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姜维魏延小说《三国之复汉逆臣》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之复汉逆臣

作者:三七二二

简介:穿越成姜维,恰逢汉军兵退汉中,大将魏延命悬一线,皇帝刘禅正值壮年……为了不被剖肝取胆,为了复兴汉室天下,这位忠贞的麒麟儿,被迫变得巧取豪夺、欺上瞒下、结党营私,直至拥兵自重,祸乱朝纲……

最新章节:第13章 找人情,托关系

三国之复汉逆臣免费阅读

《三国之复汉逆臣》第1章 刀下救魏延

“魏延引兵谋反,罪不容诛!给我追!”

“将士们!随我诛杀反贼魏延!冲啊!”

战鼓隆隆,一名身披铁甲,手持大刀的将军厉声大喝,拍马冲出阵列;

在他的身后,五百士卒披麻带孝,手舞长枪,群情激愤,喊杀震天。

脚下,尸横遍野,腥气扑鼻。

这是真正的战场,绝不是拍戏!

几日下来,姜鹏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真的穿越了!

此时,是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秋,十万汉军扶着诸葛亮的灵柩,正在撤往汉中。

此地,正是汉中城外的南谷口。

前方,领着几十名残兵败逃的,正是征西大将军魏延。

刚才引兵追出的,是平北将军马岱。

而自己,是“中监军征西将军”姜维。

在自己的身旁,分别是丞相司马费祎、丞相长史杨仪。

自己所效命的皇帝,正是传说中那个扶不起的阿斗!

看着前方败逃的魏延,姜鹏咬咬牙,握紧了长枪,脑中飞快地旋转着。

“魏延断后,姜维次之;魏延若不从命,军便自发。”

诸葛亮临终前的命令,姜鹏记得非常清楚:他刚刚穿越过来时,听到的正是这句话!

诸葛亮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再也没能睁开!

魏延与杨仪不睦,军中人人皆知!

此时,诸葛亮已经不在,堂堂的丞相府前军师、征西大将军魏延,又岂会听命于丞相府长史?

姜鹏自然知道,魏延抢先退往汉中,烧毁栈道阻挡大军撤退,再上表称杨仪谋反,他只是想除掉杨仪!

这,并非谋反!

这,只是汉军的内讧!

此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只不过,魏延性格孤傲,给人以桀骜不驯、恃才傲物、目空一切的感觉。

因此,在这场内讧中,所有人都站在杨仪一边,没人替魏延说半句话!

如果不出意外,最多再过一刻钟,势单力孤的魏延,将会死于这场汉军的内讧之中!

然后,杨仪会踩着魏延的头,恶狠狠地骂道:“庸奴,能复作恶否?”

再往后,魏延将被扣上“谋反”的大罪,被夷灭三族,被很多不明真相者唾弃了一千多年!

这,就是魏延的命运!

汉国最后一位猛将的命运!

让敌国闻风丧胆的猛将!

忠于汉室,战功卓著,堪比“五虎上将”的猛将!

而自己,将不再是姜鹏,而是姜维!

那位“九伐中原,无功而返”的姜维!

那位为了避祸,躲往沓中屯田的姜维!

那位一计害三贤,为了复兴汉室,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的姜维!

那位被人称为“穷兵黩武,耗尽了蜀国国力,致使蜀国最终走向灭亡”的姜维!

而真正的姜维,这位热血的麒麟儿,又有几人真正地了解他?

自从魏延死后,汉国朝中全是“主和”派,主战的姜维势单力孤!

有谁真正地了解过,被蒋琬和费祎压制了二十余年,有心无力的姜维?

特别是公元253年以前,在蒋琬和费祎当政期间,姜维“每欲兴军大举,费祎常裁制不从,与其兵不过万人”!

蜀中无大将,廖化为先锋。

在汉国后期的几次北伐中,姜维的手上已经无人可用!这时的姜维,几乎身兼了主帅、军师、大将、参谋等所有职位!

即便如此,姜维凭着过人的军事才能,平生的十一次北伐,仍然是胜多败少。

在一千多年后,经常有人说,“如果诸葛亮和姜维选择休养生息,不要空耗国力,蜀国就不会那么快灭亡”。

其实,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根本不了解当时的国情,不知道什么叫“袭扰”和“以攻代守”!

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肯定以为:自己在休养生息的时候,魏国和吴国就没有休养生息!

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是否知道,当时的汉国偏居一隅,仅占得一州之地,如何敢休养生息?

这就好比是打游戏,魏国拥有七个矿,吴国拥有三个矿,而汉国只有一个矿!

在这种情况下,拿什么去休养生息?拿什么跟魏国和吴国比发展?

如果真是这样,汉国只会亡得更快!

看着自己的一身铁甲,姜鹏深吸口气,握紧了长枪。

此时,自己不再是姜鹏,而是姜维!

要改变被“剖腹取胆”的命运,要改变汉国败亡的命运,自己是否应该做点什么?

如果自己不出手,那就没人敢出手!

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没人会知道!

时间紧迫,容不得思虑太多!

“梁绪、梁虔!”姜维郑重地令道:“你二人各带一曲兵马,随我来!”

音落,姜维手持长枪,拍马冲了上去。

自从姜维归降汉国之后,原天水县功曹梁绪,以及他的弟弟梁虔,都成了姜维最忠心的部曲。

此时的姜维是“中监军征西将军”,虽然比不上魏延的“征西大将军”,但至少与杨仪不相上下。

在丞相府中,二人不过是一文一武。

魏延本是奉命断后,杨仪得知他抢先退往汉中,立刻给他扣上了反叛的帽子。

在费祎的建议下,三人领着兵马沿槎山小道而行,绕过了那段烧绝的栈道。

见到姜维领兵杀出,费祎面色淡然,杨仪却面带微笑:魏延只剩三十余人,马岱足以将其斩杀;再有姜维出手,魏延这厮绝无生还的可能!

姜维策马狂奔,追出四里地,一直追至石马堰,终于追上了马岱和魏延。

此时,魏延已被马岱的兵马重重包围,正在挥舞着大刀左劈右砍,亲信随从一个接一个倒下,身边只剩下七八个人。

“住手!马将军请住手!快住手!都是汉军,不要自相残杀!”

姜维接连大喊,马岱大手一挥,屠杀暂时停止。

只不过,魏延仍被数百人围在中间,很难脱身。

姜维喝止马岱之后,魏延投来感激的目光,却不敢有半点松懈,紧握大刀,小心地戒备着。

马岱眼看就要斩杀魏延,却被姜维喝止,心头略有不悦。

“姜将军!本将奉杨长史之命,引兵追杀叛贼魏延,你何故阻挠?”

“马将军!”姜维勒停战马,拱拱手正色说道:“丞相遗命:大军撤退之时,由魏延断后,本将次之;若魏延不从命,军便自发;今,魏将军不过是先行一步退往汉中,何来反叛之说?”

马岱自然知道诸葛亮的遗命,皱了皱眉头,冷哼道:“魏延烧绝栈道,阻我大军归路,不是反叛又是为何?”

“马将军!魏将军烧绝栈道,却未在槎山小道设兵拦阻,更未投向魏国,何来的反叛?这,不过是魏将军又在跟杨长史斗气而已!”

马岱未置可否,姜维继续说道:“丞相府长史只是文吏,而魏将军乃征西大将军、丞相府前军师!孰轻孰重,不用本将多说吧!”

姜维说得在情在理,马岱倒吸一口凉气,正要下令退兵,又有一队兵马杀来。

领兵者,正是杨仪和费祎!

问清情况后,杨仪厉声喝道:“姜维!你好大的胆!魏延阻我大军归路,阻丞相灵枢返回成都,如此大逆不道,不是反叛又是什么?在你口中,这仅仅是“斗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