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辰林小说《仙星》免费阅读

小说:仙星

作者:辰无极

简介:枯寂黑暗的宇宙,哈雷彗星缓缓而行,它摇曳着尾光,在时间长河浮现,在星空古路现身。 一个浩大的玄幻世界从中展开,幽雾在缓缓退散,荒古至尊横空出世,光怪陆离的星宇中,修为和科技并存,汹涌澎湃的热情在帝路之上展开。大帝陨落,万族泣血,星空路,踏天行,我,弹指飞仙

最新章节:第66章 又遇麻烦

仙星免费阅读

《仙星》第1章 飞仙星上

“辰林,分手吧,你真没用,除了学习好,长得帅,你还有什么用?”

“如今社会需要的是钱,钱你懂吗?”

电话那边传来了不屑的嘲弄后,随后变成了嘟嘟嘟的挂断音。

辰林缓缓收起了手机,一阵苦笑。

一年感情,就这样?

他放下了书本,站起身来,现在正是四月春分,时光大好,雨后清扬的微风顺着窗户缝隙中飘了进来,让人心神清明,屋外的柳树也是泛出了大片大片的绿翠,点缀其中,让原本干枯的树枝都多了几分盎然的新意。

而辰林,纵使站在这春风光阳之下,内心也未变得好受多少。

铃声再度响起,是死党凡伟打来的,与辰林不同,凡伟是个彻头彻尾的学渣,但这并不妨碍他两成为最好的朋友。

“辰哥!”刚接起手机,凡伟粗犷的声音就传了出来,道:“辰哥,我刚才在班级群看到李琴和你分手了。”

“嗯。。。”

“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辰哥别为了那种女人伤心了,哥们儿带你爬华山去,拿出我的老底,今天好好搓一顿。”

“山顶,老地方见,今天听网上还传说有哈雷彗星到来,说不定可以开开眼界!”还未等辰林说话,凡伟直接挂了电话。

辰林长舒一口气,踏出门去院中的柳树正在微微摇曳,新生而出的柳枝,已经能发出“簌簌”的声响。

“说的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为何要为这种势力女人如此拘泥呢?”辰林整顿心神,他洗了把脸,带上手机,准备去登华山之巅。

辰林今年年满十八,刚高考完毕,现住在华山脚下,这是父母给他买的一套小房子,供他离校住宿。

“好了,该动身了,是时候去看看那百年难得一见的震撼景色了!”辰林重整心情笑道。

爬华山的半路上,悦耳的手机铃声再度打来,还是凡伟,最好的兄弟刚被分手,凡伟有点放心不下,刚接到手机,就能听到他呼哧呼哧的喘气。

“喂,死胖子,走哪里了,还不出来看哈雷彗星?”辰林接起电话,语气轻松,这是他的铁哥们儿。

电话的那边传来了一阵粗重的喘气声,道:“原来你已经上山了啊,我还往你家中跑呢,算了,我马上就过去,呼,呼!”

“行吧,现在八点多,网上说哈雷彗星十点就到,我先上去晒太阳了,你可别迟到啊!”辰林笑道。

“辰哥你别嘚瑟啊,呼!”凡伟在电话那头大大的喘了几口气,道:“先说啊,这只是网上的谣言,国家新闻都出来辟谣说没有检测到彗星,到时候没看到彗星你可不能打我。”

“行了,反正都爬了,如果没有就当散散心!我在华山之巅等你!”辰林说完,轻松的挂了电话,准备大步向华山之巅走去。

他重整心情,再度出发。

“哗啦,哗啦!”

突然,一旁脚下路边石阶旁的草丛,正在哗啦哗啦的轻轻摆动。

辰林正诧异时,一只脏兮兮的小猫便是从草丛中爬了出来。

“喵呜!”它张开小嘴,发出近似威严的恐吓,辰林望去,它浑身脏兮兮,黑乎乎,却瞪着一个明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动。

看起来像是一个被人抛弃掉的小黑猫。

辰林心生怜悯,在这种地方,小猫极难生存,他蹲下身去,一只手就抓起拱起背的小猫,放在掌心仔细观察。

它很小,只有巴掌一样,但一双眼睛却很明亮,像两颗黑宝石,也不怕生,就在辰林的手掌,用两只前爪不断摩擦着自己的胡子,像是在作揖。

“你无家可归了吗?”辰林可怜它,笑道:“既然这样,我就带上你,一会回去就给你找猫粮吃!”说着,辰林打开自己的宽松的夹克口袋,将小猫就这样装了进去,随后快步向山巅走去。

爬到山巅,这里早已经挤满了众人,近乎人山人海,甚至很多人连单反摄像机和望远镜都带上来了,连辰林都不禁为之一惊,随后便是一脸苦笑,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

“和我一样的人还挺多的,看来只能到之前的老地方了!”辰林不由得苦笑。

半小时后,辰林和凡伟成功会合,随后他们走下众人所在的地方,绕着小道,从另一条歧路蜿蜒之上,准备去他们口中的“老地方!”

那里是全华山最高的地方,也是最难以登顶的地方,因为道路过于危险,被官方封锁,但对于住在华山脚下的辰林和凡伟来说,到这里宛如进自家后花园一样简单。

“终于上来了!”凡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刚爬上来,那一百八十斤的身体直接坐在地上,不停的大喘粗气。

而辰林,则是双手负后,站在山巅边缘,透过云雾潮海,俯视脚下众生万物。

华山,天下第一险,万山之太。

自古以来,华山就是危和险的代名词,险而以利,为西岳之巅,他巍峨沉厚,磅礴的气势中,还夹杂的一股直冲云霄的锐利和杀气。

华山亘古长存,历史久远到华夏就是以华山衍化而成,其《白虎通》曰:西方华山,少阳用事,万物生华也。

辰林和凡伟如今就站在这堪称华夏始祖的山脉上,放眼远瞭,脚下众山,立壁千仞,峰峻叠秀,挂溜腾虚,直泻山下,其山腰险峰,盘回峻挺,如刀尖乱刺,半壁飞雨,高标赫日,就连泰华都裒然称首哉。

清风拂杨,辰林手靠在旁边的一块巨石上,尽情享受这风的温柔。

“俯瞰天下,我当为绝顶,千古寂寞,我意凌云自飞扬!”辰林突然忍不住大声感叹,一声长啸,就连今早被分手的郁气,都被清除了不少。

“哈哈!”面对突如其来的感叹,凡伟并没有半分惊讶,反而早已习惯,虽然他听不懂辰林口中的含义,但是他知道兄弟现在已经放下了不少,他只想立马拍手叫好!

“豪气啊,辰哥!”凡伟兴奋的叫着撑起身子,站在辰林身旁,也是微微点头,一副高人的模样,望着身边翻腾的云雾和脚下的众山,背起了手。

“你小心别掉下去!”辰林好心提醒。

“没事没事,你听我的,这个更有气魄!”凡伟摇头晃脑道:“万年过去,凡伟归来,当碾压众生一切敌!”

“噗嗤!”辰林捂嘴,忍不住笑出了声。

凡伟听着辰林的笑声,却毫不在意,他想尽力逗兄弟开心,抬头望向天空,道:“你不懂本帝的寂寞,过去万年,本帝早已经法力尽失,退回本源回归凡人了。”

望着凡伟的背影,辰林瞬间愕然,可惜这装逼的场面没过几秒,凡伟就突然蹦了个屁打破了他的伟岸。

“哈哈哈!”辰林被凡伟的模样和话语逗乐,都快笑出了眼泪,不断地拍着身旁的石头,导致上面风干的土块和碎石片簌簌掉落,流露出了几个繁杂复古的字迹。

“笑吧,你越笑越喘气,喘气等于吸我屁。”凡伟撇嘴说出一段顺口溜,随后注意力便是击中在这块巨石上面的字迹上。

“这是什么东西?”凡伟趁着辰林笑着弯腰的时候,爬过去仔细翻看,那模样像是一个考古学者。

“这,这是古字啊,不像隶书也不是甲骨文。”凡伟仔细的研究石块上的字迹,动用他脑海中的唯一知识,进行快速分辨。

辰林闻言也是扭头看来,果然在一处破落的石块上,有几个浅浅的字迹,常人几乎难以看见。

“这好像的确不是甲骨文,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字。”辰林也好奇的靠过来,用手抚摸着自己,却没有感到任何凹陷,显然不是刻上去的。

“估计是谁瞎话的吧。”辰林望着不认识的字有些无语,随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就开始摩擦起来。

“奇怪,怎么擦不掉!”辰林望着手中的石头怔怔出神,刚才他用石头大力摩擦字迹,连旁边的石头上都出现了一道道白痕,而这几个字却像亘古长存在石头上一样,怎么样都无法消去。

“是啊,我怎么感觉记不住这上面的字,一看就忘是怎么回事?”凡伟在一旁摸着头也是犯嘀咕。

辰林听闻这种怪事后也是望向字迹,随后看向别处,奇异的是,这字迹的确像有一种魔力,一看就望,他甚至根本记不住这字迹的任何一笔一划。

“咦,这行下面还有字迹?”凡伟又有了新发现,拿手拂过巨石,下面出来了一行古怪无比的字迹。

像汉字又不像。字体诡异扭曲,但根据轮廓,还是能歪歪曲曲猜出一个大概。

“星空路,踏天行,飞仙星上?”凡伟有些好奇,道:“什么意思?是翻译吗?”

“飞仙星?”辰林后退数步,远望巨石,这巨石前方凸起许多,直指星空,颇有点指路的意思。

不过这条路,指的是星空之中。

“怎么办?有点诡异,算了,先拍下来再说!”辰林皱了皱眉头,当机立断,拿出手机之后果断拍下,这说不定是一个大秘密,将来上了大学,也好和舍友们互相吹嘘。

一旁的凡伟也是如法炮制,拍下后两人刚想研究之时,远方的人群便是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呼喊。

哈雷彗星,来了!

“什么,已经十点了吗?”辰林和凡伟在众人呼喊中猛然抬头,瞬间,便是看到一团小小的亮光直接从天外砸来。

几乎在瞬息间,这团小小的亮光骤然变大,然后达到那不可思议的庞大之物,天空中万里都被它所覆盖,它疯狂下冲,如同携带破灭千万星海之势,势不可挡,看起来甚至要和华山同归于尽。

在这一刻,所有兴奋的咆哮都变成了绝望的哭喊,这种超脱于自然之上,让人游走于生死之间的大恐惧,让无数人直接崩溃,伴随着它冲击之势,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从天空中逼来,强烈的气压让所有在华山之巅上的众人当场昏厥,直接被震翻在原地。

与此同时,辰林和凡伟所靠的那块巨石上,流露出一股暖流,周身还浮现出无数复杂深奥的文字,帮助他们两人抵挡了这股气势上的压迫,使俩人不至于昏厥。

一道遥射天外的光束,径直打在天外而落的彗星上,瞬间它似乎变的狂暴无比,在辰林的眼神中它绽放出了无尽的威压,神威滔滔,上万条真龙环绕在它身边,无数彩凤飞舞,巨鲲浮现,宛若神话世界。

辰林感觉到了一股极其久远的气息,它是那么的苍凉,那么的悲壮,他怔怔出神,仿佛从荒古就被定在这里,万世不灭。

凡伟艰难抬头,看到了辰林的双眼,这一刻几乎让他发狂,让他尖叫出声。

辰林眼中,真正的衍化出了诸星破灭,千万大道在他双眼中崩殂,无数真龙在他眼中咆哮,他甚至听到了真实的龙吼,几乎让他双耳失聪。

“吼!”

龙吼而出,华山直接崩塌,辰林和凡伟两人脚下的山巅也被震碎,无数巨石碎屑向下滑落,在摔落的空中,凡伟头部被巨石砸到,眼皮不由自主的闭合,黑暗瞬间充满了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