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景怡司熠韬小说《在恐怖游戏当团宠【系统】》免费阅读

小说:在恐怖游戏当团宠【系统】

作者:悠赏

简介:一次意外,景怡被拉进一场奇怪的游戏里。不断循环行驶的恐怖火车、鬼影无处不在的高能医院、被棺材环绕的悬崖别墅、夜夜闹鬼的高中校园、没有一个人影的怪异超市。没有什么过不了的关卡,如果有,咱们就把系统搞垮。游戏bug美人x坦克高智商帅哥,两位大佬带着飞。景怡:要密码?直接撬锁啊。系统:哔哔哔-司熠韬:再吵炸了你。【真身游戏,通关活命】

最新章节:第34章 地图

在恐怖游戏当团宠【系统】免费阅读

《在恐怖游戏当团宠【系统】》第1章 欢迎进入游戏

阴历七月十四下午,暮色暗沉。

池兴文在前往饭堂的路上顾着玩手机,不小心一脚踩进纸钱灰里,接着天旋地转,醒来发现自己白日撞了鬼,莫名躺在了一列诡异的绿皮火车上。

车窗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手印,长长的刮痕沿着玻璃滑向座椅,椅套染得通红。偌大的硬座车厢里只坐了廖廖几个人,个个脸色阴沉,抱着双腿瑟缩着。

空调很冷,他看着地板上积血里自己的影子,咽了口唾沫:“我想上厕所。”

其中一个秃头的中年大叔—-假发套捧在手上,他“啊?”了一声,身子往椅背缩了缩,手抱紧了膝盖:“那里死了两个人了。”

池兴文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说什么?”

“你醒之前,有一个年轻人,也就比你大几岁吧,嚷嚷着要拆了车厢广播,进去之后就忽然不见了,估计死翘翘了。”

秃头大叔吸吸鼻子,脑袋抵着膝盖,眼睛匆匆往厕所那边瞟了一眼又收回:“第二个呢,呐,在那躺着呢。”

池兴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在暗绿色的地板上看到一团鲜艳的红色。那是个横趴在地上的女人,穿着连体红裙,宽大的裙摆和新鲜的血迹融为一体,此刻正随着运行的火车轻轻摇晃。

“她……”池兴文背脊一阵发凉,努力斟酌词汇,问道,“她晕倒了吗?”

“呵,没气儿了,你说是晕了还是死了?”

这回应他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就不大好惹的非主流青年,红色杀马特造型很是嚣张,只不过他的脸色应该是所有人里面最难看的,两只握着矿泉水瓶的手抖得像筛子。

池兴文也没好到哪里去,顿时鸡皮疙瘩从背脊一路凉到脚跟—这尿意更猛了。

就……憋得慌。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池兴文小声问。

好一会儿,车厢里一阵沉寂,直到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渐渐落下淅沥沥的小雨,打在被鲜血染红的玻璃窗上,才有一道轻柔的嗓音混合在雨声里响起:“游戏吧。”

声音太轻,池兴文没找到是哪里发出来,于是他把仅有的几人都扫量一遍:非主流红毛、秃头大叔、一个灰头土脸的农民工、以及……

“一个类似逃脱的游戏。”

池兴文跪坐到坐垫,从椅子上方探出头去,终于在背后的一个三人座椅上找到了说话的人。

这女孩大约二十三四岁的模样,穿着身休闲长袖衬衫,横躺在座椅上,一只手枕着脑袋,另一只手一下下地抛着手机玩。冷白的皮肤被窗外西斜的霞光照着,像是在发着光,微卷的长发随意盘在脑后,看起来美得像是在拍画报。

她的睫毛很长,深黑色的瞳仁缓缓瞥过来的时候,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孤傲气质。

而在她脚尖的地板上,晃着一大滩血水,像湖泊一样波光粼粼。

池兴文恍然觉得,这女孩仿若是腥风血雨里开出的一朵白色雪莲,纤尘不染。

许是她的神态太过冷淡,与周围的人对比鲜明,池兴文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和她打招呼,而是问道:“你不怕吗?”

女孩笑了笑,坐了起来,歪着脑袋反问:“你怕了,有用吗?”

池兴文:“……”

生而为人,互相留点面子啊。

就在这时,车厢的广播“叮咚”一声,掺杂着滋滋的电流声响起:“所有玩家已进入《无尽列车》关卡,游戏将在一分钟后开始!”

所有人:“……”

广播里是一道尖利的女声,扯着嗓子嘶哑地吼出来的那种,听得人头皮一阵阵发麻。

池兴文忽然醒悟,为什么前面会有人想要拆车厢广播,这声音实在是有点过于……

“声音真难听。”女孩轻嗤一声,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一分钟后,广播如约响起:“本次共有7位玩家进入关卡,游戏时间为72小时。下面播放游戏规则。”

那个把“难听”明晃晃挂在脸上的女孩儿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

“一个关卡为一个故事,玩家根据线索还原背景故事后,在规定的答题板上写下来,方为通关成功。”

“目之所及皆为线索,NPC可能会隐藏在玩家之中,触发关键点可获得线索提示。”

“注意,您有且只有一次答题机会,请务必找到规定的答题用具,否则视为通关失败。”

尖锐沙哑的电子声配上血腥气弥漫的车厢,没谁能顶得住。车厢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脸上都透着惊恐,绷着脸像是等着死亡宣判。

“各位玩家注意,本系统为真身游戏。玩家在游戏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行为和感受均为真实……”

“包括死亡。”广播顿了顿,“请所有玩家遵守游戏规则,否则后果自负。”

话音才落,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厕所门口的女尸。

木讷的电子音说完这一句后,所有人连同广播一起,就跟死了一样,再也没吭声。

真身游戏,玩命通关。

真特么好刺激。

更刺激的是,那位漂亮女孩现在跟中毒了一样,一遍遍循环播放着广播的内容,经过录音再播出来的声音无限凄厉,池兴文的尿意一阵阵往外涌。

“姐,咱别播了行吗?”

这位姐默默抬起眼皮,睁着卡姿兰大眼睛盯着他,但好歹手里还是关掉了播放,暂时放过众人反复遭受折磨的脆弱神经。

池兴文后知后觉地在瞪视里找回了点智商,犹豫着问:“姐,你是不是那个叫‘近水楼台’的游戏主播?”

“嗯,叫我景怡就行。”说着她把手机揣进裤袋里,站了起来,说,“走吧?”

池兴文还沉浸在见到偶像的狂欢里没有缓过神,突然一下子做不出反应,呆头呆脑地问:“去哪?”

“去厕所啊,不然你尿裤子?”

池兴文宛若看到了天降救星:“姐姐你真是人间仙女!”

他记得近水楼台是业内大神主播里面少有的美人,以清秀的颜值和怼人不留情的弹幕喷喷嘴而吸引了大批粉丝。

最近这一年里,她更是承接了许多大大小小游戏软件的内测,一边狂喷关卡的智障设置,一边钻着bug通关,一场直播下来别说有多生动。

池兴文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还抑制不住内心的小兴奋,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大神后面屁颠屁颠转圈:“怡姐,我叫池兴文,是装修设计专业的大学生,我们接下来要干嘛呀?”

景怡还在一遍遍地听着手机录音,闻言忽然问道:“你听说过《行将末路》游戏系统吗?”

“什么东西?”

“哦,那就是没听过了。”

池兴文:“……”

“这个女人,”景怡指了指横躺在过道里的红裙女尸,“就是在第一次广播响起的时候突然间死掉的,那时候广播说的是—欢迎来到《行将末路》游戏系统。”

景怡顿了顿:“直接把她直挺挺地欢迎死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