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墨轮小说《无极之尊》免费阅读

小说:无极之尊

作者:折翼书生

简介:前世天才,疏于修炼,魔族降世,惨死沙场。今世重生归来,囊获至宝,探寻救世之路,找回前世爱妻,又得今世奇缘。乾坤九转破桎梏,迷途探破入无极!前世悲情的墨轮,今世又会经历何事,才终得圆满,救人族于水火,挽大厦之将倾。他这轮回者的命运,冥冥中,又是被谁掌握?故事,由此而始。

最新章节:第22章 一阶

无极之尊免费阅读

《无极之尊》第1章 轮回重生

某一日,苍元大陆忽然出现魔气,沾染者尽数化为暴戾的魔族,喜好残杀其他生灵。

世间生灵欲趁魔族未成气候,将这等邪佞之物彻底清除,可是却将一切想得太过容易。

最终天帝与魔帝大战,以天帝落败,魔帝被封印落幕。

不知多少年后,魔族势力虽然散乱,但是总体力量已然不容小觑。

此间人族有子墨痕,天赋纵横,虽年少时疏于修炼,后来归心正途,成为讨伐魔族的一名少将。

哪知道后来遇上魔族天才方坠布下陷阱,墨痕与妻子一同殒命。

不过世人并不知道,墨痕重伤却并未身死,他入秘境,遇到天帝残魂,囊获至宝,最终轮回重生而归!

……

今日,吕氏宗族附近,森林里有着一个破败的竹庄,少年躺在床榻上,额头冒着细汗,面露挣扎之色。

随之一阵剧烈咳嗽,他捂着胸口猛地起身,冷汗已经浸湿了后背。

“苏瑶!苏瑶…”少年环视周围,口中还惊叫着一个名字。

“咳,看来是真的回来了…”

少年名为墨轮,身材有些消瘦,在容貌上,若非粗布麻衣,满脸土灰,好好打扮下,应当算得上是俊美。

不过这位名为墨轮的少年,本尊已是死在了一刻钟之前,而这时候的神魄,已然是那轮回重生,得以归来的墨痕。

“墨轮,你终于是醒了,这些天可吓坏我了。”

忽的有一道欣喜无比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激动。

定睛看去,是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此人身形稍胖,但是头发之上,却是有着明显的白发掺杂。

“陆师父,唔…”宛若本能一般的喊出对方的称谓后,墨轮突然脑中一阵嗡鸣,不禁抬手捂着有些胀痛的脑袋。

一道道属于本尊的记忆,此时如若洪流般,狂野地冲击着墨轮的脑海。

世人得知墨痕身死后,对那魔族更为惧怕,而待得魔族天才方坠休整生息后,竟是直接找上墨痕所在的墨家。

一日间,墨家所在生灵涂炭,有幸得以存活者,四散溃逃,流落于苍元大陆各处。

而这名为墨轮的少年,更是不知道多少年后,出于墨家哪条旁支的人。

偌大的墨家,一时间衰败下来,令人唏嘘。

“方坠!这些仇…我定要你血债血偿!”得知此事,此刻的墨轮虽头痛欲裂,但心念间,不免紧握拳头,并不锋锐的指甲,竟有些刺入掌心的趋势。

后来这副身体,即墨轮本尊,则是自己独孤一人,飘零流落,最终被陆景天所救,并拜入门下,成为弟子,得以修行。

从小,他便是与师姐秦韵一同修行,秦韵待他如亲生弟弟般,无微不至地照顾。

如今,两人都是身处太阴境之中。

在这茫茫天地间,修行一途,自人体而始,人的体内经脉无数,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本名为太初的三脉。

这三脉的开端又被称为太阴脉,只要能够找到这一条经脉,并且将其打通,就可以引动功法,吞纳天地元力,以供自己修炼。

而这些能够引动、吸收天地灵元之力的人,便被成为修灵者。

太初三脉之后,便是三灵之境,而那陆师父,便是处于三灵境的第二重,御灵境。

虽说陆师父天赋极差,但是有他来当毫无修炼经验的两人的师傅,总比奢求他们无师自通来得强。

“墨轮,你没事吧?”陆景天看着墨轮有些痛苦的模样,赶忙问道,顺便伸手去探查墨轮体内的经脉。

“我没事…”墨轮缓缓说道。

“你的经脉?!”陆景天探查着,突然惊呼道。

闻言,墨轮怔了怔,不过很快便是清楚为何对方如此惊讶。

几日前,吕氏宗族长子吕林当着他的面,出言调戏秦韵,并辱骂墨轮及其背后那崩散的墨家无能。

气愤之下,血气上头,墨轮与吕林对战于吕家演武台之上。

可是墨轮刚刚抵达太阴境,吕林已是太阴境巅峰,且前者本身获得的修炼资源不敌吕林,哪里能够比拼得过。

手持吕家名剑的吕林,狠狠羞辱了墨轮一番,最后更是在众人面前,将墨轮经脉尽数打断。

这一点,陆景天自然是知道,不过从此刻探查来看,墨轮身上的经脉却是已经全面恢复了。

“都恢复了,倒是不幸中的万幸。”墨轮笑着说道,他自然不可能随意说出轮回者这档事。

虽然就算直接说出来,恐怕陆景天也不会轻易相信,只会觉得他是被打傻了。

“也是,恢复了就好,恢复了就好…”陆景天说着有些失神,下一刻又忽的收回心神,“这几日你在这歇着吧,经脉刚刚恢复,不要又出了岔子。”

在陆景天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听对方语气就暗暗感到不对的墨轮,眼尖之下,恰好瞥见了陆景天衣角的血迹,以及有些蜷曲的手臂。

“陆师父,你的伤是怎么回事?”墨轮微微眯了眯眼,问道。

听到这话,陆景天像是警觉地发现什么,猛地抓住衣角,说道:“没什么,只是…”

“陆师父,你与我说实话。”

已经逐渐适应这副身躯的墨轮,似乎也继承了部分情感,隐隐间,他便是感觉陆景天刻意在隐瞒什么。

“哦,只是为你打抱不平,也与吕家的人斗上了一场罢了,呵呵,呵…”陆景天有些心虚地说着,尴尬的笑意,更是令人不安。

墨轮见此,不禁摇了摇头,“陆师父,你瞒不了我的。”

听到又是被追问一句,陆景天有些讶异地看了墨轮一眼,随后叹了一声,“唉,怎么感觉你的性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墨轮突然感觉脑海中闪过精芒,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赶紧向四周望了望。

“秦师姐她人呢?平日要是我伤成这样,她可是第一个要来训斥我的。”墨轮心头猛地有些不安焦躁之感。

见到事情有些无法隐瞒,陆景天面色逐渐变得沉闷下来,语气中透露着无力,“秦韵她…她去了吕家。”

“什么?!她去吕家做何事?”墨轮心头一紧,追问道。

“你也知道,那吕林一直喜欢你师姐,近日他重伤于你后,把昏迷的你送了回来。”

“这一次,他竟是以你的经脉修补药物,以及秦韵的家人性命为要挟,想要强纳你师姐为妾。”

“虽是不愿,但是秦韵她见你伤势几日没有好转,她还是…唉!”

陆景天叹息一声,唇齿有些颤抖,昏暗的光透着竹门照射而来,中年的面容看起来竟是有些沧桑之感。

对于秦韵,陆景天早就视如己出,如今自然有女儿一种被人夺走,却痛苦无力的感觉。

他自然尝试过阻拦,甚至后来还去了吕家,可也只是负伤而归。

“你说什么?!”墨轮听着,眼眶中的血丝陡然汇聚,低吼声迸发而出。

那吕林本就是一个好色之徒,娶得美妻后,仍是到处沾花惹草,视女子如玩物。

别说有了这一世的情感,就算前世遇见此事,墨轮也要愤然出手!

看着就要夺门而出的墨轮,陆景天伸手一抓,将他拦了下来,“就是怕你如此,我才要隐瞒。”

“为师虽然不才,但是连我都挣扎无果,你一小小的太阴境去了,只会白白受辱啊!”

墨轮看着陆景天,眼神稍有变换,从后者的神情中,他看得出那份焦虑中的真情。

墨轮缓缓将陆景天的手推开,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随后沉声道:“放心吧,陆师父,我不会做傻事。”

“你在这里等我,我会回来的,你照顾好自己。”

说罢,墨轮便是冲出竹庄,只留下原地愣神半晌,哀声叹气的陆景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