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云暖慕容瑾小说《穿书:咸鱼王妃她又软又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咸鱼王妃她又软又娇

作者:人间曦客

简介:一觉醒来,云暖竟然梦想成真,穿越了,但是……一步三喘气的身体是真的吗?这个矛盾结合体的王爷又是谁的?打仗归来的妹控哥哥可以带走吗?……某一天云暖突然打开面板这东西,才知道可以收集健康值为了健康值,云暖伸出她的爪子,勾住了男配的衣服……身体好了,留着男配做什么?赶紧踹掉男配出去玩啊!男配拉住云暖的小手,笑眯眯的玩着发丝“王妃,想要去哪去嗯?”

最新章节:第46章 不舍送别

穿书:咸鱼王妃她又软又娇免费阅读

《穿书:咸鱼王妃她又软又娇》第1章 王妃,喝药了

“姑娘,该喝药了。”

青梅将药碗放在榻边,轻声叫醒床上的睡美人,只见那美人轻声嘤咛一声,眼眸轻轻颤动,随后白嫩的小手拿起薄被盖到脸上。

“再让我眯一会儿。”

软糯的如同小奶猫的声音从薄被中传出,青梅看着自家小姐懒猫状,不觉摇摇头,退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药碗原本浓浓的热气已消散了,榻上的女孩才掀开薄被,小手轻轻揉着眼睛,秀气的小嘴巴微张,打了个哈欠。

“唉!”

云暖叹了口气,翻个身继续趴在榻上,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了,还是完全无法适应啊,什么都不方便,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空调,还得到一具病恹恹的身体,还英年早婚……

没错,云暖穿过来的时候正是原主死去的时候,还是被原主的亲爹气死的。

原主是个乖巧又懦弱的小姑娘,唯一一次反抗亲爹还为此失去了生命。

原主出生时难产,骨子一直很瘦弱,动不动就生病,而原主娘亲也是为她操碎了心,不幸在她十岁的时候患病去世了,她的同父同母的大哥,在那时和他亲爹闹掰了,离开了侯府。

之后,原主爹新娶,原主就成了没人疼的小白菜,常常被家中的弟弟妹妹欺负,这身体就越发柔弱了。

原主的妹妹中,有个叫云裳,小她三岁,不知为何异常喜欢折腾欺负原主,原本这个婚约应该是云裳的,但是摄政王克妻的名号太过凶残,云裳死活不要,甚至怂恿原主爹让原主来替嫁。

幸好这圣旨上没有写明侯府第几个女儿,不然侯府就是欺君了,这般想着,云暖从榻上坐起,小小的身躯倚在塌边,伸手去够那药碗。

青梅正好端着蜜糖进来,赶紧上前伺候云暖喝药,闻着这呕心的药味,云暖眉头紧锁,端着药碗一口闷,随后干呕了几声。

青梅急忙将蜜糖拿给云暖,塞下几颗蜜糖后这才缓了过来,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青梅心疼的看着自家姑娘,也庆幸姑娘的身体最近有了点起色,这小脸都红润了几分。

“姑娘,可要出去走走,现下太阳刚下去,外面没那么燥热了。”

云暖看了眼外面,想着自从嫁进来后都没离开这个院子,就点了点头。

没错,云暖嫁进王府三年了,这三年来云暖就关起门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也没见过传说中克妻的王爷,倒是王府的管家常常过来关心她的身体,仿佛怕她一不小心就挂了。

走神间,青梅不仅将衣服给整好了,几个手起手落间,一个简单的发髻也挽起来了,云暖制止了青梅给她上妆的要求。

“这天快黑了,不用上妆了,出去逛逛很快就回来了。”

青梅见自家姑娘即使不上妆也肤如凝脂,螓首蛾眉,便放下肤粉,随姑娘去了,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只见两边百花争艳,与天上霞光争相辉映,各色花朵沐浴在暖黄色的霞光中,映衬的更加娇艳欲滴。

云暖看的目不转睛,这园子也太好看了,花香扑鼻,花朵娇艳,让人忍不住采摘。

“青梅,我想要那朵粉红色的牡丹。”

云暖小手指向不远处,被围起来的牡丹花,青梅循迹看去后,心下一跳,连忙按住自家小姐的手。

“姑娘,这个花是王爷喜欢的牡丹,动不得。”

“啊,这样啊。”

云暖沮丧的垂下头,原本失去光彩的眸子突然瞪圆了,激动的推开青梅的手,就往草丛里钻。

“姑娘…”

青梅担心的呼唤着云暖,却左右寻不见人了。

“哈哈,我抓到你了,看你还怎么跑。”

草丛中的云暖见到一只白色的小奶猫,可爱极了,怕它跑了就赶紧跟着钻进草丛里。

从草丛中站起身,云暖一时眼前黑了下,定住心神后听到奶猫的叫声以及不远处青梅的呼唤,赶紧回复了声,手指不停的捋着小奶猫,安抚着。

“姑娘……”

青梅走来,带着斥责的眼神看着云暖,又见云暖抱着小猫,赶忙接过。

“姑娘,这小猫身上脏,奴婢先抱去洗洗再给您送过来。”

云暖不舍的将猫咪递给青梅,一边安慰小猫。

“团子不怕哦,跟姐姐去洗洗澡,很舒服的。”

听着小猫喵喵的叫声,云暖满足的跟着青梅回去了。

殊不知,草丛另一边,被树木遮住的亭子中坐在两人,一个是传闻克妻的王爷,一个是小奶娃,也是传闻王爷的儿子。

盛之言听着小奶猫的叫声,心痒了下,见父王端坐着,也不敢出声,板着脸听着。

盛衍铬原本因为被打扰了还很不高兴,后听着那软软的声音,不知为何平静了下来,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茶杯,眸中透露着趣味。

“我的王妃吗……有趣。”

盛之言听着父王的话,一脸的懵懂,但还是冷着脸乖乖坐着不敢动。

而这一切,云暖都不知道,她正酒足饭饱,一手摸着小猫,一手吃着葡萄,好不惬意,直到管家的到来,云暖震惊的从榻上站起。

“您说什么宴会?”

“赏秋宴。”

盛管家一脸恭谨,一边禀报,一边回想着刚刚王爷说的话:今日见王妃身体大好,可出来走动了,这秋宴就让王妃露露面吧!

盛管家一脸迟疑,原本克妻的名号也是王爷要放出去的,现在为何又要外人知王妃身体已然大好。

没错,这个克妻的名号是盛衍铬自己造出来的,他年少俊美,都城的姑娘个个对她芳心暗许,而他本人对女色没什么意思,就专挑要病死或有暗疾的女孩求娶。

第一任准王妃也是病弱的,赐婚后不久就不治而亡了,而第二任就更惨了,进门当天,听说不知为何就死了,死后还留下了个“儿子”。

“可以不去吗?”

云暖软软的声音把管家从记忆中拉了回来,管家那浑浊的眼睛顿时又精明了起来,目光如炬看向王妃。

云暖暗自紧张,脑中疯狂想着借口。

“我身子还弱,受不得热气,这秋宴人多,万一我突然发病就……”

管家听到后,暗自思索,随后躬身回道:“王妃,老奴只是传达王爷的意思,若是您有问题,还请向王爷禀告,老奴实在做不得主。”

云暖听着管家的话,只好苦恼的点点头。

“这秋宴服装明日会有绣娘过来为王妃量衣缝制。”

“辛苦管家告知。”

青梅送管家出去,回来就见云暖生无可恋的坐在椅子上,连喵喵叫的小奶猫也不搭理了。

“姑娘为何这般苦恼,不就一个秋宴吗,走个过场就是了。”

云暖叹了口气,哀怨的看着青梅:“你不懂,这哪里是走过场那么简单,那么多夫人小姐要应付,而且这免不了勾心斗角,阴谋诡计的,我这智商如何顶得住。”

云暖越说越小声,最后青梅抖音听不清自家小姐在说什么,只好默默安慰着。

突然,云暖想到什么,小声的附在青梅的耳旁:“你说,我要是去找王爷,他会不会让我不去?我要不要去问问?”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