打个商量呗,能不能“缓刑”两天?好歹让我有个准备啊。

再说了,你让我上树捉鸟,下河摸鱼还行,但让我去学什么富家小姐才学的礼仪啊规矩啊技能啊,是不是有点赶鸭子…呃…强人所难啊。”

楚心悠本来想说“赶鸭子上架”的,结果瞥见张特助的脸愈来愈难看,本来都要秃噜出去的话 迫不得已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急转弯,换了个…较斯文的词儿。

张特助尤为嫌弃的看了一眼楚心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厉害,多少有点不要脸了。”

楚心悠:“……”

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

张特助又恢复了他公式化表情,微笑道:“放心,我们的老师很专业,只要是个人都能学会。”

说完,立刻转身去开车门,徒留原地石化的楚心悠,仿佛一阵风吹来,她就能碎成一块一块的。

她仿佛能预见自己以后堪比蹲监狱的悲惨生活了……

“楚小姐,我们该走了。”

楚心悠一眼望过去,平坦的路面上停着一辆低调的黑色SUV,可惜距离太远,看不清是什么牌子的。

张特助就站在车旁,打开了后车门,这情景好像官差打开了铁笼的门,让刑犯自觉点钻进去,无端让人感到抗拒。

楚心悠明知他那话不是问句,却还是站在原地,踌躇不前,努力为自己争取最后的一线生机:

“张特助,我觉得我不太适合,恐怕完成不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世上相似的人千千万,不差我一个。要不你换个人?”

那边仿佛耐心耗尽,仅仅停滞了片刻,就大步流星的朝这边走来,捏着楚心悠的后脖领就走,一句话不多说。

楚心悠本来还想挣扎一下,但张特助的一句话彻底让她放弃抵抗。

“合约都签了,你想违约?还是说不想要那三百万年薪了?”

她今天本来穿的是一件白衬衫,张寒这么一捏,前面领子扣就勒住了她的脖子,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咳!要,我…要啊,但,张…张特助,你,别跟,拎小孩,一样,拎,着我啊…我……咳咳!”

都要被勒死了……

被人掐住了命运的后脖颈,这回可真真是赶鸭子上架了。

终于被塞进了后座,楚心悠摸摸脖子,还好还好,没断,没断。

劫后余生啊…活着真好!

楚心悠心里忍不住泪流满面……

“我说,我好歹是个女孩子,能不能下手轻点儿!”说完就紧紧扒着车内的扶手,忍不住咳了几声。

张特助面无表情的开车,许是看楚心悠把肺都要咳出来的模样,终于把所剩无几的良心捡回了一丢丢——递了一瓶水过去。

楚心悠刚接了过来,便听他说了一句:

“你只是性别为女而已,我实在看不出你哪方面有女人该有的样子。”

楚心悠拧开瓶盖,狂闷半瓶水,听到张特助的话,心烦气躁的抓了抓头发,说到这个话题她就来气。

忍不住怼了回去:“女人该有什么样子?温婉柔弱,贤良淑德?那是女人没错。

但也有我这样的,彪悍的,粗枝大叶的,而且谁都不能说我不是个女人,毕竟生理特征摆在那儿呢。

在你给女人随便下定义的时候,就已经用一条看不见的枷锁把我们这样的女人强行锁在了一个个格子里,别出格,出格就是错!

但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哪里有什么该有的样子呢?难道别人的固有印象里,女人是什么样子,我们就得活成什么样子?”

张特助边开车边思考她的话,虽然感觉上有点不对劲,似乎违背了多年以来他对女人的认知。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她的话有哪里不对,索性便不想了,专心开车。

一时间车里的气氛倒是有些尴尬,于是,楚心悠便抱着纸箱闭眼装死。可人一安静下来,就忍不住想点别的。

比如,三个小时前……

“小楚,这份策划案帮我复印十份,谢谢。”

“哦,好的。”

“小楚,下楼啊,麻烦你帮我拿个快递,取货码发给你了啊。”

“呃……好,好吧。”

“小楚,帮我带杯红茶,拜托啦。”

“这……我恐怕拿不了了,玉颜姐……”

“哦?”

被称作玉颜姐的女人抬起头,用手撩了撩长发,转头淡淡的瞥了一眼身后的女职员。

楚心悠紧紧抱着文件夹,刘玉颜那一眼实在太摄人,就连站的位置她都觉得烫脚。

“帮忙买杯红茶而已,有必要这么矫情?放心,跑路费少不了你的。”

“好,好吧。但跑路费就不用了,同事间互帮互助是应该的。”

楚心悠抿了抿唇,走出了办公室。

“呵呵,这新来的就是不懂事儿,玉颜让她帮忙跑腿儿那都是抬举她了,不识好歹!”

刚才还拜托楚心悠拿快递的男人转过头一脸色眯眯的看着刘玉颜。

他旁边浓妆艳抹的女人却翻了一个白眼:“喂!你搞清楚,是我先让她帮我复印文件,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刚才是给你们一个面子,没跟你们计较,下次别动不动就支使我的人,要点脸。”

刘玉颜呵呵的笑了两声,却因为颜值出众,眉眼弯弯,唇红齿白的样子把办公室里一众男青年看直了眼。

“好啦,艾美,我和阿成这不是走不开嘛,这才让她帮忙跑跑腿啦,再说了,新人就是要磨砺磨砺才能更好的成长嘛,我这也是为了她好。你说你是不是,阿成?”

刘玉颜朝阿成抛了个媚眼,阿成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没错,玉颜说的没错,是该磨砺磨砺。”

艾美转头剜了两人一眼:“尽说那些个冠冕堂皇的话,实际上怎么想的,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躲在门外还没走的楚心悠听着办公室里的唇枪舌剑,她没想到平时趾高气扬,甚至有点骄横的艾美会帮她说话。

她有点想哭了。

其实成年人的世界一点都不容易。

小时候总盼着长大,可长大了步入社会了才发现,上班时工作任务繁杂不说,还时常因为加班加点赶工而顾不上吃饭;工作出了差错还得被顶头上司指着鼻子骂;经常性被公司里的老人儿奴役。可这些都没让她掉过眼泪。

但就是在你受尽万般委屈身心俱疲的时候,突然有人站出来为你说话,维护你,她就恨不得把所有负能量都哭出来。

有人跟她说:有人偏爱的孩子才有资格哭。

没有人偏爱她,所以她不能哭,有人欺负她她就欺负回去,反正她力气大,能给自己撑腰找场子。

但工作以后她就不能像以前那么嚣张了,因为她不但孤立无援,而且没有退路。

一旦得罪了这里某个人,尤其是有背景的人,那就不是卷铺盖走人那么简单了,到时候恐怕这个城市她都待不下去了。

可她不能走!她还没有把她找到,怎么能走?

想到此,楚心悠浑身打了个激灵,赶忙擦了擦生理盐水,抱着文件进了电梯。

…………

复印室每层楼都有,但有时候人太多,就得去一楼复印,人少,虽然麻烦了点。

楚心悠先把文件拿去复印,拜托了一个同在复印室等待复印的一个小姑娘帮忙照看之后,又迅速完成前辈拜托给她的“任务”。

等回来的时候,复印室已经没有人了,就连正在复印的文件也不翼而飞,楚心悠第一反应是以为文件被那个小姑娘拿走了,但她没有接到那小姑娘的电话啊。

以往复印完文件,如果是她拿走保管的话,肯定会打电话知会自己一声。

但有时候,她因为也要给别人送文件,一个人保管不了那么多,就会在文件上贴上便利贴,写明这是谁的文件,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保洁阿姨当做废纸处理。

公司的人一般来讲也不会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因为复印室的摄像头是最清晰的。没有人愿意冒着被开除的风险偷东西,毕竟以他们的能力没有其他公司比安笙的薪资福利还要好了。

嗯……难不成她忘记给自己打电话了?

楚心悠立马一个电话拨了出去,另一头很快就接通了。

“喂?蔓蔓,我的文件在你那里吗?”

“啊?你的文件不是让我放在复印室了吗?我要给别人送文件,根本帮你保管不了啊。”

听着那头疑惑又无奈的声音,楚心悠一颗心终是沉到了谷底。

电话另一头的蔓蔓听电话这头半晌都没有声音,不由得多问了两声,却只听楚心悠跟她说“没事,我还有事,先挂了。”

蔓蔓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可没待她细想,就被人叫走了。

楚心悠想了片刻,抬头盯了一会监控。

‘咚咚咚’

“你在干什么?”

楚心悠猛地回头,下一秒像看见了救星一样双眼发亮。

“张特助!”

张寒愣了一下,这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