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吴铮杨澜小说《修仙问道》免费阅读

小说:修仙问道

作者:月冷千山

简介:有人问:路在何方?我说:路在脚下。有人问:什么是道?我说:我便是道。以身化道为证道,仰天问道何为道。一朝梦醒身何处?道是我来我是道、、、、、、、。

最新章节:第1294章 吴心现身

修仙问道免费阅读

《修仙问道》第一章 青阳门

距离青云门的入门测试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

外门,一处山坡之上,用来居住的石室随处可见。

这些石室乃是青阳门为外门弟子修炼准备的,外门五年,要么成为内门弟子,要么离开!

山坡的边缘地带,灵气稀薄,一处石室之上隐约间有稀薄的灵气汇聚,若是有开启灵识的修士在此,便会知道这是有人在突破境界。

石室之内。

身材瘦弱的少年依旧沉浸在修炼之中,对于外界的情况毫无所觉。

半响,少年长出了一口气,眉头微微皱起,脸上写满了疲惫!

“练气二层的瓶颈还是没有冲破。”

来到青阳门已经两年了,少年用尽各种办法,就是为了在这吃人的修真世界里挣扎。

两年前,无父无母的吴铮在偶然的机会下来到了青阳门,合该他修仙,那天正好是青阳门的入门测试。

鬼使神差下吴铮测了一下自己的灵根,刚好符合青阳门的入门的最低标准,五行俱全,如果没有奇遇这一生都无法突破筑基。

五年之内突破不了练气五层,这一生就只有在外门修炼或是驱逐,这一生就与长生无缘。

两年来,吴铮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修炼上,在这个吃人的修真界里,没有后台与天赋的吴铮,无疑是生存的格外艰难,不仅要绞尽脑汁寻求修炼物资,还要应对其他外门弟子的嘲笑与欺凌。

五行俱全,悟性一般,靠着坚毅的性格,两年来吴铮已经修炼到练气一层大圆满,如果突破至练气二层,就会有更多的物资可以用来修炼,或许三年后就不会被驱逐。

两年来,青阳门那本仅有练气前期的《长生不老功》已经深深的印在吴铮的脑子里。

其内的经文被他参悟了一遍又一遍,他恨不得将每一个字都看出花来,但依然没有任何作用。

除了刻苦修炼《长生不老功》之外,吴铮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便是剑术超群和不凡的肉身,肯吃苦是吴铮这些年能在青阳门活下去的原因之一。

多年前,一年前吴铮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部残缺的炼体功法,那功法没有名字,吴铮参悟之后,只得了以外力淬体的法门。

或是以身撞树,或是以身撞击山体,没有灵丹妙药,受伤了只能采摘一些寻常药草疗伤,一年多以来,倒也让吴铮的体魄强横了不少。

只是吴铮并不清楚,他的修为之所以这么难以进阶,就是因为这部不知名的残缺炼体功法,肉身不正规的淬炼,使得他吸收天地元气的效果微乎其微,这才是他修为难以进阶的原因所在。

除此之外,便是修炼别人看不上眼的江湖剑法,还别说,吴铮虽然在修炼一途天赋一般,但是对剑法剑招却是上手的很快,不过一两年的功夫,便被他修炼出了剑罡。

只是青阳门是修仙宗门,江湖招式和拙劣的炼体术往往上不得台面,故而,两年来,吴铮从不曾在人前显露剑术和肉身分毫。

外人只知道吴铮是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嘴的懦夫,并不知道这个懦夫也有着自己骄傲的长处。

不是没想过离开青阳门,前往凡间,但是吴铮始终不甘心!

“最后一次冲击,不成功就成仁。”吴铮强忍着疲惫,狠狠地说道。

体内的经脉因为刚刚尝试突破的原因,这会虽然没有突破,但却集聚了不少的灵气。

吴铮一咬牙,抖手捏碎数枚充满灵气的石头,石室内的灵气瞬间便浓郁了起来。

随着吴铮运转功法,经脉内的灵气陡然运转开来,一遍遍冲击着练气二层的瓶颈。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见吴铮的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他牙关紧咬,面庞刚毅,饶是肉身比之寻常人坚韧不少,依然顶不住体内涌来的大力。

脑袋已经出现了眩晕的感觉,但是他却没有丝毫放弃,依然死命的运转着《长生不老功》。

随着体内的一声轰鸣响起,好似有壁垒被打破一般,吴铮终于突破练气二层,经脉里的灵气粗壮了不止一倍,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也比以前快了许多。

“终于可以学习法术啦!”吴铮在心里念叨。

抬头看了一眼屋外,东方天际泛白,为了突破,他整整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呼了一口浊气,疲惫之感如潮水般涌来,吴铮想也不想,头一歪,当场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睡,便又是一天的光景,再睁眼时,天已经黑了,在屋子里找了点吃的,吴铮再度开始修炼了起来。

没有背景、没有天赋,除了勤奋,他一无所有!

“哎呦,这不是大废物吴铮吗?看不出来几天没见都突破练气二层啦!”一个刺耳的声音嘲笑道。

“张哥,废物就是废物,怕是这一辈子都没机会再突破了,又怎能和张哥您比呐!”另一个人谄媚的说道。

那所谓的‘张哥’,名叫张扬,练气四层修为,那个奉承张扬的人叫李达,练气三层修为,平时跟在张扬身边,作威作福。

青阳门不准弟子擅自打斗,但是这些年,吴铮依然没少挨到,只要离开石屋,总会有张扬这样的人存在。

三天一顿小揍,五天一顿大揍,若不是凭借着那卷残缺的炼体功法,吴铮恐怕早就被张扬等人打废了。

张扬等人并不知道,他们每一次殴打吴铮,都会让吴铮的肉身强横那么一点点,这也是吴铮懒得搭理张扬等人的原因。

这一次吴铮依然没有理他们,同时也做好了被人打闷棍的准备,这样的事在这两年里经常发生,吴铮强硬的性格也因此搞得整个外门人尽皆知。

每一次吴铮都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小屋修炼,只是在每一次被欺辱之后,吴铮对自己的要求就更加的严格,以悍不畏死的姿态淬炼肉身,玩命般的修炼剑招剑法,要不然五行俱全的吴铮也不会在入门两年后就突破练气二层。

回到自己的小屋,吴铮又一次开始修炼,一点也没有因为别人的嘲笑而自暴自弃,只有强大的实力才是自己立足的资本,很早以前吴铮就明白这个道理。

“今天该学习基础法术!”吴铮自言自语道。

低阶法术吴铮早就看过,一直就想修炼,由于法力不够,所以一直没有修炼。

“就先修炼‘火球术’和‘巨力术’!”吴铮想到。

吴铮虽然天赋一般,但是记忆力却是出奇的好,其实也不能说他的记忆力就强于他人,不过是肯下苦功夫而已。

一部仅有练气初期的《长生不老功》,被他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其他的术法自然也不例外,几乎如同刻在脑海里一般。

五行俱全唯一的好处就是所有的法术都可以修炼,按照脑海里的行功路线和法诀,吴铮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这两种法术,法力不足就打坐,恢复后就接着练习,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吴铮除了吃喝拉撒外,都在小屋里修炼。

修炼乏了便开始演练剑法,剑法练烦了便以外力淬炼肉身,墙角处摆着一对足有百斤重的石锁,吴铮能轻而易举的将之举起。

一个月后,当两种法术都运用熟练后,吴铮的修为也因此达到练气二层的顶峰,如果再有充足的灵石就可以尝试突破练气三层了。

收功后的吴铮如是想到:“看来是时候去完成今年的任务了!”

门派不可能白养这么多人,相应的,外门弟子每年也要完成门派的一些任务,用来换取修炼物资,外门弟子或是组队或是独行。

吴铮在外门的这两年里,大多时间都用于修炼,相熟的人基本没有,就是有,别人也不愿意和吴铮组队,同批入门的弟子最低的都已经练气四层,谁又愿意带一个拖油瓶呢!

来到外门大厅,看了一下适合自己的任务榜单,收集青玉蜂针一百个换取下品灵石十块,练气二层可接;独角蜥皮甲一副可换下品灵石五块;五十年以上灵芝、人参、地黄精、何首乌每一个可换取二块下品灵石。

所有的妖兽或是药草的形状和简介,在外门的大厅屏幕上都有投影,再加上吴铮对这些本就敏感,看一眼便可以记个七八分。

所谓投影,是一种低级的法器,可以记录物品的形状和特性。

早在一年前吴铮就看完了门派下发的《入门弟子须知》,里面对各种低级妖兽和药草都有介绍,吴铮修炼之余最大的乐趣就是读书,尤其是花草和妖兽的简介最是感兴趣,好在,任务单上的妖兽和药草吴铮早就熟记。

修真界里的都是以灵石为交换物品,灵石不仅可以用来交换物品,还可以用来修炼。

灵石分为下品灵石、中品灵石、上品灵石和极品灵石四种,一块上品灵石等于一百块中品灵石,一块中品灵石等于一百块下品灵石,在修真界极品灵石是极难遇见的。

青阳门里,上品灵石都是极少见,而且上品灵石大多都是交由门派金丹期老祖修炼,金丹期以下的修士很少有用上品灵石修炼的。

要说这青阳门在凌云国内也算不错的,门内有两大金丹后期修士,五名金丹中期修士,十余名金丹初期修士,在凌云国的六大修真门派里还是很有名的。

负责外门大厅的是一个筑基初期的老者,姓李,名长河,据说已经有一百多岁了,由于资质有限,终生无法再进阶,就被门派调来看守外门大厅。

“李长老,我要接这些任务,您看能给记录下吗?”吴铮小心问道。

“把身份牌拿来。”老者头也不抬的说道。

接过身份牌,老者打上几个法决就将身份牌丢给了吴铮,从头至尾却是连头也没有抬过。

吴铮也不介意,这老者在青阳门是出了名的怪脾气。

出了外门大厅,吴铮直奔门派的自由坊市而去,他要为外出做任务做些准备,好在手里还有一二百块灵石,这些都是吴铮这些年来攒下的。

除了突破的时候消耗了一些之外,其余的吴铮压根舍不得用,有时候淬炼肉身,浑身鲜血直淌,也舍不得用,多是采摘一些山间的寻草药材,捣烂外敷。

在路上的时候,吴铮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套黑色衣服和一个黑色斗篷,来这里的人多是这身打扮,以防他人见财起意,到时丢了性命可就便宜了别人。

“这瓶回气丹怎么卖?”在一个中年大汉摆的地摊上,吴铮指着一个白玉瓶说道。

“这位兄弟,一百下品灵石一瓶,买多的话可以便宜。”大汉笑道。

“七十个下品灵石给我两瓶,你看行吗?”吴铮问道。

“兄弟,你也太狠了,最少也要九十个灵石。”大汉说道。

“我最多给八十个,不卖我就去下一家。”吴铮说道,这里卖东西的太多,价格倒也不是太贵。

“好吧!兄弟,八十个给你了,下次再来啊兄弟。”大汉接过吴铮递过来的灵石,笑着说道。

把丹药装进储物袋后,吴铮又去了一趟制符坊,买了些低级符,花了三十个灵石,又用五十个灵石买了三个回元丹,正好花光了所有的灵石。

回到住处,整理了一下,就趁着夜色出发啦!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