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苏妤谢竹小说《穿成恶毒炮灰后我该如何苟命》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恶毒炮灰后我该如何苟命

作者:皓鱼

简介:普通大三学生苏妤,在一次意外中穿进了一本偏执救赎文,而她也悲催地成为了里面那个造成男主偏执病娇的恶毒炮灰!炮灰有什么下场?那只有一个死!开局就是年少的男主被无情虐待?苏妤欲哭无泪,这都什么修罗场啊,难道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为了苟到大结局,苏妤只好使劲给男主送温暖,面对各路人马对男主的欺凌,苏妤伸手护在男主身前“别动他,冲我来”苏妤本以为自己成功温暖了男主,到头来却发现是救赎了自己。

最新章节:第111章 糖分过高

穿成恶毒炮灰后我该如何苟命免费阅读

《穿成恶毒炮灰后我该如何苟命》第1章 狗屎运

如果我已见过光明,那我不愿再忍受黑暗——谢竹

本以为我是你的救赎,到头来却发现,真正被救赎的,是我——苏妤

“哗!”正在河边洗手洗鞋的苏妤一个不慎,便跌了进去

她挣扎了许久,恍惚间看见岸边出现一道人影

“救…咕噜噜”一张口,周围的河水争先恐后地钻入口腔,她是再也没有力气了。

在苏妤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似乎看见岸边那人正向她游来,握住了她随水力上浮的手,那只手,很暖,很热。

……

“让他给我跪下!”昏迷中的苏妤模糊地听见耳边传来愤怒的声音

“小杂种,白眼狼,我家供你吃供你住,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狠毒,居然谋害我的女儿,你怎么不去死…!”

昏迷中的苏妤没有看到这幅场景,她的病床前,一个被两个五大三粗的保镖压着被迫跪下的少年,浑身湿透,头发和衣服还在滴着水,少年不是很白,皮肤有些微微发黄,瘦骨嶙峋,暴露在外面的皮肤满是淤青,面对女人的辱骂和殴打,只低着头,不作反抗,只有嘴里不停地说到:

“没有,不是我推的…”

……

“啊!哈…哈…”睡梦中的苏妤被惊醒,满头的冷汗,她刚才又梦见原主惨死的结局了。梦中的她被人殴打的面目全非,死不瞑目,那双眼里满是悔恨和不甘,但又有深深的恐惧,惊的苏妤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凝固了。

吓得不轻的她下床喝了杯水,心情才渐渐平复,抓了抓头发,一脸的烦躁。

五天了,她已经在这本书里待了五天了!一点回去的征兆都没有!

苏妤作为一个20岁正读大三的学生,在一次回学校的途中,因为在看舍友推荐的小说《在偏执谢少的怀里撒个娇》,本来看这名字,苏妤是拒绝的,但耐不住舍友的念叨,硬着头皮去看了,没想到还意外合她的胃口,所以走路时一个不慎踩到了一坨狗屎,恶心的她赶紧找了一个水边洗鞋,可谓是人倒霉时喝口凉水都塞牙,苏妤一下子掉了进去,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本书里了。

这本书集合了救赎、偏执、病娇这几个当下比较火的元素,深受读者的喜爱,讲的就是男主谢竹母亲死后,被托付给恶毒炮灰苏妤家却倍受欺凌,最后还将15岁的谢竹直接赶了出去,后来被女主沈芊棠一家收留,最后男主的身世被揭开,是京城豪门流落在外的子孙,然后就是男主将原主苏妤家搞破产,设计将苏妤嫁给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暴发户,最后原主家破人亡,男主和女主走向婚姻的殿堂。

本来苏妤看的时候,还很入迷,原文中讲的救赎啊!关键是作者每次描写男主被欺凌的场景,苏妤简直感同身受,都想直接穿进去护着男主,看到原主苏妤结局的时候,她还觉得不解气,觉得男主太心软了。

可是现在,苏妤只想哐哐撞大墙,果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书的时候只想把原主弄死,现在,她只想痛哭一场,果然同名逃不过穿书的命运,天知道当她知晓自己身份时的悲痛!

那天从医院醒来时,入眼的场景便是一个少年被两个五大三粗的人压着头,使劲地按压在装满水的桶里,少年被压的无法动弹,只能被别人掌握着生死大权。

当时的苏妤被吓惨了,以为自己误入了什么犯罪现场,拼命地捂着自己的眼睛不让自己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后来才知道,她穿进来的时候正是原主诬陷男主谋害她,被原主的母亲弄得半死不活后丢出了家门,然后,原主的死亡倒计时开始。

喝完水的苏妤,环顾着自身处在的大别墅,无比庆幸当时在惊吓之余阻止了原主母亲的暴行,这样她的结局还有所挽救。

走出房门低头看向一楼的那间杂货间,那是男主谢竹住的地方,五天来没有一点回去的希望,苏妤也认命,她现在只能自救,而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谢竹身上。

本来在苏妤最开始认清局势的时候,有想把谢竹直接干掉的想法,以除后患,但也只能想想,毕竟那是犯罪啊,而且人家可是男主啊,肯定死不掉啊,况且男主才是被欺凌的对象,自己总不能因为原主的下场对他产生敌意吧。

所以只能认命,讨好他,争取换个好点的结局。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盯着谢竹房间的同时,少年正坐在那张破旧的单人床上沉思。

夜深人静,谢竹房间里,台灯发着微弱的光。

谢竹双臂环膝,静静地坐着,他还是想不明白,五天前的苏妤在落水前看向他的嘴脸还跟以往一样,满是阴险算计。

可这五天,苏妤整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了算计的嘴脸,对他的态度也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变,这样的苏妤让他更害怕,他怕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