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苏清淮宋归舟小说《给男主当师尊的日子里》免费阅读

小说:给男主当师尊的日子里

作者:金鹤

简介:【双男主】,别人穿书都是各种系统加持,而苏清淮则是碰到神队友书灵,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为了找到男主将剧情走下去苏清淮踏上找男主的不归路,而唯一的线索就是男主身上的一块红色胎记—他每日除了维持清高孤傲的人设外,就是绞尽脑汁怎样才能顺利看到那隐秘的胎记,而不被人当做变态。直到有一天他看着伪装暴露的小徒弟震惊不已,苏清淮咬牙;“宋归舟你没有心!”后者勾唇淡笑;“心不是在师尊那里么?”

最新章节:第20章 起名还真是费劲

给男主当师尊的日子里免费阅读

《给男主当师尊的日子里》第1章 书灵

《杀戮》这本书是苏清淮下班路上偶遇一位摆地摊的老爷子见他有缘,送的。

当时没注意,就接过匆匆道谢离开了。

回到家躺在床上才发现,这哪是什么书啊,这明明就是本无字天书嘛,除了封皮上的两个血红大字外,连简介都没有,就更不存在有什么内容了,翻来翻去就是一张张白纸。

“唉,闹挺。”

苏清淮以为是被人耍了,随手扔在了床头柜上也没有在意,洗完澡躺在床上,一天的疲惫感上涌,很快就睡了过去。

朦胧中,他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直到最后灵魂离体飘到了半空中。

迷迷糊糊的他甚至看到了床上自己熟睡中的睡颜,心中顿时一阵惊悚,睡意瞬间消失;“哎哎哎,别呀!”

不停的在半空中挥舞着手,口中叫叫咧咧,最后他感觉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双手还保持着尔康手的姿势,苏清淮再次恢复意识时,下意识的抬手向上抓去。

但是并没有意识消散前的缥缈感,除了头有点点疼以外,人倒是没有感觉到其他不适。

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苏清淮抬手揉着有些发胀的脑袋坐了起来。

坐起后,撑着床的手下意识的抓了抓;“这触感,我的席梦思大床什么时候这么梆硬。”

轻轻眨了几下有些酸涩的双眼,他抬眼看向床、桌、椅,以及屋中的各种布局。

“我…..擦!”

陌生又带着古代装潢的房间,这让他怎么能不震惊,这是哪里?他不是在家里睡觉么,谁把他弄到这里的?

“是我…”

一道宛若蚊蝇的稚嫩声音,在苏清淮身后响起,听语气有着几分心虚。

猛地转身,苏清淮看清了身后的是谁。

一个如同精灵般大小的年画娃娃飞在半空中,身上穿着红色的肚兜,粉雕玉琢的模样还有点点喜庆。

但苏清淮此刻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有些害怕,这是个什么玩意?

“你是?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

苏清淮其实心里是害怕的,但他不能表现出害怕,不然对方知道他害怕,这从气势上自己就已经输了。

但幽童清楚的知道他在害怕,为了不让他更害怕,自己也就没点破他害怕的事实。

一人一书灵,一个拼命掩饰,一个装作不知。

“我是《杀戮》的书灵,你可以唤我幽童,你此刻在书中。”

幽童心虚的看着苏清淮,解释道,其实他的目标本来是苏清淮隔壁的老王,但他认错了人,误将书送给了苏清淮….

人来都来了,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灵力再去换人了,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了苏清淮的身上。

苏清淮有些疑神疑鬼的盯着幽童,这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好人啊。

“你为什么将我带入书中?”

他都来了,苏清淮还是打算将事情搞搞清楚,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这一遭。

经过这么一大会,他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幽童见他没那么紧绷了,就顺势将前因后果给他讲了一遍。

苏清淮听得半知半解,幽童是书灵,但这本书剧情线崩塌了,这个虚幻的世界不久也逐渐会将走向崩塌,也就是灭亡。

他神魂受损,记忆消失,无法继续走剧情稳固这个世界,所以用最后的灵力在另一个世界找了一个走剧情的人,也就是此刻的自己。

“等等!你是说,你用最后的灵力把我带了进来?”

苏清淮的关注点,在这里,那是不是代表着他回不去了?

幽童转了转眼珠子也不敢直视苏清淮,他低头抠着小手指;“也不是回不去,走剧情,我也会逐渐恢复的,到时候可以送你回去。”

但前提是走剧情…..

苏清淮没注意到对方能听到他的心声,而是看着幽童,不说话,死死地盯着他,最终他用了一个小时来消化这个离奇事件,然后无奈妥协。

“说吧,怎么做?”

好在,幽童随机为他选择的身份还算可靠,和自己同名同姓不说,还是青宏剑宗纯阳峰的峰主,也算是个人物。

“你帮我找到男主,然后协助他走剧情,保护他不死即可。”

这个世界之所以崩塌,也是因为原剧情中男主死掉的原因,至于为何幽童也记不得了。

听着也很简单,没有什么难度,不知道原主的修为怎么样,不过能做到一峰之主想来应该不差的。

苏清淮点点头;“好吧,去哪里找。”

幽童见他没有拒绝,莲藕般的小身子也就跟着放松下来。

他在桌子上落下,盘腿而坐;“男主的左屁股上有一块红色的云形胎记,按设定这个大陆只有他一人会有。”

这是他最近绞尽脑汁想起来的一点点设定,此刻也成为了找男主的关键一点。

苏清淮没整明白;“所以…你是想让我通过这一点找男主?”

长在那种地方,他要怎么找才能不被人当成变态?

要知道有没有,首先得问,然后再观看确认,谁会这么的…..大方。。。

苏清淮的话没能得到幽童的回答,屋外细微的脚步声就传了进耳中,所以他赶忙借机遁了。

虽然旁人看不到他,但他该说的都说了,再待下去他怕苏清淮再问其他的,自己又说不出来,就很尴尬。

“叩,叩叩。”

敲门声在幽童离开后响起,苏清淮十分没好气的看了眼他消失的地方,这才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中衣,临危受命的在桌子前坐下。

苏清淮有些记忆,但不完全,他维持着面上的清高孤傲,倒了杯茶水,说道;“进来。”

小口喝着杯中香茗,在他不经意的目光下,门口逐渐走出两道身影。

“师尊,霍师叔来了。”

夏瑜,是原主座下唯一的徒弟,他的身旁正趋步跟上来一道身影,蔚蓝色长袍,外头罩着轻衫。

“清淮。”

见到桌前的人,霍温文那张白润带着少年清稚的俊颜上,露出了一记大大的笑容。

而后大步走近,在苏清淮身旁坐了下来,也就是这一记熟悉的笑容,勾起了苏清淮脑海里有关于他的记忆。

示意夏瑜退了下去,苏清淮看着原主唯一深交的好友,太虚峰峰主霍温文。

可能因为是医者的缘故,这人应该是个乐天派,比较和善,脸上的笑容十分感染人,看了心情会莫名的…跟着愉悦不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