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杨通梁静怡小说《明末:我带媳妇建造新世界》免费阅读

小说:明末:我带媳妇建造新世界

作者:老刀锋

简介:如果你转世回到了明末,没有系统的你,凭什么生存?又凭什么称王称霸,呼风唤雨? 且看杨通回到明末后如何用马哲,打破封建枷锁,带领国人发展大航海,走遍全球,建造新世界。

最新章节:第93章 人欲

明末:我带媳妇建造新世界免费阅读

《明末:我带媳妇建造新世界》第1章 转世醒来,放开我媳妇

杨兴摇摇晃晃晕晕乎乎的从地上爬起来,脑瓜子嗡嗡的。

他摇摇头,甩飞了从脑袋上流下的鲜血。

六年来,杨兴一直生活的懵懵懂懂的,没有完全的意识。

现在他终于记起自己是谁了,他曾经是杨兴,是现在杨通。

就像他曾经生活的世界里的俄国小男孩一样,他能看到他的前世。

就在刚刚被那个丑陋无比又雄壮如牛的大汉,一巴掌拍飞撞到树上后。

他的意识清醒了,一股记忆也融合进了他的意识里。

“杨通,快跑。”

只见那个丑陋大汉,压在一个瘦弱的庄稼汉身上,扭打在一起。

瘦弱的庄稼汉正在大声呼喊让他逃跑。

这哪是什么庄稼汉。

这是他父母给他捡的媳妇,梁静怡。

也不知道这男人是怎么认出来她是女人的。

竟想欺负他媳妇。

杨通趁那大汉不注意,弯腰捡起媳妇被打掉的铜簪子。

装模作样边跑边喊:“哎呀,别打了,别打了。”

那男人也没了耐性,一巴掌呼在了梁静怡的脸上,恶声道:“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知好歹我弄死你儿子。”

梁静怡也被一巴掌打得有点懵,但是看到了杨通攥着簪子跑过来。

她没作他想径直抱住了大汉,大汉愣了一下。

还认为是她小娘子终于想通了,却不知,杨通已经来到他的身后。

杨通攥紧簪子狠狠的捅进了他的腰后命门。

大汉哎呀一声,浑身酸软,竟提不起半点力气来。

梁静怡趁机推翻大汉,站了起来。

“小狗子,你倒是挺狠,怎么得,今天灵醒了?”边说走过来要摸杨通的脑袋,为他检查伤势。

杨通一伸手打掉了她的手,把簪子塞进她手里:“赶紧弄死他,别一会儿他反过劲儿来了,打蛇不死反受其伤。”

梁静怡也不含糊抓住簪子后就往大汉身上扎去。

大汉哀嚎着:“别,别,别,求求你了,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

梁静怡哪里理他,噗噗,冲肚子上又是两簪子。

“我有钱,二十两银子,放过我,放过我。”

大汉惊慌的哀求着。

小娘子怎么可能会放虎归山,噗呲一声,直接扎透了他的脖子里。

大汉挣扎着,大口呼吸着,却怎么也吸不到空气,最后两腿一蹬,整个闷死了。

梁静怡看那人死透了,才反过身来,打量了一下这个六岁的娃子,然后想要将其抱进怀里。

杨通赶紧后退一步,警惕的说道:“干嘛呢,男女授受不亲,别动手动脚的。”

他接受的记忆里,可是知道,这丫的经常把他搂在怀,还趁没人注意的时候给他检查身体。

流氓的很…

梁静茹怡翻了个白眼,这小狗子被揍了一巴掌后,竟然灵醒了。

再也不复当初那样,不是胡言乱语,就是迷迷糊糊。

好不容易清醒了,就给她说坐高铁,开飞机,吃海鲜,看电影……

这一下子竟然如此成熟,她突然间,接受不了。

于是她上前一步,抓住杨通的前襟,恶狠狠的道:“我是谁?”

这次轮到杨通,翻白眼了。

“我是你老公,我是谁。”

梁静怡愕然一下。

伸手就要往里掏。

杨通赶紧加紧双腿,双手护持。

大声道:“你干嘛,你个臭流氓。”

梁静怡一巴掌拍开他的两只小手:“别挡着,让我看看还在不在。”

什么在不在啊,搞什么?

欺负我年龄小?

猛然一激灵,他也回过味来。

在大月朝老公这个词,可能并不是很流行,这是让梁静怡有了歧义。

“老公,就是相公,还在,还在,你别乱搞。”

梁静怡,一脸不信的样子,但是也没有再动手。

“那你不说清楚。”一边埋怨,一边遗憾。

灵醒了也不好,少了个好玩具。

杨通气的,在她的屁股上就是一巴掌。

“还不快搜身跑路,一会儿来人了。”

梁静怡小嘴一撅,熟练的翻找起来。

杨通看她熟练的样子,也是一阵恶寒,逃荒的这一年半来,这大媳妇,从死人身上翻找东西的手艺却是越来越熟练了。

“别脱衣服了,赶紧走,往南走,用不了那些衣服。背着还引灾。”

正在准备脱那死人衣服的小媳妇,也住了手。

这娃子自从被拍后,贼灵醒,主意也正。

没来由的她的心安然了很多。

不由得跟在他的小屁股后面,走出了树林。

远处已经能够看到零零散散的流民潮。

梁静怡探寻的目光看向杨通,一直以来,他们都是随波逐流的。

流转了很多地方,钱财花了个精光,还要时时注意可能被杀。

难能落个安定。

这年可是祯崇六年,孔德有与耿明仲降金,让大清获得了大炮和大船,从此辽东局势一发不可收拾,大月朝的军事主动权彻底旁落。

“往汉中,现在遍地起义军,也就汉中相对稳当。”

“你找那几家,带着老婆孩子的,身体壮实的那几家,看他们跟不跟着我们。”

说完,背着手,由着大媳妇去沟通。

说起来,他这媳妇也是他父母半路上捡的。

杨通在模糊的记忆里搜索到,梁静怡父亲可能是边关大将,因为发不出粮饷,下有一部边渠,跟着农民军起义造反了。

结果罪名落到了他父亲的头上,背锅被斩,女眷也被充入教坊司。

她在教坊司呆了两年,眼看就要养成出头。

正好起义军打到,她趁乱跑了,加入了流民行列。

因为女扮男装,长的清秀,在一次被人欺辱的时候,正好被他父亲所救。

出身银川边镇的杨父,枪法也很了得,其母则是他父亲拐带的草原美女,也很晓勇。

再加上梁静怡从小受其父熏陶,也有武艺傍身。

一年来倒也周全,直到遇到一股乱军抢掠。

杨父杨母,临时给梁静怡订了名分,便挺身阻拦贼兵,让这两个小夫妻,逃出生天。

梁静怡则带着精神病小丈夫,艰难求生。

要不是经过一年多的流浪生活,杨通骨瘦如柴。以梁静怡的瘦弱,多半护持不住,早晚成为了别人的口粮。

大娘子沟通完,又凑到杨通跟前。

一是保护他,别被别人掳走吃了。

二是盯着,怕他再迷糊了。

杨通把她那被死皮汗油搅和着泥土,糊的一塌糊涂的脸蛋,推远。

哼声道:“把辫子在脖子上盘好。”

这次,多半是被从脖子上看出端倪的。

梁静怡撸着杨通的脑袋,用嘴巴把他脑袋上的伤口用口水清理了一遍。

又攥了一把干净细腻的粉土,撒在伤口上。

消毒止血,算是完成了,撒土止血,这是古老的底层人民智慧。

方法很有效果。

“有七家,准备跟着我们去汉中,现在没一处安定的地方。他们没主意,准备跟着我们。”

杨通翻翻白眼,流民大多数都没出过自己生养的地方,出了故乡,两眼一抹黑,自然而然的就选择了随大流。

随大流的结果就是流民越聚越多,越难生存。

至于什么汉中,他们多半是迷糊的,应该听都没听过。

选择跟着他们,多半也是因为他们瘦弱外加带个孩子,不会对他们的孩子造成威胁。

更有甚者,也不排除,饿的实在不行的时候,他们两个好抓好杀。

乱世,这是常态。

不过他选择的这些人,拖家带口,还有重重的责任在身,人性尚在。

期望不要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吧。

一切不可言。

——

作者有话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