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秦凡秦慕灵小说《真武大帝》免费阅读

小说:真武大帝

作者:鲜辣豆腐脑

简介:“献出你的本命神魂并侍奉我一百年,我便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权利、美色、财富、又或者是力量?”秦凡一路追寻真武大帝的轨迹,在这个武夫一怒可屠城,儒生一语可镇河的奇特世界,用双拳将整个大陆轰了个稀碎……

最新章节:第14章 澹台玲珑

真武大帝免费阅读

《真武大帝》第1章 废物纨绔

凉州,大秦帝国南方第六直隶省。

这里曾是大秦帝国开国皇帝秦真武的起势之地,现如今由帝国镇国公,当今皇帝的亲叔叔秦观镇守。

阵阵铜锣之声从宽阔的街头由远而近传来,一队着红色锦衣锦袍的仪仗队如一条长龙来到了镇国公府门前。只见一位面色白净,口涂红唇的精瘦男子笑吟吟地从轿子里走出来,捏着细长的嗓子高声道:“镇国公府听旨!”

旋即,镇国公府朱红色的五米高门便缓缓打开,一位身着华服,手拄金色龙头鸩杖的老太太面容庄严的带人走了出来,微微俯身,道:“公公远道而来,辛苦了!”

宣旨的太监对于老太太的态度并没觉得不妥,反而更加热情了几分,上前轻声细语地道:“老太君别来无恙,小的给您请安了!”

顿了顿,他又道:“这次咱家是来给镇国公府报喜的!府上三少爷如今已经年满十五周岁,圣上特意命咱家来宣旨册封爵位,还请老太君请三少爷上前听封才好。”

按照大秦帝国法令,凡皇室宗亲,年满十五周岁的男子都要授予爵位,最低为三等伯爵。但此爵位只享有封号,却无封地。不过这三等爵位在大秦帝国的朝堂之上,却已是六品的官职,是许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追求。

“我那小孙子今儿一早就去西街玩了,估摸着不到傍晚是不会回来了。公公一路辛苦,先入府休息一下吧!”说罢,也不等那太监回答,便已经先转身回了府。

太监顿时一张白脸变成了青脸,大秦帝国自开国以来一千多年,何曾有过宣旨册封反而被等候的?可他抬头看了看高挂头顶的“镇国公”三个大字,再一瞧门口那两尊两米多高,栩栩如生,用汉金白玉雕琢而成的石狮,顿时就没了脾气。

早就听说镇国公府的三少爷是个出了名的废物加纨绔,却不曾想传闻居然是真的。

镇国公秦观一生征战无数,战功煊赫之余本身还是一名七品武夫。七品武夫,那可是足以移山填海一般的顶级强者。他生有三子,长子秦破天,一出生便具有先天武夫的资质,不到十岁便已经是四品武夫。如今虽刚过而立之年,却已在军中任职参将一职,修为更是到了六品武夫的境界。

次子秦傲天,一岁便可牙牙学语,三岁已能背诵百家姓,五六岁时已熟读诗文。待到十岁之时,便以破纪录的方式成了大秦帝国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秀才。

现秦傲天不过二十六岁,却依然在翰林院任职,拥有五品儒生的强大修为。

如此豪门再加如此优秀的后人,镇国公府一度被整个大秦帝国视为中流砥柱。只可惜,等到幼子秦凡出生,镇国公府却在一夜之间成了整个大秦帝国的笑话。

秦凡三五岁时,还不会开口说话,七八岁时才蹒跚学步。等好不容易熬到了十岁,却又发现此子文武不就,与武道和儒道无缘。

所谓武道,便是真武之道,修炼者以武入道,修炼真武之力,从而强化己身,达到脱胎换骨,超脱凡俗的境界。武者从一到九,共分九品。品阶越高,修为越强。

像秦观这等七品武夫,不仅可以踏空而行,一步千里,甚至已经可以断肢重生。

而与真武之道相提并论的便是儒道,是读书人特有的修炼之道。

儒家以读书而立身自证,携天地间的浩然之气为己用。立身、立证、立言、立行,立本心、立大意,皆为儒家之道。

这种修炼之道,同样从一至九,修炼到一定程度,便可真正的唇枪舌剑、泼墨成河,甚至是撒豆成兵。

一文一武,一儒一真武,便是这云鼎大陆的修炼之法!

镇国公府幼子秦凡,文武不就,自然便是废物。特别是他成年以来,更是频频传出各种让人啼笑皆非的纨绔行径。只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个废物级别的纨绔子弟居然可以纨绔到连爵位册封这等事情都可以置之不理。

“果然传言是真的,看来我们这一趟是白跑了!”围观的人群中,一名身穿黑色长衫的男子嘴角挂着一抹讥讽,揶揄道。

“既然都已经来了,还是亲眼见见这位废物纨绔的好。”身旁,一名腰束碧绿腰带,一身青衣的粉面男子轻声嘀咕了一句,道:“走!”

“去哪?”

“西街。”

与此同时,围观哄笑的人群中,又有几波人不分先后的悄然撤走。倒是那些真正围观的百姓,因为没能讨到喜糖而一个个面有不满,然后忍不住又开始咒骂起秦凡这个废物纨绔。

相比于镇国公府门前的热闹,此时的西街同样是好不热闹。

西街向来都是凉州最为繁华的地段,这里不仅遍布酒楼、布坊、药坊,而且还有钩栏、青楼以及大小集市。

那粉面男子很快便带着同伴来到了西街,才走了没几步,便看到一名身穿白色华服,右手持一把白纸扇,左手拎一鸟笼的俊俏公子哥一路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带着一群狗腿子招摇过市而来。

附近的商贩一个个顿时变了脸色,紧张地连大气都不敢出。

公子哥先是随手从身边的梨摊上抓了一个鲜梨,然后大咧咧在胸口白衣上擦了两下,张嘴便咬了一口。梨肉新鲜多水,梨汁四溅。但公子哥却呸的一下吐掉,骂骂咧咧地道:“这水儿多得跟昨儿迎春楼的妹妹似的,真他娘的优秀!”

说着把梨一丢,便又顺手抓起了隔壁包子铺的一个大肉包子。只是才一入手,公子哥便突然脸色一沉,狞笑道:“你这包子比勾栏里龟婆胸前的那两团都要硬,这他妈的肯定是偷工减料了。”

话音一落,肉包子已经被狠狠糊在了小贩的脸上。紧接着,身边的狗腿子顿时一拥而上,将这铺子给砸了个稀巴烂。

四周的商贩一个个鸦雀无声,但也没太多反应,显然早就习以为常。

“该死的,简直就是个人渣!”不远处,暗中观察到这一切的粉面男子咬着牙根恶狠狠地道。

“这种贵族子弟,欺行霸市不还是家常便饭?就算是咱们洛阳城里,这种事不也是走哪儿都是?”黑衫男子讥笑道。

“哼,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废物不可!”粉面男子起了怒意,冷哼道。

黑衫男子撇撇嘴,不在乎地道:“那就随公子您的心意了!反正他也不过是个镇国公的废物儿子,教训了也就教训了。”

两人说话的间隙,那边的公子哥已经把整条街折腾的鸡飞狗跳。随后,便见他摇着白纸扇,吹着哨声,大步流星的进了迎春楼。

门口一众花枝招展的姑娘早就恭候多时,立时把他众星拱月的迎了进去。

“白日宣淫!该死!”

粉面男子眼中已然闪过一丝杀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