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冯义胜小说《重回1987》免费阅读

小说:重回1987

作者:庭后山

简介:2020年,全球第一大空头冯义胜,在西方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高光时刻,被人丢下了楼顶,重生回了莽荒又纯真的1987年,前世被拐卖一生未找到的妹妹站在了眼前,被他辜负了十年等待的木棉花女孩也在眼前,前世所有的遗憾成了此生最温暖。此时,深市证券交易所未开,中海证券交易所未开……冯义胜从空手套白狼卖皮鞋开始,倒国债,认购证,做超级大庄,互联网,房地产……趟出了一条向西方资本市场的全面复仇血路。

最新章节:第36章 虎毒食子

重回1987免费阅读

《重回1987》第1章 这一年,是1987

1987年4月15日晌午。

小河村的水稻春种,大部分已经下地,平展展一片翠绿,连绵至远方,禾尖儿随风沙沙浮动。

冯义胜站在水稻田里,手里拧着一把秧苗,只感觉天旋地转,耳畔生鸣。

田埂间一个彪悍的女人,正拧着一个才四五岁的小女孩,指着站在水稻田里一动不动的他破口大骂。

偶尔会激动的在小女孩的脸上打几个嘴巴子,非常凶悍。

这个女人是他的邻居张凤霞。

小女孩满脸都是泥水,赤脚,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有很多小洞,像足了路边沿街乞讨的小乞丐。

那清澈的大眼睛,正惊恐无助的的望着冯义胜痛哭流涕,喊着什么。

冯义胜隐约听到了哥哥,哥哥两个字。

只见李凤霞激动之下,竟然抓着小女孩直接丢进了水稻田里。

站在田埂上叉腰大骂:“冯义胜,你给老娘记住,看好你妹妹,如果还让我发现她在我家菜园子里枇杷,看我不打死她!”

“臭不要脸的一家,跟你家做邻居,是老娘祖上没积德!”

小女孩面部被泥水覆盖,无法呼吸之下,那瘦弱的小手臂,胡乱的抓着泥水想要站起来。

冯义胜脑子轰的炸响,如是神魂归位,马上从呆滞当中清醒了过来。

三步并作两步,无比慌张的在泥地里连摔带爬,冲到了小女孩的面前,一把把她给拉了起来。

蹲在泥水地里,赶紧擦掉了小女孩脸上的泥巴。

“倩倩,告诉哥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女孩刚刚被吓的不轻,脆弱的身躯不停的发抖,哇哇大哭。

“呜呜呜,哥哥,你刚刚怎么了呀,倩倩喊你你怎么不说话呀。”

“呜呜呜,你不是说那枇杷树是我们家的吗,倩倩肚子饿,所以没有忍住去摘了一个吃了。”

冯义胜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松懈了下来,一把抱住了小女孩。

如,那失而复得的人生至宝!

为何这么说?

在几分钟前,冯义胜所处在的地方,是2020年因国某证券交易大楼楼顶。

2020年的同一天,交易所内大屏幕上一片飘红,正宣告着一场持续了半年多的多空大战结束。

漂洋过海过来国际大空头是冯义胜!

这一天过后,意味着欧洲经济神话破灭,未来将会一蹶不振。

正当冯义胜团队要出交易所庆功时候,他们被一群神秘人给集体绑到了楼顶上。

然后冯义胜亲眼看着自己手下,被一个个的丢下了大楼。

最后一个是他。

失重感过去后,迎来的并不是剧烈的疼痛,而是神奇的回到1988年!

十五岁那年,父母和姐姐冯丹忽然消失,只留下了一岁的妹妹冯倩和他。

是冯义胜用他稚嫩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妹妹也是他一手养大到了四岁多。

但这种日子没有持续多久,1988年妹妹五岁,冯义胜忙于农活,忽视了妹妹的安全,导致妹妹被人拐卖。

没有了妹妹,冯义胜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与支助,他发誓要找回妹妹。

于是背起了行囊做起了走贩,从江南省小河村出发,靠着自己双腿一边卖东西养活自己,一边寻找妹妹。

一年时间,一千多公里,冯义胜走完了。

一直走到了南方深市,依然没有妹妹的消息。

也许这一切本就是命运的安排,冯义胜到达了那座改革开放试点城市后,刚好深市证券交易所开张,大街小巷都在讨论股票。

他也认识了股票。

也学人家在股票交易所里排队,买进,卖出。

几十年后,冯义胜登顶了这个行业,扛起了东方资本大旗,向西方证券市场发起了攻击。

尽管前世他富可敌国,也尽管他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

依然没有找到自己一手养大的妹妹。

思念了一辈子,此刻妹妹就在他跟前。

他能不珍惜吗!

泥地里跨越了数十年的“重逢”场面,并没有感动到那边尖酸刻薄的李凤霞。

还在毫无素质可言的骂娘。

“你们马上给我搬走,我受够你们了,你老爸是个贼,你两也是贼!”

“看看你妹妹,才几岁就学你老爸偷鸡摸狗了!”

冯义胜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一个事情。

李凤霞这个邻居他记得,离开小河村后他再也没有回来。

不过,在那次准备做空出国前一个晚上,他在电视里看到过这个李凤霞。

那时李凤霞站在审判席上被法官宣判,罪行是贩卖人口,也就是人见人打的人贩子!

当时冯义胜就在怀疑,是不是这个臭女人贩卖了自己妹妹。

只是欧洲那边的家族财团逼他们很紧,所以急急忙忙出国了。

这一出国就是半年,甚至于命丧异国他乡,都没来得及回来去监狱里,质问李凤霞到底有没有拐卖他妹妹。

别说拐卖的事情,就冲着这臭女人在他妹妹身上扎过针眼,打过无数次,以及刚刚把她妹妹丢泥水地里,差点呛死的行为。

已经足够引起冯义胜滔天的怒火。

放下了冯倩后,冯义胜如魔神般一步步走向了李凤霞。

“你,现在给我跪着道歉,我或许还可以冷静!”

李凤霞愣了下,平日里欺负他们兄妹俩惯了,一看冯义胜这个口气跟他讲话。

更加火冒三丈,竟然脱了鞋子,一边卷袖子走向了冯义胜。

“小杂种,没爹娘教的狗东西,你敢对我这么讲话?”

“是你妹妹偷了我家的枇杷,你让我跪着给你道歉?我今天非得要好好教育下你们兄妹俩!”

冯义胜忽然一阵疯狂的大笑:“李凤霞,你要点狗脸!”

“那个菜园子本来就是我家的,只不过你看着我爸妈走了,认为我们兄妹俩好欺负,一点一点的圈到了你家。”

“园子里的枇杷树是我爷爷种的,和特么你家有什么关系!我妹妹摘几个枇杷,又有什么问题!”

“占我家菜园、鱼塘,打我妹妹,到处造谣生事说我爸爸偷过你家三块钱,是小偷。”

“你狗比娘们真以为老子没有脾气是吗,真以为老子还会忍你个畜生不如的东西吗!”

李凤霞被彻底刺激了,嗷嗷直叫着冲过来要打死这王八羔子:“嘿,你个小杂种,你胆子肥上天了,你敢对我这么讲话,老娘不抽……”

啪!

李凤霞的话还没有讲完,冯义胜双腿左右开弓,手掌高高举起,对准了那张冲过来的肥胖大脸,一巴掌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