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陆泽小说《天之道,补不足而损有余》免费阅读

小说:天之道,补不足而损有余

作者:卧龙凤雏

简介:天地万物,自当有其演变蜕化之法,顺其自然者,如鹰击长空,鱼翔浅底,各生其妙;逆天而行者,如蚁食大象,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最新章节:第42章 巨匕螳螂

天之道,补不足而损有余免费阅读

《天之道,补不足而损有余》第1章 孤苦伶仃

燕国东部有一小镇,名为曹县,为何称之 为曹县呢,这个可就说来话长了。

听说是数百年前有一位富可敌国的曹姓商人出生于此,至其闻名全国后,此县便改作曹县,用来纪念此人。

你若是要问曹县之前呢,那可还真没人记得咯,当然也许其名字还存在某些古老的竹简上也说不定呢。

曹县内现今还是像往日一般风光,城内灯红酒绿,热闹非凡,儿童的追闹声,小贩的呼喊声,长者的训话声,充斥着这个县城,将县城映衬的格外的红火。

城内某处,陆泽沿着父母生前带自己走过的石板路,小心翼翼地看着窗户内各家团圆的喜庆景象,两颗小眼睛睁地老大老大的,面容中透露出十足的羡慕,但他并没有驻足,而是沿着石板路,循着往日的足迹,感受着父母留下的气息。这便是现在唯一能让陆泽感到些许温暖的事了。

陆泽家住在城外的小村庄,那一片都是用草木简单搭建的小屋子,其中之一便是陆泽他家,村子里的人世代为农,以耕地为生,城内城外互为供给,村子里的人种粮食卖于城内人,而城内人则卖各种生产生活必须的工具于村里人,双方相依互存。

只是到了最近两代,由于陆泽父母的到来,村子里耕地的人越来越少了。

陆泽父母带着陆泽据说是从远处逃难而来,虽是如此,但是朴素的村民还是接纳了他们。

随着他们到来的还有一种全新的赚钱方式,只需村民按步骤加工一块蓝色石头,花费月许时间,便能从陆泽父母那获取些许银两,要知道种田一年也不过三五两银子,勉强温饱罢了,而且技艺本身也算不上难,于是村里年轻人纷纷向陆泽父母求教,加入了蓝色石头加工的行当里来。

随着银两越来越多,小村庄也不似以往的破旧,个个都在村子一旁建起了或木制或石制的房屋,那些原本的小草屋,也是在年迈村长的苦苦哀求下才得以保留,要不也早就被推翻了个遍。

村子不仅仅是越来越富有,也新建了些许庙宇。包括陆泽在内,很多村庄里的人都曾见到疑似仙人来到这里,他们或腾云驾雾,或脚踩飞剑,惹得大家一片仰慕,心中还不由祈祷仙人保佑,众人都将此作为一种福象,于是便有了后来的这些仙人庙宇,以此来祈祷自己多福多寿。

然而如今再看小村庄,除了一片草屋,周遭再无他物,那些木屋石屋仿佛从未有过似的,就连那些新建的神庙也一并消失在此处。

陆泽一边缓步走着,一边回想着过往的记忆,从他懂事以来,便居于此地,村里乡亲时常走动,也可以说陆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听村里人说,他父母是从别地来的,再细问,却也道不出所以然,但是每当陆泽问起父母此事,父母却闭口不言,不愿告知。

而后9岁那年,父亲便教他一套凝气口诀,并让他每日修行此口诀,年少的陆泽不懂太多,却也知道听父母的话。

在数年的修行下来,陆泽感觉自己耳聪目明,对事物的感知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既能望见许远之处的情景,也能洞察身边的细微之物的变化。

就在前些日子陆泽感觉整个人修行口诀后,不似往常一般经脉舒畅,通透无比,而有些经脉堵塞,运行不畅之感,将此事与父亲一说,父亲一阵欣喜,拿出一块白色玉制的小巧令牌,上面雕刻着个虎虎生威的李字。

紧接着父亲与陆泽讲述了这里面的来龙去脉,原来口诀是一位仙人所留,而我们加工的石头也是仙人所需,所以大家才能时不时看见仙人到来。

约摸着三年前的样子,一位仙人来此处拿取加工好的石头时,将此口诀传于陆泽父亲,并说到,现在这个地点便是我们化元门的地盘了,你让这些凡人,练习此法,如若有能练成之人,便可携令牌前去鲁山与华山交界处,寻一隐秘之处,便自有人来接。其父连忙叩谢,然起身之时,仙人已不见踪影,只是当时的话却仍在耳边回响。

陆泽父亲,虽知仙人之物宝贝,但又不知法决深浅,不敢轻易让村子里的人尝试,便将此法传于陆泽,让陆泽勤于修行,若陆泽无事,再谈将此法传于乡亲之事。

然而还未等其父传法,便来了一伙马匪,将村子里的东西都抢劫一空,连这批次送给仙人的蓝色石头也被抢了,即使陆泽父亲跟马匪多番解释,甚至还亮出了仙人名号,却也阻止不了马匪的凶狠行径,抢完东西后,马匪竟行赶尽杀绝之事,连同周遭的房屋都给推翻,土埋了。

陆泽却因为在县城里偷玩,躲过了一劫,但是当他那晚回来时,原本乐呵着的小脸,犹如吃了砒霜般难受,周围尸横遍野,人直直的愣在了原地,那个凄惨,让他触目惊心,不敢回想。

再往后便是县城里的人途经此处,发现村庄的事情,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热心之人都义愤填膺,恶狠狠的咒骂着马匪一伙,就连平时欺压百姓的劣绅土豪都联名要求县城老爷出兵剿匪,以保百姓平安。县老爷颇为无奈,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得发檄文,招来附近勇士与衙役一同前往马匪所在之地。

然待众人前去那地,已人去楼空,再探,再追……再探,再追,如此往复几次竟都没能寻到马匪,众人灭匪之心渐息,再往后数日,众人皆十分默契,不再有人提灭匪之事,人人都沉浸在市井的欢闹声中,好似从未发生过匪患之事一般。

陆泽在县城一角,呆呆的望着眼前繁杂的景象,陌生而又熟悉,父母虽只带他来过几次县城,但是他却经常独自一人偷偷地来县城玩耍,无论是街边的嘶喊的小贩,还是处于县城主街上的店铺都留有陆泽的足迹。但是陆泽却不敢靠近往日去过的地方,深知这城市就像童话故事的狼外婆一般,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却无法掩饰其利爪的锋利,熟悉的同时却又让人感到害怕。

瘦小的身影映照在城墙上,显得那般的浑厚,深邃,仿佛要将自己刻在城墙上一般。

就连往日与自己一同玩耍的玩伴,都各自躲在自己的家中,被父母锁足于内,即使偶尔出来也是避之不及,不愿与陆泽相处。

城里虽不再提此事,但陆泽的存在就仿佛将此事掀在众人脸上一般,于是众大人便纷纷指责陆泽是邪神降世,自带厄运,才招致马匪来作乱,让儿童们不与其接触。

既然父母已逝,玩伴相远,自己留在此地又作何呢?

为了寻一丝变化或者说是一丝希望。

陆泽背上仅存的行李,行李里有些许银两和干粮,在内缝的口袋里,藏着那块被寄予厚望的令牌,才刚满13的陆泽,决定前去寻那位仙人,指望着仙人能给自己一些指导。其实陆泽心中还有一丝偷偷的期望,凡人常闻,得道成仙之人,神通广大,上天入地,起死回生,无所不能。陆泽希望能求仙人救救父母,这也算是陆泽的一份私心吧。

——

作者有话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