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陆川季临小说《八零:放开那个恋爱脑,我来!》免费阅读

小说:八零:放开那个恋爱脑,我来!

作者:番茄西瓜

简介:【双男主,1V1,骚气痞帅大佬x纯良恋爱脑】穿越八零,吃不好,住不好,还要改变季临那个恋爱脑上辈子的悲剧。既然这样,那就干!钱得挣,季临得救。在他的干预下,季临终于对渣男死心,只是,恋爱脑到自己身上可还行!算了,恋爱脑改不了,那还是放自己身边放心。一起发家致富挣小钱钱!

最新章节:第23章 害人不浅

八零:放开那个恋爱脑,我来!免费阅读

《八零:放开那个恋爱脑,我来!》第1章 一窝鸡蛋

芒种这天,天气干燥,太阳透过密密层层的树叶,把自己的身影照射在地上。

山脚下的一个村子,村户屋顶多是茅草,墙壁露出石头块,明显这不是一个富裕的村子。

一处门户前,“嘭嘭嘭,嘭嘭嘭,陆川,嘭嘭嘭…”密密麻麻的敲门声如同大滴大滴的雨点一个接一个落下。

陆川猛得睁开眼,被这恼人的砸门声惊醒。

【00系统提示:融合完毕,世界开始载入,记忆传输中】

全身酸疼非常,又满身粘腻,陆川一声不吭,穿越这么多世界,已经习惯忍受穿越带来的疼痛。

入目是一间狭小的屋子,环境昏暗破旧。

外面还在坚持不懈地敲门,确定周围没人,陆川才撑着身下的硬板床起身,揉揉太阳穴趿拉着鞋去开门。

从屋里出来,穿过院子,来到大门门前,短短一分钟的时间,系统的记忆传输已经完成。

此时是八十年代,原身是东里村村长家的老儿子,打小就是不着五六的小混混。

【宿主,解除中暑症状的十积分已经扣除。】

【治中暑,也值十个积分?】陆川嗤笑一声,随手打开木门。

门打开,门外人欲敲门的手一顿,随后收回,双手拄着大腿,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陆川,大牛,大牛,和西里村的人,在后山,打,打起来了。”

陆川啧一声,稍显不悦道:“也不知道喊哥。”

季临从后山一路踉踉跄跄跑下来,说话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都,打,打起来了!”

都跟人打起来了,你居然还有闲心计较我喊什么?

陆川没说话,因为识海里突然传来系统的声音,【任务发布中:改变原身和季临的命运。】

【这是任务目标季临?】

虽是疑问,但陆川明白眼前人肯定就是任务目标了。

陆川视线重新转到眼前人身上,任务目标还是要好好看看的。

全身补丁罗补丁,针脚七拐八拐,比蜈蚣腿还猖狂。

太阳依旧火辣辣的悬在头顶,又跑了一路,脸热的红彤彤的,大颗的汗珠从额角顺着脸颊一直淌到下巴尖,像清水流过小溪。

【宿主,你一看就目不转睛的样子,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看上任务目标了?】

【把问号去掉。】

“你先歇会儿,咱们一块上山去看看。”陆川收回视线挑眉说道。

季临怔然!

还歇?大牛在山上打的不可开交,你居然还不急不躁地要歇会儿,亏着大牛整天跟你屁股后面瞎混!

当然,季临也就心里腹诽,说是不敢说的,弄不好就得挨揍,谁让陆川是东里村有名的小混混呢!

这时,系统还在陆川的识海念念叨叨:【什么绝色没见过,这次的任务目标只能算清秀,宿主你怎么可能看得上?我怀疑你有阴谋!】

【人的感情,你一个系统怎么可能明白。】

……系统觉得被鄙视了。

“我爸还等我做饭呢,我就不和你上去了。”季临说完立马转身跑走了,背上筐子里的蘑菇都都被颠了出来。

【嘿嘿嘿,原来是采蘑菇的小伙子,哈哈哈!】

陆川淡淡道:【最起码还是人】

系统:“……”

陆川好笑的看着季临跑远,关上门,一个人往后山赶去。

后山是一座很大的山,周围几个村子共有,人们时不时的上山,希望能捉只野鸡,捡点鸡蛋给家里添个菜。

山路崎岖曲折,两旁的树木越往上分布越密集。

而且上山本来没有路,后来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只是路面坑坑洼洼,一不小心就会崴脚。

【你真看上采蘑菇的小伙儿了?别忘了,剧情中他可是有喜欢的人。】系统不死心,出声说道。

剧情中,季临和青梅竹马搞对象,竹马考上大学后,觉得两个人没有共同语言,而后提出分手,本来分了就分了,挡不住季临是个恋爱脑。

唯一的亲人季父去世后,季临走出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去前男友大学找人,为了有共同语言,打工的同时自学、上夜校。

和前男友虐身虐心又分分合合,期间前男友还偷偷娶了恩师的女儿。

之后两人纠缠被前男友妻子发现,前男友伙同妻子家的人,一起威胁打骂侮辱,季临终于看清前男友的丑陋嘴脸,死心回到东里村。

但那时季临已将近四十岁,最该灿烂的青春年岁都喂了狗,回来没两年就抑郁而终。

而今年正是青梅竹马考上大学的那年夏天,也是季临告白的夏天。

回忆剧情的这会儿,后山也到了。

一片比较开阔的地方,打架的两个人泾渭分明。

个个挂彩瘫在地上,嘴里还在不停地骂骂咧咧。

大牛看到陆川来了,激动得腾地一下站起来。

他娘的,对方一个人,他也一个人,但是大川来了,那他们岂不是完胜!

“哈哈哈,完犊子了吧,让你偷蛋!”

大牛看着陆川咧着嘴笑,嘴角的伤口疼的他直唉吆。

陆川看了眼自己人和对方,这年月能吃饱的人少,个个都是瘦猴,对方更是瘦的只剩一把骨头。

他找个树荫,倚在树干上,瞥了眼大牛,懒懒地问道:“说说吧。”

大牛听老大问,赶紧说道:“他偷咱们的鸡蛋!”

对方看着二十来岁,和陆川差不多,差不多大的小子呸一声,不服道:“说谁呢?谁偷你的鸡蛋?那是你的鸡蛋吗?”

“不是我们的,难道是你的?”

“是我先发现的!”

“是我先发现的!”

“是我!”

“是我!”

“想打架是不是?”

“来呀,谁怕谁!”

两个人脸红筋涨地叫骂着,撸起袖子就要干。

“大川,干他?”大牛转头看向陆川,只等他一声令下。

别看大牛长的憨,性子也挺憨,老大没发话,当然不能瞎干。

陆川抚摸着粗糙的树皮,没吭声,为着几个鸡蛋,大热天的打来打去,忒不划算。

“平分”陆川不在意地说道。

双方确实几乎同一时间发现的这窝鸡蛋。而且,原文中大牛没能等来陆川,因为原身中暑人没了,等到傍晚家人从田地回来才发现的。

这时大牛有点急了,指着西里村的人,气愤道:“本来说好平分的,但他趁我不注意,把一窝鸡蛋全给偷走藏起来了,全偷走了,一个没剩!”

为表示气愤,刘强竖起一根手指,不停地点着。

陆川看向对面,对面王家福额角的青筋不停跳着,怒瞪着人咬牙切齿说:“我们家虽然穷,还不至于为几个鸡蛋,背上小偷的骂名!”他怀疑,东里村的为了赖下那窝鸡蛋而污蔑他。

陆川低头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里的树叶,抬抬眉眼:“就这么点地方,眼皮子底下能藏哪?”

想想也是,两个人都没离开,没法藏啊!

“那鸡蛋到底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