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这个西瓜不太甜啊小说《他从幽冥来》免费阅读

小说:他从幽冥来

作者:这个西瓜不太甜啊

简介:我叫白离离,从小披着一身蛇鳞,村民骂我不详,爹妈抛弃我,只有奶奶带着我长大。我十八那年,奶奶重病,一场巨额试睡凶宅的直播,将我拉下万丈深渊!我才知道,那是我千年的宿命!那个梦里频频喊我名字的男人,等了我几世的轮回,此生,为了千年夙愿,为了保护身边的人,我势必要灭天诛神!改写天命!

最新章节:第242章 营救

他从幽冥来免费阅读

《他从幽冥来》第1章 一场意外的直播

我生下来就是个怪胎。

我出生之前,原本家庭和睦美满,因为我的出生,一切都变了。

因为我生下来全身就长满了蛇鳞,接生的产婆吓得昏迷了过去。

我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村,在原本不大的村子里,所有人文化水平都不高,封建迷信,认为我是不吉的东西,想让我父母掐死我,以免祸害了整个村子的人。

我被村里的小孩子追着又打又骂,几次被按在水里差点溺死,父母只能带我离开村子,搬进城里。

他们每天抠我身上的蛇鳞,但是抠下来以后,又会长出更坚硬的蛇鳞。

找了当地出名的道士来看,道士给了我爸一个偏方,让他把符烧成灰,放在水里喂我喝下,我身上的鳞片奇迹的全部褪去了。

我爸妈刚看到一点希望时,我发了一场高烧。

当时我才五岁,高烧昏迷时,反复做着做了一场噩梦,我梦见了一条蛇,他缠在我身上,死死纠缠着我,差点把我勒死。

他一遍一遍反复的对我说。

我不可能摆脱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他要我认命。

我醒来的时候,看见了爸妈绝望的眼神,我摸了摸手臂,知道我身上的鳞片又长了起来。

道士摇摇头,无奈的走了。

他们又带我去医院看,找了各种偏方,可用尽了办法,我身上的蛇鳞一直不见好。

我爸开始每天酗酒,家暴,最终我妈跟着其他男人跑了,我爸也把我扔给我奶奶,一走了之。

我七岁那年,开始和我奶奶相依为命。

奶奶是个温柔善良的人,从来没有因为我是个怪胎就嫌弃我,她告诉我,我只是和别的小孩子不一样,我不是怪胎,更不是他们嘴里不吉利的妖怪。

这或许是命里赠予我的礼物。

奶奶的话很温柔,但是我很小就清楚,她只是在安慰我,毕竟其他人看到我就又害怕又厌恶,他们的眼神让我知道,我就是个怪物。

从父母离开后,我把自己锁在了家里,闭门不出。

奶奶出去接了点手工活,我和她一起替人做寿衣,勉强维持生计。

但是一切都在我十九岁这一年改变了。

奶奶生了一场重病。

找了一些赤脚大夫看了,都没有用,我只能裹着厚厚的衣服,带着口罩把奶奶送去了医院。

医生说奶奶得了癌症,想要多活几年,只能进行化疗,可我们这么多年挣的钱都只能勉强够吃饭,哪里有这么多的钱能够支撑每天高额的医疗开销?

医院说,奶奶的病,就算不进行手术,每天都需要两千多的治疗费用,要是手术,至少要二十万。

奶奶是唯一和我相依为命的人,要是奶奶死了,我大概也活不下去吧。

为了给奶奶治病,我每天开始去各个地方找工作,但是我这张脸,根本没有任何人敢要我,找了整整十天,什么工作都没有找到。

而医院那边,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知。

如果三天内没有凑齐钱,奶奶就会被停药,回家等死。

我坐在医院外面,绝望的看着路人,继续在手机上翻找着招工软件上的一条条广告。

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突然弹出来一条信息。

一个男人找上了我:【凶宅试睡员,一天一千,你敢来吗?】

一天一千?!

我想都没想,就点开了消息框。

【我愿意做!有什么要求吗?】说话的时候,我把自己的简历也发了过去。

对方秒回了我,像是根本没有看我的简历。

【想做这份工作,今晚八点,来北苑郊区217号。】

看着这条消息,我隐隐有些怀疑。虽然我没出去工作过,可之前无数次失败的面试经验,我也很清楚,面试都是在工作时间,哪有晚上八点面试的?

可想到奶奶的情况,我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给了肯定的回复。

【我去!】

晚上八点,我坐了一趟公交车,前往北苑郊区。

这里人烟稀少,从倒数三个站开始,车上就只有我一个乘客,抵达的时候,宽阔漆黑的道路上只有我一个人,挂着阴冷的风。

阴风阵阵从我身上刮过,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还没靠近217号宅子,我已经怕了。

眼前的宅子,像是民国时期的大宅院,又大有空旷,老式的宅子里传来的都是红色的灯光,一个个灯笼里透出的光有些诡异,我心里一直想着奶奶,才坚持着让自己走进那栋宅子。

“你来了。”

刚靠近,一个走路很轻的男人迎了上来,他走路没有半点声音,吓了我一跳。

“你就是白离离?”

男人扶了一下斯文的金边眼镜,“跟我进来吧。”

“我先向你介绍我们这里的情况,因为这里是凶宅,所以一直空置着,房屋主人不打算拆迁,想用来做商业民宅。但是因为没人敢来居住,所以需要人试睡,试睡过程中,全程直播。”

我点点头,大概明白了。

这宅子环境幽静舒适,是个休假的好去处,只要能够直播试睡,打破闹鬼的传闻,肯定会有人愿意来住。

也难怪他们舍得花这么多的钱请人试睡。

一想到能有机会找到这么轻松钱多的工作,我脚步都轻快了。

可穿过又长又暗的一条小路后,男人突然提醒了我一句。

“我必须要告诉你,在你来之前,已经有过两个试睡员,这两人还没开始直播,就吓得逃走了,你确定你要留下来吗?”

他的话阴森森的,正好刮过来一阵冷风,在幽静的老宅里显得有些恐怖。

我攥紧了拳头,点点头!

我要做!

而且是一定得做!

只要有钱,现在就是让我做卖命的活,我都不会拒绝。

况且我自己都长成这个鬼样子了,我还能怕鬼吗?要是真遇上了,谁吓到谁还不好说,我心里苦笑了一声。

男人点点头,“行,既然你决定了,跟我过来把这份合同签了。”

我跟着男人去了大堂,空旷的屋子里面,只有古香古色的桌椅摆设,和几盏煤油灯,乍得一看似乎还挺有味道,可一想到这里是郊外,还是凶宅,我心里又有些怂了。

签完合同,我才知道男人的名字叫沈河,是这里的管理员。

等我签字后,他给我一个专用的直播手机和自拍杆,就开车离开了。

我打开手机直播,用沈河给我的账号,登录了斗虎APP,创建了一个直播间,一只手拿着自拍杆,一只手提着灯笼,顺着走廊往我的房间走去。

整个宅院都是民国时期的建筑,这么多年,像是一点改动都没做,保存了最原始的样子,走廊也是那个时候的装潢。

狭窄、幽暗,隐隐绰绰的光莫名的有些渗人。

看见直播间里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人,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带着口罩的脸,冲着镜头笑了笑。

“嗨,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