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柳西西小说《剑界小风媒》免费阅读

小说:剑界小风媒

作者:决绝子

简介:别人修剑他贩剑,别人爱剑他吃剑,所谓为爱吃狂,不过如此。他叫柳西西,是剑界剑人,从小家道中落,剑基被废,可命运又给了他不断惨痛升级的奇遇。坎坷曲折又离奇的故事,就在霸体剑人的风媒之路上!

最新章节:第125章 神殿 龙猿 疯汉

剑界小风媒免费阅读

《剑界小风媒》第1章 郁郁而终

剑气纵横,刃罡肆虐的荒路上,一队浩荡绵延无尽的军伍向前方一座雄城行进着。

城外广袤空间里澎湃的剑气的刃罡,是多年前那场惊世之战的遗祸,自那之后,剑界之内就弥漫着恐怖刃流,剑界黎民的休憩活动空间,被压缩在了每一座雄伟的城池内部。

实力不济贸然出城者,即会被乱刃切碎。

而此时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所以能安然无恙的行走于城外,是因为上空有强横的保障。

只见宽达数丈,长达数十丈的巨剑当空飞行,剑身上错落有致的静立着近百人,朦朦光华荡洒而下,形成剑幕,挡开想要撕裂军阵的所有乱刃和剑气。

下面行进的军士,清一色的持剑,他们看不到剑上人的风采,只能看到剑腹之下醒目的镌刻着“速宿”两个大字。

不多时,队伍抵近城东,高大巍峨的雄城却令人看不真切,扭曲的剑光交织包裹着整个城池,隔绝着外部的蛮荒。

随着队伍到达剑幕前三丈,上空巨大的“速宿”剑尖上的一人终于开始了动作,冲天的剑鸣响起,城邦的剑幕前像是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梳子,将剑幕顺滑的梳开,给军队开出一条进城的大道。

而乱流随即疯狂冲向剑幕开口,又被速宿剑上的其他成员,发动着整齐划一的力量排开,下面的军人们现出热切的目光,这排除万罡的力量里,有仙草的苍翠清新,有异兽的狂暴嘶吼,更有金石相交的铿锵剑意。

每个人都感叹着,这就是剑界人人渴望的剑灵啊。

城内某处陋巷深处,烈风呼啸,门板窗纸都被吹的吱嘎作响,里面的人却无暇顾及这些破门板能否撑到天气回暖,瑟瑟发抖中,柳云隽已经感知到自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昨夜整整咳了一夜,柳云隽已经连喘息的力气都欠奉了,层层破被褥包裹下的瘦弱身躯,早已冻的没了知觉。

肺里涌入的冷气,也不若之前那么如刀子般剐心。

就是越来越回不上气,他特别担心在儿子回来之前就撒手人寰。

每逢凛冬,柳云隽被流放的这处龙猿堡,就会打开护城的剑幕,放边界换防的剑阵军士在此交接经过。

在剑幕拉开的日子里,城外狂罡加持着冷风不断透过护城剑阵涌入,剑阵只能过滤其中的乱刃罡和毒流,而透进来的烈风,终究让原本的寒冷加重了十倍不止。

也因此,龙猿堡成了距离都城最近的官宦流放贬谪之地。

柳云隽算倒霉,三十年前魔刀崛起,攻入剑界。

退敌之日,皇都周围十七城近半人口被杀伤俘虏,其中颇多官宦子弟。

柳云隽当时是一城通判,家中大半人口被掳掠殆尽,只剩下两个小老婆,更悲惨的是战后一批文武官员因为守备不利被清算。

柳云隽也被牵涉其中,安了个莫须有的绥靖通敌罪名,三十年间一再被贬被罚,甚至被官场对头横加污蔑,说他是借此机会将自家大部分家眷都送入刀域,以图平安。

就此柳云隽被废了剑脉,流放此地体质一落千丈,才落下了病根儿。两个妻子一个在途中被折磨致死,一个被送边慰所劳军。

期间留下的一对儿女也被嵌入贯气锁,断绝了通往少修以上境界的可能性,与柳云隽这孤老一同被下放。

柳云隽早已过了痛彻心扉咬牙切齿的时期,此时他只是感到肺里火辣辣的麻痒,极端想要猛烈咳嗽,却又丝毫再提不起力气,只能苟延残喘的出气,眼见着就要咽气了。

他不放心,也不甘心,一对子女才十来岁,没了他,恐怕命途更加多舛。

一滴无声的浊泪,自眼角流下,很快被风干殆尽。

门口的吱嘎声突然停了,但风并没有减弱,似是门板被吹掉摔进了雪中。

一阵悉索之声,随之进来一个半大的少年,少年浑身上下裹得严实,只露出一双神采飞扬得明眸,只不过看到奄奄一息的柳云隽,眼中被风雪激出得神采立刻暗淡了下去。

良久,柳云隽眼珠稍移动,才看到少年在侧,他轻轻的想要召唤少年进前,却只能发出一些模糊的喉音。

少年眉头微皱,上前将他的被子掖紧,干巴巴的说道:“城根那边今天的活儿都干完了,今天城主府之子从边军归来,赏了我们两碗热乎的,都给她吃了,我活干完先回来躲躲风。”

柳云隽看着儿子,眼中流露出慈爱与深深的歉疚,自从大半年前他卧病不起,流囚该有的劳役都被这半大的孩子扛了下来。

柳云隽也知道这孩子和自己妹子不睦,因为他俩都是庶出,母亲互相之间原就关系不好,两个孩子小,也沾染上了些小恩怨,柳云隽状况低迷,也无暇去理会这些穷家陋弊。

后来两个小老婆一死一流,俩孩子反倒互相怨怪对方,认为自己娘的悲惨都是对方造成的,所有根据,也不过是大人离开前互相之间的人身攻击罢了。

柳云隽劳役在身,心情郁苦,更是没调理儿女的积怨。

可就在这卧病的大半年间,二字柳西西突然像是长大了一般,十五岁不到的年纪,默默的承受着劳役之苦,换来的吃食也从来都会有妹子柳西子的一份。

只是态度上对父亲和妹妹都冷淡了许多,架吵的少了,但无形的隔阂似在与日加深。

知子莫若父,这剑界里的少年,哪个不想成为纵横刃宇的强者,在剑界修剑,就是最正宗的唯一途径。

而柳西西小小年纪就被贯气锁断了骨基,体内无法凝聚剑气,剑脉没了剑气滋养日渐枯萎,要不是少年暗地里练的勤,连少修这种初境都保不住。

“对……对你…….你……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