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星辰千千万小说《重生为摄政王心尖宠》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为摄政王心尖宠

作者:星辰千千万

简介:【双重生,团宠,爽文,虐渣,超强主角团】身为将军府嫡女,穆千雪前世心瞎眼盲,喜欢那个阴毒狠恶的渣男,落得一个满门覆灭,惨死冷宫的下场。重生归来,她智商上线,未卜先知,惨虐渣男小白莲,护亲友,争名利,覆皇城,势必以护住穆家全族老幼性命为己任。可这个时候,一向少言冷血的摄政王:“宝儿,你尽管做,我善后。碧落黄泉陪你走!”“这盛世它抵不过你一人安好!”听听这深情的话,她的确也是盛情难却啊……

最新章节:第93章 你看清楚了,本王喜欢的姑娘长这样

重生为摄政王心尖宠免费阅读

《重生为摄政王心尖宠》第1章 重生万恶前

永安元年,冬。

今夜除夕,夜暮未临,天空就飘起了鹅毛大雪。

朝廷封印休沐,就连街道上的小贩都早早的收了摊,回家守岁。

皇宫里,有这么一处宫殿,殿内荒凉清冷,殿外禁军把守。

北风呼呼的刮着,一块木匾,摇摇欲坠,两扇朱门,吱呀作响,院内枯草结冰,杂石乱滚。

这样的寒冬腊月里,一处屋子,门大敞着,屋内竟没燃一块炭火。

有一个人静卧在床榻上,四肢尽断,容颜俱毁,隐约能瞧出是个女的,若不是胸口还有起伏,像及了一具死尸。

她叫穆千雪,镇南将军之女,洛京第一美人,也是新帝容珏的正妃。

曾经她是怎样的风光无两啊,如今……

如今?哈哈哈……

镇南将军?哪还有什么镇南将军啊!

都死了,都死了!

穆府一百零八口人,除了她,一个不留。

多么狠绝啊!

夫妻五年,她竟不知他是如此的狼心狗肺!

外面都说昭帝驾崩,立三皇子容钰为太子,是以,他登基为帝名正言顺。

可一个死了的人,是怎么诈尸起来立他为太子的?

造反变成了继位。

哈哈哈……何其荒谬!

他一朝登基,大权独揽,风光无限。

可怜她穆府旧部,数十万平远军,分崩离析,死伤殆尽。

“贵妃娘娘,您当心,这院子里头石子多,别硌疼了脚。”一个宫女,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表情谄媚至极。

“去,看一下,她死了吗?”女子手里捏着手绢挡在鼻子前,推开宫女的手,一脸嫌恶。

一个宫女不情不愿的上前,手刚探到床上人的鼻息处,人就醒了,眼睛瞪的圆圆的盯着她。

“啊~”

宫女被吓的尖叫一声,一屁股蹲在地上。

“鬼叫什么,当心拔了你的舌头。”跟在华贵女子身边的宫女怒斥道。

“回娘娘,她……她……她没死。”那宫女恍了一下神,然后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答道。

“呜呜~,呜呜~。”

穆千雪扯着嗓子嚎叫着,一双眼睛狠狠瞪着周菲茹,恨意滔天。

“姐姐,你是不是很恨我啊?”周菲茹站在她几步之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光轻蔑。

“成王败寇,你最该恨的是你自己啊!

如果不是你执意要嫁瑜王,想方设法的让平远军效忠瑜王,穆府怎会覆灭,镇南将军怎么会死?

是你,是你亲手害死了穆府所有人,我只不过递了把刀而已。”

“反正你也要死了,我不妨多告诉你一些吧。”周菲茹开心的看着她,模样得意。

“你知道当初你的孩子为什么没有保住吗?那是因为王爷根本就没打算让他出生。”

“还有你爹镇南将军,你不会真的以为他是战死沙场,死在敌人剑下的吧?他是被瑜王派人暗杀的,这一切都是皇上授意。”

“哦!还有,你不知道吧?有一个人把我认成了你,对我言听计从,帮着王爷做了不少事呢!

可惜啊,最后他还是发现了。”

周菲茹略带惋惜的开口,手中把玩着一个银手钏,欣赏着穆千雪目呲欲裂的表情,轻笑不止。

“对了,说起来这个人你也认识呢!他是王爷的幕僚,你曾经还说过他太邪佞,不让我靠近他。

不过我已经送他下去给你引路了,新年不留旧人,妹妹就不留你了。

姐姐,你可一定要去地狱啊!”

“噗——”

穆千雪眼睛猩红,怒极生悲,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她好恨啊!

是她眼瞎,选错了人,信错了人,双手沾满鲜血,她死有余辜!

可她爹和平远军一生守护东陵国,镇守边疆,征战沙场,何错之有?

穆家全族老幼,又做错了什么?

还有那个少年,一饭之恩,竟让他搭上了一辈子,一条命。

九泉之下,她有何脸面去见他们。

如果这一切能重来的话就好了。

若是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要杀了他们!把他们千刀万剐,让这对贱男娼女身败名裂!

一瓶毒药被灌进嘴里,穆千雪疼的抽搐不止,万般不甘,终究断了生息。

——

“唔~”

疼,好疼好疼啊!

穆千雪蜷缩着身子,大汗淋漓。

“小姐你再忍忍,老夫人已经让人去请太医了,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一个清脆的声音,焦急的说着。

“碧雨?”穆千雪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年轻鲜活的丫鬟,震惊不已。

“小姐,奴婢在呢小姐。”碧雨跪在床边地上,抱着穆千雪的胳膊,哭的直抽抽“一定很疼吧小姐?你再忍一会!”

“我……”穆千雪伸出手,想安慰她,在看见自己那双纤白如玉的嫩手时,却是愣住了。

穆千雪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疼的倒抽一口冷气,但是她根本顾不得这些,神色激动的拉着碧雨问。

“现在是哪一年?什么时候?”

“小姐,你是摔糊涂了吗?现在是定元十年春,四月四日,三日前我们才去寺庙进过香,你忘了吗?”碧雨看她这个样子,哭的更凶了。

定元十年……

穆千雪在心里默念道。

往昔种种如同翻书一样,一页页在脑海中浮现。

定元十年,那不正是五年前,昭帝在位第十年,一切恶事未发生之前?

她眸中猛然迸发出许多惊喜,拉着碧雨激动的问“我刚醒过来,脑子有点混,你快跟我说说,我怎么了?”

“小姐,你听说瑜王殿下今日去了天味楼,急匆匆的骑着马就出了府,结果不小心与别人的马车相撞,马受惊将你摔了下来。”碧雨胡乱擦了一把眼泪,认认真真的讲道。

“是了。”穆千雪悄悄松了一口气,心里感激万分。

上天眷顾,一切都还来得及!

三日前她随家人去相国寺进香,在寺庙后院偶遇一男子,樱花树下,他容貌绝美,白衣胜雪,惊为天人。

在她情窦初开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孽缘就是这么开始的。

她今日纵马与人相撞,摔昏了过去。

前世这个时候,她爱慕容钰的传言不知怎么的就传了出去,消息在外面不胫而走,容钰顺势而下,故作感动,然后……

这一次,她不会给他那个机会了。

——

作者有话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