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容一小说《娶到小妖精后,病娇大佬成了醋精》免费阅读

小说:娶到小妖精后,病娇大佬成了醋精

作者:容一

简介:【团宠+病娇+大佬+1V1甜文】医院内,许星晚被迫“买”了陌生男人一次。再次见面,他是她的未婚夫。为了不被识破身份,许星晚捂紧小马甲不松手。殊不知,不只她一个人在表演。某醋精大佬见小妻子越来越野,霸道地将她禁锢,“小妖精,陪你玩了这么久,怎么报答我?”许星晚目光楚楚,“墨哥哥,人家还小~”他正经脸,“哪里小?给老公检查一下。”

最新章节:第80章 哪里大?

娶到小妖精后,病娇大佬成了醋精免费阅读

《娶到小妖精后,病娇大佬成了醋精》第1章 一再撩拨

“裤子也要脱,动作麻利点!”

医院VIP病房,许星晚对病床上的男患者催促道。

五分钟前,她被人追杀,慌不择路进了这间病房。看到这个男人,顿时起了“歹意”。

不是对他,而是他的病号服。

于是冒充医生,让他脱掉衣服,好穿在自己身上,方便逃脱。

男人眼睛蒙了纱布,但英气不减。他暂停了脱上衣的动作,愠怒道:“我眼睛受伤,脱裤子做什么?”

“医生会害你吗?赶紧的!”时间紧急,许星晚必须尽快逃脱那些人的控制,两个小时后用最完美的状态出现在成人礼上。

没错,今天是她的十八岁生日,她却没料到,刚回A市,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

外面这些人太难缠,她又不想大打出手暴露自己,只能选择这样的方法。

见男人不肯配合,她不得不亲自动手,帮他脱掉病号服的裤子。

一着急,连内裤也一并扯了下来……

空气,安静了!

许星晚瞥到他的关键部位,杏目圆瞪。

……这这这!!!

“你真是医生?”男人尾音微微扬起,带着几分不悦。

“紧张什么,在医生眼里,不过是一团肉,跟猪肉羊肉没差别。”她红着小脸把他的裤子从小腿弯扯下,佯装淡定地拉过被子。

盖好~

艾玛,多亏他眼睛不方便。不然,她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旋即拿起战利品,在身上比划几下。

病号服款式宽松,穿在身材娇小的她身上,更是大的不得了。

管不了这么多了!赶紧离开这里才是王道!

等等,为什么身体这么不舒服,好像火一样快燃烧起来?

她很快意识到,是她双胞胎妹妹许月灼干的好事!

妈蛋,不赶紧解决一下,晚些回家岂不是得当众出丑?

她瞥向眼前这个男人,嗯,长得也不赖。

不如,请他帮个忙?

她知道这样不太好,可是,一旦出了病房,被那些追杀她的人遇到,一定更悲催。

她把病号服往旁边一扔,“有女朋友吗?”

“没有。”

“一万块,陪我!”

墨璟川感觉被子被掀开,一个香香的小身体靠上来,生涩地缠上了他。

第一次跟女人如此靠近,让他十分不适应,他粗鲁地掐住她的脖子,“谁派你来勾引我的?”

“不是勾引。”她小脸酡红,“放心,一万块,一分不少你。”

这话,让男人的俊脸阴沉的能滴出墨来。

“快点嘛。”她圈住他的脖子。

……说是不勾引,事实上,她的每个动作都在撩、拨、他。

男人脸色铁青,身体却很诚实地被怀里的小野猫勾起了兴致。

在她的一再撩拨之下,他一个翻身,结结实实地把她压住,化被动为主动!

遇到这种情况,一旦忙起来,俩小时根本不够。

从天明到天黑,许星晚体内的火气才彻底消除。

四下找寻,钱包不知所踪。她看向男人,“那个……营养费明天给。”

说完,不敢多看他一眼,穿好病号服落荒而逃。

许家。

成人礼已结束,送走了宾客,所有人坐在客厅。

“还没联系上她?”许恒瑞神情凝重,“这丫头怎么回事,跟她说过很多遍,这么重要的日子都缺席!”

妻子包莉倩吐槽道:“给她打电话也不接,手机在她那儿,估计除了砸核桃没别的功能了。”

许星晚和许月灼是双胞胎,自从出生,许月灼就身子弱,各种大病小灾不断,更多的得到了父母的疼爱。

后来,在她们三岁这年,包莉倩听一个算命先生说,许星晚命硬,必须把她们姐妹俩分开,否则,许月灼早晚会被许星晚克死。

夫妻俩不忍心看小女儿受罪,只好把许星晚送到了乡下寄养。

说来也是奇怪,打那以后,许月灼的身体神奇地好了起来。

总算等到两个女儿成年,夫妻俩把许星晚接回来,还给许星晚和许月灼安排成人礼,正式迎接她回归。

没想到,那丫头在乡下待久了,变得上不了台面,关键时刻掉链子。

许月灼乖巧道:“爸妈别这样说嘛!姐姐一直在乡下,突然到了大城市,不习惯也是正常呢!”

包莉倩慈爱地看着小女儿,连讲话的语气都温柔了,“还是月儿懂事,等你姐姐回来,你要带她到处逛逛,早点适应这里,免得她给我们许家丢人现眼,知道吗?”

许月灼点点头,“放心吧妈妈,月儿是个大人了,会照顾好姐姐的。”

包莉倩欣慰不已。

许月灼暗自高兴,“许家只有一个大小姐,是我许月灼!你许星晚算老几?”

今天的事,只是个开始。

只要有她在,许星晚休想回到这个家,更别说是夺走属于她的宠爱!

“爸妈,我回来了!”换过一身衣服的许星晚款步进门。

许月灼起身迎上前,眼圈红通通的,“姐姐,你跑哪去了?我们都担心你呢!爸妈为了你,差点儿就报警了!”

许星晚躲开她,径直走向父母。

许月灼扑了个空,恶毒地眯了眯眼。下一秒瞥到许星晚脖子上的红印子,得意地扬起唇角。

终究,她还是被那些人得手了呀。

残花败柳,看哪个男人敢要!

许恒瑞开口,“晚晚,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跟人打了一架,耽搁了。”许星晚淡淡陈述。

许月灼轻笑,打架?在床~上打架吧?

包莉倩瞥到许星晚脖子上的红印子,凛眉道:“你脖子怎么了?”

“哦,高蛋白过敏了。”许星晚摸了摸脖子,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许家父母对视一眼,话说,许星晚从小吃牛奶长大,体质不好,吃多了高蛋白的东西就容易过敏。

这一回,估计是吃多了好东西,身体营养过剩了。

包莉倩责备,“城里不比乡下,得注意形象。你要是跟以前那样不拘小节,丢的可是我们许家的脸!”

可能是这些年来距离太远,使得她对这个女儿一点感情都没有。

“我知道了,妈妈。”许星晚说道。

等父母都离开,许星晚到厨房找东西吃,顺便等着鱼儿上钩。

一回头,看到了靠在厨房门上的许月灼。

“这么晚了,妹妹还不睡觉?”

“姐姐这么晚回来,是不是跟男人厮混去了?”人前的小公主在人后换了模样,语气里充满了侵略的味道。

她刚打过电话,那些人说中途把许星晚给跟丢了。因此她想知道,许星晚到底被什么人给睡了。

许星晚惊讶道:“什么男人?”

“哼,我都看到姐姐脖子上的小草莓了,姐姐不要装了嘛!”许月灼道,“都说乡下姑娘淳朴,姐姐倒是个例外啊,刚成年就忙着把自己送出去?这么渴的吗?”

“我忙着给妹妹准备生日礼物了,妹妹在说什么啊?”许星晚澄澈的眼睛眨巴几下。

许月灼回过神,许星晚不承认,她若追着问多了,岂不是暴露了自己?

她收起不友好,“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一辆车。”许星晚递上车钥匙,笑的高深莫测,“希望妹妹喜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