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三月桃花a小说《农门甜宠:蜜桃小娇媳》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甜宠:蜜桃小娇媳

作者:三月桃花a

简介:一朝穿越,她随寡母再嫁,成了府里身份尴尬的“继小姐”。祖母不喜,姐妹白眼,她通通不怕!且看她开绣庄,卖脂粉,将自己的生活经营的风生水起。银钱在手,再千挑万选个好夫婿,和和美美过日子。可她盘算的虽好,却怎知情路不畅,看好的夫婿不是被夺,就是出事横生波折。在她以为自己要被蹉跎成一个老姑娘时,某人捧着一袭凤冠霞帔而来。扬眉浅笑:吾以天下为聘,嫁我可好?

最新章节:第208章 裴燕的信

农门甜宠:蜜桃小娇媳免费阅读

《农门甜宠:蜜桃小娇媳》第1章 娘要再嫁

早春二月,连着下了几天雨,河面的薄冰刚刚融化,田间地头已经冒出一层青青嫩芽。

大盘口村的一株大柳树下,刚过了晌午就坐满了一群穿着薄棉夹袄的媳妇婆子们,正一边做针线一边嘻嘻哈哈的说闲话。

“看见了吗?那王媒婆又上田家去了,哎你说这可真是新鲜事,好好的秀才公竟看上了个寡妇,那胡娘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好运道……”

“可不是!听说聘回去还是做正头娘子,这胡娘子也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哼,要是你能长了那一副妖妖娆娆的样子,那福气你也能有!不过田家老太太也是个狠人,为了十两银子就把儿媳妇卖了……”

“啥狠人啊,凭白得十两,不得咱们不吃不喝攒个一年半载?要我说,田老太太才是个明白人儿……”

一个背着木柴的小姑娘从众人面前走过,高大沉重的柴捆将她干瘦的身形几乎压弯成了一只虾米。

树下嘴碎的妇人们立刻笑嘻嘻的喊道,“田杏儿,你娘要给你找个后爹咧……”

小姑娘闷着头,默不吭声的从众人面前走过,身后的议论声有一句没一句的传了过来。

“胡娘子倒是好运气,这就要去享福了,就是可怜了这丫头……”

“就是,依田老太太那个狠心肠,前儿我还听说,把胡娘子嫁了后,就把这丫头也卖出去,给大户人家当丫鬟……”

“真的?这么小的丫头人家能要?”

“切,说是当丫头,谁知道是要卖去什么腌臜地方……”

女孩充耳不闻,背着柴穿过那些低矮错落的房子,七拐八拐,来到村西头一座简陋的低矮平房前。

院门前围了一圈篱笆,女孩推门进去,就听见屋里传来一个女人呜呜咽咽的哭声和说话声。

两个小孩正踮着脚尖趴在窗户上偷偷往里瞧,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娃听到动静回头,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笑嘻嘻道,“田杏儿,你妈偷人哩!我娘说你们母女俩都是贱人!”

小小年纪的女娃说着恶毒的话,脸上却没有一丝不自然。

田杏儿没理她,费力的把背上的柴捆放下。

屋子里的哭声传了出来。

“娘,媳妇是不会嫁人的!从武哥走的那一天起,媳妇就发誓要为他守着,唯一的愿望就是能把杏儿和虎子抚养长大,以后去了地下也对武哥有个交待……”

“呸!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若不是你不安分勾引了那个裴秀才,人家能上家里来提亲?”一个老妇骂了起来,尖利刻薄的嗓音几乎能刺破人的耳膜。

“说什么为我儿守着,不过是个不要脸的娼妇!谁知道你们私底下早就做了什么不要脸事,还在老娘跟前演戏!要不是裴家愿意要你这个破鞋,老娘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田杏儿眉头皱了起来,也走到窗户边踮起脚往里看。

屋里炕上,田杏儿的奶奶田老太正冲着跪在地上的一个女人怒骂。

田老太盘腿坐在炕上,她今年还不到六十,身形干瘦,一头半黑半白的头发乱糟糟的扎在脑后。

老太太下巴尖削,一脸干橘皮似的皱纹,两只眼睛尾梢吊起,没有一般老年人的慈祥,反而显的分外严厉刻薄。

地上跪着的女人身形细弱窈窕,一头黑鸦鸦的头发整齐的盘在头顶,露出一截雪白纤细的颈子,正是田杏儿的母亲胡娘子。

听到婆婆这么辱骂,胡娘子身形一阵颤抖,突然抬起一张泪流满面的脸道,“既然母亲如此不信任我,那儿媳活着还有什么用?不如就随武哥去了,也好过您日日猜忌!”

话音未落,她低下头,朝一旁的炕角就撞了过去。

“娘!”田杏儿吓的惊叫,顾不得其他,撞开门就冲了进去。

好在炕边还坐了个女人,一把就拦住了胡娘子,劝道,“哎呀呀,大妹子你这是干啥?哪有动不动就寻死的?还有老姐姐!您也少说两句,这门亲事您到底是想不想做成了?”

这女人四十多岁,一张圆胖脸,鬓边插了朵红绒花,正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王媒婆。

胡娘子被王媒婆拉住,浑身颤抖的就如风中落叶,一脸绝望,一颗颗泪珠顺着皎白秀美的面庞滚落下来。

田杏儿跑了进来,急的抱住母亲道,“娘……”

“寻死?吓唬谁呢小贱……”

田老太一句嘲讽还没说完,瞅见王媒婆的脸色,不情不愿的把最后一个字咽了下去,阴着脸道,“行了,做出这副样子给谁看!说起来这对你也是个好事!我管你们有没有勾搭,老二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俺也不稀罕你给他守着!这裴家既然出了钱,你就嫁过去吧,省的还得在家里浪费粮食!”

胡娘子一脸不可置信,“娘!”

王媒婆则立时眉开眼笑道,“哎哟大妹子,瞅瞅你这多好的福气,能摊上这么好的婆婆,可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好运道的!既然你们答应了,我立刻去秀才公那边回话!”

她高兴的扭着腰往外走去。

胡娘子则一脸绝望,猛地推开田杏儿的手,扑过去跪在老太太身前哀求道,“娘,我有儿有女,哪有再嫁之理?求求您看在我这么多年伺候您的份上,不要逼儿媳,儿媳是宁死都不会出这个门的……”

田老太一把推开她,横眉竖目道,“反天了你!裴家给了钱,你就得嫁!想死也滚到裴家死去!”

她冲着外头连声喊道,“大壮!大壮媳妇!”

门推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个膀大腰圆的女人。

男人粗眉大眼,面相倒有几分憨厚,女人则一双眼睛骨碌碌转着。

她进来一眼看到哭瘫在地上的胡娘子,满脸掩饰不住的鄙夷,凑到田老太跟前讨好的笑道,“娘,您喊我们干啥?”

田老太沉着脸道,“给我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拖走!把她关到屋里,拿绳子绑起来,等裴家来接人再松开!”

“娘,这……”

男人面上还有些犹豫,女人立刻一马当先冲了上来,伸手就去抓胡娘子。

在她手还没碰到胡娘子前,田杏儿就跟颗小炮弹似的冲了过来,一下子拦在胡娘子身前道,“别碰我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