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庄天赐印月白小说《末世:我老婆每天打工养我》免费阅读

小说:末世:我老婆每天打工养我

作者:黑火焰

简介:被老婆养着是一种什么体验?谢邀,人在末世,天降物资,吃软饭就是真香。庄天赐带着雷系异能回到末世最开始,唯一的改变是时不时出现在脑海里的声音和他手里多出的特殊背包。“充值好贵啊,给我儿子买把枪都像抢钱一样!”“什么黑脸怪,我才不是!再来一发十连,我肯定能给崽崽抽出个金色传说来的!”方便面、矿泉水、创可贴…等等!为什么姨妈巾也要给我混进来啊!妈,不对,老婆,戒赌吧,你是真的脸黑。

最新章节:第25章 军队

末世:我老婆每天打工养我免费阅读

《末世:我老婆每天打工养我》第1章 多出的背包

庄天赐一直觉得,自己就算不是个十足的好人,但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

即便末世到来,他也没有趁人之危,仗着自己异能者的身份去欺压弱小,但是为什么,明明昨天还在一起喝过酒的朋友,今天就如此狠心的将他推进了丧尸群里?

被丧尸撕咬的地方传来钻心的疼痛,庄天赐却咬着牙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狠狠的盯着高台上的男人,像是也要化作丧尸咬下他一块肉来。

“天赐,不好意思啊,我真的需要队长这个位置。”男人满脸愧疚,双手合十放在脸前拜了拜,声音发着颤,“有你在的话,我肯定当不了队长的。”

末世后建起的基地,有着数个登记在册的幸存者组建的小队,小队队长获得的收益,仅仅是比队员们多两块晶核而已。

那些从丧尸的大脑中拿出的晶核,是可以提升异能者能力的。

但就算如此,一个朝夕相处、并肩作战的同伴的性命难道还比不过这两块晶核吗?

庄天赐想不明白。

也由不得他想明白了,他的身体很快就被丧尸撕咬个干净,连变成丧尸的机会都没有。

“嘀嘀、嘀嘀——”

短促的电子音在宿舍响了又响,终于一个男生受不住了,他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顶着一头炸毛的锡纸烫冲对床喊道:“喂,庄天赐,你的闹钟啊,烦死了。”

被这一声喊,庄天赐终于从梦中惊醒过来,他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张着嘴巴急促的呼吸着,整个人都被汗水打湿,像是刚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另一边睡得正香的胖子也被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嘟囔道:“怎么,地震了吗?我怎么感觉床好像动了?”

“什么地震啊,地震你早死了。”四人寝室中的最后一个人嘟囔着,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锡纸烫男生也打了个哈欠,“庄天赐,把你的闹钟关掉,烦死了,周末也不让人睡觉啊。”说完,他又躺回到床上,大被蒙过头睡觉去了。

时间才七点刚过,对于大学生来说,周末时间玩到三四点钟,然后一觉睡到中午再点外卖吃,是最常见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庄天赐关掉手机闹钟,四下打量着这熟悉的大学寝室,脑袋还有些发蒙。

他这是……回到过去,重生了?

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很疼,并不是做梦,他真的回到了过去。

现在的时间是……庄天赐看了眼手机,3月28号,距离世界末日还有三天时间。

他记得很清楚,3月31号,他们在一个大教室上公开课的时候,外面下了一场诡异的红雪,起初所有人都很兴奋,不少没有课的学生还跑出去拍照欣赏,朋友圈一时间都被红雪刷了屏。

结果谁都没想到,就在雪停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乱了套。

电影里的生化危机变成了现实,秩序被打破,所有幸存的人都开始了艰难挣扎的求生之路。

庄天赐幸运的在最开始就觉醒了雷系异能,有了保护自己的资本,之后跟着学校里的大部队一起被军队接到基地,正式加入了一个幸存者小队。

之后便是很长一段时间,他跟着小队出任务,换取食物和晶核来让自己活下去。

但是他没想到,上任队长任务死亡的消息竟然也是他死亡的讯号。

庄天赐的手猛地用力握紧,一缕细细的蓝色雷电在他的手上跳动,手机当即成了怒火的牺牲品,不仅被捏碎了屏幕,还直接黑屏离开人世,省去了维修的步骤。

庄天赐并未心疼自己的手机,这东西在末世没什么用处,早晚都是要丢掉的东西。

他只是摊开手,看着雷电在手心里跳动,心里总算有了些安慰。

能力也跟着他一起回来了,这样再好不过,至少他从一开始,就拥有比所有人都强的力量。

这次,他谁也不信,做一个独行侠也很好。

突然,旁边床上有翻身的迹象,庄天赐握起拳头,将手心里的雷电熄灭,眼睛看向旁边。

对面的锡纸烫翻了个身,还在呼呼大睡着。

庄天赐心里盘算着自己这三天的行程安排,他的手机被捏坏了,放在手机里的钱算是不能用,但是银行卡里还有点存款,饭卡也有钱,买点应急的食物和水是不成问题的。

他不想再待在学校里,因为末世一开始,学校这样人口密集的地方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当然他上辈子就能在学校活下去,这辈子肯定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只不过军队的救援是在一个月之后才赶来的,在这一个月里,学生和老师集体避难的礼堂成了一个肮脏滑稽的罪恶场。

庄天赐不想再玷污一次眼睛,所以干脆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至于囤积物资什么的,他又没有什么随身空间,干嘛要想那么不切实际的东西。

从床上下来,他准备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结果第一眼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东西——一个黑色的,看着做工还挺不错的双肩背包,整体没有任何花哨,只在一侧肩带上,别着一个小小的徽章,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刻了三个小字——印月白。

庄天赐从没见过这个背包,也不知道这是寝室里谁的背包,他环顾了一圈,见到同侧的那个小胖子已经醒了,正半躺在床上玩自己的卡牌游戏,从他的手机里,还能听到隐隐约约的“狗修金”什么的。

他走过去,举着背包问道:“王振,这包是谁的?”

王振在游戏之余给了庄天赐一个眼神,然后又把眼睛转了回去,道:“这不就是你的包嘛,昨天你拿回来的啊。”

“我的包?”庄天赐皱了皱眉,他完全没有印象啊,末世之前的那几天,他记得还是挺清楚的,自己绝对没买什么背包。

正想着,手里的背包一沉,庄天赐愣了愣,很快,背包又沉了沉,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太对劲,走进卫生间锁上了门,这才观察起这个背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