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江海雅莉小说《重生科技树》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科技树

作者:只看风景

简介:国产操作系统程序员意外重生至1994年,怀着心中的执念,开启了传奇人生。以生产VCD起家,再从数据库到操作系统,从光刻机到CPU,看他如何渐次点亮科技树,以一己之力重塑整个电子产业……

最新章节:第112章 鱼和熊掌

重生科技树免费阅读

《重生科技树》第001章 重温高考

“原来,人真是可以被憋死的。” 这是季林最后的想法。

胸腔的积液浸润了肺泡,连自由呼吸都变得如此奢侈,意识在绝望和不舍中渐渐模糊,整个世界暗了下来……

季林供职于一家著名软件公司,是LINUX操作系统开发项目总工,年轻一辈中的领军人物。

随着近年来西方对我国技术封锁加剧,国家下决心解决各类“卡脖子”问题,其中就有大力支持发展国产软件业,计划先在政府、军队等要害部门换装国产操作系统。

季林团队一路高歌猛进,项目乘着这股东风焕然新生,备胎终于转正。

却不曾想肺炎病毒肆虐来袭,季林遭受无妄之灾,在庆功宴上不幸中招,被关进了武江一中临时开设的方舱医院。

……

“同学,醒醒。嘿,同学……交卷啦!”

仿佛从一个遥远的梦境醒来,季林下意识地躲了躲不礼貌的推搡,非常不爽地抬起头,迎上他目光的是一张神情严肃的脸,黑框眼镜下的薄嘴唇忽地裂开了一道缝,以不容置疑的气势喷出两个字:“交卷!”

一秒钟懵圈过后,季林下意识地抬起了压着试卷的手,那人果断收走试卷,转身之际扔下一句话:“我监考这么些年,迟到见过、晕倒见过,高考都能睡着的,你小子绝对是第一个!”

“高考?小四张了还高什么考?我不正隔离着么?” 季林的思维还处于宕机状态。

“穿越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在脑中闪现,跟着就是全身过了电一样寒毛直竖:“这不科学!”作为一名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前沿科技工作者,季林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他赶紧瞪起眼望向四周:黑板上四个空心大字“努力拼搏”,像是用湿抹布书写再用粉笔勾出轮廓,倒是有点米芾的味道;监考老师们在打包试卷,那个“眼镜”还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最后几名考生走出教室,其中一个胖妞脚下绊了个趔趄,掉了一地不同品种的笔;而此刻窗外阳光灿烂树影斑驳,蝉鸣声伴着考生们的喧闹,让人倍感烦躁。

季林深吸了口气,捂脸狠狠搓揉了几下,凝神缓缓睁开眼睛:一切如故,一切如此真实,一切无从质疑。

他这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戴着块样式复古的电子表,表显时间16:33,目光越过手表,书桌左上角静静地躺着张硬纸片,李林看到了一个梳着中分发型的胖子头像,姓名:江海,准考证号:武字19943100号。

季林以程序员的逻辑迅速做出了判断:现在是1994年,我成了一个叫江海的胖子,应该还在武江市,甚至可能这里就是武江一中,而自己曾在这里被隔离,如此,彼时与此时通过这一特定地点建立起了某种联系。

那么,特么老子真的穿越了!

根据诸多穿越小说的记载,这种夺舍魂穿,通常会继承宿主的部分记忆和技能,可季林想破脑袋也记不起这个江海的信息,不知道这胖子因为什么被自己占据了躯壳,最好不是什么严重病症导致的猝死,不过暂时身体倒没感觉什么异常。

只能推测此人先天不足,大约是五行缺水。

他现在感到无奈又委屈。

在所有人不看好国产系统的时候,他一直在默默坚守,终于盼来鲜花掌声,就在自己人生的高光时刻,却发现一切化为泡影——居然还成了个胖子。

郁闷半晌,转念再想想似乎也没那么糟糕,既然穿越而来,那就根本不用在乎起点,他就是出现在上帝代码中的BUG,天生带着俯视众生的属性。这么说起来,无论是季林或是江海都应该说声谢谢,虽然不知道到底该谢哪一位。

季林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老家西川,考上武江大学计算机系,毕业进入公司,然后娶妻生子就此扎根。

1994年,当初那个季林现在还只有9岁,父母健康和睦,家庭条件不差,正享受着快乐童年,而他的妻子这会儿应该还在幼儿园哭鼻子。这算是他仅剩的安慰,至少这里还有亲人,世界并不陌生。

他把自己代入江海的身份,呆坐了一会儿平复心情,直到考场空无一人,这才收拾纸笔站起,迟疑一下,摸了摸裤兜,左手掏出两把串在一起的钥匙,上面分别铸着两个字“永固”、“凤凰”。

很明显大的一把是门钥匙,小的一把应该是自行车钥匙;右手掏出了几张零钱,零钱里还夹着张旧式身份证,地址一栏写着:……和平社区9栋1单元102室。

江海收起零钱和证件,掂了掂钥匙思忖:车钥匙有车标,应该是原装的,看起来还很新,结合自己的身高体重,多半可能是一辆成色还不错的28大杠。这年代普通人家可没条件小车接送,应该就是自己骑车来的。

所以现在有两个选择:去浪迹天涯,或者回这个陌生的家。

就这样大步走进1994年6月炽热的阳光里,呼吸着还没被污染的空气,江海挥去最后的一点失落,心中忽而滋生出一股期待来。

自行车棚挨着围墙,离教学楼不远。大部分考生此时已经离开,车棚里只剩下东倒西歪的七八辆车,有几个女生还在那儿躲着阳光讨论着什么。

江海很容易锁定了自己的目标,果然顺利打开了车锁。

正推着车往外走,耳畔传来一阵笑声:“哎我跟你们说,小凤她们考场有个死胖子——巨胖的那种,考着考着就睡着了,呼噜打得山响……哈哈哈,可被监考老师骂惨了,你们说可笑不可笑。”

“哈!这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种人别说铁定考不上大学,我看毕业都难。”

“估计就是混个高中毕业证吧……”

江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说: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屁大点事都值得八卦一回,我可是来自于未来啊,我骄傲了吗?

众女察觉有人靠近,停止了说话,向他投来警惕目光。

江海向她们点头致意,只用一句话就震慑了全场:“我,就是那个死胖子。”然后潇洒地甩了甩头发,看向她们:“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

尴尬冷场,无人应答。

江海依然淡定,自顾自问道:“明天,考什么科目?”

“噗……哈哈……哈哈哈……”众女爆笑,前俯后仰。

江海被笑得莫名其妙,没勇气留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之类的场面话就落荒而逃。直到骑车出了校门,都还没想明白到底哪里好笑?

不经意回头一瞥,“武江市第一中学”七个大字映在眼帘。

果然如此!江海不由眉毛一扬,心想:也许世界本没有上帝,所谓穿越其实同样基于自然的法则,当所有苛刻条件恰好同时具备,奇迹就这样发生了。

他摇摇头,决定不去探究这个无解的问题,人能把握的事情才是重要的事情。

于是顺手拍了一下身边路过的同学,问道:“同学,明天考哪科?”

被肩膀上突如其来的胖手吓了一跳的同学,侧开两步怒目相向:“神经病!”等看清身边是个身高超180,体重目测至少200斤的猛人,赶紧又小心补充道:“都……都考完了哥,今天最后一天。”神情无比真诚。

“靠!”江海没忍住爆了个粗口,原来是这么回事!

穿越的第一天,这么隆重的日子却闹出了个笑话,也是无语了。又赶紧向身边同学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不是骂你。我给考糊涂了,谢谢你哈。” 言毕再次落荒而逃。

江海其实对武江道路并不陌生,毕竟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多年,不过那时的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早已抹去了最初的样貌,那个“和平社区”他没有一点印象,也懒得再去问别人,干脆去旁边书报摊买了份地图,确认了路线,骑车汇入了车流。

和平社区位于汉江和长江的汇流处,若干年后是个高楼林立、寸土寸金的好位置,如今还只是10多栋5层高的矮楼。社区紧挨着市运输公司,是公司出地皮,职工集资建设的福利房。

江海他爸江卫国,原是运输公司卡车司机,两年前响应世纪伟人“胆子大一点、步子快一点”的号召,停薪留职干起了出租车生意,人是比以前累点,但收入涨了三倍不止。江妈唐蓉有了底气,为了方便照顾丈夫和儿子生活,干脆也辞了工作,改造了自家临街房间的窗户,开了个社区小卖店,当起了个体户。

家庭收入日益增长,生活条件不断改善,直接导致的不良后果就是江海的体重与家庭幸福感同步飙升。

从一中到社区不过五、六公里路程,江海顶着太阳骑了20分钟,在意志崩溃前终于进了社区院子。

踩着背阴处的小花坛停下了车,一把脱下汗衫从上到下一通乱抹,不由感叹武江火炉的外号名不虚传,而自己这一身肥膘恐怕又让伤害值增加了一倍。

“哟,小江海啊。我当谁呢,瞧把你给热的,骑慢点嘛!”

江海循声望去,门岗步廊下坐着摇蒲扇的大爷,正笑着跟他打招呼。

“就是就是,今天这太阳……呵呵。”江海匆匆回应了一下,把衣服往肩膀一搭,骑车就走。

他现在谁也不认识,也不知道以前的江海是个什么性格,万一见着熟人实在不知道怎么招呼,三十六计走为上,只有先回家再说了。

一路看着门牌的变化规律判断方向,终于来到了9栋门口。其实9栋离门岗也就百十来米的距离,江海沿途就应付了四五个主动搭话的。他不知道社区都是一个单位的人,想着自己原来还挺出名……但愿不是因为长得太胖。

正琢磨着左右哪边是自己家,却见一个眉目和善的中年妇女从左侧窗户探出了头:“老远就听到……嘿!怎么不穿衣服啊。愣着干啥快进屋,外面晒。”

江海“哎”了一声,看了眼窗户上方挂的牌子,上书“蓉蓉日杂商店”,心想这个“蓉蓉”估计就是自己的便宜老妈了。

锁车进门,江妈迎上来递过湿毛巾:“快擦擦,瞧你这一脑门子的汗。今天太阳可真毒,这都5点多了还那么晒人。”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还好吧,是我骑得快了点。”

“来,快喝口水。妈早给你泡的杭菊,这会儿放凉了正好入口。”接过江海递回的毛巾,江妈又给送上了凉茶。

江海正觉口渴,抱着杯子一气喝完,暑气顿消:“谢谢妈。”心说要不是江妈热情,这声妈还真不好意思叫出口。

“今天考得怎么样?快跟妈说说。”

江海其实连今天考的哪科都没整明白,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有没有做完了题,只好模棱两可地道:“呃……还行吧,不过题目还是有点难。”

“正常发挥就行,你难别人更难,咱不怕。我家小海平时成绩好,绝对差不了。”

江妈对儿子信心十足,倒让江海不知道怎么接茬。自我表扬?怕到时成绩出来不好交代。妄自菲薄?那不是让江妈大失所望。正纠结呢,窗外有人叫买东西,恰好给解了围。

江海趁机说道:“妈,我累了先休息会儿。”

江妈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行,你爸估计天黑才回得来,饿了到时咱们先吃。”

江海应了一声,打量了一下房子,这是套三居,其中一间房改做了商店,客厅布置以现在标准看算是不错的,是个殷实之家。江海没仔细观察,找到自己房间,关上了门,这才出了口大气。

勉强过关,这算是母子顺利相认了吧。不过当务之急是要融入江海生活,他需要更多信息支持。

属于他的房间不大,外墙窗户左边靠墙摆了张单人床,右边对着床放了张书桌,书桌上方墙面安了三层木板充做书架,书桌旁边有台落地风扇,靠门是一个立式衣柜,收拾得整齐干净。

江海翻了翻桌上书本,都是些参考书和讲义之类,没什么价值,最后在一个牛仔布背包里翻出一本同学录,封面写着“武江二中高三1班 江海”,这才是有效信息!

江海打开电扇,背靠枕头斜躺上床,找着一个舒服的姿势研究起来。

94年的同学录,只能用简陋来形容。每页左上角填写姓名、电话和通信地址,右上角贴着对应的大头照,下方则是牛鬼蛇神各显神通的留言,江海看得津津有味。

不像后世都用电脑写东西,现在一手好字是一个人的门面,江海觉得字如其人这一说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比如这个唐娟,字和间距都写得很小,多半是拘谨内向的性格;又比如这个刘国辉,写得龙飞凤舞字都撑破了格,这小子估计不好惹……诸如此类。

江海胡乱推测着他们的性格,不知不觉天色已擦黑。

江妈在外面喊着吃饭,江海闻声走出房间,见一桌子好菜顿时食指大动,又疑惑问道:“来客人啊?爸回了?搞那么多菜。”

“不等你爸,开出租车的没个准点。今天啊,是庆祝咱家小海高考大捷,咱家马上就要出个大学生啦。”

江海心里没底,记得大学扩招是1999年开始的,如今的高考可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大学录取率低于15%。如果二中不是重点高中,那就要考进班级前十名才有机会。

“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搞得我压力很大啊,没考上怎么办?我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江妈听了笑骂一回,却见江卫国正好开门进屋,说道:“嘿!说曹操,曹操到。你是属狗的啊,闻着味儿就回了。小海正念叨你呢,说是等你回来再开饭。”

江海心里默默给她点了个赞,这种情商,家庭不和睦都难。

江爸听了果然心情大好:“行啊小子,没白疼你,今天考得怎样?”

江海还是按老话说了,江妈却对江爸解读道:“听见没,班级前三发挥正常说明什么?你就瞧好吧!”又从冰箱拿出几瓶啤酒,说道:“晚上你也别出车了,咱一家呀,今天好好庆祝一下。”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江海满意极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