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云邪血影彼岸小说《逆神者》免费阅读

小说:逆神者

作者:我要当渣男

简介:乱世降至,神魔之子于凡界降临,逆天而行,一步征途一步血路,以杀伐开道,以血骨铺路,屠魔亦弑神,创弑神之殿。

最新章节:第101章 天尊交战2

逆神者免费阅读

《逆神者》第1章 云家弃子

流云城,云家,祠堂。

“先祖在上,云家弃子云邪,即日起,废其云家少族长身份,另,逐出云氏族谱,驱逐云家。”

云家祠堂内,最中心停放着一具漆黑的棺材,棺材两边被一排排的花圈围满。

祠堂内,摇曳着昏黄的烛光,一名身穿黑红长袍的中年男人,站在棺材前,语言冰冷的宣告一件事情。

男人正对面,站着一名云白长袍的少年,少年满脸苍白,面无血色。

云邪听到此话,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面色苍白如纸,双拳紧紧握起,兴许是力道太大,刺破了手掌皮肤,丝丝殷红的血液从指缝间溢出。

云邪,原本是云家的少族长,可随着一天前云家老族长离奇死亡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可谓翻天地覆的变化。

云邪自小就聪颖,任何东西,一学就会,一眼即熟。

整个云家乃至整个流云城所有人,在那时都认定云邪乃是一个修炼奇才,日后定能为一位绝代强者。

可一直到云邪六岁,这个年龄,本应觉醒灵脉,吸收天地灵力,然而,即便到了现在,云邪依旧无法吸收哪怕半点灵力。

曾经所有人眼中的天才,沦为了现在所有人眼中的废物。

但即便这样,有云家老族长的庇护,仍旧无人敢轻视于他。

云家老族长,云顶天,地灵境六重的强者,整个流云城最强的存在,哪怕是流云城城主,也不过才地灵境五重。

可以想象那时云邪的身份,虽然无法正常修炼,但在流云城,依旧没几人敢招惹。

可就在两天前,当老族长离奇死亡后,所有事情都变了。

首先是云家,所有人站出来反对他,但老族长早在之前就已经拟定了一份任命书。

任命书一经认定,不可更改,可是,云家二爷,却是在此时爆出一个惊天秘密。

云邪,竟然不是云氏血脉之人,也就是说,云邪不是云家亲生的。

这个说辞,云邪当然不信,别说他,就连云家内其余人也都不信,认为是二爷随意捏造的谎言。

可是,当云翳拿出一份云老爷子生前的密撰后,所有人,包括云邪自己都信了。

因为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云邪的确是老爷子十六年前捡到的。

当这个消息传出,整个流云城为之惊动,谁也没有想到,云家曾经那个小神童,竟然只是云老爷子捡来的一个弃婴。

这件事,对于流云城而言,只是个笑话而已,可对于云家这个大家族来说,无疑是一件莫大的耻辱。

当云家众人知道云邪身份后,所有人,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声讨,誓要废除云邪在云家的所有身份。

并且一致同意将他逐出云家,故此,才会有了现在这件事情的发生。

云邪两边,则是云家那些长老执事,这些人,个个眼中露出笑意,看待云邪的目光中,尽是不屑与嘲讽。

其中,还有几个同样年纪不算大的少年少女,这些少年少女们,更是讥笑出声。

“切,搞了这么久,这个废物竟然根本就不是我们云家的人,难怪这么久了,还是一个没有丝毫灵力的废物。”

“真搞不懂爷爷当初怎么想的,竟然还想着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他。”

“呸,就他,还家主呢,我云家家主要真是交给这么个废物东西,早晚一天会破灭,要我说,还好爷爷死得早,要不然,我们云家可就真的完了。”

云家几个少年少女纷纷议论着,且声音丝毫没有压低,反而加大了些许,仿佛就是故意说给云邪听的。

对于这些人的言论,云邪一概无视,在听到自己少族长身份被废时,也不曾有什么太大的波动,让他所无法接受的,是他非云家血脉这件事。

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可却是在这短短时间内,先是爷爷离奇死亡,后更是得知自己竟然不是云家之人。

这件事对于年仅十六的云邪而言,自然是非常难以接受的。

见云邪没有说话,云翳踏前一步,“云邪,你虽然不是我云家之人,但念你在我云家生活了十六年,对于冒名顶替这个罪,我便不与你追究了,自己离去吧!”

云邪终于将充满血丝的双眼看向了云翳,扑通一声,云邪双膝一软,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二叔,临走之前,我想送爷爷最后一程,我能不能在爷爷下葬后再离开?”

“放肆!”

云翳怒声大喝,脸上露出愤怒之色,“云邪,我念你在我云家十六年的感情,对你网开一面,没想到,你竟然还想要利用和老家主的感情,贪图我云家财富,既如此,那也别怪我无情。”

“来人,将这个贪得无厌之子,给我扔出云家。”云翳冲着外面一声命令。

命令一下,立即就是有几个云家护卫从外面走了出来,见那早已准装待续的样子,仿佛早就为现在这一幕准备好了。

“不,二叔,我只是想送爷爷最后一程,求二叔能够成全!”

“切,什么送爷爷最后一程,我看啊,这只是一个幌子罢了,还不是想着趁这个机会再从我们云家捞一笔。”

几个云家后辈子弟立马开始冷嘲热讽起来,全部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跪在那里的云邪,在他们眼中,那就是一个笑话,一个最好笑不过的笑话。

云翳根本就没有把云邪的请求听进去,转过了身,背对着这边,附手而站,看那挺拔的背影,从他身上散发的气场,仿佛已经成为了这云家的新主人。

几名护卫上前,毫不客气的拽起了云邪,像是拖拽着一只丧家之犬般,朝着门口而去。

云邪拼命挣扎,可半点灵力修为也无的他,又岂会是几个凝气中期护卫的对手?

“二叔,我求求你,就让我再送爷爷最后一程吧,我求求你…………”

尽管云邪已经喊破了嗓子,可云翳,和整个云家的那些长老执事们,一个个的眼神中,没有哪怕半点怜悯,甚至还带着几分戏谑的意味在其中。

见自己的哀求无用,云邪也不再做无谓挣扎,更不再无谓的乞求,只是用那对噙满了泪水的眼神,不舍,以及愧疚的看着那具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棺椁。

终于,棺椁和云家一众高层都消失在了自己眼中,几个护卫一直把云邪拖到了云家大门。

随后,以一种极其侮辱的姿态,将云邪给扔除出了云家大门,而云家大门口,紧挨着街道。

见到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吸引来了周边不少围观者,这些看热闹的,一眼就识出了被扔在大街上的云邪。

“咦?这不是云家那位废物少族长吗?怎么被人给从云家扔出来了呢?”

“呸,云家少族长,就他也配?你不会还不知道吧,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云家的人,而是十六年前云老爷子捡回来的一个弃婴。”

“啥?不会吧,堂堂云家,竟然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弃婴当了十几年的少族长。”

“嘘,你小声点,不想活了吧?这句话要是被云家的人听到了,十条命也不够你丢的。”

周围人的议论声,落入云邪耳中,像是一记记重锤,砸在了本就千疮百孔的心上。

对于那些言论,云邪真正在意的,也只有自己和爷爷云顶天的关系,即便证据确凿,依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脑中回忆起过去十六年的种种往事,想起和爷爷生活的点点滴滴,心中不觉更加难受,像是被生生撕裂一般剧痛。

云家面部深深的埋在地面,双手死死的抠着地面,也许是太过用力,手指都被磨破,坚硬的地面留下几道浅浅的血痕。

周围看热闹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其中甚至有人拿起菜叶朝云邪身上扔,还有些,直接就在地上捡起石头往云邪的身上砸。

这些人,在此之前,云邪明明与他们没有半点牵扯,更不用说得罪了他们,而之所以这样做,完全可以说是一种变态心理。

云邪好歹也是曾经的云家少族长,虽然如今光环早已不在,但不妨碍那些自己无能的家伙,用来踩之泄愤。

在此期间,云家无一人出来阻止,哪怕这是在云家大门口,云府内,几双目光饶有趣味的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云邪身上和身边,早已被臭菜叶和石头给堆满,只知道,此时,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趴在地上久久都未曾动弹过的云邪,手指忽然动了动,被菜叶埋没的头颅,也在此时缓缓地抬了起来。

可他刚一把头抬起来,一双脚映入眼帘,顺着鞋子昂起头,一张阴冷笑脸浮现眼前。

云机玄,云翳的儿子,是目前整个云家修炼天赋最高的有为青年,被云家所有人看好,视为最有资格继承云家少族长身份的人选。

此时,云机玄带着几名云家护卫,挂着一脸阴冷的笑走到了云邪身边。

俯下身,以高姿态俯视着脚下的云邪,语带嗜血的嘲弄道:“啧啧,曾经不可一世的你,没想到也会有今天吧,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想当初那老东西还在的时候,你是多么的轻狂,哪怕当初的你也只是一个废物,但却是因为那个该死的老东西,所有人都得看你的脸色。”

“可是现在,那个老东西终于死了,而你居然还不是云家的人,呵呵,这可真是天意啊,是老天爷都在帮我。”

云机玄一口一个老东西,丝毫没有顾及到长幼之分,对于已故的云老爷子,没有丝毫的尊敬可言,

云邪一双本暗淡的眼眸,此时忽然变得赤红,软弱的身子,也在奋力挣扎,想要站起。

无论对方如何羞辱于他都行,但,谁要是敢对爷爷不敬,即便是拼了他这条命,也绝对会让他付出代价。

“呵呵,就你这样了,还想动手打我?”云机玄不屑一笑。

可随即,眼中笑意顿逝,换上的是一股阴冷的寒芒。

站起身,一脚踢在了挣扎的云邪身上,这一脚,正中云邪腹部。

强大的力道从腹部位置传至体内五脏六腑,一股难以忍受的撕心裂肺之痛传遍全身。

身体在地面摩擦着飞出去好几米,在停止之时还滚了几圈,最后才是停下。

“咳咳……”云邪当即咳出一口鲜血,滚烫的鲜血洒在地上,将地面染出一片血红之色。

那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越加惨白,然而,还不等他站起身来,云机玄已经再次来到了身边。

一只脚,重重的落在了他身上,将好不容易才微起的身体彻底踩踏了下去。

云机玄的脚,踩在了云邪的身上,再一次俯下身,阴狠的看着云邪。

“如果不是那老东西在,就你这个废物,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还敢在本少爷面前得瑟?”

“不过,现在杀了你,也还不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