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七言时璟小说《穿越:太子妃今天逆袭了吗》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太子妃今天逆袭了吗

作者:芝士橙

简介:大四即将毕业的七言,突遇车祸穿越成南禹国嚣张跋扈的草包七公主陈南月,当街刺杀朝臣,触怒民意,无奈之下和亲晋国,成为晋国太子时璟的太子妃。同在东宫,太子妃与太子从未同框。一个摇骰斗蛐吃喝玩乐,尽心尽力走草包人设;一个志向高远出类拔萃,孤高清冷有男风之好。太子妃每天现场吃糖,皇上、皇后那里处处掩护太子,终有一天,她发现糖吃多了牙会疼,开始默默策划出逃之路……

最新章节:第20章 CP粉的愤怒

穿越:太子妃今天逆袭了吗免费阅读

《穿越:太子妃今天逆袭了吗》第1章 穿越成太子妃

东宫。

摇骰子、开赌局、斗蛐蛐……又是吃喝玩乐,平平无奇的一天。

傍晚,七言屏退左右在东宫的未园闲逛,沿着一条小径不知不觉走到了竹林深处,穿过泛黄竹木,发现有一处雅致木屋。

林风幽幽,落日的余晖透过枝叶洒在飘飘落下的枯叶上,晕着金黄。

她刚到门边,里面隐隐传出粗重的喘息声。

她怔的顿住脚步。

有人在里面。

谁在里面?

她轻轻扒开一条门缝,水汽弥漫的屋内,是一方极大的浴池,纯白衣袍随意散落在池边的木地板上。

如烟似雾的浴池中,光裸着上半身的男子背对着她,漆黑如墨的长发披散在光洁的背脊上。

肌肉紧实,线条完美,还挂着圆润的水珠,七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忽然,水中伸出一只手,一把揽住男子的细腰,轻轻一带,男子靠便靠在了他的肩头。

七言定睛一看,竟也是位男子,还是位俊美的男子!

天啦,她这是撞见了什么?

她竟然在东宫,亲眼看到两个美男子在……浴池……

她吃惊的捂住嘴,手肘不小心碰到了门框。

“谁?”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传来。

背对她的男子回头,露出一张精雕细刻,英俊非凡的脸,神情慵懒,透着稍许疲惫。

七言顿时脸色发白,提着裙摆拔腿就跑。

夕梧殿,太子妃的寝殿。

“公主,你怎么了?”太子妃的贴身侍女金银,看到七言一言不发的坐在桌前已经快一炷香时间了,不免有些担心。

七言闻言,从竹林小屋那一幕中回过神来,拉住金银的手,有些颤抖的说,

“金银,要不我们马上收拾东西回南禹吧。”

“公主,您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回南禹了?您是为了两国和平来和亲的公主,怎么能说回去就回去呢?陛下要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金银边说边探她的额头。

七言听了垂下眼眸。

金银说的对,她是南禹国送来和亲晋国的公主,古往今来,有几个和亲公主出嫁后还有机会活着回故国的。

“而且公主,即便您回去了,朝中那些大臣可能也不会轻易放过您的。所以,公主,咱们既来之则安之,即便……即便太子不来夕梧殿,咱们这样也挺好的呀。”

七言知道金银所说的一切都是为她好,但是,在撞见了傍晚的事之后,应该不可能平静了。

几个月前,她还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大四,她的毕业设计经过N次修改,终于可以定稿,在拿去给导师的路上,天降大雨,电闪雷鸣,一辆急速行驶的轿车闯红灯将她撞飞。

之后醒来,便穿越在了南禹国跋扈草包的七公主陈南月身上。

她试过很多方法想要回去,都未能如愿。

一次出宫,她当街将一把剑刺进了南禹重臣宥平君江司瑾胸口。百姓亲眼目睹,朝廷上下震惊,民怨沸腾,百姓游街,百官跪御书房请愿将她按律法处置。

外部南禹与晋朝边境交战正酣,内部百官逼宫要求赐死公主。

皇帝焦头烂额之际,有近臣提出七公主和亲之策,既可让两国停战获得两国和平,也可让公主戴罪立功获得生机。

皇帝权衡再三最终应允,于是她嫁给了素未谋面的晋朝太子时璟。

嫁到东宫月余,除了大婚之日见过太子时璟一面,时璟再未踏入夕梧殿半步。

对这样的状态,她其实挺满意的,最好太子一直对她不闻不问,她可以安得悠闲自在。

她曾猜测太子心中有爱的女子,才会不入夕梧殿,结果只猜对了一半,太子心中有所爱,只不过是男子。

“公主,公主,太子来夕梧殿了。”正愣神间,另一个贴身侍女珠宝掩饰不住兴奋的小跑进来禀报。

“什么?太……太子来了。”

七言拍拍胸口,心道,完了完了,她前脚刚撞见,后脚太子就来了。不会这么巧吧,太子知道了门外的是她?

她明明跑的很快,竹林中也没有遇见任何人。这或许只是个巧合,太子只是刚好终于想起来要来看看太子妃?

不要露出马脚,要镇定,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七言刚深吸完一口气,时璟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一只脚跨入门槛,带动靛蓝色绣竹叶罗纹锦袍褶褶拂动,金冠高束,身姿挺拔,面容俊美冷咧,姿态傲然。

七言偷偷抬眸看了一眼,不禁赞叹,真是个华茂春松的美男子。

进了内殿,时璟瞥了一眼曲膝行礼的七言,对左右人道:“都下去吧。”

“是!”

金银珠宝缓缓退出,心内为公主高兴,太子总算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太子妃了。到门边识时务的关上了门。

太子一直不进夕梧殿,不宠幸公主,东宫的人都开始对她们指指点点,对公主懈怠起来了。

七言心内忐忑,面上不敢表现出来,微曲着腿,腿都有些酸了,也没听到时璟让她起身。

最后实在有些受不了了,便自己站直了身体,然后像所有后院中,等到夫君来看自己的女子一样,露出盈盈的笑意。

“殿下,你怎么来了?”

时璟从进殿就开始打量着她,只见她面色如常,对他前来表现得热忱开心。

“成婚太子妃今日可有去过未园?”开门见山,时璟直接问。

果然是那件事。

“去过呀,未园有棵很大的银杏树,树叶都黄了,被风一吹,像蝴蝶一样落下来,可好看了,殿下有空也可去看看。今日有风,现在说不定都落成一面黄金一样的毯子了。”七言浅笑盈盈,天真无邪的描述着。

“除了这里,太子妃可还去过别处?……比如,竹林?”时璟眼眸一刻不离的注视着她的表情变化。

七言袖中的手微微收紧,面上笑容依旧,大大的杏眼眨了眨,笑着好奇的反问道,“未园里还有这样的地方吗?”

时璟神色微松,说道:“太子妃既喜欢斗蛐蛐,养鸟,明日本宫让沉青送几只过来,未园很大,太子妃还是少去为好,省的迷了路。”

七言松了口气,听太子的话和语气,应该是没有怀疑她了吧。

“嗯嗯,南月先谢谢殿下。不过殿下一定要选那种叫声洪亮,背阔,翅长,翼厚,尾须整齐的蛐蛐,个头小一点也没关系,我下次一定要赢了橙羽郡主的乌将军,近些日子可输了不少银子给她。

鸟的话,最好送一只说话好听的鹦鹉,现在这只太笨了,它竟然说我傻,它才傻呢!”

时璟嘴角抽了抽。

“好!”

正打算离开,忽然视线扫到什么,盯着七言的发髻处,下颌瞬间紧绷,眼神一点点变得锐利。

瞧着时璟这样的神色,七言有些不知所措,他发现什么了吗?睁着大眼强装镇定。

时璟走近抬起手,七言不自觉的缩着头。

他从她头上取下一片小小的黄色竹叶,这片竹叶落在金色的缠丝蝴蝶金钗上,又插在发髻后面,不仔细看不容易被发现。

时璟将竹叶举在她眼前,眼神吓人。

“太子妃不是没有去过竹林吗?那,这是什么?”

说完,扔下竹叶,修长有力的大手紧紧掐住七言的脖子。

七言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被卡着脖子呼吸困难,很快面色胀得通红,她用力捶打他的手,那只手确如同铁铸的般,动不得分毫。

“咳咳,放开我!我……喘不过……气。”七言难受的喘息着。

时璟置若罔闻,手上用力更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